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493章 明輝(四更)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一秒記住【看書神站 www.kanshushenzhan.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朝臣們一怔之下,便點了點頭。

    的確,流匪何東手中的圖紙就是姚陽城搜出來的,最后交給了皇上。

    若說,這些圖紙都是褚云攀故意找來凝煙松墨用以陷害姚陽城,那為何傳說中小全自畫的圖紙也用此墨?難道鎮西侯料定會敗露嗎?既然料定會敗露,為什么還要這樣干,是故意把自己陷于水深火熱之中嗎?

    傻了才會干這種事!

    所以,明擺著就是有姚陽城陷害褚云攀!

    先是東牛山,結果失敗。為恐牢中的流匪招出他來,所以救流匪。生怕失敗,留了后招,以褚云攀指使石小全的名義找流匪救人。失敗!后招發揮作用,陷害褚云攀!

    真是連環計,一環扣著一環,陰險毒辣。

    “好好好,好得很!岳父啊,想不到你是這種人。”太子上前一步,這個時候卻喊了姚尚書一聲岳父!他一臉失望地道:“雖然太子妃犯事,但本宮念著夫妻情份,一直沒有廢她。本宮念著夫妻舊情,更念著姚家的情宜,哪里想到,明明是太子妃犯錯,但姚家不自省,竟還因此遷惱鎮西侯,作出此事惡毒之事!實在不可饒恕。”

    姚陽城黑沉著臉,死死盯著太子,這個小畜牲,虛情假意的東西。不廢太子妃,明明就是想裝念舊情,現在說出來,倒像真的一樣。

    若這般念舊情,就不會放任褚妙書欺壓太子妃,更不會娶褚妙書進門。

    “姚陽城!”上首的正宣帝冷喝一聲,“你還有什么好說的?”他氣的終于說出了一句完整的話來。

    姚陽城煞白著臉,卻仍不肯認罪:“皇上皇上,微臣冤枉!微臣真的是冤枉的……”但卻喊得很是無力。

    后面那窩流匪更是身子一軟,癱軟在地。

    洪光壽不甘地謾罵出聲來:“狗皇帝,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啊!”

    郁輝也是咬牙飲恨,明明差一步,就能除掉大齊最得力武將,明明差一步……

    “你個狗皇帝!褚云攀是我的外孫!”洪光壽見陷害不了褚云攀,瘋了似的大吼大叫:“褚云攀,我是你的外祖啊!對對對……就是姚陽城干的,他陷害我的孫子。我的孫子是無辜的……你們……”

    洪光壽氣得快要升天了,口沒遮攔地吼叫著。

    褚云攀俊臉一沉,站起身來,三步并兩地走到洪光壽跟前,最后狠狠一腳就將洪光壽給踹飛出去:“本侯沒有外祖!”

    “啊——”洪光壽殺豬般尖叫一聲,就撞到身后的柱子,最后噴出一口血來,暈死了過去。

    褚云攀踹完洪光壽,又側身看著郁輝。

    郁輝此時此刻整個人都傻掉了,他的身子跪得直直的,長身跪在那里,仰著頭,看著褚云攀。

    只見眼前的少年華麗絕艷,綽約天成,而且這眉眼……這容貌……

    郁輝第一次這么近的距離看到褚云攀。

    以前好幾次交手,都是離得遠遠的,他視力又不好,當時只模模糊糊的瞧見一個身影,從未見過褚云攀是長什么模樣的。

    現在一見,郁輝整個人都呆住了。公主……像極了公主!

    但公主早就不在人世了!

    可是,他一直不相信公主就那樣死了,多年來一直尋找公主的蹤跡,但卻都一無所獲,便只好相信公主真的去世的事實。

    但眼前的男子……

    這般相像,難道是公主的兒子嗎?

