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8章 瘋狗一個,見誰咬誰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說不出的溫暖像一千個太陽灑滿了心頭,全世界都明亮了。

    龍梟一顆心都被這圖給萌化了,愛不釋手的放大、縮小反復看。

    因為太激動,忘了給她評論,結果不到兩分鐘下面就聚滿了贊。

    龍澤:“嗷嗷,大嫂!好萌,我要保存!”

    高景安:“大嫂,小手兒已經萌翻,下次來個正面照行不行?”

    林熙雯:“女神,你這樣真的好嗎?急死我們了。”然后她回復了龍澤,“你去女神家里拍啊!快去!”

    華天:“半個醫院都翻天了,楚醫生,你去處理一下好伐?”

    陸雙雙:“我的寶貝干女兒啊!么么噠!”

    兩人共同好友基本上都評論了,其他的不知道還有多少評論。

    萬幸的是,這不是微博,不然評論一定會爆炸。

    等熱度差不多了,龍梟回復了一句。

    “老婆最好。”

    發完,又點了個贊,然后龍梟放下手機,心情愉悅的繼續工作了。

    他說完,洛寒和他的朋友圈都炸開鍋了,兩人的共同朋友分分鐘在下面炸裂。

    洛寒發完動態就去被護士喊去加護病房了,病人的病情剛剛穩定,林熙雯又找他詢問兩個病人的術后恢復方案,這一忙就是兩個多小時。

    等她把手頭上的事兒都忙完,去茶水間休息。

    宋青玄恰好就在茶水間,看樣子剛剛抽完煙,正在核查潤喉,洛寒接好了水,丟幾片檸檬進去。

    “安安的病情怎么樣了?好點了沒?”洛寒吹了吹茶杯,茶水還是太燙。

    宋青玄咂摸咂摸嘴唇,他晃晃手里的透明茶杯,綠茶葉子在里面漂浮起來,又蕩下去,“累死我老頭子了,終于算是穩定了,只要趙芳芳不再作妖,應該不會有問題。”

    “那就好,趙芳芳應該不會再拿兒子的生命冒險,我已經跟她說過了,她以后在沈家,我會幫她。”

    吹了好一會兒,終于可以喝了。

    “你怎么幫她?沈遼現在可是一條瘋狗,他見誰咬誰,你別以為你是龍梟的老婆他就給你面子,沈遼和他爹都不是好東西。”宋青玄嚴肅的提醒她,不敢有絲毫含糊。

    “幫她自然有我的辦法,宋伯伯只管治病救人,其他的就不要操心了。”洛寒笑笑,就在這一刻,她想到了幫趙芳芳的辦法。

    既然楚熙然容不下趙芳芳,那么鉗制住楚熙然即可。

    至于鉗制楚熙然,方法就太多了。

    “首先保證你沒事,在做其他的,知道嗎?”宋青玄還是不放心。

    “一定的!”

    洛寒用自己的水杯碰碰宋青玄的,步伐輕盈的離開茶水間。

    宋青玄看看茶杯,“這孩子,我剛才想說什么來著?被打斷了!哦,對,小初初!”想到小初初,宋青玄抓起水杯去追人,“等會兒等會兒,我還沒見著小初初呢,給我看看照片。”

    “等會兒給你發微信。”

    “我沒有微信!”宋青玄一語驚醒夢中人。

    洛寒回頭,想想也是,“我給你下載個軟件,注冊個賬號,微信聊天方便。”

    “行!你幫我弄弄。”

    說做就做,洛寒伸手,“手機給我。”

    宋青玄把老古董手機給她,“拿去。”

    洛洛看到他老掉牙的諾基亞簡直醉了,“老頭兒,非智能手機不能安裝,我辦公室有個備用手機,先給你用用,明天買個新的。”

    宋青玄對自己的手機遭到鄙視很不爽,“我的手機用了這么多年都沒壞,我不換,算了算了,那個微信我也不安了。”

    “還是要一個吧,很好玩兒。”洛寒眨巴眨巴眼睛,轉身去辦公室幫他注冊去了。

    說起來微信,洛寒想起來自己的朋友圈動態,打開一看。

    朋友圈的動態提醒顯示99,后面還掛著加號。

    發生了什么?

    兩條動態下面的評論和點贊一個屏幕看不完,龍澤他們直接在下面開啟了聊天模式。

    你一來我一回,聊得不亦樂乎。

    往下翻了幾頁,洛寒看到了龍梟的回復,接著便是跟著他的回復發起猛攻的留言,以高景安和龍澤為首,兩人吵的不可開交。

    洛寒關掉朋友圈,幫宋青玄注冊。

    注冊完成,添加了她和龍梟,又把宋青玄拉到了心外科的工作群。

    做完這些,洛寒給白薇發了個消息。

    “你上次去江城,見到楚熙然了嗎?”

