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1章 龍太太,你不想說點什么?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季東明第無數次看表,老板已經在這里停留了太長時間,徹底跟外界斷了聯系,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么事啊!

    他們被直升飛機接來這里的時候,他們不允許攜帶任何通訊工具,季東明到現在都不明白,老板為什么要鋌而走險跟英國的黑 道交涉。

    想用他們克制黑手黨?讓他們黑吃黑?

    一個是曼城黑幫的教父,一個是意大利黑手黨第二大家族的頭目,如果他們真的能互掐,老板就能順利脫身,可是萬一他們為了各自的利益選擇合作呢?

    老板不是陷的更深?

    他一顆心懸在嗓子眼,可場合不允許他發表任何意見。

    男人慵懶的靠到椅背,“it?seems?that?we?need?more?time,?but?i'm?sure?you'll?make?a?s mart?choice.”(看來,我們還需要時間,但我相信你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your?biggest?enemy?is?the?mafia,?not?me.”(你最大的敵人是黑手黨,而不是我。)

    “so?what??what?i?want?is?you!”(那又如何,我要的人就是你!)

    龍梟擰了擰眉峰。

    不識好歹的東西!

    一場持久的談判終于結束,此時的曼徹斯特城(曼城)已經燈火通明,整座城市的上空彌漫著薄霧,看不清楚星星,也沒有月亮。

    龍梟穿上黑色長款風衣,冰冷著面孔走出昏暗的會議室,外面是一陣撲面而來的冷風,涼意直沖到脖子里。

    單手立起風衣的領子,龍梟瞇了瞇眼睛。

    身后,黑衣男人看著他的背影,繼續抽剩下的雪茄。

    季東明一口氣終于喘出來,低聲道,“老板,回倫敦嗎?”

    “回。”

    “嘿!龍梟,我們其實可以做朋友。”

    在龍梟邁開腳步的時候,身后的男人用生澀的中文喊了一聲,黑暗中隱匿的臉依然看不清。

    龍梟沒有做任何停留,也沒有給他任何回應,徑直走向了停機坪。

    ——

    “老板,意大利那邊暫時沒有動靜,沒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看來咱們的障眼法奏效了。”

    回去的飛機上,伴隨著螺旋槳的轟鳴聲,季東明低聲用中文跟龍梟交流。

    龍梟現在擔心的不是意大利,不是黑手黨,而是洛寒。

    他答應過她會每天告訴她自己的行蹤,可是他沒能做到,他消失將近一天一夜,她應該急壞了。

    “回到倫敦跟阿勇聯系,看他有沒有最新的進展,另外,查清楚max的底細,他跟英國皇室到底有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龍梟手指按壓眉心。

    “max竟然放出大話說自己能控制皇室的人,我總覺得不可信,我一定查清楚。”

    季東明說完,機艙內安靜了下來,頭頂上的螺旋槳好像成了背景音,沒人在意。

    飛行員專心的駕駛飛機,跟后面的空間完全隔離。

    這個夜晚,安靜的好可怕。

    直升飛機停在酒店頂層的平臺上,龍梟和季東明走下云梯,此刻的倫敦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

    倫敦的風比曼城還冷。

    龍梟幾乎是旋風一般從樓頂跑到頂層套房,手指飛快的按下密碼鎖,門鎖咔噠打開,龍梟一腳踢開了房門。

    黑色的身影直奔陽臺,手機還放在他離開的位置。

    龍梟長長的呼出一口氣,拿起被他冷落的手機,眉心擰成了疙瘩。

    不出所料,上面有洛寒的未接來電,未讀消息,未讀信息。

    還有一些公司高層的來電。

    安迪的匯報,以及龍澤的留言。

    龍梟劃開洛寒的短信,“老公,再忙也別忘了吃飯。我現在有點忙,可能沒辦法接聽你的電話。”

    短信是五個小時前發來的。

    龍梟回撥洛寒的號碼,里面是機械的女聲,“對不起,您撥打的號碼暫時并無法接通。”

    看來她又在手術。

    龍梟看完龍澤的消息,回撥他的號碼,得到的回應居然也是無法接通。

    一張俊臉已經徹底黑了。

    接著龍梟打開微信,里面有上百條消息,主要是高景安發來的。

    “大哥,我已經到江城了,現在就去實地考察拆遷地區。”

    “大哥,鄭成林果然給杜凌軒開了后門!特么的!”

    龍梟瀏覽一遍,關掉對話框。

    下面的消息來自張勇。

    “老板,你在嗎?”

    這個消息來自十個小時前,后面就沒有聲響了。

    龍梟蹙蹙眉頭,居然問他在不在?問這個問題的人,一般都會被他永久拉入黑名單。

    “下次再問在不在,滾出我的通訊單。”

    發完消息,龍梟脫下風衣隨手丟在地上,昂貴的意大利定制風衣成了他手里的垃圾,因為上面有太濃的尼古丁味道。

    洛寒不喜歡煙味,所以他從未在她面前抽過煙,自然,他在她身邊也沒有必要用抽煙緩解心情。

    盡管洛寒不在身邊,但凡是沾染了煙草味道的東西,他也會丟掉。

    脫下 身上礙事的衣服,悉數丟進了垃圾桶,這才走進浴室。

    張勇抱著燙手的手機,使勁咬指甲蓋,哀怨的眼睛張望對面的伊莎。

    伊莎剝一片橘子塞嘴巴里,“龍梟給你回消息了,你怎么不回?”

