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夕陽灑下余暉,染紅了西天的云彩。

    一輛黑色的寶馬轎車開到希爾頓酒店門外。

    侍者快步去走上去,附身打開了車子的后門。

    “凱文先生,請。”

    杜凌軒走下車,姿態從容悠然,矜貴中帶著些自信,他將手中的公文包交到侍者手中,“請幫我把這些送到房間,謝謝。”

    他說的是英文,流利又嫻熟,伸手的時候露出了潔白襯衣的袖扣,嵌著一枚小小鉆石的袖扣折射了一些夕陽,狠狠一閃。

    “好的。”

    侍者將他的公文包和行李箱全部拿走,凱文理了理西裝,就這么高高的立在車旁,抬起手腕看了看時間,七點整。

    等了不足一分鐘,前方不遠處開車一臺車,黑色的加長版林肯,強悍的車型到了門外,十分搶眼的蓋過了周圍不少豪車的勢頭。

    杜凌軒微勾唇角,朝著停下的車子走去。

    司機下車打開車門,“杜先生,請上車。”

    杜凌軒點頭,附身鉆入車內,坐上真皮座椅,在寬敞的車內看到坐在副駕駛上的粱仲勛。

    杜凌軒知道粱仲勛在龍庭身邊是個重要角色,所以主動跟他打了聲招呼,“梁助理,好久不見了,沒想到您親自來接我。”

    粱仲勛對誰都是一副謙虛和藹的樣子,他擺出練習了幾十年的微笑,看不出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感覺起來很舒服。

    “杜總客氣了,您是我們的貴客,董事長本來想親自接你,臨時有事耽誤了,希望杜總不要介意。”

    所謂臨時有事,不過是說辭罷了。

    杜凌軒坐的很正,兩條長腿自然的垂下來,車子開得極為穩當,一點也沒有搖擺到他。

    “龍董事長工作繁忙,我可不敢輕易打擾他,不過,梁助理可不可以告訴我,目前mbk到底是誰做決策?媒體記者的報道實在混亂的厲害,呵呵,有人說龍羿先生目前在mbk有舉足輕重的作用”

    他點到即可,并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用眼睛去觀察后視鏡里面粱仲勛的反應。

    粱仲勛笑道,“杜總是聰明人,聰明人對一些新聞,自然懂得理智的刪選,而且,我相信比起杜總聽到的,您或許更應該相信自己看到的。”

    杜凌軒道,“梁助理說的對,我受教了。”

    粱仲勛一笑而過。

    杜凌軒問出這些問題,目的不言而喻,他在試探,還有就是他在諷刺龍家。

    很快,車子到了龍家的別墅,杜凌軒也見識到了,所謂“自己看到的”是什么意思。

    林肯轎車駛入龍家的別墅庭院,雖然是秋季,龍家的別墅還是開放了不少當季的鮮花,以雛菊和金盞菊為主,裝飾了歐式風格的三層別墅主樓。

    杜凌軒走出車門,迎面看到了站在臺階上的龍澤。

    兩人隔著一段距離看著彼此,杜凌軒的反應很平淡自然,可是龍澤的反應卻完全是兩碼事!

    怎么會是杜凌軒!爸爸說今天要來一個客人,可是他怎么都沒想到,這個人竟然是都杜凌軒!

    大嫂以前的追求者,安娜的未婚夫,和大哥在商業上有競爭關系的杜凌軒!

    龍澤在心里掂量了一下輕重,抬起長腿主動往前邁開兩步,伸出手友好的笑道,“杜董,你好。”

    杜凌軒步伐幅度擴大,旋即和龍澤握手,“早就聽說龍家二少爺年輕有為,沒想到這么年輕,龍總讓我刮目相看,幸會,幸會。”

    一番話雖然全是贊美,聽的人卻不覺得是阿諛奉承,一點也不突兀,反而聽的很舒服。

    這是多強大的功底!

    兩個各懷心思的人說笑著走進別墅的大廳,龍庭坐在歐式復古長沙發上,三張沙發圍起來的紅木長桌子上放著三個茶杯,里面是剛剛泡好的伯爵紅茶。

    杜凌軒洞悉現場的格局和擺設,周圍不見龍羿和龍昇,他心里有個八分的了解,看來這龍家——真的挺有意思!

    “龍董事長,您好。”

    龍庭隱藏著冷靜和謀算的眼睛,笑出了慈眉善目的溫和,“杜總跟我客氣什么?今天我們在家里,不分職位,只喝茶聊天,小杜,快坐下。”

    龍澤察言觀色,卻不懂今天的碰面到底幾個意思。

    杜凌軒坐下,三個人坐在三張沙發上,各自端著茶品嘗。

    先是針對紅茶進行了一番評價,接著問候了彼此的家人,說了一大堆無關緊要的話。

    氣氛貌似很河蟹的閑談了半個小時,龍庭終于開始切入正題了。

    “小杜,你最近做金融投資,主要是哪些項目?”

