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9 讓他二選一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唔說的好可憐,但是做了黑手黨的走狗,你就活的輕松嗎?”

    通常,黑手黨在找人合作的時候,會提出一個讓他無法拒絕的條件。

    當年的麥瑞克也猶豫過,但對方表示,他幫忙掩蓋慕紹恩血案的真相,黑手黨會全力保護他的安全。

    這些年,他們的確在踐行當年的承諾,不然麥瑞克的早就掛了。

    凡事都有代價,或許是臨危受命,或許是飲鴆止渴,但一上路,就無法回頭。

    麥瑞克苦笑,各種心情無法言說。

    “max,我欠你的,我會還,實話告訴你,我的時間不多了。”?他的命,每天都在倒計時,他強撐著沒讓自己閉上眼,因為他的遺憾還沒彌補。

    “噢”

    max砸砸舌,“真讓人同情不起來呢。”

    麥瑞克悲痛的胃部痙攣,佝僂身子往下彎,一個人的臥房,只有他蜷縮在床頭,萎縮成了一個圓球,痛的渾身打顫。

    “你死之前,還想挽回她們母女?別做夢了吧?”max一點也不準備安慰他,反而大力的往他傷口上撒鹽。

    麥瑞克嘴唇抽搐,“你見過她們?”

    max故弄玄虛,“我不告訴你。”

    洛寒:“”

    我暈,max到底是什么物種?為什么他的語氣和神態可以切換的如此自如?人格分裂嗎?

    還有,難道麥瑞克還有妻子和女兒嗎?

    是什么原因讓他的妻子和女兒離開他呢?

    麥瑞克拿他沒有辦法,只好認命的嘆氣,“我會等到最后一刻。”

    max啪嗒掛斷了電話。

    他沒興趣欣賞麥瑞克的悲傷,尤其是這種悲傷,點燃不了他的爽點。

    “安娜醫生,你好像很喜歡聽門縫?不累嗎?進來喝一杯?”

    洛寒正準備拔腿撤離,誰知道里面的人居然早就知道了。

    迷之尷尬。

    意大利。

    宴會結束已經是漫長的一夜之后。

    “特么的,有錢人真會玩,居然玩兒通宵!”

    張勇打了個長長的哈欠,他困成狗了簡直。

    里面的煙熏和酒味加上女人的香水味道,男人的汗臭味,讓人頭腦發昏,再呆下去他要瘋了。

    而伊莎還是妝容精致,神采飛揚,只是身上多了一件男人的外套,蓋住了露出來的皮膚。

    “但是我們收獲的也不小,值得了。”

    伊莎很自然的把手臂搭上張勇的肩膀,帥氣的揚了個蘭花指,樣子很快意。

    張勇扭頭看她的手,順著手肘往上,看到了陌生男人披在她身上的高檔阿瑪尼定制西裝,惡心的道,“還穿著?不舍的脫了?”

    真特么的別扭!

    伊莎聳聳肩,“冷啊!臥槽!”

    張勇二話不說,刷刷刷脫下自己的外套,撈起她身上那件,把自己的給她披上,結果自己冷的哆嗦。

    伊莎怔了怔,身上帶著張勇體溫和氣息的外套在她身上點燃了一簇小火苗,穩穩的,暖暖的,有種異樣的感受。

    同樣是外套,為什么他的卻

    伊莎搖搖頭,“你干什么?你不會把這個丟了吧?”

    張勇打開垃圾桶的蓋子,“廢話!”

    “等會兒!”

    伊莎一把奪過來嶄新的外套,“別丟啊,這衣服挺貴的,拿去典當行,換錢。”

    張勇:“”

    眼珠子都要飛出來了,但是她說的好有道理,他竟然無力反駁。

    “看什么看?你很有錢嗎?”

    張勇:“”

    很好,他更無力反駁了。

    伊莎把外套拍了拍,卷了卷,“那不就得了,我也沒錢,還了錢一塊喝酒,我請你喝朗姆酒。”

    張勇:“”

    閣下,你是何方江湖俠客?居然拿衣服換錢買酒?

    離開的路上,伊莎直接毫無顧忌的在車里面換下了衣服。

    張勇就坐在她旁邊,可是楞沒在她換衣服的過程中看到任何風景。

    她先穿著裙子往腿上套褲子,在從下面把胸衣裹好,手從上面伸到背后拉過去肩帶,扣在前面的扣環上,然后在上面套上圓領的毛衣,在毛衣里面拉開衣服的拉鏈,扯出來禮服

    張勇看的一愣一愣的。

    伊莎換好衣服,把衣服折了折,“拿著,沒弄壞,不會扣錢。”

    這個已經不是重點了!

