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6章 大概就是開掛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季東明已經泣不成聲,一個大男人,跟丟了糖果的小孩似的,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

    “老板你你怎么”在這里?

    龍梟附身放低海拔,單手按在季東明的肩膀上,“我沒事。”

    季東明不敢置信的把龍梟從頭發梢到皮鞋看了個遍,徹底的傻眼了,“你你怎么”逃出來的?

    龍梟身上毫發無傷,甚至看不到半點狼狽的痕跡,就連發型都沒怎么變,西裝依然筆挺的穿在身上,領帶也很正,他的樣子絕對不像剛才經歷了一場生死時速。

    而是

    剛從某個國際會議出來。

    “先起來。”龍梟用力拉了季東明一把,將他拽起來。

    季東明愣怔的吞下一口冷氣,“剛才剛才不是爆炸了嗎?”

    龍梟點頭,“沒錯,炸彈爆炸了,車也炸了。”

    “可是你”季東明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才能表達出自己的驚訝。

    的確,剛才的一幕,龍梟也不想再回憶。

    幾分鐘前——

    龍梟將車開上橋,車輪就像懸空般騰起,車速太快,想快速降下來已經不可能。

    如果他直接開車撞開護欄,車頭會撞變形,他也會死。

    所以,龍梟松開了方向盤,在車身即將撞上護欄的時刻,跳出了車門。

    路人都沒有看到車里有人出來,龍梟已經護著面部在地上連著翻了十幾米遠。

    他以腳和手臂當支撐,將重心放在腳上,成功避開了容易受傷的部位,所以,就算滾了十幾米,還是沒傷到分毫。

    “今天的事,不能讓少奶奶知道。”

    龍梟叮囑季東明。

    季東明還在消化老板死里逃生的絕技,木訥訥的點頭,“是我誰也不說。”

    老板是怎么做到的?在高速行駛的車上飛出來,撞到堅硬的馬路上,怎么可能做到毫發不傷?他無法想象老板是怎么完成了那個動作,更不敢想象老板當時的動作該多么逆天。

    就算他說,估計也沒人相信,反正換做是他絕對做不到。

    嘶

    季東明一身雞皮疙瘩,不敢想如果真是自己開車,這會兒是不是去陰間報道了。

    龍梟簡單的整理了一下西裝,想看看時間,低頭才發現,腕表剛才在地上撞裂了,好在江詩丹頓機械系列性能夠好,表針還在運行。

    “年會進行要進入第二階段了。”

    “啊?”

    季東明傻傻的反問,然后反應過來了,“哦,對,該第二階段了,第一階段的抽獎家嘉賓是二少爺,第二階段有幾個舞蹈,還有市場部和工程部的節目。”

    老板居然還有心情想年會的進度,他已經要嚇傻了。

    龍梟頷首,看到停在不遠處的車,“你開來的?”

    “哦?哦,對,我路上攔下來的,不知道車主是誰,回頭再道歉吧。”季東明只要一想到幾分鐘前的一幕幕,雞皮疙瘩就起滿身。

    太可怕了。

    “還能開車嗎?”

    龍梟看他緊張的手還在抖,笑了笑。

    季東明強撐著膽量,“能。”

    “我來開。”

    季東明望望龍梟的臉,他的平靜和沉穩,完全不留半點痕跡,誰也想不到他經歷了什么。

    反倒是他,一顆心稀巴爛,眼看著要跪倒,“好。”

    上了車,季東明扣緊安全帶,手抓住把手,“老板,克雷斯的手段太特么的殘忍了,他想炸死mbk的幾千員工!”

    龍梟旋轉車鑰匙,發動引擎,這種低配的小轎車,他好像從來沒開過,“嗯,目前看,他的目的就是這個。”

    克雷斯想在年會上直接把mbk的幾千員工全部炸死、炸傷,他的野心和兇殘程度,已經不再滿足于殺害他一個,他最終的目的是將mbk一鍋端,徹底的蕩平龍梟的商業帝國。

    此心可誅!

    “老板,意大利那邊阿勇他們能應付過來嗎?”

    季東明坐在車里,依然能感覺到震顫,剛才的余震還沒消失,他已經有開車陰影了。

    回程的車速不快,龍梟的姿態也輕松隨意了不少,手指輕輕的磕方向盤,“恐怕,也是一場惡戰。”

    季東明閉了一下眼睛,又迅速張開,從今天的事來看,克雷斯的報復之心已經徹底的打開,難么在他的主戰場,場面應該更兇殘。

    但愿阿勇和鄭秀雅都平安無事,希望明年的今天就是克雷斯的忌日!

