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散萬貫家財,博佳人一笑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霎那之間,偌大的宴會廳堂鴉雀無聲!

    而宴會大廳內部,首先震驚的一個激靈的人,是龍庭,他雙目撐開,陰森的寒光不可相信的看著自己盯了三十年的兒子,突然間他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完全無法測度這個男人究竟有著如何的內心。

    瘋狂的將麥克風和攝影機延伸到里面,試圖捕捉聲音和影像的記者驚呆了,瞠目結舌的看著燈光下一襲藍色西裝的男人,恍惚間,他們好像不認識他了。

    高景安等人個個張大了嘴巴,他們的血液已經被龍梟的一句話點燃了,沸騰了,跟滾燙的沸水一般咕嘟咕嘟的翻騰。

    放眼整個會堂,除了洛寒之外,所有人的反應都如出一轍。

    洛寒高挑纖瘦的身影優雅的站在舞臺的右下方,她抬起明媚的眸子,和龍梟四目相望,短促的一瞬間,兩人的心意相通,無需言語便足以明了。

    洛寒心中的驚訝被臉上的微笑掩蓋,落落大方的勾著唇角。

    季東明捧著盒子一步一步走向洛寒,恭恭敬敬的將那些代表著權利和財富的文件雙手奉上。

    “少奶奶,請您接受。”

    洛寒看了一眼精美的禮盒,眼眸閃過愉悅,“辛苦了,季助理,麻煩你再辛苦一會兒,幫我拿著吧。”

    季東明呆了呆了一下,少奶奶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一般來說,她現在不該是激動得淚流滿面雙手接過去嗎?

    居然反應的這么淡定,心理素質太強大,還是直接嚇傻了?

    “好的,少奶奶。”季東明抱著禮盒往后面退了一步,結束自己禮儀小姐的工作,安靜又期待的看著老板,不知道接下來又要怎么發展啊。

    顧延森第一個反應過來,他擱下酒杯,啪啪啪用力鼓掌,一聲清脆有力的鼓掌聲將眾人的魂兒拉回來,宴會廳這才爆發了一陣轟動的雷鳴。

    “剛才我聽到了什么?mbk的大少爺竟然把自己的所有資產全部給了他的妻子?我的天啊!我在做夢嗎?”一個記者沒沒忍住,聲音自麥克風傳出,說出了所有人的心聲。

    龍羿和龍昇面面相覷,“爸,龍梟想干什么?我怎么一點也看不明白?他到底想達到什么目的?”

    龍昇老謀深算的垂下眼瞼,低頭看著手中猩紅的葡萄酒,嘆了一聲,笑容極為勉強的道,“他在跟他的父親宣戰,他想掌握主動權。”

    龍羿顯然不太懂父親的意思,震驚的添了一下嘴唇皺眉道,“可是,龍梟以后是mbk的繼承人啊,他現在是mbk的第二大股東,他沒必要跟二叔較勁吧?”

    龍昇沒沒好氣的白了兒子一眼,冷冷的道,“愚昧!這么明顯都看不出來?!”

    龍羿仔細的看著,想著,幾乎要把龍梟的臉看出一個窟窿,可是他什么都沒看出來,只好搖搖頭,“爸,你給我解釋解釋吧,我真不明白。”

    龍昇很想痛扁他一頓,冷著嗓子低吼,“看不懂就繼續看!”

    同樣是龍家的兒子,為什么自己的兒子和龍梟差距那么大,龍昇有些懷疑,他的兒子到底是不是親生的。

    看到眾人已經平復心情,龍梟才不急不躁的道,“如諸位所見,龍某已經不再是所謂福布斯富豪,更加不是mbk的大股東,至于我的職務,我想mbk的董事會這幾天就會給大家答復。”

    眾人看向龍庭,詢問的盯著他,而龍庭的笑容已經僵硬在臉上。

    鎂光燈在龍梟的臉上閃爍,也在洛寒的身上閃爍不息,晃眼的燈光有些刺眼,洛寒禁不住眨巴了一下眼睛。

    龍梟說完那句話,提起長腿優雅從容又心急的走到洛寒的身邊,伸手用自己的臂膀護住了她,低醇的聲音道,“諸位,我夫人不喜歡拍照,還望配合。”

    記者們手中的攝影機一時傻了眼兒,不敢再咔吧一下。

    高景安吞了吞口水,他自己的口水今天晚上都要把他給喂飽了,“我勒個去,都什么時候了,大哥竟然還能考慮這些,蒼天大地啊,實力虐狗。”

    白薇在一側輕笑,“高先生口口聲聲喊他大哥,不會連今晚的安排都不知道吧?”

    高景安掃一眼白薇,“你是我大嫂的好姐妹,你知道嗎?”

    白薇扁扁嘴巴,“不知道,男神的世界,我不敢猜。”

    龍梟護著洛寒,低聲用只有兩人可以聽到的聲音道,“累嗎?累的話早點結束。”

    洛寒微微一笑,“戲演到了這里,怎么能匆匆結束呢?龍先生,繼續吧,咱們要有始有終。”

    龍梟溫柔的順順她的發絲,掌心箍著她的肩頭道,“不怪我先斬后奏?”

    洛寒撅噘嘴,明亮眼眸竄起狡黠,“怪,所以晚上回家我會好好懲罰你。”

    “呵!好!”