    張勇撓撓頭,“我還沒做好去死的準備,你讓我想想怎么回。”

    伊莎鄙視的翻白眼,“真有出息!你就告訴他,你已經出賣了他,把他的行蹤告訴他老婆了,他還能吃了你嗎?”

    張勇奪走一片橘子塞自己的嘴里,“你懂什么!”

    “切!我還不想懂呢!”

    伊莎繼續吃橘子。

    忐忑掙扎糾結郁悶之后,張勇咬咬牙!

    “那個,老板老板娘找不到你,她讓我查你的位置我不敢不聽老板娘的話老板我錯了!我馬上去面壁思過!老板你可以罵我打我,你怎么樣我都接受,老板,我發誓我真的沒有說別的,而且我沒告訴老板娘你的具體位置,我只給她發了截圖讓她知道你在倫敦。”

    這么解釋,不知道會不會死的好看一點?

    一鼓作氣發完了消息,張勇丟開手機,蜷縮到墻角假裝自己是一朵蘑菇。

    伊莎一片橘子差點嗆死,“靠,你太沒出息了吧!”

    張勇憋著嘴不說話,可憐巴巴的干瞪眼。

    龍梟洗完澡,身上的煙草味道已經消失,房間里是熟悉的、孤寂的味道。

    屬于洛寒的專用鈴聲沒有響,龍梟眺望窗外,疲憊的閉目養神。

    咚咚。

    房門被敲了兩下。

    “進來。”

    季東明抱著一疊打印好的資料進門,“老板,二少爺的演講結束后,公司接到了幾個大單子,這里是核心資料,我先放這里,老板睡醒以后看。”

    怕早上打擾他睡覺,索性現在送進來,他什么時候醒什么時候看。

    “放下吧。”

    季東明放好資料,“老板還有別的事嗎?”

    沒有的話,他也想趕緊滾回去睡覺了。

    “沒事了。”

    季東明退出房門,龍梟簡單的翻了一下資料,看到了幾個眼熟的公司名字。

    手機嗡嗡震動了一下。

    龍梟拿起來,短短幾秒鐘,一雙漆黑的眼睛蓄滿了沙塵暴!

    這小子!

    龍梟憤然關掉了通話框,他現在沒心情跟他算賬,等他睡醒了再好好收拾他。

    當地時間早上六點二十分,洛寒的航班準時抵達倫敦國際機場。

    下了飛機,洛寒就感覺到熟悉的倫敦味道,雨水多霧氣大的城市啊,今天卻突然很干凈很明朗。

    洛寒取了托運的行李,推著行李車走向機場的出口。

    龍梟就在這里

    她和他呼吸的同一片天空的空氣,如此一想,洛寒疲憊的身體舒服多了。

    只是重感冒還沒好,經過長途飛行似乎更嚴重了,在找到龍梟之前,她得讓自己好起來!

    洛寒深呼吸幾口氣,給自己一個大大的微笑!

    可,笑容還沒從臉上消失,洛寒愣了!

    眼前不遠處,那個站在霧氣里撐著雨傘的男人,為什么為什么那么那么的眼熟!

    不不不,不是眼熟,而是銘心刻骨!

    龍梟!

    頎長高大的身影,穿著深棕色的長款風衣,臉上淡淡的柔和笑容把天空都點亮了,那個人,除了她朝思暮想的丈夫還會是誰?

    洛寒手抓緊推車的手柄,心虛的傻笑。

    他竟然查了她的航班,哼,厲害了啊龍先生。

    龍梟看到洛寒的清麗身影,嘴角的笑容越揚越高,闊步沉穩快速的走到她身邊,清新的龍舌蘭香味包裹她。

    “龍太太,你不想說點什么?”

    比如解釋解釋,你怎么在這里?

    洛寒揚起喜氣洋洋的臉,驚喜的悸動還在心里,半裝傻半認真的笑答,“我想你。”

    龍梟一個愣怔,“”

    洛寒繼續加深嘴角的笑,“很想,很想。”

    龍梟被她笑的發不出脾氣,單臂把她緊緊的擁入懷,“我也是。”

    細嗅她發絲的甜香,龍梟心里的烏云和不快全都被她驅散。

    仿佛她一來,百年霧都變成了四季春城。

    “騙子,為什么不直接告訴我你在倫敦?還說什么去了新加坡。”洛寒拳頭捶打他的胸口。

    “說來話長,回去我再給你解釋。累了吧,我先帶你去吃飯。”龍梟疼惜的親親她的額頭,長途飛行一定把她累壞了。

    “好啊,我們先去吃早飯——阿、阿嚏!”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