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3章 人生第一次告白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皇室城堡的大廳,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

    往常大大咧咧的張勇,變成了拘謹的小少年,不自在的捧著鉑金陶瓷杯喝水。

    詹姆斯坐在他對面的金色單人沙發上,沙發很大,他坐在中間還有很多空間,?手指在扶手上一下一下的點,給了張勇好一會兒適應時間,終于開口。

    “你跟我姐姐的關系好像不錯吧?”

    張勇不知道該怎么定義好與不好,“張先生指的是什么?”

    從朋友層面來看,他們的確還不錯,但伊莎不辭而別,似乎又是對他的否定,他該自戀的以為兩人關系不錯嗎?

    “我直接說吧,你喜不喜歡我姐?”

    男人也有直覺,詹姆斯的直覺就是,姐姐和張勇關系不正常,一句話,一個眼神,一個不經意的動作,喜歡和愛無法掩藏,總會在細節上被發現。

    張勇被他問的臉上一熱,手里的杯子握的更緊,“這個我我”

    “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姐,你自己不知道嗎?作為男人,連自己喜歡的人都不敢承認,你算什么男人!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干脆一點承認會死嗎?”

    看張勇的反應猶豫不決,詹姆斯的小宇宙蹭地爆發了。

    “喜歡!”

    張勇被他激到了神經末梢,脫口而出真心話,“對,我喜歡你姐,以前我沒意識到,等到你姐離開以后我才發現,我特么的早就喜歡上她了,可是我不敢承認?

    為什么?因為你姐是皇室的公主,我是什么?我就是一個普通的小老百姓,我憑什么喜歡你姐?拿什么喜歡她?!”

    張勇啪嗒放下水杯,也不管昂貴的杯子會不會被自己摔碎。

    他突然這么亢奮,讓詹姆斯很意外,也很驚喜。

    他真的喜歡姐姐!太好了!

    “拿你的真心喜歡啊!”詹姆斯緊跟著他的話接了句。

    張勇激動的胸口劇烈起伏,拳頭在身體兩側握緊,“真心?你覺得有用嗎?你姐馬上就要嫁人了,我都知道。”

    詹姆斯撓撓頭,“哦你知道了但是你還喜歡她嗎?”

    “嗯,喜歡。”

    “你甘心看著她嫁給別人嗎?摸著你自己的心回答我,我姐要是嫁給別人,你會不會難過?”詹姆斯深藍色的眼睛定定的凝望張勇。

    “我現在就很難受。”

    何止現在,當初伊莎在意大利離開,他的心就已經開始痛,痛了兩年還沒好,痛的越來越深刻,越來越清晰。

    踏上m國土地的那一刻,那些被他壓在心底的愛意全部破土而出,盤踞了他的所有思維。

    他很確定自己的感情,他想跟伊莎在一起。

    詹姆斯突然爬上樓,一步跨上三個臺階,很快就到了伊莎門外,哐哐哐用力的敲門,“姐姐!你出來,你快點出來!”

    伊莎及時關上門,把剛才的門縫掩閉,眼睛熱辣辣的疼痛著,淚水好幾次要奪眶而出。

    沒想到自己居然在這種情況下聽到了想要的告白,真諷刺。

    張勇一愣,呆呆的吞吞了口水,伊莎在這里?

    所以她剛才聽到了嗎?

    詹姆斯繼續敲門,“姐,我知道你聽到了,你要是沒聽到我可以跟你再說一遍,張勇來了,他說他喜歡你,他愛你,你不是也喜歡他嗎?你要是真喜歡他,你就開開門。”

    伊莎的手,握著門把手,一動也不動。

    開開門有用嗎?誰能改變既定的事實?

    張勇嗎?

    他憑什么?他能嗎?

    張勇沉了沉呼吸,走上樓。

    “伊莎,我是張勇。你還記得我吧?”

    伊莎仰頭,強行把?眼淚倒流進瞳孔,記得,我怎么會不記得?

    詹姆斯往外走了半步,把更多空間留給張勇,他忽然發覺,這個男人身上有一股被他輕視的力量,傳說中愛情的力量?

    張勇抬起一只手,拍在門板上,張開五根手指,“我不知道你愛不愛我,也許不愛吧但是我想讓你知道,我愛你。”

    伊莎吸了吸鼻子,你個白癡!

    “在意大利分開以后,我一直在找你,可是沒找到,我想你在故意躲著我,也許呵呵,你根本就不想見我。”

    白癡!她是那個意思嗎?

    張勇繼續說下去,“說實話,我沒敢想過會喜歡你,更沒敢想跟你在一起,咱們的差距太大了,我想都不敢想真?不敢想。”

    再怎么樣,兩人真的存在門第之別,他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沒錢沒勢力沒背景的。

    “我怕我給不了你想要的幸福。”

    這句話,他反反復復問過自己很多次了,我能讓她幸福嗎?皇室家族的上流生活,他給得起嗎?

    答案顯而易見,他真的給不起。

    伊莎有種一拳頭打死他的沖動,她在乎是什么所謂的優越生活嗎?她在乎嗎?

