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0章 現實版人民的名義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孫氏集團。

    莫如菲眼冒金星的坐在孫秉文的辦公室,兩條長腿交疊,氣焰頗為囂張。

    “幾位,這里是董事長辦公室,他人不在,你們沒有權利動里面的任何東西。”

    穿著制服的男人并無退讓的意思,依然挺拔著身軀和莫如菲對視,公事公辦道,“不好意思孫夫人,我們按上面的指示執行,這是我們的工作,請你配合。”

    莫如菲牙齒咬住,濃妝下的美麗面龐有著勾魂的魅惑,她傾身偏向來者,附身的同時,露出了身前的一方妖嬈,“同志,你最好搞清楚狀況,現在還說不定呢,孫氏集團可不是你們想查就能查。”

    兩個負責審查辦公室的同志對視一眼,兩人被莫如菲的行為氣的笑了,“孫夫人,你這話什么意思?懷疑我們的執法能力?”

    “沒錯,我的確很懷疑你們有沒有這個權限,誰給你們下達的命令?局長?”莫如菲算著時間,孫秉文差不多已經到了工商局,那么下一步就是撤銷審查的額指令了。

    兩人呵呵笑,“孫夫人知道的倒是清楚,沒錯,就是我們局長親自下達的命令,孫夫人既然知道,那就請配合我們的審查,耽誤了正常工作,只怕那我都會有麻煩。”

    莫如菲長腿疊在老板椅上,纖瘦性感的火辣身材橫陳在椅子上,環臂的時候特意擠出了胸前的輪廓,“同志,咱們還是等等吧,現在一切都說不準呢!”

    兩人蹙眉,其中一人道,“打電話問問局長吧,是不是這個女人有后臺,別到時候弄的太難看。”

    另外一人點頭,“也好,我問問局長。”

    官場和商人之間利益糾紛挺復雜的,別真一不留神捅婁子。

    那人拿起手機,當著莫如菲笑吟吟的面,撥通了局長的電話。

    此時,信號另外一端鏈接著的人,對坐在輪椅上的孫秉文悠悠一笑,“不好意思孫先生,我先接個電話。”

    孫秉文看他態度很親和,心里有了不少勝算,“好,您請。”

    局長拿起手機,“怎么了?”

    這邊的同志匯報道,“局長,我們在檢查孫秉文的辦公室,遭到了他夫人的拒絕,請問局長是不是另外有安排?”

    王局長笑了笑,誰也不知道他的笑容幾個意思,他將手機拿開一點,對孫秉文道,“孫先生,我的人在你的辦公室,竟然被你夫人給攔下了,你這位夫人很厲害嘛。”

    孫秉文猜不透他這句很厲害到底是褒獎還是諷刺,因為局長?的表情太平淡,沒有波動,心下微惻,笑道,“局長的意思是呵呵,是不是賤內影響了正常的執法,我馬上讓她助手,您也知道的,女人嘛,都不懂事。”

    王局長眼神一閃,“孫先生對夫人倒是好,董事長的位置都讓給她坐,但是,審查是正常程序,孫先生的辦公室大概沒有什么不方便被我的人看的吧?”

    孫秉文心中一驚,察覺到似乎不妙,“沒有,當然沒有,王局長現在就可以搜查,您請,請。”

    孫秉文伸手做了個請的動作,手掌連著往前送了兩下。

    王局長點頭滿意的笑道,“都像孫先生這么遵紀守法配合公務,我們會少很多麻煩啊!哈哈!”

    笑罷,王局長對電話道,“按程序來,查。”

    那邊的人領命,“是,局長。”

    莫如菲趾高氣昂道,“怎么樣?你們局長怎么說?挨罵了吧?下次辦事之前還是先打聽清楚吧。”

    那人卻放下了手機,平淡又譏諷的笑笑,“不好意思孫夫人,局長親口下令,馬上查!”

    “什么!查?!你們怎么可以!”

    不由得莫如菲大呼小叫,工商局的人一個箭步上去——

    莫如菲嚇得花容失色,以為對方要對她下手,惶恐之際,坐著的椅子突然一輕,兩個人直接連人帶椅子一起給挪走了,這才騰出空間,方便執法人員展開工作。

    莫如菲在椅子上撒潑大罵,“你們干什么?這里是孫氏集團的董事長辦公室,碰碎了一樣都夠你們傾家蕩產,給我小心點!”

    兩個戴上白色手套,對莫如菲的大呼小叫不予理會,四只手嫻熟的從開始處理桌子上的文件,打開抽屜

    莫如菲咬牙,高跟鞋咔噠用力踹地板,該死的,孫秉文到底有沒有搞定?為什么這些人還敢來?

    他到底行不行?

    這邊,孫秉文正謹小慎微的觀察王局長的臉色變化,“王局長,我承認,孫氏集團的確有些地方做的不是很謹慎,我已經嚴厲的批評過他們了!公司遺漏的一切稅款我們都會追平。

    作為京都的納稅大戶,我會起到模范帶頭的作用,保證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并且我可以跟王局長保證,孫氏集團以后將會給京都的發展打來更多的動力。”

    王局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孫先生很有覺悟,生意人就應該這樣啊,呵呵,京都的gdp還需要你們支撐呢。”

    孫秉文一聽有戲,忙繼續加碼,“王局長請放心,孫氏以后必然會嚴格按照規章制度辦事,堅決杜絕類似的惡劣事件發生。”

    王局長目光清冷,笑容不達眼底,“哦?”

