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1章 想先去方便一下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你在哪兒?”

    在張勇準備開始執行任務的時候,龍梟又說了一句,手里的電話又捂到了耳邊。

    老板怎么突然想到問?他在哪兒了?

    以前他都不問的,難道是他離開的時間太長,老板牽掛他了?

    所以老板對自己是真愛啊!

    張勇深感受寵若驚,忙笑嘻嘻道,“我在s國。”

    s國位于非洲,與m國毗鄰,從這里去m國的首都乘飛機只需要一個小時,手續齊全的話,分分鐘就能過去。

    聽到張勇說完位置,龍梟不著痕跡的道,“好地方,再往南一點更好。”

    說實話,張勇剛聽到的時候真心沒有理解什么意思,?他想了想,往南一點?

    那不就是m國嗎?

    “老板,我不是想那個什么的。”

    “什么?”

    龍梟反問。

    張勇被問的不好意思的抓抓頭發,“老板,你怎么知道我和伊莎的事兒?”

    “你和伊莎什么事?”

    龍梟又是不著痕跡的反問,好像對此的確一無所知。

    張勇剛才的尷尬頓時消失了大半,“哈哈,沒有沒有,沒什么,就是好久沒聯系了。”

    “既然這樣,你可以順道去m國看看她,不要耽誤執行任務就行。”

    過去兩年,龍梟多少聽到了一些伊莎那邊的動靜,伊莎作為皇室的成員,很多事身不由己,最近傳出來的風聲似乎在說,伊莎要接受皇室的安排嫁給特沙龍的王子。

    那位王子似乎不是好東西。

    m國與特龍沙毗鄰,兩種有較大的政治糾紛,但兩國的資源又恰好互補,于是皇室想到了這么個老掉牙的辦法。

    說出來也不怕被全世界笑話。

    至于這些消息,當然是詹姆斯跟洛寒吐槽的,洛寒又告知了龍梟。

    張勇一手摸頭發,傻乎乎的道,“老板,伊莎是皇室的公主,我去的話,也見不到她本人吧?皇室的大門,我一個普通市民怎么有資格見?”

    他沒有馬上去m國,也是在用這個借口當擋箭牌,其實內心里是充滿了不敢面對真相的恐懼。

    兩年前的不辭而別,兩年中的音訊全無,只能驗證一件事,伊莎根本就不在乎他,沒有把他當成朋友,更別說其他的了。

    每次想到這些,張勇的心就涼半截。

    “詹姆斯在m國,你們可以聚聚,你直接聯系他,我提前打過招呼。”

    為了照顧張勇的自尊心,龍梟已經把話說得很委婉。

    “詹姆斯好,好的,謝謝老板。”

    “阿勇,做決定之前,聽聽自己的真實想法,不要逃避。”龍梟又補充了一句。

    窗外,熱帶國家的太陽火辣辣的炙烤大地,常綠闊葉林旺盛的裝點了視野之內的風景。

    湛藍的天空被陽光打的十分刺眼,直接看過去眼睛根本受不了,只能用手擋一下,緩解陽光直射的殺傷力。

    張勇坐在酒店的房間,灌了一大口冰鎮的啤酒,咕嘟咕嘟的酒水下了肚子,總算稍微緩解了一部分火氣,他深呼吸幾口氣,閉目養神三秒鐘。

    如果不是老板的電話,他或許還會繼續糾結,但是現在,他決定了,他要去m國。

    既然都到了這里,如果無功而返,他一定會后悔。

    做了決定,張勇馬上辦理了退房手續。

    m國,皇室城堡。

    依山而建的城堡像一顆鑲嵌在王冠上的巨大鉆石,象征著皇室的絕對權威。

    琉璃瓦熠熠生輝,折射的太陽光線把每一個擺設都變成了金黃色。

    詹姆斯一身制服靠在二樓臥室的門外,高大的鍍金門板恢弘氣派,與城堡的整體及建筑相融合,形成了輝煌宏偉的氣勢。

    他拍了拍金屬大門,門板發出沉悶的回聲。

    “姐姐,你把門打開。”

    詹姆斯已經在門外等候了將近半個小時,里面沒有任何回應。

    “姐姐,你至少見我一下吧?至少吃點東西吧?我特意讓中國廚師給你做的午飯,味道好極了,跟咱們在中國吃的一樣。”

    里面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詹姆斯貼著門仔細聽,砸東西的聲音不見了,發飆的聲音也不見了,這會兒安靜的更嚇人。

    還不如她繼續發飆呢。

    “姐姐,姐姐,你絕食也沒用的,你打開門咱們商量一下對策好不好?你要是不想答應,我帶你離開吧!咱們逃跑!”

    里面的伊莎盤腿坐在地板上,雙手搭在腳踝上,背對著門,眺望窗外的天空。

    偶爾有幾只鳥從窗外飛過,消失在視野中。

    連一只小鳥都比她自由。

    桌邊放著特沙龍的婚書,明明白白寫著舉辦婚宴的時間,只有三天了。

    三天后,她一定會走上紅毯,成為別人的新娘,從此以后

    該死!

    詹姆斯的話讓伊莎眉頭一皺,這個臭小子,都成年了還說孩子話,逃跑?

    以為自己是誰?逃哪兒去?

    她又不是沒試過,最后不還是乖乖的回來嗎?

