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 父子談判,威脅?誘惑?逼迫?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這里是正在為了播報的財經新聞三十分,一小時前,mbk現任總裁,龍氏二少爺龍澤先生發布一份聲明,聲明稱,他從來沒有正式成為mbk的執行總裁,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替暫時不在京都的大哥龍梟先生執行命令,對于目前發生的重大事件,龍澤先生向所有股民道歉”

    “現在插播一條緊急新聞,龍澤先生發布聲明,稱自己的永遠也不會成為mbk的總裁,更不會直接插手公司的人事變動,更加不會獨自在mbk下達重大決策,他的職責是全力配合大哥龍梟,永遠只做大哥的副手”

    “二少爺公開聲明永遠不競爭mbk總裁的職位,并就目前發生了重大事件道歉,并且坦言龍梟先生將在一周內重返mbk”

    “龍梟先生是否會在一周內重返mbk?廣大mbk的股民是否還能對mbk重拾信心,丟掉的項目是否可以東山再起?”

    “連續五天跌停板的mbk股票,昨天一夜再次蒸發了一百多億人民幣,截至目前為止,mbk市值已經跌倒了歷史最低點,短短幾天損失了三百九十億人民幣,如果持續低迷,相關人員稱,mbk很可能成為第二個雷曼兄弟,而中國版的龍氏兄弟,是否可以在危難中其利斷金?”

    鋪天蓋地的新聞橫掃了所有的角落,不光權威的金融雜志,金融電視臺,各大公司,就怕普通的吃瓜群眾都按捺不住好奇。

    一時間,所以關于mbk的新聞都成了時下的熱門話題,mbk消息風卷殘云般覆蓋微博、微信、頭條新聞等等重大互聯網門口的熱點搜索

    而mbk高聳入云的大廈內,氣氛更加濃郁沉悶。

    mbk層頂,董事長辦公室。

    “你給我跪下!”

    龍庭拽起財經雜志砸中了龍澤的頭,雜志受力,啪嗒掉在地上,掀開的那一頁恰好是龍澤發布的聲明,白紙黑字,高清、無碼。

    龍澤平時父親震怒的臉,但是這一刻他卻覺得渾身輕松,很久沒有過的輕松,這些天,他憋的快炸了,現在把重擔放下,他覺得渾身舒服,暢快。

    “爸,聲明我已經發了,就算你要打死我,我也不會收回來,我不會擔任mbk的總裁,不會跟大哥競爭任何職位,今天不會,明天也不會。”

    龍澤吐字清晰,不卑不亢,堅定又從容,他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做好了承擔一切后果準備。

    龍庭的憤怒燃燒到了頂點,最后反而無法再大罵大吵,他身軀一傾,將自己丟進了沙發,身子陷在沙發內,無力的撐著額頭看地上的雜志,有些許老年斑的手扶著額頭,用力的搓了兩下。

    “逆子!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懂!”

    龍澤彎腰把雜志撿起來,拍了拍合上,整齊的放在桌子上,“對,我不懂,我不懂為什么爸爸要把大哥派去江城,我也不懂你為什么突然對我委以重任,我也不懂爸爸讓我在公司做這些事是為了什么,我更不懂爸爸為什么在公司持續遭遇風險的時候還是不肯讓大哥回來?!我不懂!我不敢懂!”

    龍澤說著說著,聲音不斷加大,氣息不斷加粗,說到后面他已經在吼了,扯著嗓門,喊的臉上都是漲紅的血管。

    龍庭瞪著兒子,虺蛇一般冰涼的眼睛,寒冷又決絕,細密的眼角紋和抬頭紋在他臉上橫切出無數的曲線,他的臉是冷的,涼的,隔著幾米的距離都能感覺到冰塊釋放的寒氣。

    龍澤不由往后退了半步。

    “你不懂?你真的什么都不懂?”他突然問了一句,充血的眼睛,低啞昏沉的聲音。

    龍澤再后退一步,小腿撞在沙發上,一屁股坐了下去,恰好和龍庭面對面。

    “對,我不懂,我不懂你的游戲規則。”

    龍庭突然笑了,恨鐵不成鋼的那種笑,失望透頂的笑,笑的很冷,“這個,你總該知道!”

    他突然拿起手機,隔著玻璃桌把手機砸給了龍澤,嘭一聲,手機砸中了龍澤的胸口。

    他詫異的把手機拿起來,屏幕亮著,上面是一條短信。

    沒有備注名字,但是龍澤深深的得這串數字,倒背如流。

    短信寫著:“求你,讓咱們的兒子繼承mbk,不然我死不瞑目。”

    龍澤的手觸到炭火似的一松,手機掉在了腿上,他目如死灰的看著龍庭,許久張了張嘴道,“她她聯系你了?”

    龍庭悶哼,“她給你打過電話,但是你拒絕了她的請求,她在電話里跟你說了什么,我并不關心,但你記著,她是你的母親,你的親生母親。”

    龍澤絕望的閉上了眼睛,掩上重瞳的瞬間,滾燙的眼淚涌出眼眶,他雙手捂住臉,把自己埋在掌心,“為什么要這樣?為什么突然告訴我這些!你們真的太殘忍!”

