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 智商越低,越喜歡笑?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華夏醫院。

    洛寒換好了衣服,一套淺米色的秋季及膝連衣裙,外面一件軍綠色的風衣,風衣帶子沒有系上,自然的垂在身體的兩側。

    鏡子里的洛寒已經完全恢復如初,素白干凈的臉上沒有半點病態,她正對著鏡子撫自己的小腹。

    小腹有一點起伏,把裙子往身后拉緊就能看到腹部出現一個輪廓。

    “還難受嗎?”龍梟走到她身后,在后面將她環繞在自己的臂彎里,溫柔的撫上她的手背,和她一起看鏡子里的身影。

    洛寒搖頭,“早就沒事兒了,其實根本就不用住院。”

    “不確定你完全康復,我怎么放心?現在沒事了就好,以后一定要注意身體,不要輕易發脾氣,我記得你以前很能沉住氣,一般不跟智商低的人計較。”

    龍梟把玩她垂下來的一條風衣帶子,修長的手指纏繞帶子,一圈一圈的纏。

    “這次是例外,不會有以后了。”洛寒暫時不想讓龍梟知道那么多,所以決定終止這個話題,“對了,我今天看新聞,新能源的項目要招標,你是不是去了?”

    龍梟拿起洛寒的包包,她的長發撥到耳后,“嗯,去了,新能源是利國利民的好項目,拿到這個項目對樹立楚氏的形象有幫助,當然,最主要是這個項目可以給楚氏帶來豐厚的利潤。”

    洛寒挽著他的手臂,把自己靠上去,“既然是這么好的項目,競爭壓力一定很大,孫秉文他們參與了嗎?”

    “對,孫秉文對此很積極,不過你或許對另外一個競爭者更感興趣,猜猜看,還有誰。”

    龍梟小心護著洛寒,兩人親密無間的走出病房,季東明從龍梟手里接過包,按了電梯。

    上了電梯,洛寒道,“mbk?或者江城的沈家?”

    “不是,再想想。”龍梟按下1,電梯下行,電梯內只有他們兩個人,季東明很自覺地去坐了另外一部電梯。

    洛寒打量龍梟奸笑的眼睛,呵呵笑了,“你不會告訴我,凱文也參與了吧?看你的表情好像很幸災樂禍。”

    龍梟蹙眉,無辜道,“哦?那么明顯嗎?”

    “對,很明顯!是不是凱文?”洛寒平底鞋移到龍梟的正對面,審問犯人似的問他。

    龍梟長臂把她的頭捂進自己懷里,“就是杜凌軒,他拿了個很不錯的企劃案,是我的一個勁敵。”

    洛寒抿緊了唇,“凱文在商業上的造詣非同小可,這一點不能否認,如果你跟他有直接的利益沖突,一定要當心,我以前在美國聽說過他的不少傳聞,他把藍天經營到今天的規模,絕非偶然。”

    想著以前的種種,洛寒不由擔心,杜凌軒在美國華人中的影響力,大概跟龍梟在中國差不多,杜凌軒曾經被成為華爾街之狼,為人低調儒雅,商業上的手腕卻快刀斬亂麻。

    龍梟認同她的觀點,“杜凌軒的確是個難得的對手,不過今天他大概要倒霉了。”

    洛寒忽閃眼睛,“怎么說?他失敗了?”

    “唔遇到了一個不太懂事的家伙,挨了一頓打,現在大概到醫院包扎去了。”龍梟說的事不關己,態度上十分淡漠。

    “what?有人打凱文?誰這么大的膽子?凱文可是”話還沒說完,洛寒瞥見龍梟上揚的唇,一下子明白過來了,“你打了他?”

    “我?杜凌軒值得我出手嗎?我只打過一個人。”

    洛寒:“誰?”

    “唐靳言。”

    洛寒:“!!”

    靠!他竟然打過唐靳言?!

    龍梟接著道,“別這么驚訝,我也挨了他的打。”

    妹的,這下更驚訝了!

    簡直驚呆了!

    什么時候的事兒?她一點也不知道。

    電梯門打開,龍梟摟著洛寒出來,光彩明亮的走廊內,貼在一起的兩人伉儷情深惹人羨慕。

    一樓大廳的人很多,醫生護士,病人和病人家屬,拿藥的、推著擔架的,但是在喧嚷的人群中,一道身影卻分外醒目的捉住了洛寒的視線。

    她一下拉住了龍梟的衣袖,“老公,是凱文。”

    “哦?”

    龍梟順著洛寒的目光看到了杜凌軒,他身上的黑色西裝顯然換過了,想想也對,被高景安一頓爆打,黑色西裝估計被灰塵染成白色了。

    竟然來華夏醫院?呵呵!

    凱文臉上貼了一個創口貼,從左邊的臉傾斜著自上而下,創口貼挺大,占據了他的小半張臉,很突兀的破壞了臉部本來的帥氣。

    他兩只眼睛都青紫一塊,嘴角有很刺眼的淤青,額頭上一個通紅的包。

    看到杜凌軒臉上掛的彩,龍梟邪佞的微笑,“看來傷的不算太重,還能走。我以為高景安會把他打的成半個殘廢。”

    洛寒眨巴眨巴眼睛,“高景安打的?是不是你授意他打的?”

