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0章 媽,MAX是誰?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轉眼已經第三天了。

    洛寒把每一分鐘都掰開了來珍惜,跟龍梟在一起的時候盡量多走了幾個地方,在很多景區留下了兩人的合影。

    然而,時間還是一點不給面子的嘩啦啦流逝。

    今晚是最后一頓在一起吃的晚餐了,她明天早上就要去看患者。

    洛寒心情有些復雜,從盒子里拿出給龍梟準備的領帶和袖口,“老公,今晚穿這個吧!我們去吃飯,吃完飯看電影。”

    龍梟看看她手里的領帶和與之相搭配的西裝,笑著接過去,“你特意先回一趟酒店,就為了換衣服?”

    “在外面玩兒了一天,總不能繼續穿著身上的休閑裝去西餐廳吧?”

    那多奇怪。

    龍梟脫下休閑外套,“聽你的,餐廳選好了嗎?要看什么電影?”

    “已經選好了,電影票也買了,晚上你聽我的安排就好,先把衣服換上吧!”洛寒清亮的眼睛笑著在他臉上流轉,哎三個月啊!

    換好了衣服,又套上一件加厚的羊絨大衣,兩人牽手走出酒店。

    司機已經在外面等待了,拉開門恭敬的附身,“先生,太太,請。”

    龍梟眉頭一挑,“這也是你安排的?”

    洛寒昂頭沖她點點下巴,“今天讓你享受一下被全程包圓的待遇。”

    “我很樂意,那就辛苦龍太太了。”

    黑色賓利在倫敦街道上平穩的行駛,霓虹燈的光亮在玻璃窗上忽明忽暗,浪漫的情調滲透到了空氣里。

    坐在車上,龍梟的手機震動了。

    他先瞥見了上面的時間,余光看一眼正欣賞窗外風景的洛寒,這才打開了短信。

    “老板,二少爺在公司跟龍庭吵了一架,兩人鬧得很不愉快,但二少爺一聽說你同意了金融事業部,就沒在說什么了。”

    龍梟手指輕輕的觸碰屏幕,“嗯。”

    看來,龍庭在小澤的心里,形象已經徹底的倒塌了。

    嗡嗡。

    手機又震動了一下。

    “老板,克雷斯好像在找你,他查詢了新加坡的航班,但是他好像知道你沒有上飛機,下一步也許會查到英國,你事情辦完了嗎?準備什么時候回國?”

    阿勇一刻也沒敢放松,一支筆盯著克雷斯的動靜,天天抱著電腦不離手,就怕錯過任何重要的信息。

    龍梟點點膝蓋,沉吟了片刻。

    “洛洛,你明天早上就要去患者那里了?”

    “嗯,怎么了?”

    “沒什么,我送你過去。”龍梟寵溺的將手指橫穿她的長發,攬過她的頭靠在自己的肩膀上。

    “你明天要忙了吧?”

    “是啊,要忙了,談判還沒結束,得繼續努力。”

    餐廳個到了,位于泰晤士河岸上的白色小高層哥特式建筑內,是一家小眾的高檔西餐廳,格局有小迷宮的感覺,里面的擺設和構架都充滿了新意。

    貝殼風鈴在風吹過的時候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音,餐廳沒有任何音樂,光是幾百個精巧的風鈴就奏成了曼妙的樂曲。

    “我已經點好餐了,一會兒你品鑒品鑒。”

    洛寒雙手交織支高下巴,不施粉黛的臉上盈滿了甜美的笑容。

    龍梟和她隔著狹長的西餐桌,偌大的大廳只有他們兩個人,侍者們遠遠的站著,玫瑰花和風鈴聲把大廳裝點的很有燭光晚餐的格調。

    “我很期待今晚的菜色,相信你會給我帶來驚喜。”龍梟展開餐巾布搭在腿上。

    前菜剛上餐桌,洛寒的手機響了。

    她蹙緊眉頭不悅的拿起手機,想直接掛斷,但上面是院長的號碼。

    “老公,我得去接個電話。”

    “好,去吧,我等你一起吃。”龍梟溫柔的同意,同時自己的手機也響了。

    洛寒走到外面的陽臺,心里閃過不祥的預感,“院長,什么事?我的假期好像還沒結束吧?”

    不要打斷他們的燭光晚餐啊!

    陳院長神色緊張,聲音都有些發抖了,“小楚,恐怕你要提前過去了,患者突然心絞痛,懷疑是并發癥,你在什么地方,半個小時內趕過去沒問題吧?”

    洛寒腦門收縮!

    “半小時?他的私人醫生呢?心絞痛完全可以暫時用藥物控制,他病了這么久,難道醫生連起碼的并發癥都處理不好?”

    簡直開玩笑!

    什么醫生!什么皇家醫學院!

    “就是沒辦法才找你的,小楚,既然你已經到倫敦了,也不差這一晚上對吧?病人現在情況危急,你能不能先把你的事放一放呢?”

    院長急的滿腦門汗,可是又不敢直接對洛寒下命令,只能動之以情曉之以理。

    洛寒回頭看餐桌那邊的龍梟,咬了咬牙,“病人重要,我盡快過去。”

    “我知道你最識大體了!我替病人謝謝你!”

    龍梟拿著手機走到窗前,低聲道,“媽。”

    遠在杭州的袁淑芬看著手里的照片,消瘦的手指用力的握緊一張,手指在輕微的顫抖,“梟兒,你這是什么意思?”

    他知道了什么?為什么特意給她寄來照片?

    袁淑芬知道自己的兒子天資聰明,什么事都看的比別人遠,可是她萬萬沒有料到,他居然會找到這里。

    “沒什么特別的意思,只是想到媽畫里有這棟別墅,剛巧路過了,給媽拍幾張照片,別墅早就沒人住了,比你畫里荒涼。”龍梟脊背挺拔,目光如深淵,看起不經意的話語,藏著的是他對真相的期待。

    袁淑芬干笑,“梟兒有心了。”

    “媽,這棟別墅的主人,你認識?”

    如果能從母親這里得到些什么,他就可以直接采取行動,不然他和max的較量,自己的處境有些被動。

    袁淑芬抿緊嘴唇,晦暗的目光闔上,“不認識。”

    看來母親要隱瞞。

    龍梟單手揉太陽穴,“媽,max是誰?”

    袁淑芬渾身一震!

    大大的驚詫如雷鳴轟到了她的頭頂,瞬間的炸裂讓她失去了平衡,若不是坐在沙發上,她一定會跌倒。

    “你”

    “我見了max,他是這棟別墅的主人,他還是皇室的成員,當年參與過政治斗爭,不幸的是被人趕下馬。

    傳聞,他年輕時樣貌很好,但三十年前他好像發生了意外,容貌盡毀,

    媽知不知道?”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