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血債血償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失去?尋回?

    原來他一直沒有忘記三年前那次意外

    洛寒把自己放入他溫暖的懷抱,隔著一層死紗巾細細的嗅他身上的味道,縱然外面依然是漫天的飛沙,她卻覺得好像跟著她的聲音和回憶,以前走到了三年前的大雨

    “我以為你已經忘記了,都三年了,沒想到你還記得,龍梟,為什么不忘了?或者忘了對我們來說也挺好的。”

    她的頭在他的懷里動了一下,然后踏踏實實與他相擁。

    龍梟扶了一下她的墨鏡,墨鏡上倒映出他的側臉,俊美的側臉被墨鏡的弧線折射的有些夸張,他顧自笑了,“怎么能忘?失去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遺憾,我很遺憾,那天沒有找到了,如果我早一步到就不會發生那樣的意外了,洛洛。”

    他痛心疾首的把她的雙臂擁緊,緊的無法再緊,好像只有這樣才能保證他們兩個不會再分開。

    溫暖有力的大手覆蓋了她的半個后背,那姿勢好像要把她嵌入自己的身體,從此成為自己的身體的一部分,誰也無法再將他們的分開!

    誰也不能。

    洛寒被他的話說的鼻子酸酸的,很想哭,幸福的想哭,感動的想哭,“龍梟,這不是的錯”

    他的下巴抵著她的頭頂,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也不管是否吸入了塵沙,“洛洛,失去你的時候,我以為自己也死了。你把我的命都帶走了,知道嗎?”

    輕輕的一句話,好像她的心海突然翻騰了一個巨大的鯨魚,嘭的一聲巨響,鯨魚翻卷起來上百米高的巨浪,她的眼淚終于還是沒有忍住,在墨鏡后面濕了一雙眼睛。

    吸了吸鼻子,她道,“龍梟,以后不會了,再也不會了。”

    龍梟闔上深邃的瞳孔,親了親她的發絲,“對,不會了,再也不會了,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

    洛寒重重的點頭,臉上的墨鏡被她蹭的啪嗒掉了,“嗯,再也不分開了。”

    龍梟低頭,看到她的小臉兒,被風沙吹得有點發紅,尤其是那雙眼睛,淚痕還沒有干,流淌過淚水的雅靜,反射出冰藍色的光點,嵌在她的臉上分外的好看。

    他看的有點癡了,指腹摩擦她的臉頰,細細親吻她的眼瞼,用自己的唇吻去她的淚痕,好像品嘗上好的紅酒似的,“這些眼淚,是為我流的嗎?”

    他低醇好聽的聲音,撩著她的耳朵,很癡迷,很沉醉,很誘人。

    洛寒汗點頭,“不要再說這些動人的情話了,我沒辦法回應你,只能送你眼淚。”

    他卻笑了,很享受,很幸福的笑笑,“真好,是甜的。”

    苦澀的眼淚,被他卷入舌尖,是甜的,很甜,他所愛的人為他掉的淚,每一滴都是價值連城的蜂蜜。

    入了口,也入了心。

    洛寒有點無奈的用手肘撞了他一下,“好了!再矯情下去,人家會以為咱們是剛剛熱戀的情侶呢,后面是酒店,也不怕被人看到笑話。”

    龍梟動了動唇,曖昧的笑道:“看到又怎么樣?我們就是熱戀。”

    “都老夫老妻了,還熱戀?龍先生不要自欺欺人啊。”

    “嫁對了,每天都是熱戀期。”

    “貧嘴!也不知道從哪兒學來的,嘴巴這么厲害。”

    他不再跟她貧嘴了,改邪歸正道,“今晚在沙漠酒店住一晚上,明天我們去看看當年的地震災區,然后去那邊的懸崖看一眼,怎么樣?”

    “好啊!我沒有任何意見,其實我也想知道,地震之后這邊的假設發展的怎么樣了,對了,你后來有沒有了解過這邊的情況?”

    龍梟嗯了一聲,拉長尾音沒有正面回答,“哦到道是沒怎么了解,不過以你的名義給這邊的災區捐了一點錢。”

    捐款了啊?

    洛寒仰頭看看他,彎著明亮的大眼睛問,“嘿嘿,龍先生捐了多少?”

    龍梟豎起了三根手指。

    洛寒琢磨一下,“三千萬?”

    龍梟點點頭,“差不多吧。”

    嗯,是的,差不多,只是多了一個零而已。

    當年洛寒在災區發生意外,龍梟一直對這邊耿耿于懷,他后來給這邊捐獻了三個億,以洛寒的名義捐的。

    據說當地人民為了感謝她,刻了一個白玉石碑,至于是不是真的,龍梟當年沒心情過來求證。

    想到這里,龍梟不再說話了,拉著洛寒轉身回了沙漠綠洲的別墅酒店。

    沙漠中的別墅,洛寒還是第一次住,很新鮮,很驚喜!

