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5章 緊張的媽咪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初初過了暑假就要上中班了,但是洛寒和龍梟還從沒參加過幼兒園的親子活動,以前陰差陽錯的總是遇到恰好出國或者緊急手術,洛寒心里很愧疚。

    這次居然又有活動,洛寒想都沒想直接答應了。

    “當然可以的,我們一定參加。”

    想著可以跟孩子在一起享受親自時光,洛寒對活動充滿了期待。

    但是期待的同時,也很緊張。

    坦白說,洛寒還不知道怎么跟其他的家長相處,大部分孩子她都不認識,更別說那些家長們,以前的家長會她沒參加過,跟他們缺少溝通,突然要一群人集體活動,洛寒有些頭大。

    直到回醫院,洛寒都在發愁怎么處理傳說中復雜的“學生家長問題”。

    咚咚。

    辦公室的門被人敲了兩下,洛寒從電腦屏幕后方抬起頭,“進來。”

    “楚醫生,忙嗎?”

    進來的人是華天,他手里抱著一份病歷夾,滿臉討好的笑笑。

    “還行,什么事?”

    洛寒把頁面切換掉,華夏醫院的官方首頁蓋住了剛才搜索的“親子活動注意事項”關鍵詞,順手拿了一份資料,蓋住了本子上做的記錄。

    她已經總結了十幾條親子活動“行動指南”,幾乎要寫成一份完整的企劃案了。

    “二十號床的患者今天出院,我剛做完出院檢查,需要你簽個字。”

    華天把詳細的資料展開,扉頁上面寫著患者的性命年齡和所患疾病。

    洛寒記得這個患者,一個月前她做的手術,當時她是主刀,華天是第一副手,林熙雯是二副。

    患者被送進來的時候已經休克,心肌梗塞加主動脈硬化,患者家屬因為支付不起醫藥費,差點選擇放棄治療,后來洛寒堅持做完手術,并且告訴家屬,醫療費用醫院這邊會酌情減免。

    家屬在醫院鬧得沸沸揚揚,大半夜還在走廊哭喊,說什么只能賣腎了。

    “指標都正常了,恢復的不錯啊。”

    洛寒把病例看了一遍,對患者的康復結果很滿意,患者只有四十二歲,如果不被疾病困擾,可謂正當年的時候。

    華天一屁股坐在對面的椅子上,夸張的捂著胸口,“楚醫生,不瞞你說,從他進手術室到一個小時前,我的心就沒落地,本來患者家屬就不愿意讓他治病,懷疑醫生浪費他們家的錢,你說,要是手術成功了,一切都好辦,萬一不成功,哎呀我的親娘,就他兒子那個架勢,非把我一刀剁了不可。”

    華天每次去查房,都恨不得躲著患者的兒子走,看到他兒子要殺人的眼神,心里就一陣陣的發涼。

    洛寒在主刀醫生的欄內簽上了名字,合起來文件給他,“醫生不是神仙,不可能每個患者都救得活,但是能因為這個就放棄嗎?”

    華天郁悶的揉揉額頭,“楚醫生你心可真大,我懷疑這個世界上沒你害怕的東西了。”

    沒有嗎?

    她正因為女兒的親子活動害怕的惡補功課呢。

    華天離開,洛寒繼續埋頭做筆記。

    “首先,跟小朋友的媽媽們建立閨蜜關系然后,了解孩子的小伙伴們性格特點”

    人際關系居然比艱澀的醫學問題還難處理,洛寒有點發憷。

    誰知道,華天才出門又回來了。

    “楚醫生,還有個事情忘了跟你說。”

    華天進來的太快,而且一個箭步就過來了,直接走到了洛寒的斜前方,視線一低,看到了洛寒本子上的字。

    洛寒想掩蓋已經來不及,“什么事?趕緊說。”

    華天指了指她寫的便利條,“你要參加初初幼兒園的活動?”

    洛寒用簽字筆推了推太陽穴,“嗯,第一次參加,有點緊張。”

    華天噗嗤笑噴了,“哈哈哈,楚醫生,參加個活動而已,你不用這么大費周章吧?又不是參加醫學研討會,還一項一項的做筆記。”

    “到底找我什么事?趕緊說。”

    “哦,就是想告訴你,莫如菲的主治醫生換成副院長了,以后你不用去查房,她的任何情況你都不用管。”華天神神秘秘的眨巴下眼睛。

    洛寒蹙眉,“哦?為什么?”

    “具體原因我不知道,副院長看過她一次,就這么決定了,那么我先回去,你繼續努力。”

    華天這次真走了,順手帶上了門。

    洛寒若有所思,靳言要接管莫如菲?為了不讓她心里不自在吧?

    看來,龍梟又插手了。

    做完了筆記,洛寒拍了張照片給龍梟。

    mbk大廈。

    龍梟手頭的文件還沒看完,電話響了,屏幕上是“顧少”二字。

    稀奇了,顧延森回美國幾個月,一次電話都沒打過,今天刮了什么風?

