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我才不要放棄治療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忙將手里的落發團起來,放入白大褂的口袋里,強忍著鼻尖的酸澀,控制住情緒不讓自己當場掉淚。

    上次的化療之后,她已經開始脫發了,以后會一次比一次嚴重,直到徹底變成光頭。化療的副作用,不可避免。

    洛寒揉了揉鼻子,把淚水憋回去,盈盈的纖長手指在她的發絲之間慢慢的繞著,她的長發是保不住了。

    那么愛美,那么優雅高貴的女人,如果沒有了滿頭的黑發,會怎樣?她能接受這樣的結果嗎?

    再次低頭,袁淑芬已經睜開了眼睛。

    “洛寒,你什么時候來的?”袁淑芬笑了笑,因為連續的嘔吐和輸液,她臉色蒼白,眼角明顯多了魚尾紋,美貌依然在臉上存留,卻再也無法抵御歲月的侵蝕。

    美人遲暮的凄涼和心酸,便在這一刻清晰的上演。

    洛寒靠著床沿坐下,溫柔的撫了撫她的手背,輸液的手臂有點涼,“我剛來,媽覺得怎么樣?頭暈嗎?”

    袁淑芬搖搖頭,魚尾紋被她笑的更深了,“不暈,現在,沒事了,化療都會嘔吐,我知道,既然要選擇化療,肯定要承擔這些,別擔心我。”

    洛寒心疼的不住點頭,“今天先輸液,晚上你好好睡覺,明天他們用新的治療方案,不會這么難受了,這一次我和龍梟都會陪在你身邊。”

    袁淑芬闔了闔眼眸,“你現在懷孕了,不要在醫院陪我了,你需要好好休息,知道嗎?我的寶貝孫子,一定要健健康康的,你啊,也要好好的。”

    洛寒現在月份還小,腹部看不出隆起的弧度,可是一想到這里面有個小小的生命,她就情不自禁的溢出微笑。

    “我和寶寶都沒事,胎兒發育很好,沒有任何問題。”

    洛寒寬慰她,又叮囑她放寬心,癌細胞一定會清除,諸如此類的一番解釋,袁淑芬后來睡著了。

    洛寒看看時間,才下午三點,便去了門診大樓。

    “大嫂!”

    龍澤晃著車鑰匙從電梯口出來,和洛寒不期而遇,見人就亟不可待的喊了出來。

    洛寒一驚,“小澤,你怎么來了?”

    龍澤手指繞著車鑰匙的金屬環,痞氣的咧咧嘴笑,一雙分外明亮的鳳目悠悠含情,西裝穿在他身上,沒有古板的感覺,反而被他穿的修身洋氣,他故弄玄虛的道,“看我拿的是什么?”

    洛寒認得龍梟的車鑰匙,龍澤開龍梟的車來醫院,難道是接她?不應該啊,她和龍梟打過招呼讓他過來的,難道小澤知道了什么?!

    “你大哥的車,所以呢?”洛寒留個了心眼兒,和他繞圈子。

    龍澤聳聳肩膀,把鑰匙握在手里,“所以啊,我借大哥的車來接女朋友下班,大嫂能不能提前放人啊?”

    龍澤嬉皮笑臉的跟她賣乖,高高瘦瘦的身形放低了一些,還拉著洛寒的胳膊晃了晃,“行不行啊大嫂?行不行?”

    洛寒臉上的表情一僵,丟開龍澤的手佯裝生氣道,“多大的人了,還跟孩子似的?你都親自來了,我能不放人嗎?不過你的林醫生還在手術室,今天她和華天給唐醫生做副手,手術大概還要一個多小時,你得等等。”

    “嗷嗷!怪不得我打電話沒人接,我還以為她生氣了,直接沖上來的,原來是在手術室!”龍澤恍然大悟的捂臉,看樣子心情很不錯。

    洛寒扯了扯他的西裝衣領,“哦?昨晚上你們兩個去哪兒了?你是不是招惹了我的林醫生?”

    “沒有!絕對沒有!在某些事上,我敢保證我是正人君子!”龍澤鄭重其事的豎起兩根手指發誓。

    洛寒噗嗤笑了,“我什么都沒說呢,你緊張什么?”

    龍澤真是個實心眼兒的孩子,隨便一嚇唬就兜不住了,平時指不定被林熙雯虐成什么樣呢,所以洛寒壓根不擔心龍澤會被林熙雯做什么,相反,她很替龍澤擔心。

    “大嫂,你知道我膽兒小,別嚇唬我。所謂長嫂如母,你嚇唬我,還挺滲人的,真的。”龍澤認認真真的發表觀點,眼神兒很真摯,對洛寒很敬重。

    洛寒不再打趣他,指了指電梯,“好了,今天他們在十二樓三號手術室做手術,可以先去看看。”

    龍澤很臭屁的樂呵呵笑,?“好嘞!我先去了哈大嫂!”

    龍澤上了電梯,數字一路上升,洛寒莫可奈何的搖搖頭,他真是孩子心性,簡單干脆清清白白,真希望他可以一直這樣單純下去。

    mbk,總裁辦公室。

    龍梟按下秘書臺的內線電話,“安迪,進來一下。”

    “總裁,安迪還沒回來,請問您有什么吩咐?”回答的人是琳達。

    龍梟彎著手肘看一眼表盤,去了幾個小時還沒回來?季東明沒那么難搞定吧?

