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9章 絕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趙芳芳的尸體被平放在停尸房,整潔干凈的白布蓋住了已經沒有溫度的軀干。

    還沒進門,萬凱的臉色就已經煞白,他一動不動的看著那個已經沒有了魂魄的尸體,不敢相信趙芳芳會走到這一步。

    他想像個已經放下一切的人,坦然的走過去,掀開白布看看曾經的愛人。

    可是越靠近,越感到那股冷冽的氣息,他越望而生畏。

    高穎姿拉住了他的手,溫熱的手掌把他的冰涼的手捂緊,“進去吧,算是最后的道別,好歹夫妻一場,應該道個別的。”

    王凱低下頭,“對不起”

    “跟我說什么對不起?又不是你的錯。”高穎姿微微一笑,給他心里安慰。

    白布下,趙芳芳的臉已經沒有血色,血液凝固之后,臉色徹底的死灰。

    她瘦了很多,顴骨高高的突出,眼袋很深,如果醒著,必然是眼球熊紅、神態憔悴,或者活著的時候,已經人不人鬼不鬼。

    王凱俯視趙芳芳,喉嚨緊繃,一口氣噎在嗓子眼出不來,五官扭曲的憋著氣,好一會兒才擰著兩道眉無聲的掩住額頭悶哭。

    他壓制著情緒,不讓自己發出一點聲音。

    可他越是這樣,高穎姿看的越心疼,恨不能替他承擔,恨無法走入他的回憶。

    高穎姿對趙芳芳沒什么印象,后來查過趙芳芳的照片,知道她是個標準的美女,生了孩子以后因為保養得好,看起來依然像個未婚的曼妙女郎。

    能獲得沈括的寵愛并非偶然。

    “你這是何必?”

    許久,王凱從情緒的頂端恢復了平靜,終于說出了一句話,可是那個人已經沒有了傾聽和回應的能力。

    高穎姿寬慰道,“也許離開是她最好的解脫,你已經仁至義盡了,以后好好帶大兩個孩子,完成她的遺愿。”

    王凱抹掉眼淚,緩緩的將白布再次蓋上,“走吧。”

    趙芳芳的遺物很簡單,只有一封遺書,一些隨身佩戴的飾品,都是坐牢之前卸下來的。

    沈家被查封,所有昂貴的首飾、資產全部被凍結,到頭來留下的,竟然還是她進沈家的時候攜帶的東西。

    王凱將一條纖細項鏈放在手心,凝視項鏈下面的小小吊墜,他太熟悉了這條項鏈是他當年送給她的結婚一周年禮物,吊墜后面有趙芳芳名字的字母縮寫。

    “沒想到她還戴著。”王凱卷起手掌,心里的滋味千百般。

    高穎姿撫摸他的肩膀,“也許,她心里還有你。”

    王凱搖頭,他不相信趙芳芳還愛著他,至少他絕對不信趙芳芳還像以前那樣愛他。

    王凱看遺書,高穎姿自覺的道,“我先出去等你。”

    趙芳芳的遺書字跡工整認真,看得出來一筆一劃都在用心寫,娟秀的字跡依稀還能想到主人伏案時的樣子。

    “王凱,我相信你會來看我最后一眼

    只是,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永遠的離開了,一切都是因果報應,我有今天,都是我咎由自取,我認了。”

    王凱緩了緩勁,好多往事歷歷在目,當初的幸福就像熒幕的光影,一格一格的回放。

    “這輩子能認識你,嫁給你,被你寵愛,給你生兒育女,是我最大的幸福,也是我最該滿足的,值了我沒有遺憾。”

    中間一段篇幅,她講述了自己嫁給沈括的后悔,多少次想從泥潭中走出,可是她深陷泥淖,無法自拔,等到夢醒時分回歸現實,命運已經不再給她翻牌的機會。

    “雖然我有太多不舍,想回頭和你重新開始,可不可能了。

    你是個好男人,以后會遇到真心愛你的女人,不圖你的錢,只愛你這個人。那樣,我在陰曹地府也會為你祝福。

    甜甜交給你撫養,我很放心,你一定會把她培養成才。如果可以的話,將來不要讓她知道我的事,我不想給她的人生留下污點。

    至于安安其實我早就想告訴你,安安是你的骨肉,我嫁給沈括的時候已經懷孕了,但我不敢確定安安病重時,我才知道真相。

    王凱,這一雙女兒,是我們的孩子,希望你善待他們,善待你自己。

    我走了,我有很多遺憾都無法彌補,只希望你以后不要留下遺憾,開心幸福的活下去。

    我愛你我知道我不配,但回頭想想,我這輩子唯一愛的人,只有你,答應我,好好的,好好的生活。

    趙芳芳,絕筆。”