    詹姆斯認真的聽他的表白?,自己都要被打動了。

    “我來這里,就是想看看你,親口祝你幸福,你要是不想見我,我就在這里等著,你不開門我不走。”

    張勇說完,看看詹姆斯,“我在這里坐會兒,行嗎?”

    詹姆斯還在消化他剛才說的啥意思,張勇居然直接席地而坐,那動作非一般的麻溜。

    “行是行,但是你真打算坐在這里啊?”

    張勇老僧入定似的盤好腿,“嗯,除了砸門之外,只有這個方法比較好用了,我不信你姐不吃不喝能撐三天。”

    詹姆斯抓了兩下額頭的頭發,“我姐已經在里面兩天兩夜了,一口水也沒喝,我有點懷疑她是不是已經暈倒了。”

    “你說什么?!!”

    張勇蹭地站起來,兩手揪著詹姆斯的領子往上提,“你說她兩天兩夜沒吃飯?”

    詹姆斯呆呆的眨巴下眼睛,嚇死了,“嗯,我敲門她不肯開啊。”

    “你是不是傻!她不開門,你不會拿鑰匙嗎?實在不行你不會砸門嗎!!!”張勇這下氣的更猛,瑪德是不是沒長腦子,讓一個女人玩兒絕食!

    “我姐的脾氣我知道,她不愿意開門,我強行打開肯定不行,她會更生氣,問題更嚴重。”

    以前發生過類似的事,他打開了門,結果伊莎差點自殺,他不敢了。

    張勇被氣的吐血,“你起開。”

    說完,他一個助力跑,抬腿“哐”重重的踹了一腳!

    然而,堅實的門紋絲不動。

    詹姆斯張張嘴巴,“你”

    “哐!”

    張勇又是一腳,門還是紋絲不動。

    “愣著干什么?拿鑰匙去!”張勇發現這扇門不容易踹開,皇室的家具都是特質款,他踹下去也是徒然。

    大概是被他的氣勢所壓,詹姆斯真的蹬蹬蹬蹬跑去拿鑰匙了。

    張勇啪啪啪啪死命的捶門,“伊莎!伊莎!聽到了嗎?聽到說話!”

    伊莎被他剛才的舉動給震撼了,張勇居然有膽子踹皇室的門?!

    “王子!”

    近衛兵聽到里面的動靜,齊刷刷沖進來,每個人都端著手槍,子彈隨時會飛出來射穿張勇的腦袋。

    黑壓壓的槍口對準了現場唯一的肇事者,那勢頭不亞于斷頭臺上被瞄準的死刑犯。

    張勇瞇了瞇眼,“不想讓你們的公主死,就把槍放下!”

    詹姆斯的眉心擰緊,嘴角露出了笑容,看不出來啊張勇,夠爺們!

    “把槍放下。”詹姆斯冷冷吩咐。

    近衛兵依然握著手槍不肯松懈,“王子,這個人”

    “放下,他是公主的朋友。”

    領頭的近衛兵仔細打量張勇,又吩咐兩個人在旁邊把守著,這才放下了槍,“王子,我們就在這里,我們必須保證您和公主的安全。”

    詹姆斯臉一沉,“出去。”

    “王子”

    “出去。”

    “是。”

    詹姆斯一生氣,近衛兵也不敢強行做主,嘩啦啦的退出大廳。

    伊莎噗嗤笑了,切,剛才不是很慫嗎?怎么突然有膽子了?

    吱呀——

    門被伊莎從里面拉開。

    伊莎環繞手臂,靠著門框,“張勇,你吵什么?”

    張勇:“”

    詹姆斯:“”

    剛才發生了什么?

    張勇的反射弧被拉長了一倍,沒能及時反映過來,“我”

    伊莎斜斜紅唇,妖治的眼神迸發出譏笑,“你什么你?發瘋也看看地方,在我門口喊什么?”

    張勇被懟懵了,“我剛才”

    敢情他說的那些話,在她看來就是發瘋?

    詹姆斯看情形不對,又蹬蹬蹬蹬跑上樓,“姐,你誤會了,張勇剛才”

    不等他的話說完,伊莎纖長的手指勾住了張勇的下頜,抬高一些,“你剛才說的話,再說一遍?”

    “”

    “說話,啞巴了?”

    張勇的眼神閃閃爍爍,兩年不見了,誰能想到重逢的畫面竟然是這樣的?

    “我我我”

    我了半天,也沒我出個所以然。

    伊莎呸他,“沒出息!”

    “我說我喜歡你!”張勇這個人,就怕別人激他。

    伊莎沒好氣的嗤笑,“喜歡我?”

    “對,我喜歡你,我愛你!”

    張勇自己也沒想到,他人生中的第一次告白,居然就這么發生了,一點也不浪漫。

    親耳聽到他的話,尤其是看著他的眼睛,那份熾熱的情感,還是讓伊莎的心跟著顫了顫。

    她過了兩年行尸走肉的生活,現在終于被人喚醒。

    可是

    “哦,我知道了。”伊莎彈開他的下巴,抬起長腿往下走。

    張勇:“”

    詹姆斯:“”

    不是被拒絕了吧?

    張勇也不知道哪兒來的勇氣,快了兩步追上伊莎,一把拉住了她的手,“伊莎,跟我走!我帶你走!”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