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1章 王子,你老爸喊你回家挨揍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夜深人靜,某個僻靜的角落。

    沒有剛才絢麗的風光,沒有嚇死人不償命的尖叫和嘶吼,也沒有男人女人各種發癲一樣的狂轟濫炸。

    靠終于特么的活過來了!

    顧延森雙腿一軟,也顧不得地上臟不臟,席地而坐大口大口的喘氣,“王子,殿下,尊貴的未來國王,你還好嗎?”

    詹姆斯不比他好到哪兒去,他甚至還沒從剛才的一陣瘋狂奔跑中回過神,整個人處在蒙圈狀態。

    他們是怎么逃出來的?

    最后的記憶貌似是,顧延森在大批人馬涌入的時候,靈機一動拉起他就——蹲下來,然后他還沒反應過來,顧延森用十分專業的遁走技術把他給帶出了人潮。

    詹姆斯扯扯領子,讓風灌進來吹散里面的熱氣,連驚嚇帶奔跑,這一陣下去,后背已經汗濕了。

    “我沒事。”詹姆斯撘眼看看顧延森,眼神頗為嫌棄。

    顧延森兩條長腿毫無形象的鋪在地上,一點豪門少爺的氣質也沒有,整個就是地痞流氓,“坐下歇會兒,我不行了,跑斷氣了。”

    詹姆斯抽抽嘴角,“坐地上?”

    “不然,你坐我腿上?”

    王子殿下從小在宮廷接受高端大氣上檔次的禮儀教育,潔癖方面不安于梟爺,讓他坐地上?

    呵呵!

    詹姆斯指指他的西裝外套,“你熱不熱?”

    “當然熱,你看我腦門上,都是汗。”為增加可信度,顧延森把腦門上的劉海全部擼上去,露出汗涔的腦門。

    “所以,你怎么不把外套脫了?會涼快很多。”詹姆斯很友善的給他一個提醒。

    顧延森的西裝扣子全都解開了,解開只需要一個簡單的動作,“干嘛?想干嘛?我告訴過你,我很直!”

    詹姆斯聳肩,扁嘴,以示不屑。“我的女神是安娜,你別想了。”

    顧延森警惕的看詹姆斯那張貌似無害的英俊臉龐,手上開始動作,窸窸窣窣脫下外套,被詹姆斯順手搶了過去。

    “我自己拿著就行了,怎么能辛苦王子殿下啊?哈?!”

    客氣的話還沒說完,顧延森呆了!

    詹姆斯優雅從容的把西裝鋪在地上,尊貴的坐下。

    顧延森的笑容尷尬的冷凍在臉上,嘴巴狠勁兒抽筋,“你用我的西裝墊屁、股?你有沒有搞錯?!”

    詹姆斯坐在地上,氣質修養卻不改王室的尊貴,“我給你買新的。”

    靠!

    買新的!

    “這不是新不新的問題,你在侮辱我的衣服,間接的就是侮辱我!”顧延森是差錢的人嗎?他不差錢!他現在比龍梟還有錢!

    詹姆斯淡定的覷他,“你想要幾套?”

    顧延森捂腦門,“跟錢沒關系,你的行為很不禮貌,懂嗎?”

    詹姆斯很無辜的聳肩,用他純凈的藍色大眼睛審視他,“我用你的衣服,是你的榮幸,你應該感謝我,何況,我會給你買新的,或者,我可以給你錢。”

    “我靠啊!錢不能解決所有問題,懂?”

    詹姆斯又聳聳肩膀,“那是因為錢不夠多吧?你見過錢嗎?”

    顧延森:“”

    很好,很好!炫完了身份,開始炫富了!

    敗家王子!祝你早日亡國,被我們大中華收編,哼,蠻夷!

    詹姆斯舉頭望天,“安娜今天看到我彈琴了,她一定很開心。”

    顧延森背靠墻,嗤之以鼻的冷笑,“你可拉倒吧,她開心?能讓她開心的只有龍梟。”

    詹姆斯惡狠狠的瞪他,“我彈奏的是她最喜歡的鋼琴曲。”

    顧延森撇嘴,這次輪到他聳肩了,“那又怎么樣?你又不是她最喜歡的人。”

    詹姆斯被中傷了,受傷的眼神盛滿了傷感,哀痛的抱著自己的膝蓋,下巴擱在膝蓋上,聲音軟軟的,弱弱的,“可是,我就是很喜歡安娜。”

    顧延森心情復雜的拍打他的肩膀,“王子今天跟你四手聯彈的那個女人,你覺得怎么樣?”

    嗖!

    詹姆斯怨毒的冷色調大眼睛以射箭的力度和狠度秒殺顧延森,“她是誰?”

    乖乖要不要這么狠,看起來他要把鄭昕給一刀切了。

    “呵呵,沒事,沒事,就是一個無關緊要的人而已,放松你放松。”

    巷子外,尖銳的變了調兒的女人聲音突然鬼魅一般——

    “混蛋!你給我出來!”

    顧延森“chua”鯉魚打挺起來,“她來了!趕緊走!”

    詹姆斯:“”

    接著,兩道黑色的高大身影,以百米沖刺的速度逃遁。

    翌日,怡景別苑。

    洛寒大清早就被樓下的喧嚷吵醒了。

    首先聽到的是伊莎扯尖的嗓音,“詹姆斯,你給我一個合適的理解?這是怎么回事?!”