    “顧少,稀客。”

    龍梟繼續把文件上需要前簽名的地上全部簽完名字。

    顧延森剛剛開會當天的最后一場會議,紐約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他人還在公司。

    位于紐約cbd顧氏大樓,燈火通明,好像白晝。

    “龍大少,今天股市收盤你看了吧。”顧延森不是問句,而是確定龍梟看過。

    “嗯。ixic(納斯達克指數)最高7500.61,最低7455.55,整體屬于上升階段。”

    形勢一片大好,氣勢上

    龍梟幾乎能猜到顧延森想說什么了。

    顧延森抓起咖啡杯喝了一口,“那么你也肯定注意到了,今天的成交量是零,市盈率和每股收益都是零,我不信ipo上市公司那么多,能說好了一樣都保持平局,這不是正常。”

    龍梟清楚的記得其中一些美國上市公司的指數,“bldp(巴拉德動)、twitter(推特)昨天分別上漲33.55和22.39(百分點),今天滑落,的確不太正常。”

    質子交換膜燃料電池的領航者巴拉德動力系統公司,有將近十年的時間,年營業額都徘徊在五千萬至一億美元左右,稅后的利潤十分微薄,幾乎是入不敷出。

    但公司積極轉型,不斷升級產品,目前的負債率并不高,且呈下降的趨勢,情況以緩慢的節奏好轉。

    不過,盡管股價上漲,每股還是虧損0.12美元左右。

    有點雞肋的意思。

    顧延森在美國,對股市的波動比中國更敏感,龍梟想聽聽顧延森的看法。

    “美國在進行互聯網公司和動力公司大整頓,勢頭很猛,整個股市都保持緘默,努力維系平衡狀態,美國內部人心惶惶,我對此不抱有樂觀態度。”

    顧延森又煩躁的喝了一口咖啡,整個人都不怎么好了。

    龍梟嗯了聲,上面要動手操作了。

    “那么,接下來要被波動的,恐怕也會包括顧氏。”

    顧延森被戳到了痛腳,渾身都起雞皮疙瘩,“照現在的極端手段,顧氏也會受到影響,你還記得當初垮掉的樂視集團吧?”

    “記得。”

    樂視破產的丑聞雖然已經成為過去,但在互聯網圈子引起的話題,依然是大家茶余飯后的談資,很多視頻網站和互聯網公司,都在積極的避免同樣的悲劇發生。

    紛紛跟影視公司合作,聯合出品電影、電視劇、網劇。

    怕的就是單一的資源購買會把道路越走越窄。

    顧延森吐一口氣,“我有個想法,想聽嗎?”

    “好。”

    龍梟放下簽字筆,端起咖啡走到落地窗前,握著手機眺望窗外的風景。

    “第一步,我打算把顧氏的互聯網事業部轉移到中國,在中國重新上市。”

    顧延森研究了一套應對危機的預案,他想聽聽龍梟的意見。

    “嗯,繼續。”

    “第二步,我想跟絕世影業合作,在平臺創辦漫畫、文學事業部,擴大服務空間,并且以此為基礎,發掘優秀的原創ip,和絕世聯合拍攝網劇和電視劇。”

    這個方法,聽起來怎么那么眼熟呢?

    兩年前,龍梟提出過類似的方案。

    “第三步,我想發展人工智能,把單純的搜索、視頻,變成智能型服務產品,中國目前人工智能還不夠成熟,是個大市場。”

    果然啊,都看準了中國的大蛋糕。

    “很不錯的想法,可以試試。”

    “但是現在有兩個問題,第一,a股份上市難度大,我需要你幫助,第二,給我找個合適的辦公地點。”

    顧延森在大洋彼岸露出了狡猾的笑容,嘴巴高高的上翹,幾乎能想到龍梟想揍扁他的表情。

    龍梟蹙了蹙眉,“有話直說。”

    顧延森嘿嘿嘿笑三聲,“聰明!寰球大廈對外招商,名額還沒滿吧?給我留一層。”

    一層?

    口氣不小!

    “留倒是可以,但市場價,一分不能少。”

    “我靠!十幾年的交情了,不給友情價!”

    顧延森跳腳了,他循循善誘半天,居然沒有毛線用!

    “包你一年物業費。”

    “兩年。”

    “成交。”

    龍梟說完成交,顧延森還是有種上當的感覺。

    電話掛斷,龍梟收到了洛寒發來的照片,點開看到照片上的內容,深邃的眼睛不由的瞇了一瞇。

    “”

    他有些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龍梟撥出安迪的號碼,那邊很快就接通了。

    “安迪,給我準備點東西,四十個大人,二十個孩子,周五早上八點之前送到我家,十分鐘后,查看你的郵箱。”

    說完,龍梟打開電腦,飛快的輸入文字。

    不到十分鐘,安迪就收到了龍梟的文件。

    然后,安迪有點懵了,“琳達,你過來看看,我是不是眼花了,董事長是不是準備組織咱們部門的人出去露營?”

    琳達看了一遍,“不對呀,咱們部門又沒那么多孩子。但是采購的分量好大,直接去批發吧。”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