    猛地想起,他們如何的陷害褚云攀,就是抓著褚云攀生母來歷不詳這個缺口用以陷害的。

    生母來歷不詳……落云……

    想著,郁輝猛地“噗”地一聲,噴出一口血來。

    他是公主的兒子……

    褚云攀見郁輝已經吐血了,只嗤笑一聲,便轉過身。

    不……等等……郁輝卻猛地瞪大雙眼,死死地看著褚云攀。我還未看清楚……再一次見一見這張臉……

    但褚云攀已經轉過身,一步步地朝著正宣帝這個方向而去。

    郁輝看著褚云攀的身影漸漸遠去,也漸漸模糊不清,整個人都有一種崩潰之感。

    上首的正宣帝看著又站到自己面前的褚云攀,心里不由的一陣陣愧疚和激蕩,他居然冤枉他了。

    現在瞧著褚云攀,卻越發的像云霞。

    果然是云霞的轉世,既然如此,又如何會做對不起他、背叛他的事情!

    褚云攀就是云霞想念他,所以投胎轉世到他身邊的人。

    想著,正宣帝一陣陣的傷心的愧疚,一雙老眼看著褚云攀:“鎮西侯……朕前面誤會你了,朕……心里難過。”說著,眼圈居然紅了起來。

    周圍的朝臣聽得全都倒抽一口氣。

    這可是天子啊!居然說出這樣的話,這是道歉嗎?

    褚云攀也是一驚,只垂頭拱手:“是臣讓皇上費心了。只怪奸賊實在陰險,趁著皇上病重,所以才能夠剩虛而入。”

    正宣帝紅著眼圈點了點頭,他不怪他!他就知道,一定會是這樣的。云霞從來沒怪過他,也代表著蕭姐姐的意志吧。

    “咳咳咳……”正宣帝情緒激動之下就忍不住不斷的咳嗽,咳的肺都在疼痛,腰都快擠不起來了。

    “皇上!皇上!”朝臣們個個驚呼著,要上前關心。

    太子已經上前一步,很是擔憂:“父皇,事情已經水落石出,父皇快回去安歇吧。”

    “不……”正宣帝卻擺了擺手,艱難地道:“朕要……朕要親自發落了他們……流匪洪光壽、郁輝、何東,判誅九族!姚陽城……捋去職位,滿門抄斬!秋后處決!”

    說完,身子一歪,險險暈過去。

    姚陽城臉色發白,也是身子一歪,跌坐在地。

    “啊啊,不……”洪光壽這才掙扎著要爬起來,但早有兩名護衛壓著他。

    “呵呵呵呵,狗皇帝,你會不得好死的!”郁輝被護衛壓趴在地,但仍抬起頭來,大笑起來,從牙逢里擠出字來,字字陰毒:“我詛咒你事事受阻,事與愿違!我詛咒你大齊不穩,江山易主!我祖咒你天下再不姓慕!還有……我不叫郁輝,我叫明輝——”

    這種誅心的話居然出現在正宣帝面前,朝臣們大驚失色,護衛急急地用東西堵上了他的嘴。

    郁輝已經不再說話了,只看著褚云攀那模糊的身影。

    明輝明輝,那是她賜給他的名字。

    他以前不過是宮里雜活小太監。

    一次因摔破了要搬到鄭貴妃宮里的盤栽而被打了一頓,他是下等的太監,連藥都沒得上,只得繼續工作。

    但因為太痛,他只能趁著空閑偷偷地哭。

    “喂喂,你是誰呀,怎么在這里哭了啊?”一個嬌軟的聲音響起。

    他大驚,抬起頭來,只見一名清艷華貴的小女孩身背著手,歪著頭,年著他笑,那正是嫡公主云霞。

    “瞧你似是傷了,我回頭讓人給你送點藥吧。”云霞笑瞇瞇地道。

    “這……”當時他受寵若驚,呆呆地看著她。他只是一名雜活小太監,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居然關心他。他一時難以表達自己的表受,突然就回答了她剛才的問題:“奴才叫郁輝。眼睛總是模糊不清,所以打翻了貴妃娘娘的花。”

    “郁輝啊?”云霞卻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笑道:“這個郁字不好,聽著讓人心情不好。你以后叫明輝,可好?”

    說完,她就轉身而去。

    回去后,她如約真的給他送了藥。

    但自此,二人再無任何深刻的交集。

    也許對于她來說,他不過是她人生中的過客,但對于他來說,那是照亮他一生的光明。

    正如這個名字,光亮而美好,似是以后再多的苦難都能熬過去。
閱讀家有庶夫套路深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