    白薇正好在看手機,在她朋友圈下面聊得火熱,秒回了消息,“看到了!”

    而且,還知道了一個很不錯的秘密!哈哈哈!

    “楚熙然對趙芳芳的態度很惡劣,幫我提醒提醒她。她在我這里有不少把柄,你隨便拿一個。”

    洛寒把這件事交給白薇做,是為了避嫌,她不想讓楚熙然知道她和趙芳芳有直接聯系。

    白薇看到這個哈哈哈爆笑,直接給洛寒發了一條語音,“洛洛,我有個絕招,可以永絕后患!我告訴你,上次我無意看到楚熙然跟一個男人約會,你猜怎么著?楚熙然的兒子不是沈遼親生的!是她的私生子!”

    “嗯?”

    洛寒的確沒有預料到楚熙然會有這么大的膽子,竟然偷偷和野男人生孩子欺騙沈遼,她在作死。

    “所以,這次我一定讓楚熙然老老實實,服服帖帖!交給我吧!”

    “這么說,楚熙然急于把趙芳芳踢出門,還間接的要傷害安安,是想盡快獨攬大權讓自己的兒子爭取繼承權咯?”洛寒轉轉水杯,喝了幾口。

    “是的,楚熙然恐怕是等不及了,而且她在沈家的日子也不好過,總之呢,楚熙然這次倒霉了!”白薇腦海里已經有了對付楚熙然的辦法,只等楚熙然求爺爺告奶奶了!

    “很好,看你表現,表現好了給你發紅包。”洛寒在消息后面綴了個壞笑表情。

    白薇看完噗嗤笑岔氣,“紅包?”

    洛寒給她發了一個,上面寫著“大禮”。

    白薇點開,里面包著0.1元!

    希爾頓酒店,頂層總統套房。

    杜凌軒暴躁的扯開領帶,領帶被他纏在手上兩圈,重重砸在真皮沙發的椅背上,“龍梟淪落到這個地步還想跟我斗!”

    而且,他還吃了癟!

    杜凌軒的助理低聲道,“董事長,燕郊別墅群,您真要分一杯羹給龍梟?”

    杜凌軒按了按狂跳的太陽穴,“龍梟手里有王牌,他跟上面的人關系不淺,龍梟在京都這些年,結實的朋友不少,能把mbk發展到今天的規模沒有后盾也不可能。”

    “既然這樣,龍庭身后的力量不是比龍梟更大嗎?您現在和龍庭合作,大可以讓他幫忙清理障礙。”助理有些不明所以。

    “龍庭?這些年他一直賦閑坐在董事長的位置上,真正的業績都是龍梟打下來的,他的面子哪兒有龍梟的大?”

    助理了然,“就沒有別的辦法?”

    杜凌軒望向窗外,偌大的京都都在腳下,一覽眾山小的感覺,想必沒人不喜歡。

    “喬遠帆是不是還在京都?”

    “我可以聯系他問問,董事長要見他嗎?”助理還記得上次他拜訪喬遠帆遇到了顧延森,最后不歡而散。

    “見。”

    杜凌軒打開行李箱,從夾層拿出本子,翻開寫著洛寒名字的一頁。

    “你先出去,聯系到喬遠帆告訴我。”杜凌軒走到寫字臺前,展開那張紙。

    “是,董事長。”

    ——

    喬遠帆接到杜凌軒電話的時候的確還在京都。

    他和戴敏很多年沒有回國了,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兩人慢慢的散了散步,把以前經過的地方又回顧了一下。

    因為是兩人的回憶,所以他們沒讓洛寒陪同,就這么慢悠悠的在街頭巷尾晃悠,看到熟悉的景物還能激動的去合影。

    看起來像重走青春路的年輕人。

    電話響了,喬遠帆看到是杜凌軒的號碼,呼吸不由沉了沉。

    “喂。”

    “喬叔叔,請問你目前還在京都嗎?”

    “嗯。”

    接下來,杜凌軒畢恭畢敬道,“喬叔叔,我有件重要的事需要現在和你面談,請問你在哪個位置?我去找您。”

    喬遠帆不是很想見他,“什么事電話里不能說?”

