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尊重我的老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直接干脆的拒絕了!

    就連洛寒都沒想到,龍梟會當面打莫如菲的臉,讓人家怎么下的來臺啊。

    莫如菲的臉色登時變成了鉛灰,拿著悠然握著高腳杯的手,骨節因為用力而發白,白的可以可以看到皮膚下面的白骨,很清晰,很刺目。

    莫如菲咬了咬牙,是不甘心,更是不舍得,于是佯裝沒有聽到,笑道,“畢竟這么長時間沒見了,可以聊聊天,我和秉文也有很多話想跟你們聊聊呢。”

    龍梟叉了一點水果沙拉,抹掉上面的濃厚沙拉醬,送到洛寒唇邊,“我和莫小姐沒什么話要說。”

    莫如菲看他給洛寒喂食,頓時一團火焰從心底直接竄上了腦門兒,洶涌在額頭和太陽穴,雖然尷尬,還是硬著頭皮笑,心里蓄的火,強制往下壓,“最近楚氏和mbk的一些項目,孫氏也在做,大家可以坐下來聊聊,孫氏最近的好幾個項目都很不錯,也許還有合作的機會呢。”

    洛寒張口咬住菠蘿丁,不發一言的咀嚼,她真是服氣莫如菲的厚臉皮,被直接打臉之后一點自覺都沒有。

    龍梟順著肌理切牛排,動作極為雅致,細小之處都可以窺見他不俗的品味和修養,“如果是工作的事,莫小姐和孫先生可以跟我的助理或者秘書預約,咱們辦公室見。”

    叮!

    又是一記重擊,莫如菲幾乎要把玻璃酒杯的脖子捏碎,“梟哥,你對我真的要這么絕情嗎?事情都過去那么久了,多大的怨氣也該消了吧?何況現在莫氏已經整個都給了楚氏,你還想怎么樣?”

    洛寒緩慢的吃飯,喝水,抹嘴角,細想莫如菲的話,多么楚楚動人,多么招人心疼,多么叫人不忍,可是只要好好想想,她的話簡直就是不要臉的說辭啊!

    什么叫絕情?什么叫怨氣?什么叫給楚氏?真是可笑!

    龍梟優雅的舉手臂,勺子盛了拌好的魚子醬,這次他送到了自己的嘴巴里,薄唇交錯,咀嚼,“其一,我和莫小姐不熟,請莫小姐叫我龍先生或者龍總,其二,莫氏是楚氏真金白銀系數購買來的,給字著實不合適。其三,我的我夫人正在用餐,你的聲音跟聒噪。”

    還需要把臉打的更更響亮嗎?莫如菲!

    莫如菲頭頂上一片黑云,眼看著要傾盆大雨,都已經說的這么直接了,還有什么僵持的必要?

    莫如菲再也笑不出來,只剩下了眼底的盈盈水光,似乎要哭起來,“梟哥,你真的這么恨我?你連跟我說話的機會都不給嗎?眼淚幾乎要墜落,可憐的跟個玻璃娃娃似的。

    洛寒有點惡心,想吐,?“如菲,你丈夫在等你,別在這里耽誤時間了,回去只怕不好跟你的丈夫交代,你好歹是個女人,起碼要懂得自重自愛,對嗎?”

    莫如菲依然盯著龍梟,越是求而不得,越是疏遠淡漠,越是可望不可即,她越是想要觸碰自己以為已經枯死的渴望和熱情,原來已經植根在內心的最深處,只要他出現就會被激活。

    所以更加心痛,更加不甘!

    “洛寒,你這話是什么意思?我和龍梟好歹也是相識一場,難道現在已經連一起吃個飯都不可以了?”莫如菲被內心的執念牽引,只想在這一刻將他變成自己的!

    龍梟依然從容淡然的享受自己的美食,給洛寒切牛排,送魚子醬,他優雅的好像坐在王位上的君王,睥睨萬千,“莫小姐,同樣的話別讓我說第二遍。”

    莫如菲的眼眶紅紅的,太多的情緒都在里面,“梟哥,我們都結婚了,我不會再對你別的想法,你怎么”

    她把話說到這里,龍梟便不再給她臺階下,深眸款款濃情的看向洛寒那邊,那一眼綿長若萬年之久,接著又將眸光變成了深深地冷漠看向莫如菲。

    “莫小姐怎么想,我沒興趣知道,莫小姐可以當過去沒有發生過,我不能。莫小姐可以當著自己丈夫的面對別的男人示好,我不能,你的底線我無權干涉,但我的底線莫小姐最好挑戰,你可以不尊重你的丈夫,但你必須尊重我的妻子!”

    龍梟手中的刀叉并未放下,就這么從從容容又半點不客氣的將莫如菲給逼到了角落,無路可退!

    洛寒抬頭把一抹深情都給了龍梟,她很幸福,很開心!

    龍梟這樣說,她覺得心里暖的都要開花兒了,龍先生真是好樣兒的。

    莫如菲聽罷,臉上再也掛不住,手一下子搭上龍梟的椅背,近乎悲觀的苦苦笑,“你就這么討厭我嗎?龍梟!”

    龍梟不耐的側目看看手腕上的表,“莫小姐說錯了,語言一般無法準確的表達情緒。”

    討厭的感覺,不止如此!