    孫秉文這才從腳邊提起皮箱,放到王局長的辦公桌上,咔噠彈開了扣子,登時,一片粉色的鈔票躍然眼前。

    紅色的鈔票一疊一疊的碼放整齊,像張開了血盆大口的美麗食人花,誘人深入。

    王局長一副什么風浪都見過的樣子,對孫秉文的送錢之舉并不意外,而是淡似若無的一笑,“孫先生這是?”

    孫秉文忙笑,“王局長是京都的父母官,我知道你一向秉公執法,兩袖清風,真正是個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的好領導,聽說王局長的小公子最近在準備出國讀書,出國讀書花費高,這些呢,只是我給小公子的一些心意,提前預祝他拿到心儀學校的錄取通知書。”

    呵!不直接說給他送錢,還掛上了他兒子名號,了解的倒是清楚。

    “孫先生是做過功課了?這點都知道?”王局長瞥一眼那些錢,一百萬,呵呵!

    孫秉文忙笑彎了眼睛,“王局長曾經發表過一片文章,叫做企業家也要不斷學習不斷進步,我聽您的,每天都在學習。”

    一派胡言!

    王局長啪嗒將水杯頓在桌子上,嘩啦一聲,里面的水濺出來,旋即,他臉色突然大變,雙目瞪大,“孫秉文!你好大的膽子!”

    ——

    華夏醫院,調養室。

    袁淑芬和洛寒面對面坐在客廳,袁淑芬那這一把花藝的小剪刀,正在修剪一盆蘭花,洛寒看著她,滿臉的笑容,笑的臉都要酸了。

    “媽,您倒是說句話啊,別這么一直沉默。“

    她看袁淑芬修剪蘭花都看了半個小時了,一盆蘭花眼看著要被她給剪成了禿瓢,她還在修剪著,洛寒看的頭皮發麻。

    袁淑芬面色平靜,好像什么事都沒有,“我說什么?你們都長大了,不用征求我的意見了,都有自己的想法了,離婚也說離就離,我還能說什么?”

    袁淑芬很生氣,但她身體虛弱,聲音并不嚴厲,只是語氣里都是難過。

    洛寒拉住她的手,從她手里將剪刀拿走,“媽,離婚的原因我已經解釋了,您也理解的吧?”

    洛寒眨巴下眼睛,俏皮的笑。

    袁淑芬無奈的道,“洛寒,你這個傻孩子,當初梟兒冷落你,委屈你,你在龍家吃了不少苦,現在眼看著要好起來了,你又”

    “媽,好事多磨啊!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而且收獲了一個小寶寶,一個世界上最好的婆婆!”洛寒環住袁淑芬的手臂,親昵的在上面蹭了蹭。

    袁淑芬被她的撒嬌神功征服,終于笑了,“你呀,拿你沒辦法。把遙控器給我,現在我能看新聞了吧?”

    洛寒不好意思的把遙控器給她,“我們瞞著你,是怕你知道了難過。”

    袁淑芬撇撇嘴,“你們太低估我了,我經歷的風浪比你們多。”

    當年她連滅門都見過,目睹了袁家的破產,消失,她怕什么?她還有什么過不去的?

    打開電視,看到的卻并不是龍梟和洛寒的新聞,袁淑芬詫異了,“這是什么?”

    洛寒也扭頭去看。

    “因為網上涌現沈遼的大量不雅照,導致股民對沈氏集團徹底失望,截止目前為止,已經有上百股民拋售沈氏股票。”

    “沈遼因不雅照陷入事業危機,這他自入獄后遭遇的再一次滑鐵盧”

    “江城監管部門介入調查,今天直接從沈氏集團大廈帶走了沈遼”

    我勒個去!

    洛寒眼睛忽閃撐大,“沈遼?!”

    畫面一閃,記者的鏡頭切到了京都,后面的背景是孫秉文的公司,外面此時簇擁著幾十個記者。

    “工商部門接到舉報,有京都四大家族之一之稱的孫氏企業,存在相當嚴重的偷稅漏稅行為,相關部門介入調查,短短半天時間就查到了孫氏集團漏稅一千三百萬之多”

    “孫氏集團不僅有稅務詬病,還被查出惡意競爭,壓低業內底價等行為,影響極度惡劣。”

    洛寒和袁淑芬對視,兩人心照不宣的抽了抽嘴角。

    前腳龍梟和洛寒的新聞才覆蓋網絡,現在一下子爆出了兩個大料,這太巧合了啊!

    “媽,會不會太巧了?我怎么覺得”是您兒子做的好事?

    呵呵!

    袁淑芬靠著沙發,換了個舒服的姿勢半躺,“梟兒做的。”

    知子莫如母。

    正說著,電視上又爆出一個畫面。

    “孫秉文的車突然出現在工商局大門外,孫秉文本人正在王局長辦公室會談,處于風口浪尖的孫氏集團,到底在搞什么把戲?”

    “孫秉文今天緊急調出兩百萬現金,是否跟拜訪王局長有關?現實版人民的名義是否會在今天上演?!”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