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大早上的,美男計不太好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手中握著電話,龍庭并沒有馬上給出讓他們滿意的答復,而是冷冷的哼了一聲,“刁民!”

    他只給出了兩個字的評價,啪嗒掛掉了電話,而且掛的又快又狠。

    這邊電話掛斷,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進來的人是粱仲勛。

    粱仲勛頷首,謹慎道,“董事長,出事了。”

    出事了?

    這三個字最近在龍庭的耳邊,出現的頻率實在有點高!

    龍庭冷漠的眼神涼颼颼的看向他,從齒縫里擠出一句話,聲音是徹骨的涼,“出什么事了?”

    粱仲勛斟酌著詞匯,該怎么才能把事情說的委婉一點?

    “董事長,江城的項目被停了”

    “我知道!”

    龍庭不耐煩的打斷了他的話,項目停了,停了,這次詞匯他已經聽的要煩死。

    但是粱仲勛的話并沒有說完,他緩慢低聲的補了后半句,“剛才接到江城的市政廳電話,不光項目被叫停,那塊地,也要收回,而且是無償收回。”

    龍庭的臉色當下就變了,和剛才截然不同的冷,那塊地當初收購的時候耗費了mbk五百億巨額資金,他們居然要無償收回?

    “理由,他們的理由。”龍庭的手掌,終于還是攥了起來,有些長粗變形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卷起來,往桌子上一摔。

    粱仲勛低頭道,“對方給出的解釋是,那塊地要用于公共設施建設,當初的購買存在非法行為。”

    “呵!”龍庭冷冷的笑了一聲,“看來他們拿住mbk的項目,就忘記自己是誰了。給我接通京都市長辦公室。”

    粱仲勛有點詫異,“董事長你要直接和他對話?會不會太冒險?”

    “冒險?有人要在我頭上搭窩,我站著不動讓他踩?”他語調輕蔑,意有所指。

    不知道指的是江城的高層,下面鬧事的人,還是指的遠方不知道去處的龍梟。

    粱仲勛將電話放好,“董事長,您請。”

    龍庭有些皺紋的臉,繃緊的時候紋路少了一些,但更具威脅,他拿起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粱仲勛立在他不遠處,心里思量著,原來他和京都高層的關系這么近,那么上次江城的項目,他故意讓龍梟去辦,還設置了重重困難,是故意的?還是京都這邊不方便插手江城?

    這次呢?京都會出手嗎?

    粱仲勛打量龍庭的神色,他自然知道,能夠走到今天的位置,龍庭肯定在各個層面左右逢源,只是,這一次mbk的跟頭,栽的似乎大了。

    一層之隔的總裁辦公室。

    龍澤嘩啦啦操作鼠標,“季助理。”

    季東明上前一步,“二少爺。”

    龍澤松開鼠標,看著下面越來越多的人潮,“你覺得,他們這么做,有用嗎?我父親到現在都沒有給出任何回應。”

    季東明也順著他的視線往下看,人越來越多,已經將mbk的大廈正門給圍了起來,公司的安保人員已經出動,但絲毫沒有減弱他們抗議的熱潮。

    “我不知道有沒有用,但是如果他們繼續這么鬧下去,恐怕公司的股價會跌的更難看,而且現在大量拋售股票的股民已經暴增了一萬多,公司今天被套現了三個億。”

    三個億,對mbk不算什么,但名譽上卻是大大的污點。

    龍澤頭很沉,眼睛也酸酸的,“你跟在我大哥身邊這么多年,你覺得大哥身上有什么魅力,竟然讓這么多人不惜犧牲個人的利益來維護他。”

    是啊,為了什么?明明公司的股價都跌停了,他們卻拋售,明擺著賠錢賺一口氣。

    “因為,他是龍梟。”

    季東明沉著的回了這么一句,沒有修辭,沒有解釋,卻是最好的解釋,最好的反擊。

    龍澤忽然笑出了聲音,“哈哈,對,因為他是龍梟,如果沒有了龍梟,mbk算什么?”

    ——

    洛寒醒來的時候,龍梟已經坐在頂層套房的沙發上喝茶了,她揉揉睡眼惺忪的眼睛,看一下坐在不遠處閑然有矜貴的男子,粉嫩的紅唇輕輕一滑,笑了起來。

    他沐浴在一束光線下,奢華明亮的水晶裝飾品被他襯托的落地成塵沙,他卻宛然的高高在上。

    “龍先生,大清早就上演美男計,這樣不太好吧?”

    洛寒掀開薄薄的一層毯子,下了水床,赤腳踩著地板走過去,白皙的腳踩著地毯,動作很輕,腳步很慢。

    龍梟伸展開手臂,把他拉到了自己懷里,洛寒纖瘦的身影一跌,鼻子里都是他身上好聞的味道。

    “看看外面。”

    龍梟擺正她的臉頰,讓她可以看到外面的風景,高大的落地窗外,竟然——在下雨!

    洛寒癡癡的將眸子放大,美眸盈盈泛著振奮的光芒,“天哪,沙漠下雨!這簡直是人類三大奇觀之一。太珍貴了,龍梟,這樣的畫面可遇不可求,真的很珍貴,真珍貴!”