    “姐姐,你打開門吧,我把傭人都趕走了,現在只有我在外面,你讓我進去咱們商量一下怎么辦好不好?”

    詹姆斯鍥而不舍的敲門,好話說了一籮筐,說的口干舌燥的。

    伊莎動了動腿,沒好氣的責備,“沒事干去幫你爹地看文件,別煩我。”

    一聽到伊莎說話,詹姆斯就興奮了,忙更大力的拍拍門,“姐姐!姐姐!我不想見我爹地,我就想見你,你快點開門,我給你帶了好吃的,還有好玩兒的!咱們去打靶好嗎?”

    伊莎又閉上眼不搭理他了。

    詹姆斯頹敗的耷拉腦袋,看來姐姐這次真心絕望了,哎,全世界都救不了她了。

    嗡嗡嗡。

    詹姆斯的手機響了。

    神煩,這個時候誰來打擾他?

    手機上面是陌生中國號碼,詹姆斯怔怔,中國那邊的朋友?可是他認識的朋友都有備注名字,印象里沒有這個號。

    “who?”

    張勇一聽詹姆斯的聲音,懸著的心落了地,“詹姆斯王子,是我,張勇。”

    張勇?

    這么快就到了?

    “你是我認識的那個張勇嗎?”

    “沒錯,是我,我剛剛到m國,目前在機場,我會在一個小時內趕到城堡,請問您方便”

    “方便!你直接過來,我在這里等你。”

    詹姆斯的臉上一片喜色,我的天,這個時候有遠方來客真是好事兒啊,天大的好事兒!姐姐不用絕食了!

    張勇愣了愣,詹姆斯干嘛這么熱情?搞得他有點迷糊。

    “好的,給王子添麻煩了。”

    “不麻煩!一點也不麻煩!”

    額王子的熱情,的確讓張勇納悶了。

    詹姆斯美滋滋的放下手機,又哐哐哐敲門,“姐姐,你在里面休息一會兒,我等下給你看樣好東西,等我哈!”

    伊莎眉頭動了動,這個臭小子!

    皇室城堡跟中國的故宮之類的不太一樣,那里是游覽區,里面并沒有權威人物居住。

    可是這里的的確確是一個皇家的皇權所在,在國際上的影響力相當于中國的中南海了,一般人別說進去了,方圓十幾里根本就不讓人靠近。

    一旦靠近,狙擊手可以直接擊斃。

    張勇默默的吞了口口水,站在城堡兩千米外的警戒線上,默默的觀察了一下周圍的環境。

    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戒備可謂是十分森嚴了。

    此時持槍的衛兵正在用看怪物的目光看他?,好像他們的眼睛具備激光掃描功能,能分辨出他的祖宗十八代。

    張勇被看的尷尬了,“你好,我找”

    靠,直接說找詹姆斯王子,會不會被當成神經病拖出去砍了?

    左右為難的時候,一輛黑色的插著m國國旗的黑色越野車開了出來,車子穩穩當當的開到了警戒線旁邊,迎著張勇的面停了下來。

    張勇瞇了瞇眼,靠不知怎么的,第一反應是國家領導檢閱軍隊呢。

    須臾,車門打開了,從里面走下一位藏藍色戎裝的軍人,他面容嚴肅,一絲不茍,筆挺的軍裝好像穿上以后又熨燙了一次。

    “你好,張先生。”

    軍人刷地舉起手臂,給張勇敬了個軍禮。

    后者一個干笑,有點被震到了。

    怎么說呢,他見過正八經的軍人,也見過梟爺穿制服的帥氣樣子,可是猛然有一個陌生的面容俯視自己,那種壓力還是不小的。

    “你好。”

    “王子在城堡等著您呢,請跟我上車。”

    軍人放下手臂,做了個邀請的手勢。

    張勇整個人都不大好了,“好的,好。”

    車子一路安靜的行駛,可能是他太緊張,一點聲響都沒聽到,除了自己撲通撲通的心跳。

    煎熬著,煎熬著,車子停了。

    張勇沒來過皇室,下了車就被眼前的宏偉建筑給驚了一下。

    皇室的城堡昂起脖子向上眺望,定睛看到了塔尖上面閃閃發光的裝飾品,張勇被閃的眼睛眩暈,面前都是跳動的星星。

    “張先生,請進。”

    城堡兩邊立著十幾個荷槍實彈的保衛,高高的臺階連著大廳,一步步上去,就跟踩著刀尖差不多。

    張勇感覺自己的心跳都要停了。

    走完最后一個臺階,終于進了大廳,張勇忍不住吸了一大口冷氣。

    靠

    心臟還在不在肚子里?

    “張勇,歡迎你來m國!”

    詹姆斯自二樓的旋轉樓梯下來,立體深刻的五官,彌漫了淡淡的光色。

    他比兩年前更高了,面容更為成熟一點,依然是那樣的帥氣逼人。

    張勇吞吞口水,“你好,詹姆斯。”

    尼瑪,明明是同一個人,為什么他在中國的時候,他可以跟他開玩笑,現在說話都有點磕巴。

    詹姆斯身上還穿著皇室的便裝,尊貴的氣質油然而生,什么都不做也帶著皇室的優越感。

    他盡量拉近兩人的距離,笑道,“你以前不是這樣的,緊張什么?我不會殺了你的。”

    呵呵

    張勇想笑,笑不出來,“那個,王子,我衛生間在什么地方?我想先方便一下。”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