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太丟人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什么?什么?!

    高景安腦袋一個激靈,剛才的靡靡之態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他氣的抖抖手,一把指向高大的落地窗外,好像一下子能指到周若琳腦門上。

    “臥槽!我強她?”

    高景安氣不打一處來,登時臉紅脖子粗,渾身都不舒服了,妹的,說他強了她,睜眼說瞎話!不帶這么誣賴人的!

    龍梟卻十分淡然,從從容容的啜飲一口咖啡,“怎么?頭一回遇到事后被人找上門的,激動了?”

    高景安嗷嗷抱頭,做了一連串的動作,好一會兒才穩定下來,瞇縫瞇縫眼睛,“她這么跟你說的?是我那個她?”

    龍梟點頭,雅致的的眉宇侵染了一些不耐,似乎不太愿意處理這種事,“對,她親口說的,你事后一聲不響走人,把她丟在酒店,小姑娘哭哭啼啼很傷心。”

    “臥槽!她傷心?她傷什么心?應該傷心的人是我,心都碎成渣兒了我!”高景安不住給自己辯解,越說越激動,越說越憋屈,瞳孔發紅,委屈的想撞墻。

    龍梟見他反應這么大,放下咖啡杯,沉下聲音道,“難道不是這樣?”

    高景安亢奮的刷拉站起來,急切道,“當然不是這樣的,昨晚上是她強”

    話說到一半,高景安剎住車,不行不行,如果主動坦白是他被人給那啥,太丟人了,寧死不能屈服!

    于是他繃緊了嘴巴,硬生生把即將出口的話給吞了下去,憋著喉嚨里,卡死。

    “昨晚上怎么了?說下去。”龍梟好整以暇看著他,他越是抓耳撓腮反應過度,越說明有隱情。

    高景安態度一橫,改口道,“這妞兒挺正的,一不留神就上了,怎么了?”

    呵!

    龍梟幽眸肆意的笑,“怎么了?你說怎么了?小姑娘的原話我可以一字不差的轉告你,聽完以后,但愿你還能這么沉得住氣。”

    高景安坐下去,努力穩住心神,事情都捅到楚洛寒和龍大哥這里了,肯定不是什么好消息,他扁扁嘴,故作高高掛起,“她說什么了?難不成讓我對她負責,讓我娶了她?開什么玩笑。”

    高景安翹上去一條腿,用手板著小腿,晃晃腳,有點豪放不羈,有點痞氣。

    “你想娶她,她可不一定愿意嫁給你,小姑娘脾氣不小,也挺有原則,和你以前的那些女人不一樣。”

    “切,還不就是女人的那點伎倆,大不了就是以退為進,大哥你說吧,她到底想怎么樣,我還真就不信了,她還能上天?”

    高景安砸吧砸吧嘴唇,料定了自己肯定可以處理干凈。

    龍梟將周若琳的要求原封不動的復數一遍,很淡定,很平和。

    聽完,高景安不淡定了,又一通嗷嗷亂叫,“道歉?讓我給她道歉?一百句對不起?她搶劫呢!不可能,大哥你轉告她,我不會道歉,要錢可以,我馬上給她開支票。”

    靠!就算是只給錢,高景安也覺得憋屈明明是他被人給嫖了,他卻賠錢,人生第一次奇恥大辱,大丈夫怎么能咽的下去這口氣。

    龍梟撣了撣并沒有皺著的西裝,悠然起身,“我不是你們的傳話筒,不負責轉述你們的話。不過,周若琳是洛洛的人,她找到我這里,讓我主持公道,我不能坐視不管,至于怎么操作,不需要我教你了吧?”

    高景安頓時心塞,雙手拉住龍梟的衣袖,身高氣場全矮了一截,“大哥,你不會真的把我交給周若琳吧?你真不管我了?”

    龍梟同情的拍拍他的肩膀,意味深長道,“別人的事可以商量,但是我老婆親口 交代的,我必須辦到。”

    言外之外,我怕老婆,你看著辦吧。

    “別啊龍大哥,周若琳就是個瘋子,我去道歉就等于送死,我好歹是恩科的董事長,你讓我跟她道歉?不行,我不去,太丟人了。”

    龍梟嗤笑道,“真不去?”

    高景安咬牙,梗著脖子生硬搖頭,“不去,打死也不去。”

    想想周若琳的戰斗力,高景安能去嗎?

    龍梟頷首,頻率很緩慢的點了點,“不愿意去啊”他拉長尾音,危險系數直線上升。

    高景安激靈靈清醒了,咧嘴,抽搐,“龍大哥,我想想吧,我自己跟她溝通。”

    龍梟剛才蓄滿了危險的臉上,又恢復了如常的清冷,“好,別讓我失望。”

    高景安腦門上汗水越來越多,尷尬的干笑,“大哥放心吧,我一定讓她消停,額不對,讓她心服口服。”

    送走龍梟這尊大佛,高景安骨節握的咔吧咔吧響,周若琳居然惡人先告狀,不要命了!

