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2 你喂我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剛才看到她太開心,沒注意到她的泛白的臉色,聽到她打噴嚏,龍梟的眉心擰了一道深深的皺褶。

    “怎么回事?什么時候病的?”

    龍梟用手背測了測她的額頭的溫度,好像有點燒,她眼睛里還有細細的紅血絲,看樣子不是剛剛感染的。

    “只是小感冒,我帶了藥,一會兒去酒店喝點沖劑再吃一粒快客。”洛寒怕他太擔心,自己說的很云淡風輕。

    龍梟眉心皺的更深,從她手里接過行李推車,心疼的責備她,“怎么不在家養好病再來?飛了十幾個小時,好好的人也折騰病了,何況你?”

    洛寒挽住他撐傘的手臂,呵呵笑,“好了好了我的董事長先生,我是醫生,我有分寸,感冒發燒都是日常小問題,適當的發發燒可以幫助殺滅體內的病毒,其實不吃藥讓它自己修復更容易產生抗體。”

    龍梟聽的想揍人!

    “胡說八道,生病就是生病,不準逞能。”

    洛寒點點頭,“聽你的,回去就吃藥,多喝熱水,好好休息,ok?”

    龍梟薄唇動了動,氣笑了,“楚醫生,你就這么照顧你的病人?對你的患者,你也這么下醫囑?”

    “我怎么對我的患者,你難道不知道嗎?你也是我的患者之一。”洛寒明亮的眼睛閃閃發光。

    龍梟語塞。

    都是她的理,論強詞奪理他好像不是她的對手。

    把洛寒送上車,將她的后背上放進后備箱,二十四寸的大箱子不知道塞了什么,很重,她手里的簡便行李包也塞得滿滿的,沖這樣的裝備,也不像是出差三兩天。

    “你來倫敦,是為了找我?”上了車,龍梟發動引擎,問坐在副駕駛上擦鼻涕的洛寒。

    洛寒揉揉鼻子沒讓自己再打噴嚏,“當然不是。”

    龍梟看看她,眼睛沒移開,表情很挫敗。

    “干嘛?你以為我為了看你一眼千里悄悄的飛過來?梟爺不要這么自戀行嗎?”洛寒才不會讓他知道自己廢了多大的功夫才找到他的地址。

    也不會讓他知道,自己本想給他一個驚喜的。

    然而她沒想到,他驚喜到她了。

    “說話越來越氣人了。”龍梟無奈的笑笑,開著車往市區走。

    洛寒看他這樣,心情出奇的好,“客觀上,我是為了工作需要,主觀上,順便看看你。我受院長的委派,來倫敦給一個患者做會診。”

    還是先不告訴他時長了,不然剛剛見面的喜悅都會被沖淡。

    她想珍惜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分鐘,這幾天好好的待在一起,不吵架不斗嘴,不聊任何煩心事,等到送他離開,她再說明一切。

    “什么患者需要你親自過來?”

    龍梟狐疑。

    一般的患者就醫必須去醫院,除非120急救。而這個人遠在英國,還動用了華夏的院長特別委派洛洛跑一趟,可見身份不一般。

    洛寒咳了咳,“當然是生命垂危的病人,不然我怎么會來?患者的病情不允許長途飛行,而目前在治療他的病上比較權威的專家的就是你的老婆,我。于是,我就肩負重任過來了。”說到最后有點得意。

    “我是問你,什么患者?姓名,性別,身份,所在的位置。”龍梟對此絕不含糊。

    “男,五十歲,商人,其他的信息我不能告訴你,醫生要有起碼的職業道德,不能透露病人的個人信息。你要是再問的更詳細,就是為難我了哦。”

    洛寒彎著眼睛笑笑,柔聲堵住了龍梟準備發出的疑問。

    居然拿職業道德壓他。

    很好,以為他非要從她嘴里才能知道答案?

    “既然病人的情況這么緊急,你不是應該現在就過去?”

    龍梟手指摸著方向盤,心里稍微掂量了一下就能想到洛寒說的不是實話。

    首先,既然患者病情緊急,洛寒剛才下飛機就該有他們的人過來接機,

    其次,洛寒到倫敦,應該第一時間聯系患者,了解患者的最新病情,而不是直接上了他的車。

    最后,也是最關鍵的,洛寒并未表現出任何緊張的情緒,相反,她看起來像是來度假的。

    “他的情況暫時穩定了,沒到生死攸關的地步,所以我有一點點的時間休息,具體什么時候去,還要等患者的檢查結果全部出來,血樣檢查程序復雜,大概得三天吧。”洛寒臉不紅心不跳的撒謊。

    龍梟早就識破了她的謊話,也不當眾揭穿,“嗯,正好陪你走走看看,不過要等你的感冒完全康復。”

    到了酒店,龍梟直接把洛寒的全部東西搬到了自己的套房。

    昨晚上冷冷清清的房間,因為她的到來煥發出勃勃生機,所有的擺設都不一樣了。

    暖氣十足的套房溫度很舒服,視野極好的落地窗恰好可以看到英國的標志性建筑倫敦橋。

    “你工作談的怎么樣?順利嗎?”

