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狂懟莫小賤人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華燈初上,夜色漸漸地籠罩了整個大地,霓虹燈在京都的繁華街道上擦亮了眼睛。

    黃金地段高檔別墅,室內被璀璨的的大吊燈照亮,如同白晝。

    高景安赤腳站在高大的落地窗前,手里端著一只高腳杯,修長干凈的手指捏著杯子纖細的水晶杯頸,輕輕的搖晃著里面的液體。

    腳下踩著昂貴的俄羅斯長絨地毯,潔白的地毯上覆蓋了他一小面腳背,在夜色下,他的身影似乎也被拔高了許多。

    高景安目光深遠的看著前方,眼神中似乎有思索,舉起酒杯,抿了一口酒,高景安美美的閉上眼睛。

    乍一看,絕逼安靜美男子一枚。

    嗡嗡嗡的震動聲突然打破了一人獨處的靜謐,高景安皺了一下眉頭。

    在安靜的可以聽到呼吸聲的夜色中,桌子上嗡嗡震動的手機顯得很突兀,高景安煩躁的走過去,低頭看到屏幕上的名字,他嘴角冰冷的弧線往左邊用力的一扯!

    莫如菲,呵呵!

    她竟然還有種給他打電話,這個賤人!

    高景安厭惡的將手機翻過去,不理會她的吵鬧。

    手機一會兒安靜了,可不等高景安走到陽臺,電話又頑強的響了。

    瑪德!

    高景安怒斥一聲,近乎暴力的將手機拿起來,冷冷的嘲諷過去,“莫如菲,你干什么!”

    莫如菲想到這通電話打過去可能會引起高景安的反感,所以她做好了心理準備。

    “表哥,你先別生氣,聽我說完“

    “呵呵,不生氣,看到你的名字我就來氣,不想讓我生氣就不要打擾我,掛了。”甩下一句狠話,高景安就準備將電話給掛了。

    “等等!表哥你等下!”莫如菲怕他真的掛掉電話,在那邊急切的喊住了他,捂著電話的手因為太激動甚至有些發抖。

    高景安冷哼,不耐的喝下一口紅酒,“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莫如菲噓一口氣,盡量放緩了語調,溫柔的笑笑,“表哥,你一個人在家嗎?”

    喲,這意思是,她打算來找她?

    想得太多!

    “不管幾個人在家,都不歡迎你來,有話電話里說。”高景安語氣生冷,和莫如菲的熱情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莫如菲妥妥的屬于熱臉貼上冷屁股,但是既然選擇主動聯系他,莫如菲準備扛下他所有的壞脾氣。

    “我不是這個意思,表哥那里我怎么好意思打擾呢,只是,這么長時間沒有跟表哥聯系,我想問問表哥怎么樣?好嗎?”

    莫如菲往咬了一下嘴唇,小心翼翼的靠近那個暴躁憤怒的心,生怕將他給惹毛了。

    “莫如菲,你在我面前就把綠茶婊那一套收起來吧,你是什么人我還不知道?找我想說什么鬼話,爽快點,我給你三分鐘,說完趕緊給我滾。”

    “好好,表哥是痛快人,我也不廢話了,今晚八點財經黃金檔有杜凌軒的專屬報道,你看看。還有,杜凌軒這次跌倒,全都是龍梟做的,杜凌軒和龍梟的梁子結大了。”

    高景安的眉心突然擰緊,“杜凌軒的破事兒我為什么關心?一個暗中出黑手坑害合作方的偽君子而已!”

    “表哥,杜凌軒是藍天國際的董事長,他名下的資產不是小數目,這個人是龍梟的對手,等于他要用整個藍天國際對抗楚氏,你覺得龍梟有勝算嗎?”

    真特么的掃興!破壞了他喝酒吹風看夜景的好雅興!

    “莫如菲,黃鼠狼給雞拜年,你安的什么心?挑唆我跟我大哥作對?呵呵,聽你的意思,好像是希望我聯合杜凌軒對付我大哥?”

    高景安直言快語根本不給莫如菲留半點顏面,一巴掌打下去,打的莫如菲臉生疼。

    “表哥,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只是提心你,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對手強,你所謂的大哥,現在已經不是mbk的總裁了,他也不可能繼承mbk,你別跟錯了人。”

    真特么的煩!

    高景安真想隔著電話把莫如菲踢到國貿樓頂上去!

    “要說跟錯人,我們高家和你父親成親戚,就是最大的錯誤!還特么的有什么錯比這個更惡心?我說莫如菲,別再用你感人的智商當說客了,安生點,少搞事情,也許你跟你的二級殘廢男人有好日子過,再試圖興風作浪,不用我大哥出手,我特么的一把手弄死你!”

    高景安一口氣說完,冷冽強悍的氣場呼啦啦壓的莫如菲半天沒反應,她絕對沒想到,高景安的反應居然這么大!

    龍梟到底給他喝了什么迷魂湯,他對龍梟竟然這么死心塌地!

    “表哥,你不會把穎姿姐忘了吧?穎姿姐還在監獄呢,穎姿姐走到今天這一步,都是龍梟害的,你不會對穎姿姐袖手旁觀吧?她受的委屈你就這么算了?”

    操!

    莫如菲特么的就是個攪屎棍!