    戴敏也意識到丈夫的態度冷淡,想著就是杜凌軒來擾人清靜了。

    “事情的確有點棘手,我想咱們還是見面談吧,您在附近找個咖啡廳,我盡快去。”

    掛了電話,喬遠帆不悅的耷拉下臉,“是凱文,說是找我有重要的事。”

    “你見嗎?”戴敏看他不是很高興。

    “以凱文對安娜和喬氏做的事,我的確不想見,但是凱文的父母為人都不錯,我總得給老杜個面子,還是見見吧。”

    “也好,你們談事,我在外面等著。”

    喬遠帆推著她的輪椅,悠悠嘆氣,“凱文這孩子,聰明有才干,只是,他對安娜的感情用的不對,我真擔心他會毀了自己。”

    喬遠帆選了個路口的咖啡廳,點了咖啡只喝一口,等了不到半個小時,就看到杜凌軒推開玻璃門進來。

    每次見到杜凌軒,他身上風雅從容的氣質都會讓人眼前一亮,讓人驚訝于他的修養。

    但是,喬遠帆現在已經不再會被他的外在欺騙了。

    杜凌軒附身問好,“喬叔叔,等了好久吧?”

    “沒有,剛到。”喬遠帆也沒把場面弄的太僵,對他笑了笑。

    杜凌軒點了一杯藍山,坐在對面跟喬遠帆話家常,“叔叔來中國還適應吧?這么多年沒回來了。”

    “還行,畢竟是自己的祖國,感情在這里,根也在這里。”喬遠帆抿一口咖啡,他無名指上的金色指環已經有些松了,皮膚松弛后,整個手指都縮了一圈兒。

    “安娜的女兒很可愛,是個討人喜歡的小寶貝。”杜凌軒攪拌一下咖啡,啜飲。

    “是,很可愛,你也該結婚生子了。”喬遠帆盡量不把話題往洛寒身上扯,避免尷尬和矛盾。

    杜凌軒擱下咖啡杯,雙手疊在桌子上,“安娜還是和以前一樣,喜歡跟我開玩笑,在初辰的滿月酒上,她可是把我害苦了。”

    杜凌軒半開玩笑半認真的訴苦,語氣聽不出責備,但是矛盾的中心就是洛寒。

    喬遠帆當做沒有聽明白,“我也要提外孫女謝謝你,這么大方的禮錢。”

    杜凌軒爽快的笑幾聲,“喬叔叔恐怕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喬遠帆眉頭警惕的蹙了下,“其二是什么?”

    杜凌軒從西裝外套里面的口袋里抽出了一張紙,紙張折疊的很好,“喬叔叔應該知道,安娜向來不喜歡欠別人的,更不喜歡占便宜,她突然問我要三個億,您就不奇怪?”

    喬遠帆瞄一眼那張紙,“安娜的確不是那種人,但燕郊的項目是你自愿送給小初辰,不存在強取豪奪。”

    杜凌軒暗昧的摸一下眉梢,“喬叔叔還是看看這個吧,看完之后或許可以幫你理解安娜為何那么做。”

    喬遠帆帶著困惑和警醒,打開了那張紙。

    白紙黑字,赫然寫著安娜要將她名字的喬氏股份全部轉移給杜凌軒!

    “怎么可能!”喬遠帆啪嗒將紙甩在桌子上,憤怒和震撼讓他瞪大了眼睛。

    杜凌軒則不慌不忙的又品了一口咖啡,“怎么不可能呢?我和安娜曾經是準夫妻,但她后來回國后跟龍梟糾纏不清,再后來被證實是龍梟的妻子,喬叔叔不妨想想,在整個過程中,我處于什么身份?我說了什么嗎?”

    喬遠帆斟酌半晌,沒有說話。

    算起來,杜凌軒當時的表現的確很大度,但是不代表他可以秋后算賬,吞掉安娜在喬氏的股份!

    杜凌軒看他面色灰白,繼續道,“我和安娜的確有很多矛盾,但我對她的感情一直沒變,她無法給我婚姻和愛情,只好用這個彌補我,我說過不要,但她似乎想用這個方式彌補我。”

    杜凌軒嘆一口氣,“安娜就是那樣的人啊!”

    喬遠帆手指用力握緊,“你讓我看這個,想干什么?”

    杜凌軒輕描淡寫的笑笑,“喬叔叔,這件事我一直沒有公開,而且說白了,我也沒打算真要這些股份,更不想讓您知道我和安娜有這樣一段,所以還請您為了保護她的自尊,不要提起。”

    喬遠帆不語。

    “至于我想干什么”杜凌軒坐直,“龍梟要吞掉我在燕郊的項目,我想請你勸勸他,盡快放手。不然咱們誰臉上都不好看。”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