    龍澤捏著茶杯蓋住了自己下半張臉,眼神一閃,倒映在水中。

    杜凌軒道,“銀行,理財,風投,房地產的份額也有百分之二十左右。”

    龍澤手指捏緊了杯子,余光偷偷覷龍庭,爸爸約杜凌軒在家里見面,還說了這么多客氣話,目的不會是跟杜凌軒合作吧!

    可是杜凌軒是大哥的競爭對手!

    龍庭頻頻點頭,似乎很欣賞他的經營模式,“我聽說,你在海倫的投資,是從楚氏手里競爭來的?”

    杜凌軒呵呵一笑,“商業嘛,競爭難免,只是我恰好遇到了您的大公子,實在不好意思。”

    “不不不,杜先生能擠掉龍梟和海倫達成共識,這是你能力的表現,我兒子技不如人,是他自己的錯。”

    龍澤隱隱察覺到了什么!

    爸爸邀約杜凌軒,是看中了他曾經打敗過大哥!

    “爸,我大哥在寧海市的投資失敗,恐怕還有別的原因,杜先生的能力我不懷疑,但是競爭這種事,有時候還有別的因素。”

    比如暗中使絆子,比如惡意降低加碼,比如偷窺商業機密。

    龍庭瞪他一眼,“輸了就是輸了,任何理由都是借口!”

    龍澤不爽的咬咬牙,沒再說話。

    杜凌軒道,“似乎二少爺對龍梟先生很仰慕。”

    “當然!”龍澤脫口而出。

    龍庭又瞪他一眼,接著對杜凌軒道,“小杜,我這里有一個合作案,京都不少公司公司都在爭取,這個項目一旦成功,會帶來相當可觀的收益,當然,楚氏也在爭取。”

    龍澤忽地睜大眼睛,“爸?”

    龍庭不理會龍澤的反應,從紅木桌子的頭抽屜里拿出文件夾,“這是項目的資料,眾多競爭者里面,最有優勢的是楚氏和孫氏,你只要贏了他們”

    杜凌軒并不急著接,而是抿一口紅茶,“哦?這么好的事,龍董事長為什么要給我?”

    龍庭眼睛笑開幾道細紋,“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你這么聰明,不會不懂。”

    “爸!你為什么把項目交給杜凌軒!你明知道他是大哥的勁敵!”

    一個小時后,龍澤在客廳跟龍庭差點吵起來。

    龍庭淡漠的放下茶杯,起身板著龍澤的肩膀,“小澤,你和你大哥現在處于競爭時期,你們是對手!而杜凌軒這桿槍,他可以替掃平一些障礙。”

    “這是暗中出黑拳!不是競爭!我不同意,我要告訴大哥!”龍澤憤然轉身,要給龍梟打電話。

    “小澤!”龍庭怒斥一聲,“小澤,你大哥是一頭猛虎,你贏不了他!一旦你輸了,mbk就是他的,我告訴你龍澤,如果mbk輸了,我會讓你一輩子都見不到你母親!”

    龍澤手里的電話嗖地握緊,“你說什么?”

    父子對視,冰冷的氣息覆蓋下來,強勢的吞沒了周圍的氧氣,“我說的很清楚,你也聽的很明白,小澤,我和你母親加上mbk,還比不上他?!還有,你聽著,龍梟如果輸了,他還有楚氏,莫氏,如果你輸了,你去失去mbk,失去你母親,失去一切!”

    龍澤鳳目流露出恍然和憤怒,“你這是逼我!”

    “隨你怎么理解,但這就是商業生存法則,適者生存。”

    這是生存法則,過去的二十多年中,他對龍梟耳提面命的教誨,如今用在了龍澤的身上。

    ——

    華夏醫院。

    洛寒睡著了,病房里安靜的只有風吹動窗簾的沙沙聲。

    床頭的花瓶里插滿了玫瑰和百合,芳香灑落在每個角落。

    龍梟離開病床,走到客廳的落地窗前,這才把手機飛行模式調整過來,接著便是幾條連發的短信。

    顧延森:“海倫已經同意了,他們愿意配合咱們的計劃,反擊杜凌軒的惡意競爭。”

    顧延森:“海倫高層起草了企劃案,已經發送到你的郵箱,看完后給他們一個答復。”

    龍梟回了一個字,“好。”

    季東明的短信,“老板,沈遼已經出動了內部人員調查項目失敗的事情,我已經在江城用障眼法。”

    “老板,沈遼和沈括似乎想找鄭成林庇護,但是鄭成林拒絕了。”

    呵!

    找到他的人那里了!

    龍梟也回了一個字,“嗯。”

    接著,鄭昕的短信,“梟爺,今天沈遼和沈括來找我爸,希望我爸重新把項目交給上面審批,但是我們已經拒絕了。不過我想知道,你當時為什么要終止沈家的項目?”

    上面過了十幾分鐘,是鄭昕的第二條短信,“梟爺,可不可以告訴我原因??”

    龍梟單臂環在胸前,立于窗前看著外面的星空,星子如碎玉,點綴了藏藍色的夜幕。

    “很簡單,沈家的項目侵犯了小型企業的利益。”

    他剛發送出去,鄭昕的短信竟然馬上回復了。

    “梟爺,有點小麻煩,恐怕你要親自來一趟江城。”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