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2章 梟爺的計劃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林克非不知道怎么接了。

    “我沒那么容易死。”龍梟手掌按了按林律師的肩膀,讓他放松。

    林律師:“”

    我放松不下來啊!

    “明天江城進行第三次招標大會,花落誰家就在這一次了,我會親自去一趟江城,屆時,龍庭的殺手會趁機潛伏在路上。”龍庭單手插在褲袋里,側身看向窗外。

    午后的陽光暖暖的,像一雙柔軟的愛人之手,順著他的面部肌肉仔細的按摩。

    “萬一失敗了呢?你不是銅鑄鐵造的,你是人。”

    這家伙是不是太驕傲自大,把自己的是什么物種都忘記了。

    “我當然是人,中了子彈也會死,所以我不會讓自己中彈。”龍梟的自信近乎張狂。

    林克非:“”

    想想看,他跟意大利黑手黨有生意往來,還是其中的重要成員,似乎也沒什么可奇怪的了。

    “還有,你在境外的生意,我正在幫你走正規渠道半手續,關外的審查很嚴格,想順利通過審查,得放點血,你的底線是多少?”

    林克非的效率很高,一手準備官司,一手在辦大事。

    “沒有底線,需要多少就用多少。”

    龍梟頭也不回,好似嘴巴里說出來的不是錢,而是隨時隨地可以呼吸的空氣,好像不用花力氣就能觸摸的陽光。

    林克非:“”

    好吧!當他沒問。

    “另外”龍梟緩緩的開口,語態和談到錢明顯不同了,“英國議員麥瑞克跟max是兄弟,max當年的政敵,是以麥瑞克為首的一行人,我需要借助麥瑞克和max的力量,但我不想受制于人,你有什么辦法?”

    林克非剛低下的頭又迅速拔高了,“居然是這樣!”

    “對,我需要利用max的勢力對抗黑手黨,脫離黑手黨之后,再清算和max的舊賬。”

    這些事,他要盡快做,不然他危險,洛洛也危險,他的家人隨時會受到生命的威脅。

    林克非捏住眉心沒有松手,“想利用英國皇室的關系不容易,搞不好被套進去,你一個商人而已,怎么能跟皇室抗衡?”

    龍梟悠悠道,“如果同樣是皇室呢?”

    林克非的手終于不再揉搓眉心,“什么意思?”

    龍梟打開中間的抽屜,抽出了一份文件,“看看這個。”

    林克非翻開文件封面,扉頁是詹姆斯的資料,清楚明白的寫著他的身份、國際等等。

    同樣是皇室!

    這個簡直了!

    詹姆斯是m國的王子,而麥瑞克只是皇室的議員,兩個人的重量級懸殊很大啊,通過詹姆斯搞定麥瑞克不是分分鐘嗎?

    詹姆斯下面是伊莎貝拉,m國現任國王的侄女,公主身份!

    分量也不輕!

    “夠了!絕對夠了!只要能讓他們出面給英國施加壓力,鉗制麥瑞克不是難事。”

    至于max,他是黑道上的人,明面上的手段不太適合他。

    龍梟手指點了點桌子,“我夫人是麥瑞克的私人醫生。”

    噗!!

    林克非剛平穩好心情給自己喝了一口茶,結果全噴了。

    龍梟似笑非笑。

    林克非狼狽的抽了幾張紙擦嘴,“你你夫人是麥瑞克的醫生,近水樓臺先得月,你還怕什么?麥瑞克的命都在你夫人手上呢!你哪兒需要找詹姆斯?”

    簡直不理解了!

    龍梟卻理所當然的道,“我不想利用她。”

    林律師理解了,護妻狂魔的思維,凡夫俗子可能沒辦法理解。

    龍梟又勾了勾嘴角,“再告訴你一個消息。”

    林克非把噴到衣服上的茶水擦掉,不敢再喝了,“什么消息?”

    “唐宗瑞醒了。”

    林克非:“”

    不要每個消息都來的這么猛好嗎!

