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8章 坐穩寶座,順手圈錢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好似有一道自天而來的光,當頭灑下來,把所有的風華都放在那個男人的身上,讓他在冗雜的人群中,顯得那般的干凈孤傲。

    所有人循聲去看,霎時被眼前的龍梟驚的半個字說不出來!

    這不是一直被傳言說已經臥病不起、甚至快死掉的龍梟嗎?為什么他好端端的站在這里,渾身上下都看不到絲毫病態的痕跡?!

    一絲一毫都看不出來!

    剛剛還在用平板電腦飛快編輯文稿準備發新聞的記者,動作全被點了穴道。

    攝影師反應較快,迅速把鏡頭對準了龍梟,高清鏡頭下,龍梟的臉上看不到任何情緒的波動。

    他將麥克風又塞回記者的手里,單手插入褲袋,一派奪人的氣勢。

    而被他用目光鎖定的龍庭,還沒來得及坐下,直接站起來了,他臉色明顯局促的僵了僵,“看來傳聞不是真的。”

    龍梟逆著人群走進來,后面是簇擁著他的一群記者,緊跟著他身邊的則是季東明、安迪,兩人一左一右,形成了強勢的保護圈。

    “傳聞是不是真的,你現在不是知道了?”

    龍庭冷笑,“既然如此,那么咱們就走完最后一個程序,我手上掌握了楚氏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是楚氏最大的股東,今天在董事會上交接職位,你來的正好。”

    龍梟略無略有的笑了笑,一抹詭桀的笑容蕩開,“百分之三十五?你確定你是楚氏最大的股東?”

    龍庭面對記者,又掃了一眼在座的董事會成員,勝券在握道,“當然,和你手里的百分之二十相比,我高出了整整十五個點,我難道不夠資格當楚氏的董事長?”

    顧延森看看龍梟身邊的季東明,后者回了一個微笑,意思是搞定了,不用擔心,他點了點頭,對白薇示意了一下。

    白薇心里的一顆大石頭也順利的落了地。

    等到龍庭將話說完,龍梟才看向了董事會成員,“各位董事,似乎你們對更換董事長很熱衷,怎么?我擔任楚氏董事長的時候,讓諸位虧損了?還是委屈了諸位?”

    他們想說,當然虧損了!楚氏這幾天的股價暴跌,他們的錢還沒到手里就縮水了一大半,現在股票簡直成了一堆廢紙,他們沒砸了楚氏就算是客氣的了!

    但是,這樣的話他們可不敢隨便說,背地里議論也就算了,當著龍梟的面,說一句就是死罪。

    所以大家都沉默,互相觀察,然后乖乖的裝聾作啞。

    龍梟嘴角微動。

    顧延森冷冷笑了,一幫子見風使舵的家伙,眼睛里只有自己的錢,半點同甘共苦的決心都沒有,這個薄情的金錢社會啊,心不狠真是站不穩。

    觀察完董事會成員的態度,龍梟又對龍庭道,“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當然不少,龍先生慧眼識珠,選擇在楚氏投資這么大筆資金,我代表楚氏對你表示感謝。”

    投資?

    購買楚氏百分之二十分股份,可是花了大價錢的一筆投資,人家奔著當領導的目的來的,卻被他輕描淡寫的一句謝謝給打發了。

    龍梟頭很輕的點了點,壓根稱不上頷首的程度,在龍庭的笑容即將綻放的時候,龍梟又不輕不重的補了一句,

    “但是,區區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就想掌管整個楚氏,龍先生想錯了。”

    龍庭一把抄起那份文件,差點摔龍梟的臉上,“呵!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我不信你能拿出比我多的股權。龍梟,你看清楚局勢,別因為一意孤行影響股東的利益,楚氏現在股價暴跌,你拿什么補償股東的損失?”

    龍梟看向坐在大長桌兩邊的董事們,他還不了解這些人?

    只要他回來,楚氏的股價必然猛漲,他們損失的錢還會原封不動甚至翻倍的回到手里,他們不是傻子,當然知道怎么選擇。

    “我的股東,我當然會負責到底,當然,也包括龍先生你。”

    “龍梟,你別太囂張!”龍庭顯然有些怒意,他的耐心以消耗了大半,只想速戰速決,將龍梟踢出董事局!

    龍梟依然平淡的笑笑,“龍先生,這里是楚氏,我的地盤,囂張兩個字,似乎更適合用在外人身上。”

    比如,你!

    他說完,季東明上前一步,咔噠打開了公文包,抽出一份整潔的文件,雙手遞給龍庭,

    “龍董事長,這是我們董事長目前掌握的楚氏股份證明,我們董事長手上有楚氏百分之四十的股權,比你多了五個百分點,而且,我們董事長手上的干股持有量比你多了十個百分點,所以,這把椅子,您恐怕不能坐。”

    什么?!

    龍庭不敢相信的一把抓住文件,上面白紙黑字紅戳,清清楚楚的寫著龍梟的股權份額,足足百分之四十!

    “怎么可能?龍梟,你使詐,你暗中購買并攏楚氏的股份,這是非法行為。”他暴力的將文件摔在桌子上,一句話說的記者更是亢奮了!

    非法行為?這個帽子很大啊。

    龍梟坦坦蕩蕩的走進去,白薇拉開董事長的椅子讓他坐下。

    “龍先生,污蔑和誹謗,在我國的憲法里好像墜著不輕的罪名,希望你慎用。”龍梟謙虛有禮,但軟中帶硬,四兩撥千斤,當著一群記者的面,把龍庭的氣焰滅了七八分。

    龍庭沉住氣,以長輩的身份追問,“哦,既然這樣,你解釋解釋,你手上的這些股份哪兒來的?”