    重點是,她剛才為什么做的那么順手,好像經常這么做練出來的特殊技能!

    伊莎甩甩頭發,發現張勇還在看自己,“嘿!回魂了。”

    張勇尷尬的把禮服包好,“那個你平時除了在皇室混吃混喝,就沒有別的工作?”

    伊莎擺著手指頭算,“逃跑,被我爹地的保鏢追,被我叔叔的保鏢追,被他們抓捕,再逃跑哦,還有,我爹地一生氣就斷我的糧草,就像現在,你看到了。”

    張勇無力的雙手捂臉。

    這特么的算什么工作!

    整個玩世不恭的叛逆少女!

    其實,伊莎也有別的工作,只是還不到時候告訴他。

    有些人呢,能不能交底,還需要觀察。

    因為有些事兒呢,一點交底,就等于把命也交出去了。

    伊莎抽了一張紙巾,抹掉嘴巴上的口紅,“你呢?除了給你的老板當小卒子,還干什么?”

    張勇怒了,“我不是小卒子!我是技術工!科技扛把子!”

    伊莎:“”

    說話就說話,急什么?

    但是說起來老板

    張勇掏出手機,興奮的傻笑,嘿嘿嘿,昨晚的收獲要匯報一下!

    撥通龍梟的號碼,張勇笑容扯的嘴巴往兩邊擴張了五公分,電話響了好幾聲沒人聽。

    嗯?

    他不甘心的又撥了一遍,這次等了將近一分鐘終于有人接了!

    “老板!”

    伊莎在旁邊翻白眼兒,還說不是小卒子,人家是電話都不愿意接你的!

    那邊,龍梟剛下了飛機,獵獵生風的黑色風衣在倫敦國際機場的上方飛揚,“說。”

    “老板,我剛從黑手黨的一個聚會出來,我跟你說”

    誰知道,他話沒說完,龍梟打斷了他,“黑手黨的事暫時不管,你馬上查一個號碼,找到這個號碼的全球定位,越精準越好。”

    龍梟已經讓王凱查詢那個號碼的位置了,但號碼被特殊處理過,有反偵察的功能,不防火墻很難破解。

    “好的,老板你說。”

    “這件事很棘手,洛洛失蹤了,跟她一起失蹤的手機是唯一的線索,目前我可以確定下手的是max,我剛到倫敦,你馬上著手破解號碼,有進展第一時間告訴我。”

    龍梟說了一串,但語速很快,快的每一個字都跟搭乘了火箭一樣。

    張勇聽的蒙圈,但他抓住了重點!

    老板娘不見了!

    啊!我的天!我的天啊!

    還有什么事兒比這個更大的!

    “是!是!是!”

    掛掉電話,張勇的手機多了一個短信,正是那個保鏢的手機號碼。

    ——

    max單手撐著下巴,他手邊放著黑色的智能手機。

    “安娜醫生,你覺得龍梟會找到你嗎?”

    洛寒狐疑的看他,“這個手機?”

    “唔,那個善良的保鏢給你用的啊,目前龍梟唯一了解的信息,貌似就是這個手機號碼,但是號碼的定位功能被加密了,不好破解。”

    洛寒怒鎖眉,“所以?”

    max把玩手機,劃開,翻看相冊,他已經恢復了刪除的數據,洛寒拍的照片都在里面。

    “沒想到你還挺喜歡拍照,但是角度選的不好,你沒有你婆婆的藝術天分。”

    max慢慢的欣賞照片,一張一張的點評。

    洛寒已經快要氣炸,“max,你搞什么把戲!”

    “你急什么?我還沒說完呢——就算龍梟讓人破解了手機號碼的定位,在他追蹤我的時候,我也會反追蹤回去,你說我們如果比賽的話,誰更快呢?”

    你妹的!

    洛寒決定收回自己對max的評價!

    他一點也不值得同情,一點也不值得人欣賞!

    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怪胎!神經病!

    “你要干什么?”

    洛寒控制住自己暴跳的神經,盡量坐的紋絲不動。

    他不要讓max獲得快感!

    max把手機丟進抽屜,“我們打個賭吧安娜醫生,你是個聰明的女人,我喜歡跟聰明的女人玩游戲。”

    洛寒渾身戒備,和他保持一定距離,“游戲?什么游戲?”

    max悠悠噠噠的靠向后面,翹起一條腿,腳尖上下起伏的晃動,“賭一賭,龍梟能不能把你帶走。不不不,這個賭約沒意思,我們賭,龍梟會不會為了你跟我合作。

    他不是很有骨氣很有原則嗎,他不是也很愛你嗎?我倒要看看,如果讓他在兩者之間做選擇,是他的骨氣和原則重要,還是你重要。”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