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0章 龍先生到訪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這個人渣!

    “所以?”

    洛寒不露聲色的在他臉上看了一眼,漫不經心的看向了窗外。

    max手指支撐下巴,慢條斯理的思索了一下,好像在做什么為難的選擇,“龍梟這個人啊,跟他父親一樣都是硬骨頭,但是也跟他父親一樣,這輩子最大的軟肋就是自己的女人。”

    他回想當年說服的慕紹恩的情景,和今天驚人的相似。

    所以他有十拿九穩的把握,龍梟也會和他父親一樣,做出當年那樣的選擇。

    洛寒嘴角帶笑,她的笑容很輕很淡,好像被人的盯著看就會飛走,“保護自己的女人有什么不對,這么好的品格個性,竟然被你別有用心的利用,才最讓人惡心。”

    偏偏,她笑的意思可以解讀出不同的風采,比如現在,徹底的諷刺和鄙視。

    max壓根就不在乎她的諷刺,而是自信滿滿的道,“安娜醫生,如果龍梟選擇你,你知道結果是什么嗎?”

    洛寒突然笑了,臉上的薄薄笑容變成了具體的笑聲,“是什么?莫非你想讓我們和三十年前被你囚禁的人一樣,困在別墅里面?這個別墅好像比那邊的還大,困在這里好吃好喝好招待的話,我不介意。”

    max著實有點意外,她竟然這么瀟灑?一點也不害怕?

    但是沒關系,總有她害怕的東西。

    max五官中唯一看的分明的嘴巴上揚,“聽說你的女兒很可愛,小寶貝幾個月了?還不會說話吧?”

    洛寒剛才還強裝著平靜,但是聽到女兒,她后背的骨頭好像都直立了,“你敢動我的女兒,我讓你死。”

    洛寒咬了咬嘴唇,從齒縫里說出自己的憤怒。

    她相信龍梟會有更好的處理方法,她相信當年的悲劇不會重現!

    但她忘了,她和龍梟與當年的慕紹恩和袁淑芬不同,他們還有初初,初初是他們共同的軟肋。

    max的觸手是否已經伸到了中國?是否已經同樣的監控了他們家?

    欣賞洛寒突然變色的臉,似乎讓max很興奮,“看來,你和龍梟也不是無堅不摧的,所以這場游戲,我勝算很大,誰能笑到最后,咱們拭目以待。”

    洛寒白嫩的手攥成了拳頭,五根手指的骨節凸起蒼白的骨骼,撐的手背的皮膚緊繃。

    “我警告你,我女兒有一點意外,一點點意外,我發誓你會死無葬身之地。”

    max輕松的聳聳肩,傾身向前和洛寒拉近了十幾公分的距離,兩人的呼吸距離很近很近,“安娜醫生,有沒有跟你說過,其實你不做醫生的話,還可以做個殺手,你剛才的殺氣很有力量。”

    “那不是殺氣,max,我是一個母親。”

    女子本弱,為母則剛。

    這個道理,只怕max終其一生也體會不到。

    ——

    高景安在麥瑞克那里沒有更進一步的發現。

    他沒想到麥瑞克主動提出見面居然被max給拒絕了,那貨一點面子都不給,連提條件的機會都不要,麥瑞克的一切都對他沒有吸引力。

    除非

    麥瑞克愿意身敗名裂,拱手把位置交給他。

    但是

    高景安同情又憤怒的看看重新躺在床上打了鎮定劑的麥瑞克,“你當年到底做了什么?他竟然恨你恨到這個程度,你也是厲害!”

    麥瑞克身上疼痛欲裂,死死皺緊眉頭閉合眼睛,“我沒想到他這么狠。”

    “我說大叔,你早干嘛去了,壞事做盡的時候怎么沒想到會有今天?做壞事的時候好歹也替自己?想想!”

    搞政治的不是都腦子靈活嗎?看看麥瑞克,靈活個球兒!

    嗡嗡嗡!

    高景安一肚子的火沒地方發泄的時候,電話震動了。

    他下意識的想,如果是公司高層打來的,他直接罵回去!

    然而——

    “大哥?你你在哪兒呢?”

    龍梟上了車,準備驅車先去麥瑞克那邊,“路上,半個小時到麥瑞克家,你有什么發現?”

    高景安被堵的語塞,“那個我”

    “知道了,見面再說。”

    高景安盯著被掛斷的手機,愣了愣,大哥知道什么了?這么爽快的就掛斷了?

    這邊,龍梟手指摩挲著手機屏幕,屏幕上是他和洛寒帶著初初去野餐的時候拍的合影,小寶貝小的眼睛彎成了可愛的小月牙兒,洛寒的左臉有一片溫暖的眼光,睫毛在臉上鋪開一片剪影,頭微微靠近他的肩膀。

    高景安在麥瑞克那里似乎沒有什么大的收獲。

    嗡嗡。

    一條短信彈出。

    “老板,麥瑞克的資料查到了,他曾經結過婚,但是十五年前他們離婚了,前妻帶走了當時只有兩歲半的女兒,并且禁止麥瑞克探視女兒,這些年他們沒有任何聯系,

    他前妻離婚后去了法國,一直在巴黎定居,女兒今年剛考入巴黎大學。”

    王凱負責調查麥瑞克的資料,將查到了內部消息第一時間告訴了龍梟。

    后面附加了幾張麥瑞克前妻和女兒的照片,金發碧眼風韻猶存的女人,精致干練很有氣場。

    他的女兒身材高挑五官很有靈氣,手里握著網球拍,笑的很開懷。

    看起來,這些年她們母女生活的很不錯。

    “另外,離婚的原因沒有說,不過根據麥瑞克的資料可以推測,大概是麥瑞克的政治手段被他前妻知道了,他前妻無法接受,離婚時只要了女兒的撫養權,一分錢都沒拿走。”

    龍梟瑯黑的眸子沉甸甸的。

    麥瑞克的手段,可見不是一般的狠毒。

    很快,車子抵達了麥瑞克的別墅。

    黑色賓利在門外停下,麥瑞克的傭人隔著門打量一身黑色風衣凜然不可侵犯的龍梟,“你是”

    “我是龍梟,通知麥瑞克。”

    傭人聽到是龍梟,藍色的眼睛怔怔的,眼前這位就是龍梟?

    真人比雜志和電視上更讓人目眩

    但她沒有時間犯花癡,忙不迭的頷首,“你好龍先生,麥瑞克先生在樓上,您的朋友也在。”

    “多謝。”

    龍梟簡單的禮貌一下,邁開長腿徑直走進別墅的院子,黑色的身影隨著腳步的加快而閃動一陣風,吹的兩旁植物瑟瑟作響。

    “麥瑞克,我想你早就想到我會來。”

    龍梟推開門,頎長的身影帶著一股勁風,他立于臥房的瞬間,本來寬敞明亮的大房子突然變得很逼仄很擁擠。

    同樣逼仄的,還有麥瑞克的大腦。

    他痛苦的勉強睜開眼,無神的瞳仁隨著視線聚焦而煥發光芒,眼前這個人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