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2章 不要再殺人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入夜的京都,市中心車水馬龍熱鬧的比白天還喧囂,因為中秋節即將到來,商場、超市、飯店等場所都張燈結彩,喜慶的音樂聲從門店傳出來,半條街都沉浸在即將到來的佳節氛圍下。

    而處于華夏醫院角樓的調養室,卻安靜的好像與世隔絕了一般。

    為了讓病人在這里有相對安靜的休息環境,這邊的房子都做了很好的隔音處理,周圍的綠化更是比別的地方多了幾倍,就算是秋季,竹林、萬年青、香樟樹等四季不敗的常青樹還是頑強的把鐵欄墻圍了一圈兒。

    這樣的安靜的氛圍中,對話的聲音便顯得很清晰。

    袁淑芬坐在小花壇的小藤椅上,農歷七月底的月光,穿過樹影斑駁了她蒼白的臉,沉默了一會兒,她聲音有些無力的道,“真快,又快過節了。”

    坐在她旁邊的是一個男人,穿著一身純黑色的外套和長褲,帶著一頂帽檐壓的很低的鴨舌帽,光線不足,加之他們坐在陰暗處,幾乎看不到臉。

    男人仰頭看一眼天空,愴然感慨,“對,又要過節了。”男人說完,攤開自己的手看一眼,苦澀自嘲的笑了笑。

    袁淑芬注意到了他的動作,知道了他的想法,扯了扯嘴角,笑的比他還要酸澀自嘲,“這個你拿著,我不會再讓你幫我做事了。”

    她從病號服的口袋里掏出一個金色的銀行卡遞給男人,“密碼是他的生日,你知道的。這里面有八千萬,只多不少,以后你拿著這筆錢,到一個沒人知道你的地方,好好的生活,以后干干凈凈的活著吧。”

    男人明顯怔了一下,旋即笑了笑,他笑的聲音很低,像是在努力的克制什么,笑的時候,不經意的咳嗽了一聲,“我幫你做事,如果只是因為錢,就不會走到今天了,我知道你不缺錢,但是這些我不能收。”

    袁淑芬蹙緊了眉頭,接著還是笑了起來,強行把銀行卡塞進了男人的手里,“這是你應得的,一開始我們就說好的,你幫我做事,我給你錢。還有”袁淑芬撫了撫自己的假發,笑容苦澀的幾乎能品出中藥的滋味,“我恐怕時間不多了,如果我死了,這些錢真的就成身外之物了。”

    男人在黑暗中,喉結滾動兩下,一上一下,動作很慢,有些吃力,他接過那張卡,放在手里,“龍庭一定會讓曹婉清回來,他也會想辦法把龍澤推上mbk董事長的位置,你確定不繼續了?”

    袁淑芬閉上眼睛,她好像很累,“為了梟兒,我做了很多事,當年是因為怕他的身份被人發現,甚至不惜殺人,我的雙手也已經沾染了鮮血,再也洗不干凈了,除非我死了。不過你不一樣,你還有機會,早點離開吧,曹婉清的命,給她留著。”

    男人心情很復雜,導致他整張臉都有些扭曲,“阿芬,再讓我幫你殺一個人,殺了他之后,我就收手。”

    袁淑芬突然瞪大了眼睛,清冷的目光一眨不眨的看著男人側臉,啞然失聲道,“你要殺誰?!”

    男人沉沉的聲音道,“阿勝。”

    “什么?!”袁淑芬一下子站起來,因為起的過猛,貧血讓她幾乎一個踉蹌跌倒,好在男人反應的夠快,伸手扶住了她。

    袁淑芬站穩了,回頭看著男人,一雙眼睛瞪的很大,幾乎目眥欲裂,“你要殺了阿勝?不行,你不能殺了他。”

    男人將袁淑芬扶著放在,聲音依然很低沉,很穩重,一點都沒有紊亂,“我必須殺了他,他替你殺人,純粹是為了錢,如果他萬一被警察發現,你還是難逃買兇的罪名,我不能讓隱患存在。”

    袁淑芬咬咬嘴唇,蒼白的嘴唇被她咬的更加雪白,“當初我為了堵住悠悠之口讓阿勝殺人,現在你要為了堵住阿勝的嘴殺了他,破洞會越來越大,我不讓你繼續盯著曹婉清,就是決定放手不再害人。”

    男人把銀行卡塞進上衣的大口袋,緊了緊衣領,“阿勝的嘴巴不嚴實,我不能讓他活下來,你放心吧,這件事我會做的干干凈凈,不會留下任何把柄,殺了他之后,我就收手。”

    袁淑芬急了,一把緊緊拉住他的衣袖,“不行,我不許殺了他。當年那些人,現在只剩下這么幾個了,不管怎么樣,我希望他活著。”

    “當年?”男人冷笑,“當年那些人,都該死!不光龍庭,那些人也該死!呵呵,當年雙手沾滿鮮血,現在想做好事贖罪?想的真好!”

