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都怪你,招來的野鳳凰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洛寒笑的溫暖純真,這是她極少極少在不喜歡的人面前的笑容,一汪清泉涌動無盡的浩渺煙波,好像無數的流云都在她的眼底劃過。

    那樣的美,甚至可以擔當的上驚心動魄四個字。

    鄭昕被她的笑容緊緊地抓住了某一根神經,心神為之一動,差點當場敗下陣來。

    “你說什么?讓我給我?”

    鄭昕詫異的望進那雙眸子,時至今日,她才知道別人所理解的美麗、漂亮,其實并非花瓶的驚鴻一面,而是每次深入接觸都會被徹底俘獲的蕩氣回腸。

    她第一次遇到有這種魅力的女人。

    洛寒收斂了笑容,纖細的蔥白手指慢慢的順著她的連衣裙領子往下延伸,一道裁剪的勻稱好看的線被她的手指劃過,染上了幾分戲謔。

    “對啊,讓給你,不然”洛寒的纖細長腿往她面前近了兩公分,現在兩人之間的距離只有三公分左右,已經近的不能再近,“不然啊,難道我要讓我的丈夫再被你毒害一次?”

    鄭昕瞪大眼睛,旋即又把眼睛一瞇,“你說什么?!”

    洛寒松了手,整理一下她的裙子領口,三分戲謔,七分冷斥,“我說什么你不懂嗎?催清藥物,對人體傷害很大,丈夫只有一個,我怎么舍得他再次以身犯險,你說呢?鄭小姐。”

    鄭昕突然臉色煞白,她幾乎是震撼般后背忽地就是一挺,好一會兒沒有發出聲音,自己的心臟在撲通撲通的瘋狂跳動,“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什么藥,我不懂。”

    洛寒也不直接戳穿,而是環著手臂有點慵懶的笑道,“不知道最好,不然被人知道堂堂鄭局長的千金小姐,居然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迷惑男人,我真替你捏一把汗。”

    鄭昕想到了,那天她從沈家回來,包里的東西怎么都找不到,原來是被她偷了!

    “楚洛寒,你偷過我的東西!你是不是翻過我的包?!”她警惕的把視線全都放在楚洛寒的身上,那一道寒光,似乎要把人當場撕碎。

    洛寒無辜的挑眉,“鄭小姐,污蔑可是要承擔法律責任的。”

    “少裝蒜!沒想到,楚洛寒你的手這么長,居然偷東西!”鄭昕伸手又要去拉洛寒的手腕。

    洛寒手臂一晃躲開了,“鄭小姐過獎了,退一萬步說,我就算手長偷了東西,也不比過你,你更厲害啊,偷人呢!”

    鄭昕揚起巴掌,對準楚洛寒的臉就要扇,洛寒的手快她一步,結結實實摁住了她的手腕。

    “楚洛寒!你等著吧!我不會讓你們兩口子好過!是龍梟他先勾引我!是他先招惹的我!”

    “是嗎?鄭小姐好好回憶回憶,從頭到尾他可曾對你說過一句誘哄的話,可曾對你示好過?可曾對你主動獻媚?依我之見,鄭小姐你自己想的太多了,錯把男人的風度當成了勾引,錯把男人的溫柔當成了曖昧。”

    鄭昕的目光已經不止剛才的驚訝,她簡直震撼了。

    洛寒并沒有耐心看她的表情變化,而是甩開她的手道,“鄭小姐,令尊還在住院呢,你好好照顧老人家吧,依你之言,你是個實打實的啃老族啊,若是令尊出了岔子,你怎么辦才好呢?”

    “你!楚洛寒你等著!”

    洛寒微微一笑,“不好意思,等不了。”

    說完,洛寒轉身就走,回過頭忍不住在心里吐槽,龍梟你用什么辦法不好,非得用美男計,好吧,雖然美男計比較輕松快捷,可是后續的問題比較頭大。

    洛寒剛在心里吐槽完龍梟,他的電話打了過來。

    洛寒上了車,將包包丟在副駕駛上,“龍先生,不忙了啊?”

    龍梟剛從工地離開,坐在車的后座上,雙腿交疊,看著一份攤開的文件,“忙,但是再忙,也會抽出時間想你。”

    洛寒撇嘴,“可別了龍先生,我剛才替你善后呢,這會兒氣的胃疼。”

    “哦?替我善后?”龍梟將手機換到左手,拿著手機的時候,戒指的光芒正好折射在反光鏡上。

    “鄭昕,你這個梧桐樹招來的鳳凰,不得了了。”洛寒扣上安全帶,換了藍牙耳機接聽。

    龍梟一皺眉,“她怎么你了?”

    “她得有那個本事才行。不過她跟我示威了,聽鄭昕的意思,她可能會對項目許可證動手腳,說什么可以給你,也可以拿回去,你怎么想?”

    龍梟笑了,他合上文件,將一些文件放在身側的空位,靠在椅背上,單手攤在真皮座椅上,手指頭翹著,點著,“她不敢,也沒這么本事,不過”龍梟停頓了一下,“以正常程序來說,等她想扳倒我,我正好可以借力打力。”

    洛寒不太懂了,“你要干什么?”

