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6章 【番外】他們的后來1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經過一年之久的悉心調養,宋青玄終于幫唐宗瑞撿回了一條命。

    但他暫時無法保證是不是病情不會再發作,所以提議唐宗瑞離開美國,來中國定居。

    其實唐宗瑞也想過在中國生活,自己的兒子和兒媳婦都在京都,顯然唐靳言并沒有移民的打算,而鄭秀雅更是鐵了心要在中國繼續當個懲惡揚善的人民警察。

    加之身體的狀況一年不如一年,往后跟兒子在一起的日子還有多少呢?

    所以唐宗瑞接受了宋青玄的提議,那之后便和唐靳言他們在一個小區買了套房子。

    房子不大,兩室兩廳,高檔小區的配套設施完善,出行方便,距離兒子就很近,只要從小區最后一排走到第一排即可,平時做了什么好吃的,要么叫唐靳言他們回去吃,要么直接送去他們家。

    山中無歲月,清閑幸福的日子總是格外的快,轉眼間,唐宗瑞已經在中國生活了五年。

    宋青玄的身體還很硬朗,醫院的工作越做越順手,還主動要求洛寒給她加派任務,申請值班、加班,徹底把自己變成了心外科的勞模。

    這天,宋青玄和往常一樣,賴在洛寒的辦公室不肯走,軟磨硬泡的撒嬌,“小洛洛,你給我找點事兒做吧,我閑的手癢癢,要不,我替你坐診吧?”

    此時洛寒的身份已經是心外科的主任,不光要做手術、坐診,平時還有一些常規的事務性工作要忙,她手里拿著病例,看完之后在右下角簽上名字,這才抬頭看宋青玄。

    “宋伯伯,你昨天已經值過班了,我要是再給你加派任務,就是在剝削你,沒看到咱們科室的人都要用白眼兒瞪死我了嗎?你呢,沒事就在辦公室看看書,出門溜達溜達,或者去病房找你的患者聊天下棋。”

    宋青玄委屈的扁著眼睛,胡子都要翹起來了,“不去,前天下棋,下了十盤,我贏了十次,沒有對手,不去不去。”

    楚洛寒暗暗的思忖,老頑童這幾年是不是太寂寞了?

    平時他跟唐宗瑞走的最近,兩人隔三差五就一次釣魚、喝茶、散步,還偶爾去京都的景區看看,但是唐宗瑞畢竟是有妻子孩子的,何況唐靳言當了爸爸以后,唐宗瑞夫婦整天都圍著孩子打轉。

    宋青玄讓他去下棋,他一般這么回,“靳言和秀雅都上班去了,我們要帶孩子,下次吧,下次。”

    被拒絕了幾次之后,宋青玄不樂意了,單方面宣布跟唐宗瑞絕交!

    死老頭兒,好不容易把你救回來,你倒好,翻臉不認人!老東西!

    另外,以前宋青玄喜歡去他們家,找初初和陽陽玩兒,現在初初已經上小學三年級了,國際小學的課外活動多,初初也漸漸有了自己的朋友圈,身邊不少年齡相當的小伙伴,所以跟宋青玄不像以前那么親密了。

    至于陽陽,小家伙年齡不大,但智商嚇人,點子多,自己又特別有主意,她跟兒子溝通都有點捉急,何況宋青玄呢?

    思來想去,洛寒想到了一個核心的問題——老頑童大概需要個老伴兒。

    “宋伯伯,我倒是想到一個好地方,你下班可以去看看,你知道咱們醫院附近的舞蹈培訓中心吧?叫夕陽無限的那個。”

    宋青玄倒是知道這個地方,但表情更加不爽了,“小洛洛,你讓我跟一群老頭老太太一起跳廣場舞?我不去!打死也不去!”

    洛寒語重心長勸說,“你誤會他們了,他們那個不是你所知道的廣場舞,人家是正八經的舞蹈,恰恰、華爾茲、倫巴,還有現代舞,比廣場舞不知道高多少個檔次呢!”

    洛寒說的天花亂墜,宋青玄板著臉,“小洛洛,你是不是覺得我太老了,你嫌棄我老頭子了?”

    洛寒心道不好,老頑童鬧情緒呢,“你要是這么認為我也沒辦法了,畢竟像宋伯伯這么有意思由可愛的老頑童,我伺候不了。”

    宋青玄開心的笑出兩道深深的皺紋,“小洛洛,初初和陽陽周末干什么啊?我去你們那家吃飯吧?”