    兩人在賓客記者面前一陣密語,更加無限引人遐想。

    須臾,龍梟對著賓客和記者緩慢卻有力的道,“雖然我已經完全放棄了mbk的股權,以后mbk的工作我還會不遺余力的提供援助,不管將來mbk的總裁是誰,還望諸位長期合作的朋友繼續和mbk保持伙伴關系。”

    這句話,不說還好,一說出來就變了味道,數百位賓客紛紛側目,大家都低聲議論。

    “龍梟放棄了mbk的股權,以后恐怕不會再像以前那樣對mbk盡心盡力了吧?舍得放手,說不定是不想繼續繼承家族企業啊。”

    “哎呀,這么說,咱們在mbk?的投資,是不是應該適當的減小?萬一有風險,沒人承擔了啊。”

    “當初mbk撤銷了龍梟的總裁職位,導致mbk的股票跌停板,不是鬧著玩兒。”

    顧延森是知道龍梟身世的,一聯想之后恍然大悟,跟著他們隨口道,“如果不是上次那種事,只怕對mbk盡心竭力的梟爺,也不會心痛割愛放棄mbk吧?嘖嘖,虎毒不食子啊,上次大家看到的境況,真是心寒。”

    一句虎毒不食子,將龍庭的名字扣上了惡毒殘忍的帽子,大家前后一聯想,不由露出了“原來如此”的曖昧微笑。

    諸如此類的議論此起彼伏,明眼人早就看透了其中的貓膩,一時間心里的天平自然傾向了龍梟那邊。

    議論聲漸漸減弱,龍梟對他們的態度也有了七八分了解,多日的醞釀,卓有成效。

    龍梟看了一眼龍庭氣白的臉,對記者和賓客繼續解釋,“楚氏與莫氏合并之后,企業正處于轉型時期,楚氏不再主營運營和貿易,日后將重點發展金融投資方面的業務,在與盛世國際的合作中,楚氏已經嶄露了頭角。”

    此時,鏡頭切換到了盛世國際的代表身上,他對龍梟點頭一笑。

    賓客們心下明朗,龍梟今晚這些話,不是擺明了在幫老婆拉生意嗎?

    不過,呵呵,他這種做法,大家十分買賬。

    龍梟疼老婆出了名的,一向把老婆的事業看的比自己的還重,他主動掏錢給楚氏擴大版圖,收購莫氏,還幫助楚氏扭轉虧損局面,大家有目共睹的啊!

    投資楚氏旗下的項目肯定不會錯!

    有人現場就給自己的助理或者秘書取得聯系,馬上準備購買楚氏的股票,或者馬上投資楚氏。

    洛寒很想笑,心里對龍梟無限的贊許,“城會玩兒啊龍先生,剛才的恩愛秀是為了給現在的軟廣做準備嘍!”

    腹黑的奸商啊!

    身邊的男人悠悠一笑,“夫人此言差矣了,恩愛是真的。”

    龍梟繼續道,“另外,因為洛洛是醫生,楚氏目前也在做藥品生產,以后我們的楚氏實業方面的重心會朝著藥品、醫療器械的方向發展,以后我們將秉承造福社會,救死扶傷的宗旨,淡化商業利益,創辦楚氏制藥。”

    我們的?

    多親密的兩個字,所以證明,龍梟和洛寒不分彼此,而跟龍家卻早生了罅隙。

    楚氏有自己的運輸渠道,現在兼具生產業務,加上華夏醫院的宣傳力度,假以時日必然成了藥品行業的霸主。

    遠在寧海市酒店的杜凌軒,坐在電腦前,雙目冰冷的看著屏幕,拳頭搭在扶手上,隔著極短又極遠的距離,看著龍梟,洛寒,看著宴會廳內熟悉或陌生的一切。

    薄薄的唇咬成了繃成了一道直線。

    “嘭!”

    他一把將鋼化杯摔在地板上,瞬間杯子碎裂成無數片。

    龍梟!龍梟!

    兩個業務介紹完畢,龍梟的立場已經相當清晰,他要拋棄mbk,投入老婆的懷抱,以后當個給媳婦打工的苦勞力。

    額

    顧延森有點邪惡了,嘿嘿笑,“高總,你大哥變成打工仔了,高興不?”

    高景安得意的笑笑,“高興啊,你想想看,我大哥給我大嫂打工,你給我大哥打工,嘖嘖。”

    “靠!”

    介紹完業務,龍梟傾世俊臉笑的越發神采飛揚,“想必諸位心里一定有很多疑問,比如我為什么要把財產全部給我的妻子?”

    下面的人當然點頭,他們好奇死了!

    龍梟頷首,耐心的解釋道,“很簡單,錢財乃身外之物,但洛洛是我一生的伴侶,散盡家財博她一笑,龍某認為很值得。”

    洛寒很配合,也很會心的靠在他肩膀上,“老公,謝謝你,不過對我來說,財產也是身外之物,我有你就夠了。”

    嘩嘩嘩!

    臺下再度掌聲雷動,這個恩愛必須給滿分啊!

    顧延森差點吐血,“見沒見過這么不要臉的!明明倆人都很有錢,還裝作不愛錢的樣子,嗷嗷!”

    白薇斜睨顧延森,賣力鼓掌,“用萬貫家財博愛人一笑,臥槽,霸道總裁就是任性!”

    龍庭的拳頭用力攥成了疙瘩,死死的盯著臺上光芒萬丈的龍梟,鼻息粗重的喘著怒氣。

    該死的龍梟!該死的混蛋!

    他看出他想把他趕出mbk,想把他從mbk的總裁位置上攆走,所以先發制人,竟然當著半個中國商業精英的面,主動請辭!

    不光請辭,還說的這么漂亮,不簡直可惡!簡直該死!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