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2078章 1754.不好預感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一秒記住【看書神站 www.kanshushenzhan.com】,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第2078章 1754.不好預感

    趙洞庭點點頭,“可有具體辦法?”

    鐘健接著道:“自皇上從雷州率軍驅元以來,至今已過整整十三載。我朝將士從最初的殿前司、黃龍禁軍到現在的整整三十六支天罡禁軍以及日益壯大的地煞禁軍、各地守備軍、守軍共計百余萬將士。大宋亦是從最落魄的時候發展到現在成為全世界最為強盛的國度,這其中為大宋建功立業的將士可謂多不勝數。而從景炎至今,皇上您只在當初復臨安時有犒賞全部三軍將士,且當時諸將分封并不全面。臣以為,皇上不如趁著此時再行犒賞三軍。對全軍將士論功行賞,封軍銜、獎勛章,更重要的是讓全軍將士投票,豎立軍中優秀典型。如此,不僅可讓將士們暫且分散精力,也能借著這段時間完成犒軍大事。”

    趙洞庭眼中發亮,聽鐘健這席話,還真有種被驚醒的感覺。

    他以前有很多次萌發過犒賞三軍的念頭,只都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而擱淺。其中多數時候都是因為打仗。

    從雷州那時候起到現在,大宋軍隊征伐的時候實在太多了。趙洞庭因為不想遺漏那些正在執行作戰任務的軍隊,就沒做犒賞。

    通常都是在戰爭結束后,各軍草草犒賞了事。雖犒賞其實很豐厚,但總缺少全軍共慶的那種氛圍。

    連臨安閱兵都不算盡善盡美。

    而現在,大宋各軍都沒有戰事。的確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將各軍積累下來的軍功給犒賞下去。

    該封的封,該賞的賞。如此也能讓軍中少生出些流言蜚語。

    至于鄭益杭的倭路大軍,因為是倭路守備軍,連地煞禁軍都不是,且又偏居海外,這會兒被趙洞庭自動忽略了。

    稍作沉吟以后,趙洞庭道:“那這件事就交給你們兵部去辦?”

    鐘健笑道:“臣領旨。其實犒賞的事情并不需要那么著急,只推舉軍中優秀典型之事能有效分散將士精力,還請皇上下旨讓前線各軍自行推舉。犒賞之事一并提及,臣會同兵部諸位同僚由飛龍軍起,逐軍逐軍的統計戰功、軍功,登記在冊,擬軍銜,請皇上先行過目,再逐個發往軍中。此事緩急,臣以為完全可以視我朝和元朝局勢而定,短可數月,長可數年。”

    趙洞庭輕輕點頭,“好,就這么辦。”

    心中不禁感慨身邊有能臣就是要輕松許多。就拿現在來說,自己身邊能臣無數,真比雷州那會兒不知道要輕松多少。

    光是想想在雷州的時候,連去采買瓷罐的事情都得親自出馬,趙洞庭就有種心酸的感覺。

    那時候他不像是個皇帝,倒更像是個難民領袖。

    ……

    幾天的時間過來,君天放、齊武烈等人本就沒危及到性命的傷勢已經徹底穩固下來。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都燃燒精血導致傷及本源,說不定這兒時候都已經恢復行動能力。不過這會兒,也都能下床行走。

    徐青衣這幾天都在武鼎堂內照料著自己的父親徐鶴。

    徐鶴在得知她并沒有回家去,而是跟著白玉蟾游走江湖,著實有些哭笑不得。

    不過聽徐青衣說已經寄家書回去,也就稍微放心。如此,起碼不至于讓家中的娘子擔心。

    隨即也慶幸自己沒有在這件事情中丟掉性命,如此比較起來,只是燃燒精血,縱是無望極境,也真算不得什么。

    想著那會兒女兒趴在自己旁邊哭得撕心裂肺的模樣,徐鶴滿心慚愧。不禁想,或許當初不應該那么爽快答應皇上。

    如果真是死在那老太監手中,那自己這輩子便注定欠妻子和女兒的。她們孤兒寡母的,會何等傷心?

    這種感悟以及慶幸,讓得本來就對徐青衣很是寵溺的徐鶴現在更有著朝“寵女狂魔”發展的趨勢。

    這會兒徐青衣僅僅只是摻著他在武鼎堂的花園里散步,就讓他樂得合不攏嘴。

    但這也著實讓武鼎堂內諸多供奉羨慕。

    他們中間有許多都是武癡,終身未娶,也沒孩子。沒體會過這樣的幸福。

    在花園里溜達兩圈,重傷未愈的徐鶴微微見汗。

    “爹,我扶您回房歇息吧?”

    徐青衣瞧見他這樣,邊說。

    徐鶴滿臉幸福地點頭,“好!”

    他大概想不到的是,徐青衣才剛把他送回到房間里,就火急火燎地拽著個人離開武鼎堂,往卿天監方向去了。

    估計連徐青衣都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般急促,也不會去想。戀愛的女人是盲目的。

    這幾天時間里她沒有去找白玉蟾,照顧著徐鶴。但腦子里,可沒少浮現白玉蟾的影子。

    有時候命中注定就是這樣。

    以徐家在江湖中地位,徐青衣見過的青年俊彥應該不在少數,卻偏偏,只有白玉蟾讓她這么牽腸掛肚,芳心暗許。

    一個蘿卜一個坑,這是老天爺早注定的。

    而被徐青衣拽著的“倒霉蛋”,不是別人,正是小豆芽。現在在武鼎堂內練刀的小豆芽。

    他現在也十多歲了,勉強能算是個小伙子。但因為天生骨架子小的緣故,身板有點兒像是女人,小豆芽這綽號也沒能擺脫。

    武鼎堂里邊的人都叫他“小豆芽。”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個可愛的綽號,讓小豆芽頗為武鼎堂內女人們的喜愛。不管是那些出自江湖邪門歪道的女魔頭,亦或是百草殿溫柔舒心的神醫仙女們。徐青衣在武鼎堂才呆幾天,認識小豆芽后便也和他格外要親近些。

    別的和小豆芽同齡的小孩,哪怕是女孩,也很少有如他這樣被人喜愛的。

    有種人天生就這樣。正如白玉蟾天生便充滿靈性。

    小豆芽到武鼎堂許多年,有令牌,宮中也熟悉了。有他帶路,徐青衣得以暢通無阻地到卿天監。

    在卿天監的門口,她對站崗的禁軍道:“我找天文臺少卿白玉蟾。”

    禁軍將士不敢怠慢,也沒有要盤問徐青衣的意思。因為他見過小豆芽。

    但不多時這禁軍跑回來,卻是對徐青衣道:“姑娘,白少卿不再衙門里,他已經數日未來衙門了。”

    徐青衣微微蹙眉,然后道:“那你帶我去他的住處找他。”

    估摸著這會兒白玉蟾肯定是在閉關修煉那什么九天欲極造化功。

    這讓得徐青衣的心情猛地沉重起來。不知道為什么,好似突然有著不好的預感在心中蔓延開來。
閱讀回到宋朝當暴君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