    會場很快就到了,龍梟和季東明一前一后下了車,還沒進入會場就聽到里面傳來一陣陣高亢的歡呼聲、掌聲。

    季東明努力讓自己從剛才的驚心動魄中恢復平靜,連著做了好幾個深呼吸,擦掉了額頭和脖子里的冷汗。

    隨著情緒漸漸平復,他才知道自己的襯衫已經被汗水濕透,濕噠噠的黏在背部,這會兒冷汗還沒干透,整個后背都黏糊糊的不舒服。

    他不得不好奇的打量龍梟,是不是老板也一身冷汗了?

    “老板,應該是第一輪的一等獎出來了,剛才我好像聽到主持人在喊一等獎。”

    抽獎次序從三等獎逐層往上,一個獎項有五個人,逐層遞減,一等獎只有一個。

    那么花落誰家了?

    “嗯,進去。”

    一等獎結束,下面是兩個挨著的節目,距離龍梟登臺還有二十分鐘。

    而這之前,他要跟阿勇溝通剛才的發生的一切,并且要臨時制定策略,應對克勒斯的變態手段。

    后臺,同一個化妝間的房間門打開,季東明動作有序又迅速的打開電腦,屏幕上赫然是進入了僵持階段的兩個隊伍。

    “老板,阿勇他們跟克雷斯的人開始談判了,但是max好像不是很滿意。”

    不光max不滿意,克雷斯也對談判沒有半點興趣,在克雷斯和max的世界,不存在和平解決這一命題,兩人的夙愿也不允許握手言和。

    龍梟深沉的眼眸盯著高清的電腦屏幕。

    偌大的宴會廳內,克雷斯分別坐上方的正中間,?作為客方的max則坐在下面的右側,四面八方都是克雷斯的人,max的隊友則集中在他的斜后方,平展開一道。

    從張勇身上的攝像頭來看,整個格局對max十分不利。

    “克雷斯早就做好了準備,目的就是引蛇出洞,現在max登門,身邊的人有限,恐怕不是克雷斯的對手。”

    季東明一顆剛剛落地的心,又被狠狠的提了起來。

    瑪德,勢頭不對。

    龍梟單手摩挲下頜,沉沉的嗓音道,“max不是莽夫,不需要擔心太多。”

    他已經跟詹姆斯打過招呼,能不能在關鍵時刻給max一道有力的幫助,就看詹姆斯的執行力了。

    “阿勇,你別說話,聽著”

    打開語音系統,龍梟的聲音清晰的傳入張勇的耳朵,后者脊背忽然繃緊!

    老板!

    “克雷斯不會接受談判,想辦法告訴max,克雷斯的人已經公開宣戰,我和阿勇僥幸撿回一條命”

    龍梟將克雷斯的手段簡單的告訴張勇,從視頻里面可以看到張勇的瞳孔一點點擴大。

    張勇絕對想不到,克雷斯居然在中國下了黑手!

    瑪德!

    “聽著,殺克雷斯不能明目張膽來,他的人手太多,持久戰不適合你們,聽我說”

    張勇的拳頭在身體兩側攥了攥,沒有發出一個字,用堅定地眼神回答了他。

    “克雷斯曾經是個職業殺手,他的射擊和搏擊都不在你之下,不要逞匹夫之勇,max和他有私人恩怨,讓max先發動進攻,你緊隨其后,不要太積極,也別太被動。

    等待時機一舉擊中,記住,擒賊先擒王,不管能不能殺了克雷斯,自己的性命第一。”

    季東明聽完命令,閉了閉眼睛表示明白。

    季東明道,“阿勇,不要被仇恨遮住理智,你想報仇,我懂,但是報仇不等于一命換一命,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張勇的拳頭依然緊緊握著,看到克雷斯的時候,他的理智已經瀕臨崩潰的邊緣,好幾次想直接沖上去要他的命。

    只是max不知道在賣什么藥,跟克雷斯一番周旋,兩人把過去的很多事都掰扯出來,你來我往的互相語言攻擊。

    龍梟笑笑,“max在拖延時間。”

    他需要爭取時間,至少要等詹姆斯的支援抵達。

    看得出來,max是個沉得住氣的人,面對克雷斯的挑釁,竟然能淡定自若。

    不過

    他現在忍受的一切,一定會加倍的施加給克里斯。

    嗡嗡。

    龍梟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又震動了。

    亮起來的屏幕上閃爍著“老婆”二字。

    “洛洛。”

    “老公,你在哪兒?你沒事吧?你在不在會場?我怎么沒看到你?”

    聽到龍梟的聲音,洛寒恨不能將所有問題一次問完。

    太好了,他接聽電話就好!

    龍梟歉疚又喜悅的在這邊溫柔道,“我剛才處理一些小麻煩,已經解決完了,很快就能見到你。”

    洛寒大大的松一口氣,“那就好,你沒事就好,你在哪兒呢?”

    “后臺,晚上有我的節目,不要離場。”龍梟低醇好聽的聲音,經歷過劫后余生越發的溫柔了。

    洛寒松開抓緊衣服的手,“嗯,我等你。”

    節目其實已經不重要了,她只想他平安無事,好好的。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