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2章 真想一巴掌弄死你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偌大的客廳再一次陷入了死寂。

    詹姆斯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卷成了拳頭,骨節煞白,臉色鐵青,藍色眼睛變成了可怕的深湖色。

    “你剛才說什么?你給我再說一遍。”

    大使被王子的威懾力壓迫,腦門溢出了細密的冷汗,用盡了勇氣和膽量道,“國王說”

    “大膽!”

    詹姆斯突然拳頭一揮,一把打的桌子上水杯搖晃。

    大使嚇得后退一步,躬身頷首,“王子請息怒,我們只是原封不動的傳達國王的意思,國王的吩咐,我們不敢怠慢,請王子準備回國。”

    伊莎觀戰不語,等著詹姆斯的脾氣繃到極致。

    詹姆斯傾身,雕刻的五官慢慢凝聚成可怕的冷笑,“聽著,回去答復我父親,我快死了,不讓我看病,過三天他看到的就是一具尸體。”

    洛寒保持的波瀾不驚的眸子,此刻很不淡定的抬起四十五度,詹姆斯你要害死我?老娘是你的主治醫生,你居然讓你的臣子告訴你爹,你快死了?

    你換個玩笑開行嗎?!

    五個大使齊刷刷用目光詰問詹姆斯的主治醫生。

    電光閃爍,雷鳴交加,大有把她繩之以法的可能。

    洛寒頷首,心想這小子捅婁子,她也不好拆臺啊,只能硬著頭皮解釋,“詹姆斯王子的病情”

    “哎喲!哎呦!”

    詹姆斯痛苦欲絕的慘叫打斷洛寒的解釋,成功吸引所以目光之后,詹姆斯原地倒下,在沙發上以垂死掙扎者的動作捍衛心臟。

    “安娜醫生!快!”大使們一看這情景,頓時七魂六魄全嚇沒影兒了,王子突然病發,絕對是壓倒性的壞消息,搞不好會腥風血雨血濺當場。

    他可是國王唯一的兒子,國家唯一的皇室繼承人,再往下聯想,不不不,不堪設想。

    洛寒的眼睛已經快被詹姆斯的演技閃瞎了!這家伙真是、絕了!

    一個箭步上前,洛寒單膝跪在地毯上,右手護著詹姆斯的心口,輕輕按了按,“這里疼嗎?”

    詹姆斯演戲很投入,很逼真,甚至以假亂真,捂著心臟氣喘、吁吁,“嗯疼,疼的厲害,不能呼吸了。”

    洛寒汗顏!

    “聽我的口令,吸氣呼氣吸氣”

    詹姆斯艱難的按照指令做動作,吸氣、呼吸每一次呼吸都能似耗盡了力氣。

    旁邊者已經全部石化。

    龍梟的眉毛很微妙的上揚,下沉,深邃的眼睛溢出了嚴肅的殺氣。

    詹姆斯,你——很好!

    伊莎距離很近,看的清清楚楚,所以她最崩潰,毫無違和感的表演垂死掙扎重癥患者,呵呵呵,完全屬于本色出演。

    洛寒附身貼近他的胸口聽心率,借機低聲耳語,“詹姆斯王子,你別害死我。”

    詹姆斯哎喲哎喲的慘叫,恍若未聞她的聲音,可憐兮兮的繼續鬼哭狼嚎,“安娜,我會不會死?我會死嗎?”

    洛寒的眼睛抽了抽,真想說一句,會!馬上就掛了!

    “你別緊張,盡量放松,放松,我幫你做完檢查就知道了。”洛寒以專業手法幫他按摩胸口,“緩解”心臟不適。

    乍一看真的很像搶救室的作業流程。

    詹姆斯趁機攥緊洛寒的手腕,藍色的大眼睛巴巴的望著她,“安娜你一定要救救我,我還年輕,我還沒活夠,我不想死。”

    安娜一臉黑線,“我會盡全力,王子,你先別說話,保存體力。”

    龍梟的眼神,比剛才更黑,長腿以風速邁過去,巧妙的掰開詹姆斯的手,“我幫你。”

    洛寒剛才沒注意到那些細節,等到詹姆斯把她的手腕松開,才恍然明白,某人是吃醋了啊,于是臉上一閃而過莞爾,“把他送回房間,我得給他做詳細檢查。”

    體力活?梟爺是拒絕的。

    遂仰頭對嚇得腿軟的大使們道,“辛苦幾位了,王子得回房間。”

    “好的好的!”

    詹姆斯被放到床上,整個人半死不活的蔫蔫狀,“安娜,我的病情,請你一定保密,我不想引起混亂。”

    呵呵噠!

    是,一定保密,不然肯定會混亂!

    你個騙子!

    “我會保密,不透露任何消息。”

    旋即,洛寒扭頭道,“幾位,請先移步門外,我給王子做檢查——阿香,把儀器打開。”

    大使們戰戰兢兢再三拜托,就差跪下求洛寒盡力救人了。

    出來后,大使們依然大氣不敢出,小心翼翼的觀望伊莎的表情,閃躲的眼神像受驚的兔子。

    伊莎環臂靠在沙發扶手上,左腿壓右腿,腳尖傲慢不羈上翹,“滿意了嗎各位?你們生生把王子氣的病發,你們說,我要是把消息告訴我叔叔,他老人家會怎么決定?”