    茫茫的沙漠,沙子的黃色已經被霧蒙蒙的天空沖淡,天邊厚重的烏云卷著風和雨細細飄灑,這里的雨不想內陸的夏天那樣痛快,罕見的雨下的很溫柔。

    就想羽毛觸摸著黃沙。

    龍梟對她的反應很滿意,“這是今年的第一場雨,這場雨之后,大概未來三個月也不會再有第二次。”

    是啊,這樣的機會多么難得,她知道!

    “你不會是算準了會下雨,所以特意帶我來看的吧?”

    “你信嗎?”他笑了笑,手指刮她的鼻子,這是他最近發現的一個小動作,他手指彎成了九十度,順著她的鼻梁往下一滑,舒服極了。

    “我不信你”

    “聰明。”

    他剛說完聰明,她卻突然笑了,手指頭在他鼻子上也刮了一下,“信誰?”

    我不信你,信誰?她笑笑,把后半句話給補全了。

    “更聰明了。”

    他夸完,將她從自己的腿上放下,“洗漱換衣服,一會兒吃點早餐咱們出去走走。”

    “好啊!在下雨的沙漠散步,我很期待。”

    洛寒很快就把自己收拾整齊了,一條淺藍色的長裙,一雙露出腳趾頭的平底涼鞋,休閑舒服的打扮,她在國內從來沒嘗試過。

    龍梟點點頭,含笑道,“好看。”

    洛寒扯著裙擺轉了一圈兒,“你眼光不錯,給我選的衣服都很合身,我喜歡。”

    他很享受她的稱贊,摟著她的腰肢去餐廳,“博得佳人笑,不枉撒千金。”

    “呵!龍先生,你出口成章的本事哪兒學來的?傳授給我唄?”她調侃他。

    “獨門秘籍,傳男不傳女,留著以后傳給兒子。”他點點她的頭,低醇好聽的道。

    “為什么?”

    傳男不傳女?這個洛寒低頭看看自己的肚子,他們旅行的這段時間,幾乎每天都會而且這期間她身心比較放松,不知道龍梟是不是已經成功撒了種子。

    想著,洛寒竟然自己臉紅了。

    龍梟道,“傳男,是為了以后哄老婆,傳女做什么?女人是需要男人來哄的,不用這么勞心費力。”

    “你喜歡女兒?”貌似龍先生似乎就是很喜歡女兒啊。

    “更喜歡你。”

    洛寒嗤笑他,“偷吃了多少糖!”

    兩人簡單的吃了早餐,龍梟撐著一把透明的白色雨傘,攬著洛寒的腰肢在沙漠慢悠悠的散步,洛寒腳上穿的是露腳趾的鞋,走著走著沙子就進了鞋子,有一些沙子夾在腳趾頭之間,摩挲著腳趾,軟軟的沙子摩挲著腳底心,很舒服。

    “龍梟,如果我沒有猜錯,國內現在大概已經炸開鍋了吧?江城,美國,京都,隨之而來的就是mbk的股價暴跌,整個公司都會陷入混亂,是不是這樣?”

    如此美好的風景,龍梟真不愿意跟她聊不開心的破事。

    “對,按照市場的一般定律,爆發期大概是一周,鬧到白熱化程度,大概是半個月。”

    某人回答的氣定神閑,步調慵懶隨意,锃亮的皮鞋踩著沙地,他說的到底是自己家的事,還是別人家的?

    “這么說,就是最近幾天了?”

    “嗯,不過我父親一定會想辦法延緩惡化的進度。”

    “我很期待你的表現。”

    期待看到他揮斥方遒的策略,期待看到他力挽狂瀾的方針。

    “好!”

    洛寒柔柔一笑,腳趾頭玩兒著沙子,和他一起在傘下走,“龍梟,沙漠已經看過了,你心里的那點小九九,也該放了吧?“

    吃醋么?

    龍梟看看沙丘,覺得差不多了,單手撐傘,單手摟她的腰,俯身吻住了她的唇。

    他吻的很認真,溫柔、隆重,就像在舉行什么儀式。

    良久才松開,“現在可以了。”

    他記得,照片中洛寒和唐靳言在沙漠接了吻,那個動作就像一根刺,他很難釋懷。

    “你該不會以為我和靳言接吻了吧?!”洛寒大驚于色,扒著他的衣領忍著一簇笑容,哈哈哈爆笑起來。

    龍梟被她笑的很莫名,“怎么?難道不是?”

    “哈哈哈,不是!我們沒有,我和靳言,連手沒牽過,龍先生,你、你竟然被錯誤的想法困擾了三年,我佩服你!”

    錯誤的?所以說,當年照片的畫面并不真實?

    該死,他為此耿耿于懷三年之久,到頭來居然

    很好!一場誤會而已!

    她只屬于他,從頭到尾,完完整整,他欣喜的抱住她,并非因小肚雞腸,而是意外的欣喜,“我很開心,洛洛。謝謝你。”

    謝謝你的矜持和自愛,謝謝你的完美和高潔!

    “拿什么謝我啊?”

    “下午我們去肯尼亞地震災區,你會看到我的禮物。”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