    洛寒擰眉,“老公,伊莎在審問詹姆斯?”

    龍梟閉目皺眉,“大概是。”

    洛寒絕望的把被子拉過頭頂,“老公,讓我當一會兒鴕鳥。”

    龍梟寵溺的把她從被子里拉到自己懷里,“新聞我會壓下去,把影響降到最低。”

    樓下——

    詹姆斯抱著靠枕,霧蒙蒙的藍色眼睛睡眠不足沒精神,“姐姐,我不是故意的。”

    伊莎一肚子的怒火,硬是被詹姆斯的眼神撲滅了三分之二,“你父親已經知道了,你說怎么辦吧!”

    詹姆斯郁悶的雙手插在頭發里用力揉幾下,“這么快就知道了?他給你打電話了?”

    “嗯,打了,你手機關機,他直接打到我這里來了,他讓你馬上滾回去。”伊莎加重了那個“滾”字,神乎其神的學詹姆斯父親的樣子。

    詹姆斯干笑,“可是我還沒看好病呢。”

    “呵呵呵呵呵!我看你心臟一點問題也沒有了,或者說,你的病變部位轉移了,到這里了。”伊莎戳戳詹姆斯的腦門,又氣又惱又心疼。

    詹姆斯巴巴的眨眼,“可不可以不回去?我還不想回去。”

    “不可能,在事情鬧大之前,你必須回去,沒得商量,不然你父親要出動這邊的大使館把你捉回去,你考慮清楚吧。”

    伊莎擔心力道不夠,又補充道,“作為你姐姐,我負責人的提醒你,當初我偷偷溜出國,我爸派了皇室的十大保鏢全球追殺我,差點在澳門活捉我。”

    詹姆斯的肝兒顫了顫,“可是有沒有辦法不回去,姐姐姐姐你幫我一下吧!你最好了!”

    伊莎瞥他搖晃自己手臂的爪子,“松開,甜言蜜語沒用。”

    洛寒和龍梟換好了衣服下樓,詹姆斯還在撒嬌賣萌求放過。

    “詹姆斯王子,你的治療方案已經制定好了,回國調理也不是不可以。”洛寒的話,就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給詹姆斯宣布了死刑。

    龍梟又在死刑基礎上鞭了個尸,“飛機我會準備好,直接從京都飛m國,飛機很舒適,一覺醒來你就到祖國了。”

    詹姆斯緊緊摟住伊莎的腿,“姐姐!sos!”

    龍梟不著痕跡的道,“詹姆斯王子,你父親得知你在中國的種種,會怎么懲罰你?需要我說情嗎?”

    詹姆斯的兩個魔爪遲鈍的松開了伊莎的腿,“那個瘋女人,是不是你的情、人?”

    一句話如悶雷。

    客廳霎時安靜的落針可聞。

    伊莎意味深長審度龍梟。

    頂著雞窩頭從臥室出來的張勇,也立定稍息不動了。

    龍梟云淡風輕道,“不是。”

    “不可能,她昨天喊的就是你,本來要去跟她約會的人是你,但是你發現安娜也在餐廳,所以你臨陣脫逃了,你還特意準備了玫瑰花瓣,哼,你準備跟那個瘋女人干嘛?”

    洛寒慢悠悠的把兩道目光全投給了身邊的男人,“有這種事?”

    龍梟大手摩挲她的發頂,“沒有的事。”

    阿香突然冒冒失失的闖進門,“少爺,少奶奶,門口來了很多外國人,他們說話我聽不懂,好像說什么詹姆斯王子!”

    龍梟頎長的身影邁開大步,“伊莎、詹姆斯王子,m國大使館的人來了,你們見不見?”

    阿香一聽差點昏厥

    張勇嗖地回到房間,啪關上了房門,又咔噠反鎖。

    整個過程不到十秒鐘。

    洛寒:“”

    詹姆斯仰頭,目光無助,“安娜,你剛才聽到什么聲音了嗎?”

    洛寒指指張勇的門,“這個?”

    詹姆斯捂著心口,嗚嗚嗚,“不是我心臟碎掉了。”

    洛寒:“”

    這么會賣萌,不演韓劇可惜了。

    m國大使館來了五個人,都是響當當的風云人物,經常在主流媒體露面的角色。

    五人紳士的頷首問候房子的主人,洛寒和龍梟則以同樣的禮節回應,“歡迎。”

    詹姆斯端正的坐在中間長沙發的正中,趾高氣昂的的樣子很神氣,端足了王子的派頭,看到大使館的人,就跟看到臭蟲似的厭棄。

    五人恭恭敬敬的附身,垂頭,不敢直視他的臉,“王子殿下,我們來晚了,請王子原諒。”

    詹姆斯手臂搭在膝蓋上,敲敲打打,“我不原諒。”

    伊莎眉心擰了個結,在旁邊咳了咳。

    詹姆斯不情不愿的道,“行了,站好。有什么事,說。”

    五個金發碧眼的m國人小心翼翼的賠笑,“王子,我們接到國王的通知,要求今天務必把您送回國,還請王子殿下遵從國王的吩咐。”

    詹姆斯無聲的咬下牙槽,學顧延森在心里罵了句我靠!

    “我事情沒辦完,回不去。”

    洛寒和龍梟對視,后者大手拉她的手,包在手心。

    為首的大使為難的解釋,“王子,這是國王的命令,恐怕您沒有拒絕的權利。”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