    看完遺書,王凱的眼淚已經數次打濕了信紙,暈染了黑色的字體,薄薄的兩張紙,分量卻有千鈞。

    原來安安是他的孩子,原來他錯怪了她,原來回頭想想,彼此之間錯過了太多。

    死者如斯,唯有活著的人好好的延續未遂的心愿,承載著她的期望更加用心的生活。

    “我答應你,好好的活著,撫養大我們的孩子我會告訴他們,他們有個好媽媽。”

    ——

    周展的傷已經沒有大礙,稍微調整調整就能上班,鄭秀雅心里的自責終于消減了大半,送周展出院后,鄭秀雅給唐靳言打了個電話。

    美國那邊是深夜,但鄭秀雅顧不得那么多了,她很想他,想聽到他的聲音,哪怕只言片語幾掛斷。

    唐靳言并未休息,他守在父親的病房,徹夜翻看醫書,整理主治醫生病例,想從中找到新發現。

    “秀雅,怎么了?”

    鄭秀雅趴在方向盤上,車子還在醫院門口,但是她不想動,“靳言,周展出院了,他恢復的很好,上面還給他記了一大功,他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唐靳言放下病例和資料,走到窗前,夜色正濃的紐約,繁華如白晝,“那就好,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負擔了,他會比以前更好,知道嗎?”

    鄭秀雅重重的點頭,但是點頭他也看不到,軟糯糯的撒嬌,“你什么時候回來?我想你了。”

    唐靳言心被她軟化了,柔聲道,“過幾天,我在研究爸爸的治療方案,也許有辦法讓他恢復意識。”

    “真的嗎?!真的有辦法恢復意識?!”

    鄭秀雅頓時跟打了雞血似的,從軟趴趴的爬行動物變成了斗志昂揚的戰機。

    “顱內血塊消失了,受壓迫的神經已經恢復,接下來就要看他的大腦接受刺激的能力,樂觀的話,可以喚醒他。”唐靳言從專業角度解釋了一番。

    鄭秀雅不太懂什么神經之類的,但她相信唐靳言,只要他說有希望,肯定有!

    “我等你的好消息!你快去睡覺,照顧好自己,照顧好伯父伯母,還有,你一定記得三餐按時吃,讓伯母也多吃點,她太瘦了。”

    鄭秀雅太興奮,一股腦說了一通。

    唐靳言全部含笑答應,“好,都聽你的,好好吃飯,好好睡覺。”

    鄭秀雅手指扣車鑰匙上的掛飾,“那你也要記得想我。”

    唐靳言忽地笑了,“嗯,最主要的是想你。”

    ?

    鄭秀雅眼睛冒紅心,手指頭來回揉、捏車載的小公仔,眼瞅著要把公仔的頭給捏爆,“那等爸爸醒了我們就結婚好不好?”

    無名指上套著他送的求婚戒指,精致的六十四面切割鉆石,代表著一生一世只愛一人的誓言盟約,差點就毀在餐廳的角落,還好后來他們動員了整個餐廳的人員尋找,終于圓滿了求婚典禮。

    呵呵如此特別的經歷,可以對子孫后代吹幾十年的。

    唐靳言這次沒有矜持,“好,結婚,讓警察同志當唐家名正言順的兒媳婦。”

    唐家

    鄭秀雅瞬間找到了歸屬感,分分鐘就把自己歸入了唐家的族譜。

    但這樣的歸屬感,并不是好事。

    鄭秀雅內心在搖撼,法律的天平被親情和愛情傾軋,分量越來越重。

    “靳言,爸爸一定會沒事的,是嗎?”

    “醫生會盡全力,我也會。”唐靳言并不知道,此刻的鄭秀雅所謂的沒事,不是那個意思。

    “我也會盡全力。”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