    袁淑芬搖頭,她瞳孔已經被紅血絲鋪了一層,鮮紅的血絲侵染了整個瞳仁,“不行,不能再殺人了,我的病就是懲罰,如果再殺人,我怕梟兒也會受到牽連,梟兒有他自己的做事方法,我們不要再插手。”

    男人站起來壓低了帽檐,“讓他們安安穩穩的活了這些年,也夠多了。”

    說完,男人抬起腳步,走一步之后停在了原地,“曹婉清的命,我可以答應你先給她留著,如果她敢玩兒貓膩,我一樣會殺了她,你好好養病,我先走了,這段時間我不會再出現。”

    黑色的身影消失在叢林中,走過后門,一路無聲無息的遠去,花園再度安靜下來,好像剛才什么事情都沒發生。

    袁淑芬雙手掩面蓋住了眼睛,胸腔因為呼吸太沉而高低起伏。

    ——

    翌日,怡景別苑。

    “嘔!!”

    洛寒大早上跑進衛生間,扒著馬桶吐到渾身打顫,昨晚吃的東西全部吐出來,吐的嗓子眼兒刺痛,不光嗓子疼,胃酸的大量反噬,食管和整個胃部都好似要撕裂了一般。

    洛寒吐的渾身酸軟無力,雙腿一歪直接跪下了,小臉兒漲紅,眼睛也熱的腫脹,嘔吐的滋味真不好受!

    “洛洛”龍梟輕輕拍打她的后背,替她撫順呼吸,兩道眉毛皺的緊緊擰成了疙瘩,幽深的眼睛險些要噴火。

    心疼,不舍,恨不能自己可以替她承受一切。

    洛寒吐的說不出話,剛要出口又是一陣翻江倒海,這次胃里的東西吐干凈了,只有苦澀的酸水兒。

    龍梟單膝跪在地板上,雙手扶著她的肩膀,心臟都被她的難受給撕成了兩半。

    “我沒事,孕吐而已。”洛寒回頭看著他,說了一句話趕緊將頭給扭了回去,剛剛吐完,嘴巴里的味道實在不怎么好。

    “生完小小洛,我們不要孩子了,我不能再讓你受罪。”龍梟的把洛寒抱進自己的臂彎,撫了撫她的發絲,將人按在自己的胸口。

    洛寒終于吐完了,龍梟伸手按下沖水按鈕,嘩啦啦的水聲沖走穢物。

    抿了抿唇,洛寒卻一臉的幸福,手在小腹處輕輕的拂過,感知里面的小生命茁壯成長。

    “等生了再說,而且,我們都喜歡孩子,我想還是兩個孩子比較好,一個孩子太孤獨了。”

    龍梟捏捏她的鼻尖,雙眸深深的看著她,那樣的深情眼眸,似乎要把她溺斃在濃情愛意之中,“我不想讓你受罪,你這樣太辛苦了。”

    洛寒撇嘴笑笑,“這是母親的特權,我真的沒事,你太緊張了,好了好了,我們去吃早飯,剛才都吐光了,現在肚子扁扁的。”

    龍梟疼惜的摩挲她的臉頰,臉色有些發黃,懷孕之后孩子吸收了她身上的營養,她臉色都黯淡了,“好,我抱你去。”

    將洛寒抱在懷里,小心的起來走出浴室。

    “等下!我先漱漱口,剛才唔!”

    她掙扎著要洗手臺,誰知唇竟然被他捉住,深深的一吻,繾綣的紅蛇漫入她的檀口,卷著她的氣息,一點也不忌諱,反而越發的加深。

    洛寒嗚嗚嗚揮手打他的胸膛,“剛吐啊!”

    良久,龍梟霸道的將吻結束,這才蹙了蹙眉頭,“這是男人的特權。”

    好啊,龍先生的特權,她服了。

    早飯依然是營養豐富的孕婦套餐,滿滿當當的一大桌子,龍梟親手盛了一勺子蝦仁蛋羹送到她嘴邊,“嘗嘗喜不喜歡。”

    洛寒噗嗤笑了,“龍先生,我是孕婦,不是殘障人士,吃飯不成問題,我自己來。”說著她要奪回湯匙。

    龍梟特意和她緊挨著坐,就是方便給她喂飯,當然不會放手,“不錯,你是孕婦,不過你是我的孕婦,必須享受最高待遇,張嘴,親一口。”

    洛寒:“”

    只好乖乖張嘴,美美的吃了一口,蛋羹做的很好吃,不油不膩,而且味道鮮美,蝦仁竟然不腥,咀嚼著口感極好。

    “喜歡嗎?”

    “喜歡,很好吃。”

    龍梟眉宇展露微笑,頗為滿意的點頭,“好,喜歡的話,明天還有。”

    兩人吃著飯,傭人端上來切好的果盤,然后看到桌子上空掉的蒸碗,驚喜道,“哇,少爺果然很懂少夫人的口味哦,您全都吃完了。”

    洛寒正在吃木須,“嗯,味道很好,辛苦了。”

    傭人忙搖頭擺手,“沒有沒有,這是少爺自己做的,少爺還擔心第一次做不好吃,結果您這么喜歡,少爺真的好厲害!”

    洛寒悠悠轉頭看龍梟,“你做的啊?”

    龍梟修長手指捏著筷子,將一塊青筍送入口中,“嗯。”

    洛寒倏地往他臉上貼了一下唇,也不管是不是當著傭人的面,大大的親了他一口,笑吟吟道,“辛苦了!”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