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5章 這是命令!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季東明抱著炸彈盒子拔腿就跑!

    龍梟抓起化妝臺上的車鑰匙,長腿一步跨到了門口,黑色的身影就像旋風般飛馳而出。

    季東明大腦已經一片空白,全世界只剩下混沌和恐慌,他死死的抱著炸彈,心跳好像瞬間靜止了一般,渾身的血液逆流回大腦,轟隆隆重創每一根腦神經。

    所有的感覺都叫囂同一句話——完了。

    龍梟的步伐太快,只在眨眼之間已經超越了季東明,“我去開車!跟上!”

    大概是龍梟的聲音太有威懾力,季東明茫然的空擋竟然重重的喊了一聲,“是!”

    剛才他已經以為自己喪失了語言功能

    從后臺的側門出去,過十幾米就是停車場,龍梟來時乘坐的車就停在最顯眼的位置,龍梟抓起車鑰匙,準確無誤的塞進鎖孔,咔噠旋轉,箭矢般跳入駕駛席。

    “給我!”

    季東明徹底的懵在原地,整個人都傻了,忘了說什么,也忘了思考老板要干什么。

    “給我!”

    龍梟從搖下的車窗里伸出一只手,他的意思是帶走炸彈。

    季東明終于反應過來,“老板,你干什么?”

    “少廢話,東西給我。”

    這一次,龍梟絕非是商量口味,而是厲聲下命令,以領導身份勒令季東明服從。

    季東明死死抱著炸彈,“不行!我去!”

    龍梟咬咬牙,“阿明!這是命令!”

    季東明心跳像擂鼓,腹部就像無數只猛獸在攻擊,“老板”

    龍梟突然抬高自己,長臂延伸出來,霸道的奪走了季東明手里的東西,將炸彈丟到后座。

    季東明想要上車,但車身突然一個利落決絕的掃尾,黑色勞斯萊斯就像一頭蓄勢待發的猛獸,直接漂移出車位,卷起一陣凜冽風的寒風。

    “嘎吱!”

    “咔——”

    電光火石的功夫,龍梟已經將車開出了季東明的視野,徹底的消失在夜色中。

    季東明徹底的傻了,等到車尾燈消失,他才意識到剛才發生了什么,同時也想到了老板在干什么。

    他要丟掉炸彈!

    季東明脊背冰涼,每一個毛細血管都在吶喊嘶吼,“老板!!!”

    任憑他嘶吼,黑色的車影還是化作了一片流云。

    “停車!”

    季東明沖出停車場,以身子當路牌,展開雙臂攔下了一臺迎面開車的白色的轎車,司機一個急剎車,輪胎與地面劇烈摩擦,在距離他不足五公分的地方停下。

    “你特么瘋了!”

    司機探出頭,對不要命的季東明怒罵。

    季東明來不及解釋,雙臂以驚人的力量愣是將男司機拽出車艙,接著縱身跳進去,將油門狠狠的踩到底。

    車子發瘋一樣沖向前方。

    倒計時還在繼續,龍梟已經將車速開到了最大,轎車像速度飛行的飛船橫掃馬路,來往的車輛拼命閃躲,整條馬路在路燈下成了一條猛龍過江的漩渦。

    勞斯萊斯的速度和勢頭生生逼退了前后的車輛,殺出了一條通道。

    倒計時還有兩分鐘。

    龍梟一雙鷹隼凝固在擋風玻璃外,似要把夜色看出一個大窟窿,修長的手指用力握緊方向盤,一根根青筋、一道一道白骨,清晰可見。

    以克雷斯的變態手段,這枚炸彈的威力至少可以轟炸一棟樓,如果車子在馬路上爆炸,死傷不可估量。

    龍梟的大腦在頃刻之間成了一臺高速運行的處理器,迅速拼湊出京都的地圖,從這里去最近的河道,至少還有一分半鐘的路程。

    車,成了路燈下的一道光波,從側面看,只有前燈和尾燈擦開的弧線,連車身都無從分辨。

    一座城市的安靜似乎都被他喚醒了,所有呼吸心跳全都跟著他的節奏,瘋狂、憤怒!

    生與死之間的抉擇,龍梟首先想到的是他的妻子,他的孩子,時間每過一秒,這些幸福就遠離他一分,以不可逆轉的速度從他的身邊抽離。

    然而,此時此地,他已然沒有第二個選擇。

    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傷害降到最低的人,只有他。

    也許這一次,他的決定將是毀滅,可

    龍梟不敢再想,甚至連呼吸都屏息在鼻端。

    全部的力量全在十根手指上,全部的精神都在倒計時。

    他不能死,不能!

