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5章 杜凌軒的憤怒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經他這么一問,高景安很顯然沒明白什么意思,從后面往前欠著上半身靠近他,“大哥,打人?打什么人?”

    龍梟薄唇有一絲很為淺淡的笑容,因為笑容實在太輕薄,還沒看他看到便消失了,“等著吧,好好保存你的體力就行。”

    高景安略有所思的點頭,將目光投向了燈光璀璨的舞臺,此時杜凌軒已經自我介紹完畢,正在闡述他的設計方案。

    龍大哥要打的人,該不會就是他吧?

    臥槽!帶勁兒啊!他喜歡!

    高景安偷窺一眼龍梟,又饒有興味的看向了杜凌軒。

    投影儀打出來制作的堪稱完美的企劃案,從市場份額、投資前景、風險評估、利潤分割、資金回籠等等十幾個方面對項目進行了細致的分析。

    而杜凌軒一身筆挺的高檔的手工西裝站在臺上,他手中拿著指示重點數據和字眼用的激光燈,同時也控制著ppt的播放頻率。

    他的聲音通過杜比環繞的麥克風傳出來,在偌大的報告廳掀起了一波頗有影響力的浪潮。

    龍梟依然疊放著長腿,矜貴從容的姿態儼然沒有把杜凌軒放在眼里。

    季東明的手機又震動了一下,依然是顧延森發來的消息,看完之后,他笑笑,單手在龍梟耳邊支開,堵住了聲音不外泄,“老板,那邊很順利,目前還沒有遇到任何干擾。”

    龍梟微不可察的嗯了一聲,“杜凌軒這次呵。”

    季東明報以同情的砸吧砸吧嘴唇,“老板,他現在意氣風發,一會兒說不定要掀翻屋頂,想想還挺有意思的。”

    龍梟看著杜凌軒的精彩演說,沉下眼瞼冷冷道,“這個策劃案有問題。”

    “什么問題?”季東明覺得咳咳,其實憑良心說,杜凌軒有點真本事。

    龍梟左手托著棱角分明的下巴,大拇指摩挲下方的皮膚,“這個設計方案,我曾經在哪兒見過,他只是做了改良,但絕對不是杜凌軒的原創,這幾個圖”

    龍梟沉思了片刻,在記憶中搜索相似的碎片,此刻杜凌軒的投影切換了下一個畫面,龍梟的深邃眸子忽然一凜,“這些東西是從mbk出來的。”

    不是疑問,不是猜測,不是求證,而是篤定的陳述,他很確定自己在mbk見到過這些東西,不是升級版,而是一模一樣的復制。

    該死的混賬東西!

    這么說,mbk的人在幫杜凌軒和楚氏做對,瑪德!

    季東明見老板的神色突然比冰水還冷,不敢隨便開口了,小心翼翼詢問,“mbk?老板,是不是哪里不對勁?”

    龍梟心里透亮,旋即他冷哼道,“杜凌軒在全力圍攻海倫,不可能分出精力準備新能源,他突然來京都,還拿出了完善的企劃案,足以證明這邊有人在幫他鋪路。”

    他聲音不大,語調淡然,語速很慢,說話的時候一直看著神采飛揚的杜凌軒,透過這張臉,龍梟似乎看到了背后隱藏的身影。

    龍庭!

    除了龍庭還有誰!

    季東明細思之后,嘴巴一張,“靠!不會是m”

    龍梟一道目光掃過去,季東明的話生生咽了下去,mbk的后面兩個字母被他壓死在喉嚨里,捂著嘴巴低聲道,“真的?”

    “嗯,沒有第二種可能。”

    龍庭為了贏他真是不遺余力,不用mbk的身份出手,而是拉兩個中間人,讓杜凌軒鉗制他,好給mbk開辟一個暢通無阻的大路。

    真是可恥,可笑!

    季東明再度去看杜凌軒,他覺得自己渾身不得勁兒了,“老板,這是董事長的意思,還是二少爺?”

    龍梟一記冷厲的鋒芒刺中了他眉心,“以后不要隨便懷疑二少爺。”

    季東明吞了吞口水,“是,老板。”

    高景安斜靠在椅子上,一只手撐著腦袋,一雙瀲滟的桃花眼很有興致的笑了笑,杜凌軒倒是有點真本事,比孫秉文有用多了。

    杜凌軒的助理站在報告廳外面的陽臺窗口,神色凝重的握著還有他熱度的手機,剛剛結束的電話好像一道驚雷擊中了他,一下子要把他的腦袋給打懵。

    他神色匆匆的跑回大門口,往里面看一眼,舞臺上渾然不知的人還在微笑著慷慨陳詞。

    怎么辦?!

    助理轉身回到陽臺,打通了另外一個電話,“海倫那邊正在打量購買凌飛金融的股票,目前已經投入了二十個億,董事長在里面不方便出面,你馬上聯系公司的重要董事成員,務必在海倫搞鬼之前制定出應急方案。”

    那邊的人說了句什么。

    助理一下火大了,“廢話!如果海倫把資金全部轉移出去,我們投在里面的錢就打水漂了,還有,海倫內部還不知道咱們有一條資金鏈正在別問那么多,一旦發生變動,馬上抽身。”

    萬一被海倫套牢,只怕會后患無窮。

    助理打完電話,看一眼時間,才過去二十分鐘,演講還有二十分鐘。

    此時,一通電話又打了過來,“?特助,海倫的資金庫已經出去了三十五個億,相當于海倫流動資金的三分之一,似乎不是單純的入股,照這個進度下去,海倫是不是準備金蟬脫殼?!”