    “把這周的工程部資料調出來,打印好。”龍梟狐疑的從手表上移開視線,淡淡吩咐。

    “好的總裁。”

    龍梟不太放心季東明,直接撥通了安迪的手機號碼。

    遠在京都一個中檔小區內的安迪,聽到特別為領導設定的手機鈴聲,趕緊接聽。

    “總裁。”

    安迪擦了擦臉上的汗,退出了季東明的臥房,這才將聲音放大了一些,“我還在季助理家,他喝多了,而且昨晚估計著了涼在發燒。”

    原來如此。

    龍梟得知消息便放了心,“你留下來照顧他,今天不用來公司了。”

    安迪臉上明顯出現了一抹喜悅,還是很鎮定的應道,“好的總裁。”

    季東明頭疼的難受,緊了緊眉頭,嗓子脹痛渾身不適,他勉強掙扎了一下,聲音嘶啞的道,“安迪,我沒事了,你不用留在這里。”

    安迪搖晃幾下手機,無所謂的抖肩膀,“你覺得我想留在這里嗎?總裁親自打電話過來,讓我好好照顧你,季助理啊,你可真是總裁身邊的大紅人,總裁真關心你,太感人了!”

    季東明干裂的唇笑了笑,大概是病了,他笑的挺傻,挺憨厚,“老板對我很好,我知道,十年前就知道。”

    他好像在回憶什么,一會兒笑了笑。

    “你和總裁十年前就認識?竟然還有這樣的淵源。”安迪扣出兩個膠囊,幾個白色的藥片,準備給他服用。

    季東明重重點頭,感慨道,“我這條命就是總裁救的,當然有淵源!”

    安迪一怔,老板對他有救命之恩?怪不得他對總裁這么死心塌地。

    “吃藥了,故事以后再聽。”

    安迪將藥片放在掌心,轉頭端水杯,附身湊過去,她穿著一字裙,上面是ol風格的職業襯衣,襯衣的腰身收的深窄,偏偏領口低,最上面少扣了一粒扣子,這么一附身,火辣的身材突然纖毫畢現。

    季東明昂頭去接藥丸,目光直接看到了一片雪白,霎時呆了!傻了!

    “季助理?吃藥了。”安迪不知道他看的什么,提醒了一句,然后她一低頭,恰好和季東明看到了同樣的風景。

    臥槽!

    “季東明!流氓啊你!”安迪啪嗒一巴掌甩在季東明的臉上,一下子把人給打倒在枕頭上。

    “我靠!”季東明挨了一拳,鼻子頓時熱熱的。

    安迪攏緊襯衣,迷魅的雙眼一瞬不瞬的盯著季東明,“看什么呢!”

    季東明冤死了,捂著鼻子哀嚎,“我能看什么?我燒的兩眼昏花,能見度不足十公分,看啥都一樣。哎呦,你下手也太重了吧?”

    安迪喉嚨干干的,吞了下口水,半信半疑道,“真的?”

    季東明繼續哀嚎,“當然是真的,我流鼻血了沒?鼻子被你打歪了。”

    安迪呵呵笑,有點不好意思的道,“我以為你是那種猥瑣男人,專門偷窺女人。”

    季東明喉嚨里嘀咕,“那是因為你們女人總給男人犯罪的機會,沒事兒干嘛穿這么少,這么緊!”

    “開玩笑,我是那種人嗎?藥呢?給我吃藥,我不要放棄治療。”季東明趕緊轉移了話題。

    “張嘴。”安迪忍著爆笑的沖動,第一次看到軟綿綿的病秧子季東明,還挺有意思。

    季東明很配合的張開嘴巴,藥片放入口中,他保持張開的嘴型等著安迪送水,結果她遲遲不動。

    白色的藥片沒有糖衣,很快就化了,苦的季東明一陣干咳,“靠,水呢?”

    安迪哈哈笑,“季助理,你是不是傻?還真以為我會伺候你?水,你自己拿。”

    “我靠!”

    ——

    楊森開了龍梟的白色賓利,將他送到華夏醫院。

    龍梟提著一個碩大的食盒,直接去了調養室。

    洛寒就坐在套房外面的客廳里,正在研究醫生給出的治療方案,她低垂著頭,時不時的翻動幾下資料。

    龍梟放輕了腳步走過去,將食盒放在實木圓桌上,繞過桌子走到她旁邊。

    洛寒只覺得一道黑色的身影進來,還未抬頭,那人已經坐到了她所在沙發的扶手上,比她高了一大截。

    不需要抬頭,氤氳在鼻尖的龍舌蘭氣息已經告知她,來者是何人。

    “媽在里面睡覺呢,我在看治療方案,以媽目前的病情,化療要進行八次,你看下時間安排,持續到下個月的二十七號。”

    洛寒簡明扼要的說完,把資料拿給他看。

    龍梟靠坐著扶手,左手延伸到洛寒的身后,虛扶她,右手接過資料看一遍,“嗯,交給醫生就好,他們是專家,我們可以放心。”

    洛寒揉揉眉心,“龍梟,媽上次的化療反應很大,八次化療,我真的很怕。”

    龍梟放下文件,順勢滑到沙發上,抱抱她,用自己溫潤的手指替她揉眉心,“有我在呢,怕什么?”

    洛寒抬頭,伏在他懷里,“還有一件事,我們得跟媽商量一下。”

    “嗯?”龍梟溫柔的問道。

    洛寒從白大褂口袋里掏出那團黑發,放入他的手心,“這些是媽化療后的脫發,以這個進度,媽可能兩次化療之后頭發就掉完了。”

    龍梟溫熱的掌心承載黑色的落發,心臟被一根無形的鐵絲捆綁,左右各用力往外拽,疼的幾乎麻木。

    “你的意思是,在這之前,先讓她把頭發全部剪掉?”龍梟聲音低沉下來。

    “嗯,與其讓她看著自己的頭發一天天脫落,不如一次剪了,我會給媽準備幾頂適合她的假發,或者帽子,你覺得怎么樣?”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