    季東明壓根不需要搜索龍梟的路線,馬路上被清理出的一條通道就是龍梟剛才的杰作,但季東明的車速跟不上龍梟的節奏,就算他使出了全力,還是連龍梟的車影子都沒見到。

    季東明咬緊牙關,瞪大的眼睛布滿猩紅的血絲,眉心的裂痕直直劈下來。

    如果老板有什么不測,他永遠不會原諒自己,永遠不會。

    宴會廳。

    第一輪抽獎活動正在進行,抽獎嘉賓是龍澤。

    龍澤在震耳欲聾的掌聲中登上舞臺,從主持人手里接過麥克風。

    一身銀灰色西裝的龍澤很快就成了舞臺的焦點,燈光聚攏在他身上,照亮了他好看的五官。

    年輕俊美的臉龐鍍上了銀邊,因為舞臺燈光音響的陪襯,龍澤的氣質被拔高了好幾個檔次。

    “下面,我們將進入第一輪抽獎環節,正式抽獎之前,我要簡單跟大家分享一下過去一年mbk的業務成果,各位有意見嗎?”

    龍澤笑吟吟的問完,臺面響起一片吶喊,“有!”

    “好吧,我尊重群眾的呼聲,那么,簡單廢話不多說,直接抽獎”

    林熙雯往嘴巴里塞一片曲奇餅干,心里因為龍澤的高調出場美滋滋的,嘴巴卻不饒人,“這家伙!”

    洛寒笑道,“怎么?我覺得挺好的,活躍氣氛嘛。”

    林熙雯嘿嘿樂呵,“洛姐這么想的啊,那好吧。”

    洛寒笑笑。

    前面的席位,正中間屬于龍梟的的那把椅子依然空著,宴會進行到這個階段了,他怎么還沒來?

    洛寒一顆心七上八下,神經被什么提著,呼吸也急促不安,懷孕不該有這種感覺。

    到底怎么回事?

    洛寒放心不下,還是忍不住撥通了龍梟的號碼。

    然而,龍梟的手機放在化妝間的桌子上,孤獨的震動十幾秒,并沒有人接聽。

    洛寒緊緊抓著自己的手,“靳言,秀雅有消息了嗎?”

    同樣的,唐靳言也在忐忑的等待鄭秀雅的消息,然而不幸的是,“沒有,一點消息也沒有,電話打不通。”

    洛寒閉上雙眸,抱緊雙臂默默祈禱,千萬不要出事,不要出事。

    龍澤背對大屏幕,故弄玄虛的做了個鬼臉,引來臺下的一陣哄堂大笑。

    臺下的觀眾揮舞手中的熒光棒,跟著龍澤的聲音齊聲吶喊:“三——二——”

    “嘭!”

    一聲毀滅性的爆炸聲突然闖進季東明的耳朵!

    伴隨著爆炸聲,強光擦亮了前方,火光漫天飛起,撕裂了一片黑夜。

    心里的一根線好像被扯斷了,季東明的手一滑,車前輪胎失控,“嘭”重重撞到了路基,季東明被慣性甩向擋風玻璃,額頭險些撞上玻璃。

    隔著一段距離,季東明聽到自己的心跳在狂飆。

    爆炸了老板的車爆炸了。

    那么那么老板呢?

    不不行!不可以!

    季東明嗅到了死亡的氣息,每一個細胞、每一個毛孔都被陰翳和恐怖灌滿,把他撐大、讓他整個人膨脹、失控。

    眼淚奪眶而出,狼狽的模糊了視野,季東明雙耳已經徹底屏蔽聲音,只有那片熄滅的火,長長定格在視網膜上。

    “老板!!”

    季東明反打方向盤,調整好車身,全速飚向火光。

    跨河大橋被撞開了一道豁口,護欄連著斷了七八根,地面上留下了一道道輪胎摩擦的深深印記,橋上幾個行人呆呆的捂著嘴巴。

    剛才的一幕發生的太過突然,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只記得一輛車飛了過來,沖進了河流。

    接著就是一聲從水里發出的爆炸,還要掀起的巨浪。

    “嘎吱!”

    季東明急剎車,車頭猛沖幾公分停下。

    夜風卷著刺骨的冷意,刮在臉上就像冰刀,冷的寒徹骨髓。

    季東明踉踉蹌蹌的走到損壞的護欄邊,粗暴擦掉眼睛的淚,看見已經歸于平靜的水面,心也跟著死了。

    “老板”

    “老板”

    心痛的連根拔起,季東明頹然蹲下,膝蓋酸軟的“撲通”跪在冰冷堅硬的石板上,對著河面大喊,“老板!”

    行人隔著一小段距離,不敢靠近看。

    “剛才的那個車,一下子就爆炸了,好可怕。”

    “醉駕的吧?”

    “不知道,但司機肯定死了。”

    “這么撞出去,又發生爆炸,肯定是活不成的。”

    季東明雙手扣地,低垂腦袋嗚咽,破碎的聲音已經不成句,“對不起對不起”

    如果他堅持不把炸彈給老板,如果他搶先一步上車,如果

    就不會發生這種事。

    他寧愿死掉的是自己!

    季東明哭的痛不欲生,悔的痛不欲生,恨不能時光倒流,把一切都扛到自己的肩膀上。

    忽地,劇烈顫抖的肩膀被誰拍了一下。

    季東明依然自責的跪在地上,不理會安慰的人。

    肩膀又被拍了拍。

    季東明惱火的迅速轉頭,“你”特么想死!

    只是,在路燈的照耀下,那張俯視著自己的臉,卻嚴絲合縫的堵住了他舌尖上的話。

    季東明見鬼似的一抖,屁股重重跌坐在地上,“老老板?”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