    這是要刨根問底審犯人呢?

    龍梟坐在椅子上,緩聲笑道,“龍董事長的股份又是哪兒來的?”

    “自然是買來的。”至于怎么買的,從哪兒買來的,渠道是否正常,肯定別提半個字。

    “既然龍董事長知道,何必問我?難道是我孤陋寡聞了?那么請問,除了購買,可還有別的辦法?”

    龍梟一說話,高下立現,龍庭被堵的愣是無力反駁。

    龍庭黑著臉道,“龍梟,你別得意忘形。”

    “請放心,不管什么時候,我都會牢牢記住我的身份。”

    我慕家長子的身份!

    龍庭一時無言。

    記者們屏息聽兩人對話,壓根不敢采訪一句,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龍梟和龍庭單打獨斗的話,龍庭似乎討不到便宜。

    三十年的父子情分,看來是斷的一干二凈了。

    季東明恭敬道,“龍董事長,您的位置在這里,請坐。”

    作為楚氏的股東,他只能坐在董事們的席位上,這對堂堂mbk的董事長簡直就是侮辱。

    mbk是京都房地產的大佬,是天王老子一樣的角色,楚氏算什么?一個小地方的縣令而已,居然讓他坐客席?!

    龍庭看都沒看,轉身道,“既然你回來了,以后好好管理楚氏,別再鬧得烏煙瘴氣,我可不是每次都有閑工夫替你收拾爛攤子!”

    為了保全面子,龍庭撂下一句狠話,轉身走出會議室,粱仲勛緊跟在他身后,拿著桌子上的文件頷首離去。

    龍庭離開,硝煙戰場變成了楚氏內部的矛盾整合場地,龍梟沖季明東道,“關門。”

    “是!”

    董事們個個夾緊了尾巴,這會兒個個都成了孫子,誰也不敢再亂嚷嚷,提著一顆心等待梟爺對他們的處分。

    百分之四十的股權,比他以前持有的還多,絕對是壓倒性的優勢,他要踢出誰,一句話的事兒。

    龍梟卻平靜的打開了電腦,面色微寒道,“開會。”

    開會?!就這么簡單的兩個字?竟然沒有先拉典型處分幾個不聽話的?

    不會吧?

    安迪將會議的資料分發下去,“諸位,幾天的會議內容較多,時間也會比平時長,請做好準備。”

    董事們面面相覷,一向恩怨分明的梟爺竟然沒打算讓他們當場付出代價?為什么?

    場外。

    龍庭啪嗒一把拍車子座椅,“該死的!龍梟不是死了,怎么會突然出現!”

    粱仲勛低頭道,“恐怕是情報有誤,或者是他故意設局讓咱們上當。”

    龍庭煩悶的繃著臉,“混賬東西!咱們投給楚氏的錢就這么打水漂了?”

    錢當然不是重點,要命的是,今天他當著記者們的面丟人現眼,這是多少錢額無法彌補的損失。

    粱仲勛低聲道,“這筆錢,進了楚氏的口袋,恐怕不好抽回來,股票套現過程復雜,而且現在抽身,咱們會損失一大筆錢。”

    等于這筆錢要扒一層皮。

    龍庭悶哼一聲,手指壓住了狂跳的太陽穴,“先把新聞壓下去,今天的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是,董事長,我會通知媒體。”

    “走,回公司。”龍庭氣的臉色鐵青,梗著嗓子憋出幾個字,粗糲的手指攥成拳頭,又憤然甩了一拳!

    司機開車,粱仲勛坐在副駕駛上,手機亮了,看到新聞,粱仲勛不安的道,“董事長,新聞已經公布了,比咱們想象中的要快,經過這次,恐怕明天mbk的股份要跌了。”

    “mbk就算跌破底也能碾死楚氏!龍梟這個混賬東西,我不能讓他再得意下去。”

    三個小時后,董事會結束,董事們被龍梟一席話說的吃了定心丸似的,個個巴巴的賠禮道歉說好話,對楚氏再三表達自己的忠心。

    這些話么,龍梟只當耳邊刮了一陣風,壓根不信,表面上笑笑,說一些有錢大家賺的場面話。

    人群散盡,龍梟額頭一擰,剛才端平的身姿終于有些撐不住,手肘壓在桌子上,后背的冷汗已經濕透了潔白的襯衣。

    季東明忙上去扶住他,“老板,孫醫生在您辦公室,我扶你過去。”

    龍梟后背的槍傷尚未愈合,今天強行出來,又連續開了三個小時的會議,整個過程姿態四平八穩,后背承受的壓力過大,恐怕又惡化了。

    他蹙蹙眉頭,面色顯然比剛才蒼白了許多,“給我止疼藥。”

    “好,好”

    季東明倒出一粒止疼片,遞給他一杯水,龍梟捏起藥片塞進嘴里,就著他手里的水杯喝一口水咽下去。

    季東明不放心,一直不沒敢松開手,“老板,我先送你回家吧,你這樣不行啊。”

    輕輕靠到椅背上,吁了一口氣,“從今天開始,楚氏的股價會回升,但mbk對楚氏的打壓不會停,接下來,咱們還有幾場硬仗要打,通知財務和市場部,一個小時后開會。”

    還開?!!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