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5章 點醒夢中人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她真是笨!

    應該問問清楚再生氣的,太不懂事了,太不懂得理解他了。

    可是如果現在出門,也太丟人了吧?剛才氣勢那么猛,突然收回來的話,面子上也太難看了一點。

    怎么辦?總要找個臺階才能下去的吧?

    高景安放下筆,抬頭望著緊閉的臥房門,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他折身走去書房,嘩啦啦一陣操作,卸掉了臺式機的鍵盤。

    以前只聽說過跪鍵盤,今天他實際操作一次。

    高景安雙膝一彎,就這么跪在了臥室門外,光著膝蓋跪鍵盤,滋味的確很酸爽,鍵盤被重力壓下去,一個個的凸起和凹槽雙重折磨皮肉,疼的他直皺眉。

    “琳琳,我錯了,你給我開開門吧,不然我就長跪不起。”

    周若琳的手正好按在門把手上,只是缺少按下去的勇氣,聽到門外的聲音,她渾身為之一振,他怎么還在?

    長跪不起是什么意思?

    高景安干脆把面子啊尊嚴啊都放棄了,完全是耍賴模式,“琳琳,不管你為什么生氣,肯定都是我的錯,我跟你道歉,我會深刻的檢討,我把咱家的鍵盤拆了你要是心疼鍵盤,你就先開門吧。”

    “”周若琳聽的云里霧里,跟鍵盤什么關系?

    高景安呼了呼氣,橫豎是死扛到底了,“琳琳,口紅的事完全是誤會,我沒有聯系她的想法,就是一個玩笑而已,有了你,我什么女人也不稀罕,我發誓!”

    周若琳在里面呸他,臉上卻洋溢了微笑,笨蛋!

    “還有其他的事,我現在想不起來了,都是我的錯,你可千萬別拿我的錯誤折磨自己,你要是生病了,我會心疼死。”

    高景安貼門板聽聽聲音,貌似還是沒動靜,不會睡著了吧?

    那他的真情告白不是白搭了嗎?

    周若琳摸摸鼻尖,眼淚啪嗒滴在手背上。

    “你干嘛啊”

    周若琳拉開門,低頭看到高景安,他竟然跪在鍵盤上!

    高景安心頭狂喜,長臂向外擴張,緊緊抱住了周若琳的腰,臉黏著她的睡衣不舍得松開,“我錯了!你打我罵我都行,但是不能不理我!”

    周若琳有點手足無措,“你先起來再說。”

    “我不,你不原諒我我就不起來。”

    高景安耍賴的本領還真是

    “你不起來我就不原諒你。”

    周若琳氣極反笑,實在拿他沒辦法了。

    高景安咧咧嘴,委屈的耷拉嘴角,“老婆,我腿麻了,好像起不來。”

    噗!

    這下周若琳真是笑岔氣了,“活該!”

    她說著活該,身子卻跌進了他的懷抱,被他結結實實抱住了。

    一瞬間的天旋地轉之后,她的后背已經撲到了床上,身上壓著他緊致的胸膛。

    高景安俯視著周若琳的明眸和紅唇,愛戀的親了親她的鼻子,“為什么生氣?現在可以說了吧?”

    周若琳故意歪頭,還是氣鼓鼓的不搭理他。

    “快點說為什么,不然我”高景安的大手要作怪。

    “你怎樣?你敢?!”

    周若琳挺了挺胸,咬牙回敬他,不信這種情況下他真的能做出什么來?

    哼!

    高景安賠了個笑臉,手乖乖的放下去,老老實實道歉,“沒有沒有,我開玩笑的,我能怎么樣啊?我還不是要聽你的嗎?”

    周若琳被他這么一笑,氣也就消了大半,“你去酒店了?跟誰?”

    “”

    高景安這下恍然開朗了,原來周若琳最后失控的根源是酒店的支付憑證!

    臥槽!

    差點被唐靳言害死!

    好人不能隨便做,做的不合適連老婆都沒有了。

    “怎么?解釋不出來了?心虛了?”周若琳壓在他懷里,從戰略位置上來看,沒有半點優勢,偏偏她的語氣和問題很有攻勢。

    高景安無語又好笑的哄她,“不是我,是唐靳言,他在酒店睡著呢。這件事必須跟你解釋清楚,我冤枉死了我!”

    清晨的陽光強烈奔放,似火的驕陽穿透了窗紗,直直的照在身上。

    急促的手機鈴聲吵醒了唐靳言。

    一夜宿醉后,唐靳言頭痛欲裂,腦袋腫脹的難受,兩只眼睛沉重的撐不開,頭重腳輕使不上力氣。

    聽到鈴聲,唐靳言用力揉了幾下太陽穴,好不容易才把眼睛撕開一道縫隙。

    手機上是洛寒二字。

    “靳言,你在哪兒?”

    唐靳言看了一眼時間,這才意識到居然已經十點了!

    怪不得外面的陽光那么大。

    “我在”唐靳言一時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兒,“怎么了?什么事你說。”

    洛寒人在醫院,她想到了可以幫助唐宗瑞的辦法,現在需要跟他商量具體的操作步驟。

    誰知道找了他兩次都不在辦公室,打了五次電話才接通。

    “你昨天問我的問題,我想我知道怎么辦了,你方便嗎?咱們見一面。”

    唐靳言摸到了床頭的眼鏡,套上之后世界終于清晰了,“好,我現在過去找你。”

    洛寒沒等太久。

    唐靳言整理好自己,直接去了醫院,去洛寒的辦公室,發現她正好在。

    “洛寒,你想到什么辦法了?”

    洛寒還沒說話就看到了唐靳言的衣服和領帶,跟昨天一模一樣,而且他臉色憔悴,眼睛布滿了紅血色,顯然一夜沒休息好,“你”

    “我沒事,你先說吧。”

    提起來深夜買醉,唐靳言此時很不好意思。

    洛寒聳聳肩,“ok,?那我不問了。這樣的,我咨詢過美國的專家,他們的確認為傳統的藥物治療會損傷脾胃內臟,但是那邊畢竟是美國。”

    唐靳言落座,認真的聽她解釋,“所以呢?你覺得我父親應該回國治療嗎?”

    洛寒點頭,又搖頭,“不一定來中國,但是可以用中醫療法來治,中藥治根,而且中藥刺激性小、副作用相對少的多,如果咱們采用中醫療法,或許結局完全不一樣。”

    唐靳言消化了幾十秒,“中醫我父親在美國接受的一只都是西醫,突然改的話”

    洛寒高深莫測的托腮看他,“靳言,你別忘了王凱的女兒是怎么康復的。”

    甜甜?她曾經在美國接受的是傳統的西醫治療,后來轉入中國,被

    他怎么把他給忘了?

    一句話點醒了夢中人,唐靳言的腦海中跳出一個身影。

    長衫、白胡須、清瘦的有些仙風道骨。

    那個人

    “宋教授!”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