    龍梟幫洛寒脫下厚外套掛衣架上,“嗯,還行,比預想的有難度,但不成問題。”

    洛寒看到沙發旁的沙發上放著文件,都是國內的公司名字。

    “今天還談工作嗎?要不要出門?”洛寒看一眼時間,早上七點半了,如果他還要出去談事,她豈不是得一個人躺在酒店睡大覺?

    龍梟給她倒一杯熱開水,“藥呢?我幫你沖。”

    “包里呢,綠色盒子一次一包,膠囊在加層,一次一粒——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龍梟拉開包包拉鏈,取出藥,看到她放在里面的手機剛好亮起來,唐靳言的微信消息。

    “洛寒,到倫敦了嗎?”

    龍梟拿起洛寒的手機,輸入密碼,用語音回了句,“到了,很安全。”

    發完,把她的手機塞進包包底層。

    “今天不談工作,專程陪你,你先睡一覺,下午再出門,至少再睡三個小時倒倒時差。”

    龍梟幫她沖泡好感冒藥,吹吹熱氣。

    洛寒抱著靠枕歪靠在沙發上,“我餓了,我想吃飯,有沒有好吃的?”

    龍梟把藥水給她,“好吃的大多油膩,你感冒了飲食得清單為主,我讓酒店給你做中餐送上來,大概半個小時就好,不過,你可以先吃點這里的特色糕點,我已經預定了,馬上送來。”

    洛寒捧著藥水,溫熱的水杯一直暖到了心里。

    她在家不舒服硬是扛下來了,見到他才體會到原來生病也是一種幸福,被他照顧被他心疼,是那么那么的美好!

    洛寒沒骨頭似的躺到他胸口,慢慢的喝藥,“龍梟,你是不是會算卦?還是你有特異功能?”

    龍梟扣了一粒膠囊,放她嘴巴里讓她用藥水喝下去,“我要是會算卦,一定在你感冒之前提醒你,我要是有特異功能,就不會讓你吃這么苦的藥治病了。”

    洛寒:“”

    敢不敢不要這么會說!!

    “靳言總結的果然沒錯,你是個例外!”

    洛寒咕嘟咕嘟喝完藥水,其實不苦,可她苦著一張臉夸張的吐舌頭,“糕點呢?糕點呢?藥太苦了!”

    龍梟:“”

    老婆這么會撒嬌,他還能說什么?

    “糕點還沒到,不過”

    他附身,單手挑高她的下巴,薄唇覆上她的,溫軟的舌尖嵌入她的貝齒,口中的蜜意全部傾到她的嘴巴里,感覺到她舌尖上殘存的奇怪的藥水澀甜,更加深入的卷取。

    “這個糕點,效果是不是更好?”

    許久,他松開她微微發紅的唇,在她的下嘴唇上點了點,眼底的溫柔能把她溺斃。

    洛寒已經融化了,手臂環住他的脖子把自己貼上去,“真想一口一口的把糕點吃了,吃的碴兒都不剩!”

    龍梟反被她撩的下腹一緊,考慮到她的身體狀況,他決定忍,“不要仗著生病了挑釁我,不然我會辣手摧花。”

    呵呵!

    洛寒超級想笑!

    咚咚。

    聽到有人敲門,洛寒推開龍梟站起來,好像剛才什么都沒發生過,抱著空的杯子往嘴里送。

    龍梟:“”

    龍梟提前給她定了倫敦王牌手工磨坊的低糖低脂糕點,考慮到她長途飛行會餓,想給她墊墊肚子,對方準時送到了房間。

    “嘗嘗看。”

    龍梟把糕點盒子打開,里面是一個方框狀的榛子果仁蔓越莓千層,光是聞著就食欲大增,想大咬一口!

    洛寒彎彎眼,把自己的手放膝蓋上不拿刀叉,“你喂我。”

    龍梟手里的叉子差點抖掉,“好,喂你。”

    吃了小半個糕點,洛寒已經五分飽了,滿足的摸摸肚子,“龍梟,撒嬌女人果然好命啊!早知道福利待遇這么好,應該提前幾年對你撒嬌。”

    龍梟發現自己好像不懂女人了。

    “沒事,從現在開始往后,還有好幾十年,你慢慢來。”龍梟非常好脾氣的順著她的話哄她。

    洛寒噗嗤大笑,“別別別,我剛才雞皮疙瘩掉了一地,對了,你怎么不吃?味道真的很好,當然,比你做的馬卡龍差了一點!”

    龍梟看看糕點,“我還是不吃了吧,給你留著。”

    嗡嗡嗡。

    龍梟的手機此時響了。

    看到上面的號碼,龍梟擰眉按了掛斷。

    “怎么不接?”

    “無關緊要的人,不用接。”

    掛斷不到五秒鐘,還沒離手的電話又一次震動起來。

    龍梟依然選擇了拒接。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