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2章 要不,我去賣個腎吧?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龍梟手指無意識的敲打方向盤,張口問老婆要錢這種事他有點做不出來。

    “單純的,想吻你。”

    話音落下,他傾身而下,薄唇已經堵住了洛寒的嘴巴,輕輕頂了頂她的貝齒,趁虛而入。

    一番纏綿,他松開她溫軟的嘴唇,眸子深不可測看她。

    洛寒手指頂著他的腦門把他的頭給推出去,“好了吧?我去上班了,今天我有一臺手術,小手術,怕手生接了個病人。”

    龍梟對她的工作不干預,表示理解,“好,自己把握好分寸就行了,下班后我讓楊森接你。”

    洛寒反而不著急下車了,就這么看他,“龍梟,你是不是有事兒跟我說?”

    龍梟蹙眉,無辜的捏捏她的下頜,“有嗎?”

    “沒有嗎?你有事一定跟我說。”洛寒認識他這些年了,了解還是有的!

    “有了一定告訴你,暫時真沒有。去上班吧。”

    送走了洛寒,龍梟的手機又響了,這次顧延森直接打了電話,“臥槽!龍少你不至于嗎?怕弄不到錢居然不來上班啊,連董事會都讓季助理幫你主持!”

    龍梟郁悶的捏捏眉心,“我出來借錢,但是沒借到。”

    啥?!

    啥?

    顧延森不敢相信自己耳朵,拿開手機看一遍,的確是龍梟的號碼,的確是他的聲音,可是為毛那么驚悚?

    “借錢?你找誰借錢?誰敢不把錢借給你?海倫國際?哦,不對,他們為了股票已經斥資巨大了,應該拿不出錢。”順便聯想到自己,顧延森也想哭窮了。

    “洛洛。”龍梟輕描淡寫的說了兩個字。

    那邊沉默了。

    沉默一會兒又詐尸了,“我靠,你找你老婆借錢?這個的確不太好開口,要不我間接地提醒她一下?”

    到底是自己的兄弟,關鍵時刻不能落井下石。

    龍梟開車去公司,鏈接了藍牙耳機,“不用,再想想辦法吧。”

    “想什么辦法?你特么那么大方,把名下的資產都給你媳婦兒了,現在就算臨時想賣掉房子什么的,也得經過她同意,而且,大宗的資金輸出銀行也需要楚醫生簽字授權。”

    顧延森說著說著,突然很同情龍梟,爺們怎么混的這么慘呢?以前他從來沒有因為錢發愁過

    額,也不是,最窮的時候連走私都干了,咳咳,往事不要再提。

    “你沒錢了?”龍梟又輕描淡寫的問了句。

    “沒了!我褲衩脫給你都行,但是銀行卡真沒錢了。”

    有錢是有的,但是幾百萬對龍梟來說杯水車薪,他們還缺上百個億呢。

    龍梟沒說話。

    顧延森又靈機一動,“要不,你找龍澤?”

    龍梟想隔著信號把他掐死,“不可能。”

    “鄭昕呢?她對你死心塌地的,借錢不成問題啊!”

    “顧少,你想死?”

    “別別別,我當然不想死,但是你現在也沒人可以借了啊,生意場上的感情本來就很薄,要是被人知道你在借錢,瑪德,我不敢想象后果。”

    樹倒猢猻散,人走茶涼什么的,那些人的眼睛活的很,所以大公司的老板,就算窮的回家吃土,在面外也要穿金戴銀。

    龍梟嗯了聲,“繼續融資,能拿到多少是多少,不夠的再想辦法。”

    顧延森要去開會了,人在會議室門外停住,“實在不行,你岳丈呢?你給人家那么多錢對不?”

    “不行,我投給喬氏的錢沒打算拿回來,更不會從洛洛娘家要錢。”

    這是原則!

    女婿問岳丈要錢,他做不出來!

    “先這樣吧,我去開會,你來了再說。”

    會議室外,顧延森收了電話,白薇拿著文件從對面過來,顧延森一條手臂橫在墻壁上,攔住了白薇的去路。

    “白總,早。”

    白薇白他一眼,“早什么早?”

    “這么大的氣?不會是起床氣持續到現在吧?”顧延森左右環顧,見沒人經過,摩挲一把白薇的手。

    白薇忽地甩開,“別碰我,煩著呢。”

    “煩什么?跟我說說。我幫你。”

    白薇咧咧嘴皮笑肉不笑,“想幫我?行啊,給我發一百個紅包吧。”

    “臥槽,最近都窮瘋了吧?前面就要錢?”心好累。

    白薇把手機劃開,“看到沒,我都懷疑咱們女神破產了。”

    顧延森瞪瞪眼,“靠,一毛,兩毛,這個額,最近地主家也沒有余糧。”

    白薇抱臂看他,“融資不順?”

    “啊那個突然有點餓了,中午吃什么好呢?魚香肉絲?宮保雞丁?再來個拍黃瓜?”

    顧延森報著菜單走進會議室。

    白薇琢磨琢磨顧延森剛才說的菜,尼瑪,這是顧延森的午餐嗎?他向來只吃名廚大作,今天的菜貌似單價都在二十塊以內。

    華夏醫院。

    洛寒換上白大褂,準備好病例去查房。

    宋青玄一路腳底生風的跑來,“小洛洛!小洛洛!”