    “給我閉嘴!我姐的事,你敢在提一句,我讓你莫如菲神不知鬼不覺的消失,你信不信!”

    莫如菲一下愣怔,她信,她當然信,高景安看起來每個正經,其實手段十分狠辣,他在商場的建樹莫如菲也十分清楚。

    “表哥,我不說了只是,只是我今天去看了她,姐姐比以前憔悴多了。我很心疼她”莫如菲說的似乎要哭出來,“表哥,姐姐是你唯一的親人了,你可以跟我討厭我,但是你不能放棄她。”

    高景安手中的紅酒杯“啪”一把徹底的摔碎在地上!

    刺耳的聲音嚇住了莫如菲,她忙逃難似的掛了電話。

    高景安雙目猩紅,好像喝的紅酒全凝聚在了瞳孔里面,紅血色將眼球染成了別的顏色。

    太特么的煩了!想揍人!

    他和他姐,還需要一個外人提醒?!莫如菲太把自己當個東西了!

    心煩意亂的翻了翻手機通訊錄,高景安的手指停在一個名字上。

    小女傭

    “喂,女傭,趕緊過來一趟。”

    “什么為什么?我身上的傷復發了,疼的要死,你這個罪魁禍首必須來看看我,哪兒來這么多問題,趕緊的。”

    “什么一個小時,二十分鐘內過來!”

    “來晚了我就死了!”

    一陣咆哮,高景安掛了電話,這個時候,周若琳是他的萬金油,可以提神,可以醒腦,還可以調節心情。

    幾天不見了,這個怪力丫頭!

    高景安從冰箱里抱了一堆吃的喝的放客廳,坐到沙發上,按下智能開關打開電視,調到財經頻道,碩大的屏幕上正好出現了杜凌軒的個人資料。

    視頻類似于藍天國際和杜凌軒的個人宣傳片,制作精美的vcr明顯是早就完成的,內容翔實的介紹了藍天國際的創辦、起家、業務范圍、國際影響力、業內口碑等等,還有一些當下知名的企業家對藍天國際的盛贊。

    “真是不要臉,找一幫人過來吹噓自己,以為這樣就洗白了?”

    高景安冷笑,吐槽看到的內容,只是吐槽歸吐槽,不可否認的是,藍天國際的確很有影響力,杜凌軒的個人履歷也十分漂亮。

    出身、入學、取得的學位,杰出的華爾街精英稱謂等等,簡直就是一個個耀眼的光華,給杜凌軒渾身鍍了一層金光。

    不了解內情的人一定會被長達十五分鐘的視頻深深的折服,因為實在太牛叉,太高逼格。

    視頻后面,是一些杜凌軒處理海倫事件做出的實際行動,他承擔了海倫的一切損失,主動掏腰包補償股民,割自己的肉喂飽了股民,拿到錢之后,股民不再對他怨聲載道,風向轉的很快。

    “臥槽!果然是一群見利忘義的混賬東西,拿到錢親爹都不認識了吧!”

    高景安氣的肺都要炸了,尼瑪,就因為杜凌軒給了錢,分分鐘連祖宗的姓都不要了?!

    高景安氣不過,視頻還沒結束就給龍梟打了電話。

    龍梟還在楚氏工作,接到高景安的電話,夾在肩膀上接聽,“怎么了?”

    “大哥,杜凌軒太特么的不要臉了,他竟然買斷了財經頻道的二十分鐘給自己做宣傳,視頻內容簡直把自己吹上天了,你知道嗎?”

    龍梟一手按著文件,一手簽字,“知道,杜凌軒危機處理手段十分得當,海倫的股民基本上已經平息了憤怒。”

    高景安更不淡定了,“大哥,你既然知道為什么不做點什么?你就讓他把自己洗白?”

    龍梟簽完字,擱下筆,將手機拿好,“杜凌軒為了洗白自己花了幾百個億,以后要維持良好的形象,他還要投入更多,而且他想進軍中國市場,短時間內恐怕沒有門路,這樣的人,我需要做什么?”

    高景安:“”愣了一會兒,“所以,等于把高景安趕出中國了?”

    “對,基本上是這樣。”

    高景安啪嗒拍自己的大腿,“好!杜凌軒滾出中國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龍梟笑笑,“你擔心什么?杜凌軒要對付的人是我,不是你。”

    “他對付你,我擔心你啊!你是我大哥!”

    叮鈴鈴!

    高景安家的門鈴電話響了。

    龍梟看時間不早了,準備下班回家,“這么晚了,有客人?”

    高景安啊哈哈笑,“不是不是,我點了外賣。”

    龍梟淡笑,“背上的拉傷好了嗎?身體沒恢復,少吃點垃圾食品。”

    高景安忙不迭點頭,“是,我不亂吃東西。”

    龍梟又道,“我聽洛洛說,周若琳挺會做菜。”

    “啊?她會做菜?跟我有什么關系嗎?”高景安一邊回答一邊思考,說話斷斷續續。

    “沒關系嗎?”

    “”

    高景安起身去開門,顯示屏里面正好是周若琳東張西望的臉,水汪汪的大眼睛,靈動又可愛,閃爍著晶瑩的光點,有點萌,有點傻氣。

    “大哥說的對,有關系!”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