    龍梟看一下晚上的表,沖開車的王建指了指前方的十字路口,示意他去另外一個方向。

    “洛洛,鄭昕的事,我當時為了節約時間成本”

    “你說美男計嗎?我沒生氣,不是每個男人都有利用美男計的資本,誰讓你長得帥有魅力呢,勾勾手指就要鳳凰落滿枝頭。”洛寒揶揄的調侃他。

    龍梟的劍眉已經擰成了疙瘩,美男計?真會給他下判詞。

    “我要說的不是這個,我接觸鄭昕,是為了查清楚更大的陰謀,這不是美男計,而是無間道。”

    洛寒的車子轉了彎,“無間道?”

    “不是你想的那樣,當然,她正好誤會,我也沒辦法,同樣的計策,不同顏值的人做,通常會被理解為不同的意思。”

    洛寒汗顏,“說不過你,我先回酒店,你繼續忙吧。”

    “好。”

    電話結束,龍梟道,“先去一趟保利集團。”

    “您不是要回公司開會嗎?保利集團原定今晚您和汪總一起吃飯。”

    “會議資料我已經準備好了,直接分發下去,先去保利集團,另外,幫我做一件事,七點半之前做好。”

    “好的,總裁。”

    龍梟打開手機,打開b股的信息圖,找到了藍天國際,手指滑動屏幕看著曲線波動,深幽莫測的眼眸沉了沉。

    接著,他又看了一眼喬氏,不動聲色的關掉了屏幕。

    ——

    洛寒回到酒店,踢掉高跟鞋,換上拖鞋,低頭看到雙腳,想到龍梟那晚看到她腳上的傷過激的反應,不由笑了。

    酒店套房很安靜,洛寒打開電視讓房間有點聲音,電視上正在播放大陸的一部家庭倫理劇,女主角陪伴在父母身邊,一家人有說有笑。

    好久沒跟美國的父母打過電話了。

    洛寒抱著靠枕坐沙發上,撥通了目前的電話,鈴聲響了一會兒才被接聽。

    “媽咪,起床了嗎?”

    美國的早上六點多,以她的作息大概已經起了。

    “起了,已經起來了,安娜,你都好久不打電話過來了,是不是不要媽咪和爹地了?”那端溫柔的責備了一聲。

    “對不起啦媽咪,我最近太忙了,好多事都要做,等我忙完就去美國看你們。對了,爹地呢?去晨練了嗎?”

    那端傳來一聲咳嗽,接著便遠遠的聽到了喬遠帆的生意,“安娜的電話吧?看你開心的。”

    “是啊!好久不來電話了。”

    喬遠帆接了電話,“安娜,在中國太忙了吧?我看你名下的公司并購了莫氏,莫氏是個大公司,很多事都要打理,你別累壞了自己。”

    “爹地消息很靈通啊,公司那邊我沒直接插手,有人打理呢。爹地現在怎么樣?身體好嗎?”

    “身體沒事,你不用擔心我。”

    “公司呢?現在他還在針對您嗎?”洛寒沒有說杜凌軒的名字。

    “凱文么他最近在美國并購了幾個小公司,主打金融,和喬氏沒有直接的利益沖突。”

    哦?金融?

    是不是太巧了?龍梟剛買下了莫氏準備轉型做金融,他那邊就開始投入這個領域,只怕不是巧合吧。

    “那就好!爹地媽咪,你們有事一定要跟我說,不要自己扛著。”洛寒很自責,沒能好好孝順他們,很慚愧。

    喬夫人嗔怪道,“傻丫頭,告訴你,你能解決所有問題啊?“

    “我不能啊,但是你們有個萬能的女婿呢!”

    “哈哈哈!對,龍梟啊。”

    結束愉快的電話,洛寒下巴壓在抱枕上,杜凌軒轉手投入金融圈子,這個

    他原來的產業雖然也涉及到金融,可藍天國際和mbk一樣,主要的行業是房地產。

    洛寒琢磨不透他在想什么,此時,酒店套房的門鈴響了。

    洛寒打開門,酒店客服溫柔的笑著道,“龍太太,這是有人讓送您的東西,請您的東西。”

    洛寒有點疑惑的看看禮盒,“誰送的?”

    “我也不知道,也許打開可以看到吧。”

    “好的,謝謝你。”

    洛寒打開包裝精美的禮盒,里面是一件漂亮的紅色連衣裙,魚尾裙,長度足以拖地,一字領口在鎖骨下方裁開。

    禮盒下面有一張卡片。

    “誠邀楚洛寒小姐赴宴,八點鐘,星光世紀城頂層,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

    洛寒凝眸看著上面的花體英文,猜不出是誰。

    今晚嗎?她不記得自己在江城有什么朋友需要這么大力邀請的,奇了怪了。

    陸雙雙的土豪朋友?

    龍梟的合伙人?

    洛寒將衣服在身上比了比,不管是誰,會一會再說!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