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尷尬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藍若月突然發現前面不遠處跑過來一只野山雞。

    心中大喜,便從空間調出來一張野戰的網兜床,雙手拎著繩子,朝著野雞一甩,便將野雞撈進了網內。將野雞就著河水殺好后,放在一邊。

    好了,再捉條魚,估計也夠吃了。想罷,藍若月又卷起褲腿向著河內走去。

    由于前世的藍若月經常參加野戰,所以對于上山捉雞,下河抓魚十分的輕車熟路,沒一會的功夫,便叉了兩條魚上來。從空間內拿出匕首,將魚清洗之后,找了樹枝插好。

    再抱了些干樹枝回到南宮澈旁邊,此時的南宮澈不知道是不是由于失血過多的原因,已經沉沉的睡去。

    藍若月便悄悄的取出打火機,將柴火點著,再用樹枝做了兩個架子,將雞和魚放在架上烤了起來。

    本想上空間找找看看有沒有調料之類的,發現除了生理鹽水,再沒什么能用的,一想到自己從來沒想過要在空間做飯這回事,所以調料什么的恐怕是沒指望了。

    而原本睡著的南宮澈是被陣陣香味弄醒的。

    “我剛才睡的很熟?竟不知道你打了這么多的東西?”南宮澈對于架上又是雞又是魚的頗為吃驚,沒想到藍若月一個侯府的女子,不但能上陣殺敵,竟還能做這些事。他對藍若月的認知又一次得到了刷新。

    “你剛剛受傷,失血過多,所以剛剛睡的比較熟。正好我的燒烤也好了,你起來吃點東西吧。

    藍若月便拿過雞,撕了一個雞腿遞給了南宮澈,又自顧的撕了個雞腿自己吃了起來。

    南宮澈睡了一覺,此時人也精神了許多,接過藍若月遞過來的雞腿也吃了起來。

    雖然沒有調料,但二人此時已經餓極了,所以也覺得吃著不錯。沒一會,一只雞,一只魚就被二人吃了個精光。

    剛吃完東西,南宮澈又已經睡過一覺,此時二人便圍著柴火聊了起來。

    “你可知道京中對于你的傳聞?”南宮澈看著藍若月被火堆映得紅彤彤的臉,晶亮的眸子,仿佛會說話般。

    “京城雖然很大,但卻是最藏不住秘密的。”藍若月拿著樹枝,有一下沒一下的挑著火堆。

    “你明知道,為什么你要讓人將你傳得如此不堪?”南宮澈十分不解,女子不是應該對自己的名聲十分在意嗎?為何她明明被人說的十分不好,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我雖占著侯府嫡女的名聲,但從小娘親便早逝,一個繼母如何會對原配的嫡女真心?何況從小到大一直有你的婚約在身,隨著你的聲望越高,我又如何能不讓人嫉妒?”藍若月仿佛在說別人的事情一般。

    “是因為我讓你為了難?那李行瑞是怎么回事?”南宮澈想起剛回京時,初見藍若月的時候,她正口口聲聲叫著她的小情郎,心中頗有些不是滋味。

    藍若月聽到南宮澈提到了李行瑞,臉色不免有一絲尷尬,雖然是自己前身惹的桃花,但此時在南宮澈的面前頗有一種紅杏出墻被抓了個正著的即視感。

    “他?不過是想把我拉下馬的絆腳石中的一顆而己。”藍若月對于自己的前身竟然喜歡那樣一個渣男,心中頗為不屑。

    南宮澈緊緊的盯著藍若月,聽著藍若月的話,心中不禁升起一絲心疼,再看著藍若月臉上沾染上的灰,不自覺的靠向藍若月,伸出手,輕撫上藍若月的臉頰。
閱讀神醫王妃:戰王輕點寵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