    龍梟回到mbk,上了vip電梯,走進辦公室。

    安迪第一個推門進來,手里拿著的是他今天的行程表,“總裁,您十點和博納的總裁在五號會議室開會,中午的話董事長說,中午你們一起吃飯。”

    龍梟不露痕跡的點頭,“好。”

    安迪繼續把下午的工作介紹完,接著道,“總裁還有什么安排嗎?”

    龍梟翻開文件,開始看資料,“沒有,讓季助理來一趟。”

    安迪有點為難的笑道,“總裁,季助理今天還沒來上班呢,他沒跟您請假嗎?”

    龍梟捏著那一頁文件沒有翻過去,抬起頭看她,有些審視,“他沒請假,為什么沒來?”

    安迪搖頭表示不知道,“季助理昨晚下班之后就一直沒有聯系過了,至于原因我也不知道。”

    昨晚他走之后,高景安和周若琳發生了那樣的事,季東明不會也犯渾了吧?

    龍梟心下微惻,“給他打電話。”

    “好的。”

    安迪撥通季東明的號碼,臉色沉了沉,“電話無法接通,可能是沒電了。”

    龍梟一皺眉,難道真的出事了?

    “你知道他家的地址嗎?去他家看看。”

    季東明自己在京都買的房子,常年都是一個人住,且不說昨晚上他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如果喝多了有危險,也沒人幫他。

    龍梟不放心。

    “知道,員工資料上面有詳細的地址,我現在就去。”安迪從龍梟的眼中也看到了一絲急促。

    “好。”

    上午,龍梟結束和博納總裁的會議,時間逼近十二點,中午龍庭要和他一起吃飯,這個邀約倒是蹊蹺。

    按照約定的時間和地點,龍梟如約而至。

    法式餐廳,安靜典雅的環境,中午沒什么人,而且他們在的位置在樓上,沒人打擾。

    他到的時候,餐桌旁已經坐了龍庭、龍羿、龍澤、龍昇。

    呵!

    龍家的男人大團聚。

    龍梟松開黑色西裝的一粒扣子,高貴的氣場一進門就吸引了他們的目光,他淡淡的笑了笑,笑意很輕淡,很迅速,“爸,大伯。”

    龍昇呵呵呵笑著招呼他,“龍梟來了,快點,到大伯這里坐。”

    龍澤欣喜的笑彎了桃花眼,“大哥,我們就等你了。”

    龍羿扯扯嘴巴,只笑沒說話,反正他不管說什么,在龍梟這里都得不到什么好的回應。

    倒是龍庭,高高在上的坐在主位,正捏著高腳杯嗅紅酒的香氣,“坐吧。”

    龍梟和龍澤并肩坐,對面是龍昇父子。

    西餐一盤一盤的端上來,偌大的西餐桌很長,每個人的一整份按照盤子的規格很有藝術感的擺放好。

    “今天人都到齊了,咱們一起吃頓飯,算是給小澤踐行。”龍昇打圓場,先掀開了話題,同時也舉起酒杯,慈眉善目的笑著。

    龍庭黑著一張臉,一直沒怎么好看過,“明天小澤去美國,這次時間可能會比較長,他的職位我已經安排給龍羿暫時接管。”

    哦?

    想說這個?

    龍梟假意喝酒,湊近酒杯卻沒有碰一滴酒,“好,爸想讓堂哥來公司,我沒有意見。”

    龍羿不安的看龍梟,又偷偷的看父親和二叔。

    龍澤心下不通快,只是這個場面他作為最小的一個,不好太主動。

    “既然你沒有意見,接下來的工作,就交給你堂哥放手做,后面公司有幾個項目,工程部和市場部已經走完程序,剩下的就讓你堂哥管理。”

    龍庭絕對不是在跟他商量,而是借機直接宣布結果。

    “好。”龍梟回答的很爽快,連遲疑都沒有。

    龍羿笑逐顏開,舉杯主動示好,“龍梟,以后咱們要在一起共事,你是行家里手,還需要你多教我。”

    呵呵。

    龍梟心里涼涼笑,臉上沒有半分情緒,“都是自家人,當然。”

    “哈哈,我就知道你心眼兒沒那么小,呵呵,看來是我多慮了,龍梟,我干了,你隨意。”他舉杯一飲而盡。

    龍梟只湊到嘴邊,沒有喝,細微的動作被龍澤看在眼里。

    大哥厭惡堂哥,很明顯的!

    自然,龍梟也看得出來,今天的午餐,所謂的給小澤送行,不過是以此為由給他下馬威,讓他在公司對龍羿客氣點。

    龍澤咬咬嘴,“爸,說好的,今天為我踐行,怎么又在說公司的事,大哥在公司這么多年了,什么事該怎么做,他自己知道,您就別浪費時間了。”

    龍庭幽藍的寒光看龍梟,一股殺氣升騰,“呵呵,對,他都知道,但是有些時候,人很健忘,還是需要提醒提醒。”

    龍梟手中拿著刀叉,切開七分熟的牛排,一刀,一刀,切割,“爸說的沒錯,過去的事,時間久了很容易,而且,人也容易只顧眼前,不想以后,”他叉著牛肉,鮮嫩肥美,“就像這頭牛,它恐怕怎么都想不到,會死這么慘。”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