    龍梟點頭,“算是吧,不過我沒讓高景安下手這么重。”

    “洛寒:“這還不叫不重?他下手也太狠了吧?”

    杜凌軒和洛寒目光相撞,在燈光剔亮的醫院門診大廳同時呆住了,杜凌軒再一轉頭,看到龍梟居然也在,心情簡直了!

    龍梟就這么微微笑著,耐著性子道,“老婆說的對,下次我讓他再輕點,一會兒見到高景安我一定好好教訓他。”

    洛寒干笑,“算了吧,你什么風格我還不知道?”

    杜凌軒也準備出門,所以他和洛寒不可避免的碰頭了,杜凌軒即便是傷成這樣,還是保持極度溫和的笑容,“安娜,你還沒下班?”

    洛寒發現杜凌軒走路的姿勢很別扭,左腿估計傷的不輕。

    “剛下班,你沒事吧?”

    龍梟笑笑,“杜先生這是怎么了?”

    絕了,居然還問人家怎么了!

    杜凌軒譏諷道,“遇到一條瘋狗,被咬了,不知道哪家的狗。”

    這是在罵高景安,順便罵他呢!

    龍梟道,“杜先生以后走路小心點,還有,順手牽羊的事少做點,被盯上了吧?呵呵!”

    杜凌軒一哼,“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取了別人道上的吧?”

    杜凌軒:“”

    洛寒目測杜凌軒臉上的傷,八成得十來天才能好,蠻同情他的,“凱文,你回去好好養傷,我們先走了。”

    凱文兩只溫和的眼睛不舍得離開洛寒,為了掩飾心里的情緒,他笑了笑,這一笑扯動了嘴角的傷,疼的他嘶一聲,“回頭我請你喝咖啡,再見安娜。”

    龍梟護著洛寒,冷冷道,喝咖啡就算了,洛洛現在不方便,還有,杜先生請洛洛喝咖啡不如直接老找我,大筆資金的出入,我們家我做主。”

    安娜沒明白什么意思,龍梟已經抱著她走了。

    “該死的!”

    杜凌軒望著兩道離開的身影一聲怒罵,罵人的時候嘴角疼的更嚴重,他蹙緊眉頭捂住嘴唇,發現手心沾上了一點血跡。

    “董事長,藥開好了,醫生說”

    “走!”

    杜凌軒哪兒還有心情聽助理廢話,粗暴的打斷他,大步下臺階,左腿一切一拐,背影很滑稽。

    晚上,怡景別苑。

    “哈哈!老公,你簡直太腹黑了!所以現在凱文已經掉進你挖的坑了?是不是?”

    洛寒聽完龍梟陳述下午發生的事,簡直笑到肚子疼,太爽快了!

    龍梟捂著洛寒的小腹,又壞又心疼道,“老婆,你笑成這樣,不怕傷到咱們的寶寶?悠著點。”

    “不行不行,哈哈哈,我簡直開心死了!哈哈,你讓我笑會兒,杜凌軒替海倫背黑鍋,而且他這邊的項目很可能要泡湯,太倒霉了。”

    龍梟無可奈何的揉揉眉,“洛洛,你的笑點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低?我在想,你的智商和笑點是不是一個系統,智商低了,笑點也拉低了?”

    “去!”洛寒靠在沙發上,一腳踹到龍梟的腰上,“我笑點不低,但是今天的事兒好笑!回頭我也跟高景安學學武術吧。”

    龍梟溺愛的把她的腳放在腿上,按摩她腳上的關節,“你想學武術我教你,還需要他來?”

    “既然你也會,為什么讓高景安出手,你不怕他以后報復高景安?”洛寒不安道。

    龍梟點頭,“有可能會,所以我已經交代了高景安,沒事兒勤練習防身術,萬一被報復嗯,至少不會死的很難看。”

    洛寒:“”

    沒法兒接了。

    洛寒抱著靠枕,沉思一下,“老公,我想問你一件事。”

    “好,你問吧。”龍梟一下一下替她按摩腳趾,手法和專業的按摩大師旗鼓相當。

    “方玲玉這個人,值不值得利用?你覺得她有利用價值嗎?”洛寒問的很小心,在不讓龍梟知道一些事的前提下。

    龍梟道,“這個就要看你對她的駕馭能力,以及她身上有什么值得你挖掘的價值,說說看,你想讓她替你干什么?”

    洛寒咬了一下嘴唇,“方玲玉主動跟我示好,她想幫楚熙然爭奪沈家的財產,我幫她開路,她給我百分之三十。”

    龍梟挑眉頭,“她讓你怎么幫她開路?什么前提?做到什么程度?”

    問的好深入,好專業,她當時都沒想這么多。

    “她給我沈家的情報,讓我利用楚氏和莫氏打壓沈家,她們暗中轉移沈家的財產。兩個方案,第一,成功拿到沈家的繼承權,順理成章的做沈家的董事長,第二,轉移沈家的錢,搬空沈家。”

    龍梟牽起嘴角,冷笑道,“只怕沒這么簡單,以楚熙然對沈遼的態度,她還想要沈遼的命。洛洛,你在醫院是一把手,但是商場的事你不懂,楚熙然要的是沈家,還有沈家兩個人的命,必要的時候,她們也許連趙芳芳和安安都不放過,這趟渾水太復雜,不要蹚。”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