    孫秉文看到莫如菲在這邊受挫,臉上一陣火辣,滑動輪椅走來,矮了一截的身影闖入三個人的世界。

    他拉住莫如菲的手,強忍著憤怒和羞恥,保持微笑,“如菲,咱們的菜已經齊了,過來吃飯吧。”

    莫如菲眼睛依依不舍挪開,低頭的瞬間看到了孫秉文的雙腳,頓時一股強大的沖擊力從腳底心直接竄入了腦門兒,差點當場昏聵。

    龍梟不悅挑眉頭,“孫先生,你和莫小姐新婚不久,好好珍惜二人世界,別讓自己院子里的桃花,伸到別人家。”

    如此直白的諷刺,說的孫秉文和莫如菲都虎軀一震。

    莫如菲的大腦終于閉合,忙翻臉冷笑,“龍梟,你囂張什么呢!”

    撂下重重一句話,不再等他們回應,莫如菲推著孫秉文大步離去。

    餐廳終于恢復了平靜,斜后方的餐桌上擺放的餐點沒有碰過,但隱約間每一道菜都殘留著主人的丟人現眼。

    洛寒喝了一口果汁,悠悠的水眸縹緲三分霧氣,美的不可方物,“其實你剛才不必這么在意,我知道你和莫如菲之間不會有什么,我相信你。”

    龍梟絲毫不含糊,認真的回望她,低醇的聲音再度恢復溫柔,“我知道我的老婆相信我,但是我必須和她保持距離。”

    洛寒隔著餐桌往前欠了欠身子,拉近兩人之間的距離,口中咬著勺子一角,彎著眼睛問他,“為什么?”

    龍梟順勢用右手捏著她的下巴,湊著她的姿勢,附身親吻她的唇,“避嫌。”

    洛寒松開勺子,唇瓣有他的余溫,很暖,“謝謝你,龍先生。”

    謝謝你的自重自愛,謝謝你的體貼溫柔,謝謝你的每一次維護。

    太多的溫暖和幸福,無以言表。

    龍梟呵呵愉悅的笑,“嗯,很甜。”

    完全是答非所問!

    “什么很甜?”

    龍梟又傾身而下,再度吻上她的唇,紅色的軟潤紅唇含在口中片刻,品酌、欣賞、回味,勾著里面的甜美。

    “這個很甜,比剛才跟甜了。”他性感的聲音撩她的耳膜,熱度還沒有消退,伴著西餐廳的微微紅酒香,宛若夢幻。

    ——

    “莫如菲!你到底想干什么!”

    走出餐廳,孫秉文突然一聲壓制的怒斥,男人尊嚴和丈夫的底線全部被他的怒吼沖破。

    莫如菲松開輪椅扶手,剛才的一幕在眼前重現,她心虛的握緊了手指,不敢看孫秉文的眼睛,但她不可以在他面前露出馬腳。

    昂頭輕蔑的冷笑,“我到底想干什么?我想他死!”

    孫秉文彌漫殺氣的一聲哼,“你想他死?我看你是想被他玩兒死!”

    玩兒,他說的輕佻厭惡,意味深長。

    莫如菲手心有一層細密的汗水,她蹲下來,纖細的手指爬上他的膝蓋,在往上,”我想被誰玩兒死,你還不知道嗎?嗯?”

    玫紅色的唇,波浪般的長卷發,眼線描畫的勾人弧度,她笑的千嬌百媚。

    孫秉文忽地縮緊眼睛,大手刷拉扣住她的下頜,逼近她的唇,距離只有分毫,“莫如菲,你現在是我孫秉文的女人!”

    莫如菲盈盈微笑,主動親了親他,“不光現在,以后我也是你的女人,我會和你一起,打敗你的對手!包括龍梟,他今天給我羞辱,我一定會奉還!”

    孫秉文嗖地送開她,“你最好真的這么想,不然別怪我不念及夫妻名分。”

    莫如菲強顏歡笑,“當然!”

    再度推著孫秉文離開,莫如菲的眼睛卻忍不住總是在往后回望,一遍一遍的流連在餐廳,試圖收縮那抹黑色的身影。

    龍梟龍梟!

    為什么過去那么久,依然無法釋懷,依然洶涌澎湃!依然燃燒她的所有感官!

    龍梟攬著洛寒的腰肢,小心的保護她下臺階,走去停車場,最后看到是孫秉文的司機把孫秉文抱上車。

    黑色的奔馳絕塵而去。

    洛寒有些惋惜有些無奈的搖頭,“事到如今,孫秉文和莫如菲還是沒學乖,真讓人心寒。”

    龍梟打開副駕駛的車門,撐著車頂讓洛寒坐進去,“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老婆不必通勤他們。最近莫如菲和孫秉文沒有采取實際行動,我暫時放過他們,如果被我看到他們的小動作,我不會手軟。”

    洛寒自己拉上安全帶扣好,“當年我和莫如菲也算是最好的朋友了,只是她后來還有高穎姿對她的誤導”

    說到高穎姿,洛寒驀地想到高景安,“老公,最近高景安和你走的很近,到底怎么回事?高穎姿現在坐牢,不管怎么說也是因為我,他接近你,不會是想打入內部報復你吧?”

    龍梟上車,發動引擎,“不會,高景安和他姐不同,他明辨是非,分得清敵友,至于是不是真心,時間和事件會證明。”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