    他們的方便位于別墅的頂層,白天四面都是隔熱板,住在里面不會感覺到沙漠的酷熱,晚上隔熱板被電子控制器撤走,四面墻都是玻璃,單面可視玻璃,可以看到沙漠的夜空最亮最干凈最遼闊的星空。

    “龍梟,真的好美,世界上有這么多美好的風景,還等著我們去發現呢,真好。”她躺在他懷里,兩人睡的水床,輕輕一動,水床就會晃動,兩人躺著的地方,因為重力擠壓,凹下去一個凹槽,他們就陷在一個凹槽中,密不透風的貼著彼此的體溫。

    “世界這么大,我們還有很多時間慢慢看。”

    “嗯!慢慢來!”

    她枕著他的手臂,在他的體溫和香氣中安然入眠。

    看到她睡的安穩了,龍梟輕輕的起身,算著時間,差不多了

    龍梟走到酒店大廳,夜色中的沙漠,很安靜,是寂寥空曠的安靜,是沉寂荒涼的安靜,是死亡和危險處處潛藏的安靜。

    龍梟走坐在大廳外的陽臺上,雙腿交疊,手肘壓在小腹上,“說吧。”

    對面的男人頷首,“老板,高景安已經回來了,目前正在京都。”

    龍梟點點頭,“看來我猜測的時間差不多,他在京都做了什么事?”

    黑衣男子道,“剛回國就先去了孫秉文那里,不知道干了什么。”

    看來,高景安還是沉不住氣,不過這樣也好,先去給莫如菲敲敲警鐘,省的她壞了他的大事。

    “mbk呢?”

    “這個有件事很奇怪,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男子想著,納悶的蹙眉。

    “說。”

    “是,二少爺今天突然以你的名義發表了一份聲明,聲明中說,一周之內你就會回公司主持大局,二少爺這樣做,不就是在給自己挖坑嗎?他明知道”

    龍梟卻慢慢的將手抬了起來,制止了他的聲音,淡淡的一笑,笑的很輕,很快,“看來。他已經學聰明了。”

    “老板是什么意思?”

    龍梟唇線一斜,那雙洞若觀火的眼睛好像有數不清的智慧光芒在閃耀。

    “回去吧,這幾天不用再過來跟我匯報情況,幫我盯著沈括。”

    “是,老板。”

    龍梟手指輕輕叩打藤椅的扶手,他以為龍澤不會這么快就反應過來,看來他進步不小,很好。

    ——

    孫氏大廈,高級會客室。

    高景安張狂冷傲的翹著一條腿,手里捏著咖啡杯,有點嫌棄有點不屑,“我說表妹,好歹你當年也是莫氏的千金大小姐,現在就用這些破爛玩意兒,真是丟面子啊!我家里還有一套用剩下了,明代瓷器,上等的朱砂,官窯燒的。”

    莫如菲坐在沙發上那邊,手指攥緊,骨節發白,“表哥如果是來炫富的,不必了!你咖啡已經喝了,估計準備好罵我的話也說的差不多了,請你馬上離開!”

    高景安慢條斯理的把襯衣袖口的扣子扣好,又慢悠悠的整理著西裝領子,“表妹,該說的話我都說了,如果你真的有個人腦子,就不該作死,你得清楚,這人啊有時候不是別人跟你過不去,而是你自己跟自己過不去。”

    高景安站起來,修長的手拍了拍莫如菲肩膀,然后突然往下一壓,差點把莫如菲給拍下去。

    “自己什么斤兩,一定要有點譜子,別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我的好妹夫雙腿都殘廢了,也不知道晚上能不能給你幸福要是表妹不光想失去下半身的幸福,還想失去下半生的幸福,那就繼續作。”

    他說完,莫如菲的臉上脹著怒氣青紫發黑,“高景安,要說作死,我看你也是!表姐被龍梟送進監獄,你還在他身邊當狗!跟個奴才似的”

    “啪!”

    高景安突然揚手一巴掌重重的甩在了莫如菲的臉上,清脆響亮的一巴掌,頓時在莫如菲臉上印了個通紅的印子。

    “高景安!”

    “喊什么?表哥聽得到,別跟叫船似的。哦,對了,表哥的原則是不打女人,但是表哥從來沒說過,不打賤人也不對,在我看來,表妹你還不如賤人,你說你是什么人?”

    莫如菲捂著被他打的火辣辣的臉,反手要回擊,卻被他一把捉住了。

    高景安突然恍然大悟的笑了起來,“我想起來,表妹,綜合你以前做的事,表哥覺得——表子兩個字用在你身上比較合適,當年懷了小明星的孩子,還想爬上龍大哥的船,現在就在孫秉文的船上輾轉承歡,你真是浪啊”

    他說著那個浪字,態度很輕佻。

    “高景安!你個混蛋!我要殺了你!”

    “省省吧表妹,你的親爹當年都沒能殺死了我,就憑你?哦,忘了告訴你,龍大哥心慈手軟,只是要了莫氏的企業,但是你別忘了,你的親爹親娘身上,背著我們高家的血海深仇,我會慢慢兒的一點兒一點兒的,讓你們血債、血償!”

    說完,高景安“啪”摔碎了那只咖啡杯,踢開門大步離去。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