    他們兩個啊

    初初學校組織了春游,昨天就說過的,恐怕沒空。

    至于陽陽,她的天才兒子現在已經上了小學三年級,是班級里年齡最小的孩子,而且跟初初在同一個學校,初初既然有活動,陽陽恐怕也不例外。

    所以

    “吃飯當然可以,想吃什么?我讓廚師給你準備。”洛寒決定不在這個時候打擊他。

    “吃什么都行!哎呀,終于能見到我們可愛的小寶貝了!我先去病房,你忙吧!”

    洛寒無奈的搖頭,太不容易了她!

    都市女青年喜歡說自己是大齡單身漢,什么是大齡單身漢?這才是呢!

    宋青玄開開心心的離開,華天后面跟著過來了,“楚醫生,濱城分院的病例今天轉入咱們科室了,病情很復雜,你得親自出馬。”

    華夏醫院五年前在濱城開設了華夏分院,配套設施和規模跟京都的一樣,醫院的設計圖紙是mbk的首席設計師親手制作的,工程則由mbk的施工部全權負責。

    那邊的大廈落成當天,這邊的專家和領導都去了,洛寒自然也在其中。

    當時有人羨慕道,“哎呀我的天,這哪兒是醫院啊,乍一看就是城堡!到這里看病,享受的都是國王界級別的待遇啊!”

    洛寒還跟龍梟開玩笑,“你把濱城的分院建這么好看,我以后會忍不住外調的,常駐這里。”

    龍梟當時就表示,“我跟你一起來。”

    這些都是外話了。

    患者轉入華夏之前洛寒了解過情況,考慮到對方的年齡和病史,洛寒建議她轉入總院來。

    “我現在就去,病例給我。”

    華天打開病例,指著剛出來的化驗結果給她看,“患者的心臟病變很嚴重,而且她有輕微的腎衰竭,要是兩種病一起發作,救治的難度更大了。”

    若是普通的患者,洛寒的印象或許不會那么深刻,這位患者身份特殊,洛寒當時就記住了她的名字。

    本名陳思萍,筆名三生,是一位知名的作家,她的作品暢銷海內外,被翻譯成了二十多種語言,去年獲得了之國內頂級的文學大獎,她的作品多為現實題材,針砭時弊,敢說真話。

    部分作品的視角比男性更加犀利客觀,洛寒當初還誤會三生是個男性呢。

    后來她出版了散文集若活在江南,請將我懷念,細膩優美的筆觸把江南的一景一物寫的活靈活現,引發了都市人回國田園的熱潮。

    那之后洛寒又徹底的迷上她的散文,當成枕邊書看。

    龍梟還說,“現在我最大的情敵居然是個女人,還是個年過八百的阿姨。”

    洛寒看完檢查和以前主治醫生的簽名,笑了下,“孟西洲現在技術還可以啊,當初他申請去分院我還不放心,現在看來他有足夠的能力獨當一面了。”

    華天也嘖嘖稱贊,“誰說不是,以前在咱們醫院他吊兒郎當的,一副紈绔子弟的樣子,誰也沒想到他真成了一把手,不過據說現在還是吊兒郎當。”

    洛寒對孟西洲本人的做派不感興趣,“我去病房看看。”

    華天和洛寒并肩往vip病房去,兩人路上還在交流患者的救治方案。

    此時,華天的電話響了,看到號碼,憨笑著道,“楚醫生,我先接個電話。”

    “好。”

    看華天這吃癟的表情,洛寒好像猜到了什么。

    果然,剛走了幾步就聽到華天說,“王老師,請問什么事?”

    又是他們家兒子被叫家長了啊,洛寒很服氣。

    “華先生,您兒子今天又跟小朋友打起來了,你太太在外地出差來不了,你來一趟吧。”王老師說話已經非常客氣,可是華天還是覺得有點臉熱。

    “好的王老師,我現在就過去。”

    掛了電話,華天這個鬧心,臭小子一個學期跟小朋友打了五次,開學不到一個月就叫了三次家長,他實在想不通兒子繼承了誰的基因。

    洛寒按了電梯,沖他微笑,“又是小野的事兒吧?”

    “嗯,打架呢,讓我過去一趟,我得請三個小時的假,這小子簡直要氣死我!”

    華天郁悶極了,他們家的華小野才幼兒園中班,已經讓他痛苦的要死了,楚醫生家兩個孩子都沒一個費心。

    洛寒同情的拍了下他的手臂,“華天,你要知道,陸雙雙那個性格遺傳下來的話還是挺嚇人的。”

    華天:“”

    他老婆小時候到底是個什么妖魔鬼怪啊?!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