    大使面面相覷,忐忑的選擇了閉嘴。

    伊莎晃晃腿,不急不躁扣指甲蓋,水晶指甲隨著角度不同折射五顏六色的光,“我叔叔老來得子,寶貝的跟自己的眼珠子似的,平時都不舍得動一下手指,你們覺得,他下令讓王子回去,真的會動粗嗎?”

    大使們忐忑的繼續面面相覷,然后抱著必死的心等待她說完。

    躲在門縫后面的張勇呸呸呸,保護的那么好,怪不得都二十多歲的人了,還跟個小屁孩一樣,單純的毛都不懂,不懂人世險惡,不懂國情復雜,更不懂他們的老板多么腹黑狡猾。

    嗯最后一句絕對是褒義詞,老板明鑒。

    伊莎越淡定,大使越不淡定,顫抖著嗓子道,“那您的意思是?”

    “還用我說?難道各位想把病懨懨的王子帶回去?萬一半路上發生意外,是不是要隨時準備一個棺材?”

    靠!

    是親姐嗎?

    哦,對,是堂姐。

    伊大使們哪兒還敢再說一個不字,點頭如搗蒜,“不,不,我們會稟告國王,讓他收回成命,至于王子什么時候回國,看王子的病情。”

    “你們以為這樣就完了?”伊莎在達成目的之后,又來了一句。

    “啊那還能怎么樣?您還有什么安排?我們一定盡力滿足。”

    龍梟身為局外人看的分明,伊莎在施壓,同時把責任全部推到他們什么,看來伊莎還有別的打算。

    不出龍梟所料,伊莎的確有別的安排。

    伊莎嚇唬完大使,勾勾手指,“過來。”

    幾個人小心的挪過去,畢恭畢敬聽候差遣,“您說。”

    伊莎低聲冷冷道,“我讓你們辦的事情,為什么還沒辦好?曹婉清人呢?為什么還在監獄?我說的很清楚,三天我要見到她。”

    大使們的思路跳轉速度哪有這么快,“這”

    兩碼事吧?

    為什么要攪和在一起談?

    而且,似乎不談也不可以。

    只好繼續賠小心,“我們正在積極的跟中國警方交涉,該做的手續已經做完了,曹婉清女士的身份已經是合法的m國公民,享受m國法律的保護,且大使館發布了特別保護文件,相信警方會配合我們。”

    大使額頭的汗嘩嘩的流,又不敢擦,一滴一滴掉皮鞋上,還有一些掉地毯上。

    伊莎佯裝不滿,內心已經樂了,“算你們辦事得力,今天的事,我就繞過你們,國王追查的話,我替你們扛著。”

    “多謝伊莎公主,我們感激不盡。”

    張勇的腦子似乎受到了沖擊,感謝?他們被賣了,被刮了一層油,還被狠狠的耍了一把,竟然還感謝?

    真的好想當場戳穿這個壞女人!

    不過為什么有種很爽很痛快的感覺呢?

    好奇怪的說。

    張勇搖搖頭,剝開硬糖塞嘴巴里。

    龍梟的兩道好看的眉毛已經擰的不能看了。

    呵——

    室內。

    洛寒環臂坐在椅子上,長腿交疊,目光清冷嚴肅沒有一點溫度,“裝,怎么不繼續裝,剛才裝的多像啊,很專業嘛。”

    詹姆斯一咕嚕爬起來,不好意思的抓抓頭發,“那個急中生智也算我的錯?”

    “不然呢?難道我錯了?”洛寒的表情夠冷,夠嚇人。

    詹姆斯攤攤手,“可是我不想回國,回國好無聊,去哪兒都被人跟著,一點也不自由,我喜歡中國,我想留下。”

    洛寒呵呵,“然后呢?想說你要繼續住下?”

    “哇!安娜你好聰明啊,居然連我想的什么都知道!”詹姆斯幼稚病發作,抱住洛寒的腿一通搖。

    洛寒頭痛,扶額,“松手,王子殿下。”

    詹姆斯臉蹭她的腿,像極了富貴蹭他,“安娜,你讓我住下吧,讓我住下吧,我不敢回家,我父王會揍扁我,我好可憐。”

    洛寒無可奈何的望望天花板,“我怎么招惹了你這種熊孩子?”

    詹姆斯又秒變純潔的好奇寶寶,“熊孩子?熊的孩子不也是熊嗎?我不是熊。”

    洛寒:“”

    嗷嗷嗷!

    再次走出門,洛寒用專業名詞和一系列病情陳述徹底忽悠住了大使,順利把人給打發了。

    伊莎聽的瞠目結舌,“我勒個去,你剛才背書呢?說的好順溜!厲害厲害,要不你教我一段兒吧,回頭我也嚇唬他們。”

    洛寒苦笑,“要說厲害,你的拳頭更厲害。”

    龍梟的目光寸步不離她,“然后呢?你現在要告訴我,他繼續賴在咱們家?”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