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9章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呵呵!”

    喬遠帆突然笑了,笑容譏諷又有著明顯的無奈,他手指敲了敲那張紙,“凱文,我雖然老了,但是我還沒老糊涂,你以為拿這個就能讓我相信安娜把名下的股份給你了?”

    面對他的質疑,杜凌軒也沒有任何驚慌,他表情清單的笑了一笑,毫無懼色的將那張紙往前推了推,“喬叔叔不信?那么很簡單,你可以拿著這份看起來手續不珍貴的授權書去做鑒定,看看字跡、筆墨的耗損時間是否一致。”

    喬遠帆不得不慎重的重新打量那張紙,不過是一張普通不過的紙,而且是從本子上臨時撕下來的。

    以安娜聰明謹慎的個性,怎么會這么倉促的就把股份轉讓出去?

    喬遠帆思前想后覺得不對勁,不會那么簡答,完全不符合安娜的做事風格,于是也就穩定了心神,“公證書呢?我要看律師的公證書。”

    杜凌軒恍然大悟的“噢”一笑,“公證書都在美國,臨時拿不過來,但是我可以給你看拍下來的圖片。”

    杜凌軒把手機給喬遠帆,一頁一頁的給他看自己拍下來的照片,上面有律師的公正簽名,還有安娜的簽名。

    只是這個簽名是安娜,并非楚洛寒。

    喬遠帆蹙蹙眉,“前后不一致啊凱文,你在跟我開什么玩笑?”

    “本來,我不想告訴喬叔叔,也不想因為這個讓喬叔叔誤會,但是當年安娜的確將名下的股份轉移到了我的手上,至于原因,我也不知道,

    只是我沒想到,后來安娜會發生意外。至于楚洛寒的簽名,坦白說,這個簽名是我騙來的。”

    杜凌軒大方的坦誠了一切,臉上絲毫看不出愧色,反而因為坦率而顯得磊落。

    “騙來的?!”

    “沒錯,安娜給我的授權書已經死無對證,我也不想再提起傷心事,所以迂回的想通過楚洛寒再次拿回當初本就已經在我名下的東西,繞了一個圈子之后,我發現后來是我多此一舉。”

    杜凌軒自嘲的抿一口咖啡,漆黑的眼睛倒映在咖啡杯上,映出了他的五官,“以楚洛寒的聰明,你只要跟她說,她一定會戳穿我的謊言,呵呵,所以,騙到她的簽名,實在沒有什么意義。”

    面對杜凌軒意外的坦誠,喬遠帆一時無言,遲疑后冷著臉道,“你到底想說什么?既然騙到她的簽名沒用,又為什么要拿來威脅我?”

    杜凌軒手肘放在桌子上,那雙溫潤如平靜湖水的眼睛像看著即將要成為自己獵物的小動物一樣,“因為,很有意思。”

    喬遠帆后背一震。

    杜凌軒修長骨感的手指點擊咖啡杯,節奏緩慢,他在跟著咖啡廳的純音樂打節奏,“對,就是有意思,我杜凌軒在美國馳騁多年,不管是商場還是私事,自問從未愧對任何人。”

    他上半身往前靠近一些,直接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安全距離,“但是你們做了什么?嗯?真正的安娜死了,你就造了一個假的來騙我。喬氏為了得到藍天國際的庇護,竟然連這種事都做得出來,比起你的卑鄙手段,我偽造一個股份書算什么?”

    他始終面帶微笑,優雅從容的像中世紀紳士,嘴角的譏笑都那么的高貴不俗?。

    喬遠帆的臉色突然煞白,兩眼閃爍幾下,不敢直視他的目光,手里握著咖啡杯下意識的緊了緊,有些枯瘦的骨頭爆出一截。

    “對不起凱文,當時喬氏處于經濟危機的關頭,利用昏迷不醒失去記憶的洛寒達到目的,的確是我卑鄙,但是,你事后撤走了對喬氏的投資,我也一句話沒說,難道還不夠?”

    杜凌軒輕若微風的呵了呵,“那樣就夠了?你把我當成傻子玩弄于股掌之上,楚洛寒聯合龍梟對我一再打壓,

    先毀掉了我在寧海的投資,又要插足我在燕郊的投資,竟然利用一個滿月的孩子欺詐勒索,呵呵!

    還是你們以為我杜凌軒這么好的修養,對于結結實實打在身上的傷害可以視而不見?”

    他說的話明明那么憤怒,但給人的感覺卻始終如一的淡然。

    喬遠帆緊了緊手指,“所以呢?你想干什么?”

