章節目錄 第二十四章 夜間行動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晚上四周靜得出奇,連地上掉下一根針都能聽得一清二楚,不過有了夜間這塊遮黑布,一切行動似乎也變得簡單許多。

    “怎么一會怎么做嗎?這次再給我搞砸了,你們都給我滾出徐府。”

    “是是是,老爺。”

    徐尚岸依舊不死心,買了濃烈的迷藥和強效的毒藥,決定再冒險毒害一次。不成功便成仁,而且他已經派人通知了縣令大人,等到天一亮,就來徐府抓人。

    如果人死了,只要拿些錢打發了衙役就行。如果人沒死,正好讓官府的人抓走。這次他的計劃可謂是天衣無縫,毫無破綻。

    徐尚岸這會可謂是興奮極了,有些睡不著,一直在房間里踱來踱去,就等著下人傳好消息過來。

    至于徐榮坤,已經睡得比豬還香了。白日里,他吃了那些飯菜,還沒沾到床就睡倒在地上,得虧徐府家大業大,才能將徐榮坤這個肥豬抬到床上去。這會睡得不省人事,徐尚岸還感謝他不再來添亂。

    迷藥混雜著毒藥,在火星的點燃下,一點點化成裊裊的白煙,鉆進了錢多多他們的房間。

    “阿嚏~什么玩意這么臭,熏死本大爺了。”

    錢多多似乎也有察覺,早就清醒了過來。她在十八層煉獄的時候,有一關就是講究毒的。那真的是一個毒坑,就連樹上結的果實都是含有劇毒的,你不知道下一步落腳的地方是否會瞬間腐蝕掉你的肌膚。

    在毒那一關錢多多可謂是最慘的一關,全身上下都是傷,被腐蝕的,被毒害的,就連吸收到胃里的空氣都是滿滿的毒氣。在某一刻她的心臟都要被毒害的不會跳動的時候,這些毒素相互抵消、制約。有一部分消失不見,有一部分存在了她的體內。

    如果現在有人咬她身上的一塊肉,怕是用不了多久,這個人就是中毒倒地身亡。而徐尚岸派人下得這些毒藥、迷藥,對于煉獄的毒根本就是不值得一提。錢多多自然是沒有任何事情的,就是不知道大頭他們怎么樣。

    外面沒有了動靜,錢多多起身,開始一個個去拍門。

    “小師姐,你沒事吧?我正要去找你,有人下毒。”

    “我沒事,快去看看大頭他們。”

    錢多多拍了許久的門,未見有人回答,開始擔心大頭小頭的情況,不會是被毒害了吧?錢多多再也管不不了那么多,伸腳踹到門上,木門轟然倒塌。連熟睡的徐榮坤似乎都有所感應,身體抽動了兩下,終究還是沒醒過來。

    “小姐,發生了什么?”

    睡得正香的大頭,被驚醒過來,一臉茫然的看著錢多多她們。

    錢多多看著大頭呆萌的蠢樣,就知道此人沒有事情,只不過是睡得太熟,沒有聽到拍門聲而已。

    如果在此時,大頭知道錢多多想法的話,一定會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小姐,俺不是故意的,下次俺一定注意。如若俺沒有應答你,你踹門就是。

    敗家老爺們,踹門不用休的嗎?休不用要錢的嗎?還好這不是錢府。

    大頭身體本身就很強悍,用太乙仙人的話來說,就是天資。被上帝親吻過的身體,每一處都爆發著它的力量。可小頭似乎就不太好了,臉色有些蒼白,明顯的是中毒了,好在應該中毒不深。

    這個徐尚岸真是不想睡個好覺,一晚上凈想著折騰她們了。她是不是也要回份大禮送給他?

    “子衿我們去拿藥,大頭,你好好照顧小頭,我們去去就來。”

    錢多多揪住府內一個下人,威脅為其帶路,去找徐尚岸好好聊聊。

    “就是這里了,我能不能先行離開?”

    錢多多伸手拎著下人扔了出去,也算是滿足了他的愿望。

    “當當當…”

    “進,是不是那幾人暈倒了?”

    “不知徐老爺想讓誰暈倒呀?”

    徐尚岸看清楚來人的樣子,再也笑不出來。怎么又是他們幾個災星,他就差把毒藥都買回來,填滿徐府了,怎么還是一點用。

    “小祖宗,不知道你找徐某有何貴干?”

    “解藥。”

    “什么解藥?徐某不知道幾位在說些什么。”

    “不肯說實話是吧?子衿小師弟,接下來就交給你了,讓他好好享受下生活。”

    子衿二話不說,將徐尚岸綁在了凳子上。徐尚岸害怕的閉上眼睛,那些疼痛感始終沒有在他身上呈現,不過接下來的方式也是讓人難受的要死。

    子衿先是點了徐尚岸的笑穴,他便不受控制的哈哈大笑起來,根本停不下來,感覺似乎要笑的斷氣了一般。這還不算完,腳底板也被子衿那些羽毛,來回掃蕩著。

    折磨,赤裸裸的折磨。上次他用羽毛撓人腳底板,還是五年前跟小師姐一起捉弄大頭時干的。一眨眼的功夫,五年過去了,他還是跟小師姐好好的在一起待著。

    徐尚岸一口氣喘不上來,滿臉憋的通紅,又變的黑紫。再堅持下去,怕是他的生命就要在此終結。

    子衿很精準的把握著時候,在徐尚岸還有一口氣的時候,將他的穴道解開,任由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徐老爺,你怎么樣?想起來解藥在哪了嗎?”

    “我買這些毒藥只是為了毒死你們,根本就沒有為其配解藥。”

    夠實誠的大叔,就是不知道這樣的說話方式,會不會被錢多多她們當場宰殺?女孩子家家要溫柔賢惠,別動不動就這么粗暴殘忍。

    “那徐府有沒有保命的東西?你可是要清楚,我的手下死了,你也要跟著陪葬。我說話可是一向算數的,徐老爺可別忽悠我。”

    錢多多把玩著一把精巧的匕首,時不時的在徐尚岸的脖子前比劃一番,仿佛在測量怎么個角度去殺人比較好。

    徐尚岸心里默默祈禱,錢多多的手一定要穩些。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生怕影響錢多多的發揮。

    “有,我那還有一顆百效解毒丸,應該可以治好你的手下。”

    “拿出來吧!”

    在書柜上,第二個盒子里。徐尚岸還不算太傻,知道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居然把這么珍貴的東西,放在這么顯眼的地方。

    錢多多這個時候可沒空研究徐尚岸聰不聰明,她要把解藥趕快喂給小頭才是。
閱讀快穿之一夜暴富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