    龍庭并未給兒子任何安慰,而是嚴肅凜然的宣布,“你的生母在什么地方,我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我想你比我清楚,她想讓你繼承mbk,你自己掂量。”

    “為什么要逼我!為什么你們都要逼我?爸——”龍澤霍然起身,“你想看著mbk倒下?你想讓我繼承什么?一個倒臺的公司?”

    龍庭的軟肋被他擊中,沉在沙發里喘著粗氣,來回攪動兩個大拇指。

    “我會處理。”

    “呵呵,處理?截止目前為止,公司已經損失了將近四百個億,你怎么處理的?能挽救股民信心的人,只有大哥。”

    龍庭沉默了幾十秒,抵著太陽穴道,“你大哥在什么地方?”

    “呵呵!你關心嗎?你巴不得他再也回不來吧?他是你的親生兒子,你怎么下得去手!”

    “他在哪兒!”

    “我不知道!大哥他壓根不稀罕mbk,大哥想要的東西,他有的是辦法得到,他不稀罕罷了,你以為mbk對他來說很重要嗎?你真的太小看大哥了!”

    “告訴我,他在哪兒?”

    “然后呢?”

    “讓他回來!”

    龍澤一怔,他不敢相信的看著父親,“讓他回來?以什么身份?什么方式?被你一腳趕出去,你想一句話就讓他回來?呵呵呵呵!你在做夢嗎?爸爸。”

    龍庭被兒子的一句話堵的聲音全憋在了嗓子眼兒,上不去,下不來,憋的臉色都變得青紫灰白。

    “龍澤,你別恃寵而驕,你以為mbk離不開你了?!”

    “最好離得開,我馬上就走,我就是個庶子,我生母連踏進家門的資格都沒有,我的生母竟然要躲在陰暗處,我就算登上mbk的頂峰又能怎么樣?我還是個私生子,一個小三的兒子!”

    “孽畜!”

    龍澤說完,龍庭被他徹底的激怒,撈起玻璃桌上擺放的一盆發財樹小盆栽摔在地上,上好的景德鎮瓷器被摔的粉碎,營養土灑了滿地。

    龍澤被他的反應刺激的不敢再亂動。

    龍庭咬咬牙,怒其不爭的鎖定了兒子的視線,深深地一瞥,“你想讓你生母進龍家?你想讓她光明正大的成為龍家的夫人?”

    龍澤不言不語,他想要的不是母親成為高高在上的龍夫人,他希望自己的母親可以走在陽光下,他們母子可以坦然的生活。

    八歲之前的生活,他再也不想過了,也不愿意再讓媽媽辛苦委屈。

    龍庭站起來,他走到了辦公桌后面,坐上了象征著身份地位的椅子,“我可以答應你,我會讓你的母親光明正大的成為龍家的女主人,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

    龍澤苦笑,“還重要嗎?mbk都要倒下了,還有意義嗎?”

    “只要你繼承mbk,讓mbk重新站起來,我保證讓你母親回來。”

    “然后呢,你要趕走大哥的母親和大哥嗎?呵呵”龍澤苦笑,他覺得很諷刺,自己的存在是一個莫大的諷刺,自己的身份更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對。這就是現實。”

    趕走別人的兒子,趕走心思不在他身上的女人,讓自己的親生兒子繼承家產,接回來他的母親,這是龍庭的計劃。

    但這個計劃,不像他想的那么簡單。

    “來不及了爸,你看樓下什么?”

    龍澤走到落地窗前,附身可以看到下面的人潮,至少有兩千人的隊伍,舉著橫幅,戴著帽子,巨大的條幅即便在頂層都能看到。

    龍庭走過去,看到下面聲勢浩大的人群,他瞪大了眼,“這這是怎么回事?”

    龍澤笑了笑,“他們來迎接我大哥的,我的聲明說了一周內大哥會回來主持大局,爸,想讓mbk起來,你該讓步了。”

    講話說完,龍澤離開了董事長辦公室。

    他突然覺得很累,很累。

    他的親生母親,他過去的所有經歷,他盼望了多年的團聚,現在就被父親擺在眼前,只是,這份他期待的幸福,卻被父親明碼標價了。

    在父母和大哥之間,他要做取舍。

    他最怕這一天,他害怕有朝一日要抉擇。

    龍澤眼睛熱熱的,一抹才發現是眼淚。

    此時,龍庭的電話響了。

    “董事長,你快下來看看,股民聲稱,如果再看不到大少爺,他們要把mbk的股票全部拋售,全部拋售啊!”

    “董事長,股民們聯合簽名,聲稱大少爺在mbk一天,他們就擁護一天,大少爺如果離開mbk,他們也要離開。”

    “董事長現在打量拋售股票的股民已經有將近三千人了,還在惡化,如果不出面給他們一個交代,公司的股市會亂套啊!”

    “董事長董事長請您回答!”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