    杜凌軒拿回手機,關掉屏幕,“安娜已經死了,她曾經答應給我的股份我可以不要,我杜凌軒不會卑鄙到和你一樣利用一個死去的人。”

    喬遠帆嘴巴囁嚅,羞慚的垂下頭沒說話。

    “但是,龍梟對我幾次三番的打壓,我沒那么好的肚量原諒他。所以,我用安娜這些股份,換燕郊開發權的完整,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阻止龍梟插足這個項目。”

    杜凌軒說完,他的手機震動一下。

    屏幕上彈出來助理的短信,“龍梟去見了副局長。”

    杜凌軒眉頭擰緊,但只是片刻的功夫又化作無形。

    喬遠帆為難的搖頭,“我幫不了你,龍梟畢竟不是我的兒子,而且他做事有他自己的原則,不是誰都能改變,說到底,我和他沒什么直接的關系。”

    “你有,你是楚洛寒的養父,對她有救命之恩,楚洛寒是個知恩圖報的女人,你去求她,她一定會答應你。”

    杜凌軒的回答相當篤定,對楚洛寒的個性,他似乎已經了如指掌。

    喬遠帆近乎絕望的閉上眼,“凱文,你怎么會變成這樣?”

    杜凌軒無辜的苦惱了,“喬叔叔,我變成這樣,是誰逼的?你,楚洛寒,龍梟,你們所有人都以為我杜凌軒不會疼,不會反擊,是嗎?”

    “我沒想過傷害你。”

    “傷害已經造成,你如果真有道歉的誠意,就讓我看到你的行動。”杜凌軒看向窗外,玻璃窗外的不遠處,戴敏正坐在輪椅上往這邊看。

    “阿姨好像比當年老多了,別讓她操心太多,安安穩穩的度過晚年,不是更好?”

    喬遠帆也看向妻子,喉結痛苦的滾了滾,當年讓楚洛寒變成假的安娜,一半是為了喬氏,一半是為了她。

    交談就此結束,杜凌軒把那張寫了楚洛寒三個字的紙給杜凌軒,“我既然有辦法讓楚洛寒在這里簽字,也有別的辦法讓她做出更不可思議的事。

    喬叔叔,我此前對你禮貌相待,你拿我當敵人,現在,我就實打實的做你的敵人。”

    杜凌軒慢慢把紙折疊好,丟下的瞬間,就像一巴掌啪甩在喬遠帆的臉上,雖然無聲,卻比任何擊打都嘹亮。

    讓喬遠帆無地自容,膽寒心驚。

    杜凌軒走出咖啡廳,附身上了車。

    拿起手機撥打了通訊錄上最近一個打過的號碼,“ps技術不錯,以假亂真。”

    “多謝稱贊,不過還是你想的辦法好,要是放在白紙黑字上,可不是那么容易騙人的。”

    “呵呵,喬遠帆到底是老了,心比以前更軟,讓他低頭不難。但是他有沒有本事說服楚洛寒,我還不確定。”

    “如果失敗呢?”

    “那就只有最后一招了。”杜凌軒旋轉車鑰匙,嘎吱一聲,車子啟動。

    “你那么辛苦的騙到楚洛寒的簽名,為什么輕易放棄?”

    “得到的時候并不難,而且,我原本沒打算這么用。”

    “你想怎么用?”

    “離婚協議書,但,后來她主動和龍梟離婚了,并且”又復婚了。

    那邊的人沉默了一下,咳了咳。

    “坦白說,你還喜不喜歡楚洛寒?還想不想把她追回來?”那邊的人趁他心情不錯,問了個大膽的問題。

    杜凌軒單手握著方向盤,沉默了片刻,車窗外的風景倒退,光影在他的臉上斑駁,“喜歡?不喜歡?說不清楚。”

    “你當初愛安娜嗎?”

    對方又八卦的問了一個問題。

    “?愛。”

    杜凌軒很堅定的給了一個字的回答。

    那邊笑了笑,“我還以為你這樣的男人不會真的愛一個人,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愛過。”

    杜凌軒的車子在路上穩穩的行駛,就像他此刻的表情,“伊莎,你今天的話有點多。”

    伊莎咯咯咯笑,“我對中國挺好奇的,我去過澳門,但是被我爸的人發現了,如果有機會,我想去大陸玩兒一圈。”

    “那還是別來了。”

    “喂?凱文!shi”t!

    電話掛了。

    龍梟和副局長一同走出皇庭會所,兩人臉上都有笑容,可見剛才交談甚歡。

    下了臺階,龍梟主動和他又握了握手,“多謝您不計前嫌,這次就拜托了。”

    副局長面子上抹不掉,握手的時候撂了個臉色,“小文在家哭了好幾天,我當時真想一槍崩了你!但是你小子的確是個人才,比我兒子強得多。”

    龍梟笑笑,“多謝您的理解,令嬡那邊,還請多費心。”

    “算了,我也沒那么不開竅,一碼歸一碼,燕郊的事非同小可,我知道怎么掂量。”

    “是,您明察秋毫。”

    局長氣極反笑,“我說龍梟,你倒是能沉住氣,剛才在里面被我罵了一個小時,愣是一句話沒說,算是能忍的!”

    龍梟笑笑,他當然能忍,他壓根當做耳邊風聽的。

    “我兒子要是有你一半出息就好了,他啊,爛泥扶不上墻!”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啊!

    副局長的司機開來了車,龍梟親自打開后座的車門,“您兒子不是爛泥,當然扶不上墻,我見過令公子,一表人才,前途無量,副局這個黑鍋,恐怕令公子背不起來。”

    “哈哈哈哈!”副局長附身上車,指著龍梟的鼻子大笑,“好你個龍梟!”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