    特么的!

    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顧延森翹起一條長腿,大爺似的坐在龍梟的辦公椅上,端著咖啡杯一口一口的啜飲,砸吧嘴唇,“媳婦兒,龍大少是一只萬年狐貍啊,我真沒想到他竟然設計了這么一出。”

    白薇靠在辦公桌上,纖細的長腿交疊,環著一條手臂,看高清顯示屏上的數據變化,“我也沒想到梟爺會用這種方式幫助海倫,等海倫的資金轉移完畢,留給杜凌軒的就是一個空殼,而且杜凌軒現在已經滲透了海倫,一旦相關部門審查等下,海倫是不是會宣布破產?”

    顧延森空出一條手臂,攬著白薇纖細無骨的腰肢,將她香軟的身影擁入懷中,“你以為?龍大少辦事,一向都是很絕的。海倫一旦宣布破產,海倫的董事長又身無分文,那么海倫的攤子誰收拾?”

    白薇玫瑰色的紅唇溢出精明冷銳的笑,“當然是杜凌軒!”

    顧延森看著屏幕上不斷增加的金額,“這個架空的賬戶,就是給杜凌軒挖的無底坑!瑪德,他想掏空海倫,特么的,這回讓他知道什么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白薇手指勾住顧延森的脖子,兩手扣住,“你得意什么?這些方案都是梟爺制定的。”

    “謀略雖然重要,但強大的執行力更可怕,但是有件事不明白,龍大少怎么知道杜凌軒恰好有這段時間的空擋?”

    季東明有些雀躍了,“老板,三分之二了,相關手續和文件也已經準備完畢,海倫的人正在和相關部門協商,你打過招呼的部門已經簽了字。”

    龍梟點頭,閃爍的表盤上顯示著還有十分鐘。

    “一會兒杜凌軒的演講結束,我要上去,他會趁機想辦法補救,你告訴海倫的人,頂住壓力,死不承認。”

    季東明筆畫一個“ok”的手勢,“好的。”

    “嘩嘩嘩!”

    一陣雷鳴般的掌聲轟然爆發,杜凌軒在舞臺上優雅的附身謝幕,龍梟也象征性的拍了怕手,一張傾覆萬眾的容顏凜冽不已。

    杜凌軒腳步從容的走下舞臺,步伐頻率極快的回到位置上。

    助理切身側過去,低聲道,“董事長,出大事了。”

    龍梟整理一下西裝,“阿明,看到杜凌軒剛才的表情了嗎?”

    季東明都要笑出內傷了,“看到了,丫的比吃大糞還難看,哈哈哈。”

    麥克風又響起主持人的聲音,先對杜凌軒一番稱贊,接著道,“下面有請楚氏的董事長龍梟先生上臺。”

    聽到龍梟的聲音,下面的人振奮了!

    他竟然親自上場!

    梟爺太給他們面子了吧!

    在眾人的不解和仰慕中,龍梟抬步下臺階,手臂自然擺動,肩膀幾乎沒有起伏,一道黑色的影子片刻壓住了眾人的議論。

    莫如菲突然心口一窒,下意識的握住了孫秉文的手,后者歪頭看她,不言不語,臉色慢慢下沉。

    杜凌軒壓制著怒氣,從齒縫里罵出一句英文,“法克!”

    嗖地起身,他繞著后方走出去。

    撥出海倫的電話,驚人無人接聽。

    海倫所有高層的電話全部無人接聽。

    “靠,他們想架空我。”杜凌軒手指抵著太陽穴,“現在海倫的資金還有多少?”

    助理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已經全部轉出,而且”助理不敢說話了。

    “說!”杜凌軒氣的額頭青筋突突狂跳,手腕上的血管彈起一截。

    助理忐忑不安的咬咬牙,“剛才查到,凌飛金融并不存在,它只有一個滬市的掛牌賬號,沒有實體,換言之,海倫明目張膽的把自己的公司挖空了。”

    杜凌軒兩道濃密的眉頭斜上額際,“不存在?”

    助理點頭,“嗯,不存在。”

    “不好,馬上撤資,把咱們投在海倫的資金全部撤回,同時拋售股票,申請脫離海倫的董事會。”

    杜凌軒剛下達命令,助理馬上執行,一通電話撥出去,里面響起一串催魂奪命的彩鈴。

    電話接通的片刻,助理的面部死灰般難看,他無力的移開手機,吞咽唾液,支支吾吾的道,“董事長,咱們可能要倒霉了。”

    “說清楚。”杜凌軒的耐心幾乎崩塌。

    “海倫已經啟動了財務凍結程序,現在任何人都不能動,而且,相關部門正在介入調查,海倫很可能已經申請了破產。”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