    “證人醒了!讓他回國作證啊!他知道全部的真相!”林克非職業病爆發,簡直想返回法院再來一次庭審,以雪前恥!

    龍梟把一份傳真給林克非,“唐宗瑞的口述,你看看就知道,我為什么不讓他出庭作證了。”

    林克非的眼珠子已經不在眼睛里了,他在法庭上據理力爭,好不容易才持平,他居然拿著這么多有力的證據不告訴他!

    這種當事人要氣死人!

    看到唐宗瑞的陳述,林克非決定收回剛才的話。

    龍梟閉了閉眼,示意他這些都是真的。

    而林律師的眼睛卻無論如何都閉不上了。

    因為唐宗瑞的口述內容是:“龍庭那天的確不在案發現場。”

    林律師無力的放下手,“所以說,真正殺害你父親的人不是龍庭?”

    怎么可能?!

    所有證據都指向龍庭!他是兇手毫無疑問!

    “他的確不在現場,但他是兇手之一,他幕后的人是克雷斯,也是我一直想擺脫的人。”

    龍梟壓住額頭的青筋。

    他剛看到消息的時候,花了很長時間讓自己接受,所以能理解林律師現在的震撼。

    “這樣以來,你還要繼續打官司嗎?”

    “打,不打官司,怎么讓龍庭身敗名裂?我會交給你一份足以讓龍庭倒下的證據。”

    龍梟蒙了冰霜的聲音字句清晰分明。

    “多久?”

    “三天。”

    ——

    孫秉文看著手里的東西,翻了翻。

    “是在我車上發現的,沒有留下指紋。”

    對面的杜凌軒了然于心,“我知道是誰做的。”

    除了龍澤,還能是誰?以請他喝酒的名義潛入他身邊,掉包了文件,又嫁禍給孫秉文。

    自以為很高明,其實很幼稚!

    “你打算怎么處理這個人?”孫秉文仔細觀察杜凌軒的眼神,果然,他看到了他的憤怒和不滿。

    “這個人,我遲早會清理,但不是現在。”

    眼光看到手腕的表盤,快到時間了。

    孫秉文不便問的太具體,陪笑道,“杜總今天的競標一定會大獲全勝,到時候,你的事業會再上一個臺階,我會給你準備好慶功宴!”

    轉身變成一只忠犬,適應性倒是強。

    但杜凌軒打心里看不起孫秉文!

    “孫總辛苦了,我現在要去競標現場,就不送你了。”杜凌軒優雅溫和的笑著扣上西裝的一粒扣子。

    “不用送,我自己回去,杜總一定會大獲全勝!”

    “呵呵,盡人事聽天命吧。”

    希爾頓酒店,頂層套房。

    高景安在龍澤走后就沒停工作,等著龍梟反饋的同時,也努力加深了對標書的解讀和認識。

    抬頭,時間已經到了。

    換上事先準備好的西裝和皮鞋,打好領帶。

    帥氣的臉呈現在全身鏡里,高景安扯扯自己的臉,給自已一個微笑。

    “帥哥,你明明可以靠臉吃飯,偏偏要拼實力,我看好你!”

    其實,心里虛的不行不行的。

    與此同時,江城機場。

    龍梟的航班準時抵達,時間是上午的八點半。

    距離競標開始還有一個半小時。

    龍梟身邊空無一人,沒有助理、秘書、保鏢。

    他手里提著一個黑色的公文包,綜合的及膝風衣隨著步伐翩飛,器宇軒昂的面容沒有表情。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機場的邊緣一步步接近。

    龍梟目光平視前方,余光卻看到了前方、左右一百八十度的大平面。

    走出人群密集的機場,龍梟大步流星的去停車場。

    事先安排好的司機早已在那邊等待,看到他出來,司機恭敬的附身,“龍先生。”

    龍梟頷首,將公文包交給他,一個隱匿在暗處的眼神看了下司機,后者了然,點頭,在衣服和衣服摩擦的瞬間,一把手槍塞進了龍梟的口袋。

    龍梟微微一笑,“很好。”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