    洛寒扭頭看他,“怎么了?出事了?”

    跑那么快?

    宋青玄笑吟吟的把手機拿出來,“微信真的挺好的,昨天看了半夜朋友圈,給你點贊了。我還下了別的軟件,哎呀,怪不得年輕人都習慣抱著手機玩兒,真挺好玩的。”

    洛寒簡直無言以對,“宋伯伯,你跑過來就為了這個?”

    “昂!不然呢?對了,我還加了高景安的,這小子朋友圈發的東西啊呀真是我給你念念,酸溜的要命!”

    “不用了不用了。”洛寒實在不想聽高景安的原創詩句,比徐志摩還林徽因。

    “說起來,高穎姿在美國的治療怎么樣了?幾個月了啊,恢復的好不好?”宋青玄不再玩兒手機,言歸正傳。

    “下周回國,恢復的還可以,但藥物的副作用已經出現了,那邊的醫生給我反饋的病例現實,藥物刺激了她的子宮和輸卵管,她沒辦法生育了。”

    洛寒深呼一口氣,悲從中來。

    宋青玄順一把胡須,“這樣怪可惜的。”

    “能活下來也是萬幸,等她回國吧,到時候就知道了。”洛寒趕著去查房,沒跟宋青玄絮叨。

    走了幾步,遠遠聽到宋青玄的聲音,“小林子,你昨天晚上發的朋友圈,那個照片是怎么做的?做的真好看!”

    林熙雯得意的炫耀,“p圖軟件啊!我給你下載一個,你也能美美的發照片,還有,這個軟件能拍小視頻,特別萌,看到兔耳朵沒,可好看了。”

    “好好好,我也要這個軟件!”

    洛寒啞然失笑,都說老頑童老頑童,真是越老越是頑童了,不過這樣也好。

    那句話說的好,愿你出走半生,歸來仍是少年。

    或許宋伯伯就是那樣的人吧,霜染白發,不改赤子之心。

    查完房,洛寒去看了趙芳芳和安安,安安已經醒了,小家伙在媽媽身邊很踏實也很乖。

    洛寒把自己提點楚熙然的結果告訴她,安撫她以后不要在畏懼,但也別再作死。

    “稚子無辜,這是你身上掉下來的肉,好好待他吧。”

    洛寒不希望這孩子再受到傷害了。

    龍梟正在看會議紀要,電話響了。

    杜凌軒打來的。

    反應的倒是挺快!

    杜凌軒坐在龍庭的辦公室,兩人中間擺著一個棋局,杜凌軒拿著白子,龍庭捏著黑子。

    兩人都在觀棋局,沒有再下。

    棋局似乎陷入了僵局。

    “龍梟,你和副局長的關系真是非同一般。”杜凌軒的語氣有點譏諷。

    龍梟當做沒聽出來,“怎么?”

    “他今天一早就聯系龍董事長,說燕郊的地皮有點小問題,讓我們想想辦法。”

    龍庭手指捏緊棋子,怒意叢生。

    “哦?竟然有這種事?什么問題?”龍梟依然裝傻。

    所謂的問題,不過是無須有罪名罷了,哪個大型項目會沒有問題?

    “呵呵,問題不大,但是你加入的話,會處理的更好。”杜凌軒手指抵著下巴,猶豫著下一步怎么走。

    龍梟淡笑,不語。

    “這個項目目前總投資八百億,力在打造中國最頂級別墅群,如果你想投資,咱們也不能太小氣,你我各三百個億,明天十二點之前資金統一匯總,怎么樣?”

    杜凌軒眼睛半瞇,對龍庭笑笑。

    三百個?

    龍梟修長的手指摩挲婚戒,“沒問題。”

    “爽快,那就明天見,屆時請你帶上你的律師,咱們走完程序。”

    電話就此掛斷,沒有任何虛頭的客氣。

    杜凌軒擱下棋子,“龍董,這盤棋走到死局了。”

    龍庭也觀察了半天,的確無路可走,不過

    他大手突然化作一道橫木,一把將一盤棋掃亂,瓷質的棋子嘩啦啦的散落在四處。

    “這是”

    龍庭把棋局清掃干凈,將手里那枚棋子放在最中間的位置,“無路可走,就另辟奇徑,人活著,總有辦法。”

    杜凌軒勾勾嘴唇,順手下了自己的棋子,“龍董事長果然有氣魄!”

    此時,楚氏。

    顧延森和季東明坐在龍梟的對面,三個人大眼瞪小眼。

    “還差兩百個億呢,砸鍋賣鐵也湊不齊,而且明天十二點之前就要,這么多錢,銀行要走流程也得八個小時。”

    顧延森有點絕望了。

    “瑪德杜凌軒,他算準了咱們沒有錢吧?故意在錢上卡咱們。”

    龍梟抿了一口咖啡,放下,又拿起來抿一口。

    季東明吞了吞口水,“老板,如果把少奶奶的資金拿出來,夠不夠?”

    龍梟又喝了一口咖啡,“現金不夠,但是房產都在她手里,得抵押銀行。”

    顧延森捂住腦袋,“靠要不我去賣個腎吧?”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