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說變就變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宋邵直的傷口好了,而這件事情暫且也先告落。

    和想象中的情況有點區別,鐘戰的態度很冷淡,似乎并不在意到底變成什么情況。

    老鼠現在基本沒有動靜,偶爾會吱幾聲,可基本上根本不造成什么影響。

    但是除此之外,也有一件意外的事情。

    “你要離開?”鐘戰面無表情地看著鐘戰。

    這一件事情,是他們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情況。

    宋邵直竟然會自己提出來,說他想要自己在外邊住。

    以前是因為鐘曉在家里,可如今鐘曉已經不在了,自己作孽被人報復,如今只是一個植物人。

    后來,他又是以著因為他還沒成年的原因賴了幾年到現在,之前兩年倒是基本不在鐘家。

    陪著顧知離兩年,現在還要用什么理由留在鐘家呢?

    至少,宋邵直自己是已經找不到原因。

    “你覺得你已經可以獨立了?”鐘戰繼續問著。

    宋邵直依舊還保持著往日那種像是樂此不疲的笑容,“因為你一直都不認可我,那我覺得我還是先離開你是不是更好一點?”

    鐘戰沒有直接回答他,而是發出了一聲冷笑。

    “宋邵直,你有什么資格這么跟我說話。”鐘戰的語氣非常冷淡。

    他現在的心情非常的不爽快,甚至有一種沖動,他想要直接讓宋邵直知道一件事情。

    既然當初已經入了鐘家的門,現在他就別想著隨時走出去。

    “資格好像是不怎么有。可是,這么下去你覺得好嗎?”宋邵直反問著。

    鐘戰沉默。

    “你一直都只會拒絕我,但是卻又不真正把我給踢開。”宋邵直苦笑道。

    這一次的傷口的確是個意外,他本來打算把這件事情搞定就離開,可還是只能被迫在這里休息了一些時間。

    這些時間里邊他們什么都沒有發生。

    他還是每天都在浪著玩,偶爾會去鐘戰名下的公司幫忙。

    可是日常呢?

    他想要去鐘戰那邊,但是鐘戰一直都把自己關在書房里,他不想要見任何人,不管是誰都一樣。

    這些天宋邵直覺得太無聊了,無聊到幾乎不知道自己應該要做些什么。

    所以他現在做了一個決定。

    他不能再這么下去,不然只會變成得跟以前一樣。

    如果又只是一直看著鐘戰的身影,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你明白離開意味著什么嗎。”鐘戰只想要問他這個問題,其他的已經無所謂。

    宋邵直猶豫了一下,而后他還是只能苦笑一聲,“可是這有什么辦法?”

    他想要鐘戰,但是鐘戰不給他呀。

    離開了,意味著以后鐘家不會再給宋邵直任何庇護,意味著宋邵直做的事情,鐘戰不能再無視。

    意味著,宋邵直或許是要跟鐘戰為敵。

    事情的確有些太忽然,說來就來。

    管家一直都站在一邊默默地聽著,可宋邵直知道,他的眼里都是反對。

    可宋邵直的心里卻是想著,這個時候反對已經太慢了。

    他不是沒有任何準備就要離開鐘戰的身邊,之前已經跟顧知離商量好。

    他會幫著顧知離和鐘家隔絕,但是相對于的,他們必須提供讓他可以奪走鐘家的能力。

    這是他們之間的協議。

    此時,正是他們可以開始履行的時候。

    鐘戰沒有吭聲,可是他的手指卻一直都在敲著桌面。

    看來,他有些煩躁。

    日子過得太平靜,所以暴風雨忽然來臨時,安穩之人總是會有些措手不及。

    “最后一次,我再問你一句,你真的要這么做嗎?”鐘戰看著鐘戰,這一次,四目相視。

    鐘戰依舊在笑著,可這一次他似乎帶著一些無奈。

    “是啊。”

    他就是要這么做。

    他倒是可以理解鐘戰的意外,畢竟依舊將近二十年,一直都把他當成是自己養的狗在看。

    可如今變成了一只白眼狼,那應該要怎么辦才好?

    鐘戰忽然嘆了一口氣,宋邵直還有些疑惑,可是下一刻他卻聽到鐘戰無情地開了口。

    “管家,把他帶到地下室。”

    既然作為寵物的他已經開始不聽話,那看來,只能再酌情地調教一番。

    宋邵直的笑容已經消失,地下室意味著什么?他自然很清楚。

    小時候,只要他犯錯,他就會被帶到地下室被好好地管教。

    說起來,那幾乎是他小時候的噩夢。

    雖然現在沒有那么害怕,可聽著他還是會覺得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他沒有想到,鐘戰竟然也會這么做。

    彼此都想不到對方的操作。

    在宋邵直還有些意外時,他只聽到鐘戰說了一句,“沒有我的允許,你是走不了。”

    不管如何,你都別想著走。

    他已經沒有精力再去找第三個鐘曉。

    顧知離原本是鐘曉的備用人選,可是卻被宋邵直給支走,甚至還提供了不少的幫助。

    偏偏此時顧知離背后的君譚生又不是一個可以輕易動彈的角色,如果他強硬地把顧知離帶回鐘家,恐怕他跟君譚生之間終會有一戰。

    兩方的能力都差不多,但君譚生那邊還有衍生的人脈,所以就算他被打擊也沒有關系。

    但鐘家不一樣。

    鐘家一向都是獨立的,如果他們被打擊到,恐怕一直在盯著他們的人會趁機而上。

    那時候,他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有能力去守護這個鐘家。

    宋邵直跟著管家走到書房門口時,他回頭看了一眼鐘戰。

    鐘戰并沒有注意他,反而是一直都在窗外。

    這讓宋邵直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看到鐘戰的時候,他也是和現在一樣。

    他一直都很喜歡看著窗外,可是卻又不會自己自己出去,僅僅是看著。

    宋邵直嘆氣,他只說了一句,“把自己關起來有什么用。”

    如果自己不主動走出去,那什么都不會改變。

    但是別擔心,再等著一陣子。

    等著他有足夠扳倒鐘家的實力,他會親自帶著鐘戰走出這個籠子。

    他要讓鐘戰去他平日所看到的風景里,而不再是一個看風景的人。

    雖然對于目前的他有點難。

    但是,宋邵直依舊還是可以笑得出來。

    他一定會做到的。
閱讀養個狼人當寵物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