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你選一種死法吧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鄭昕沉思了片刻,決定把事情的進展全盤告訴她,“楚醫生,我們收到了一份從美國寄來的快件,里面提供了不少有利于案件進展的證據,經過我們的反復偵查,發現中槍死亡的人,和宋教授是舊相識。”

    洛寒沉下臉來,仔細的聽著她的話,然后道,“而這次的故意撞人事件,直接受害者就是他,所以你們懷疑兩個案件之間有聯系嗎?”

    “沒錯,我們現在懷疑兩個案件的主謀暗中都和宋教授有分不開的關聯,所以我們希望宋教授可以幫助我們。“

    洛寒納悶了,單手撐著下巴笑道,“這個很簡單,你直接聯系他就行了,他人在美國,可能要從美國過來,有需要的話,我們可以幫你們聯絡他。”

    “好,那就太好了,我們這邊聯系不到宋教授,他手機打不通,而且怕貿然打擾他太冒犯,你肯幫忙真的太好了。另外,在宋教授來之前,我想問一些事。”

    洛寒走出電梯,并沒有直接去病房,而是走到了走廊盡頭的陽臺,“好,你說吧,我一定積極配合你們查案。”

    ——

    沈家別墅。

    一道突兀的手機鈴聲突然打破了房間的沉寂,趙芳芳聽到手機鈴聲嚇得渾身猛地一個哆嗦,惴惴不安的拿起手機,上面跳動著一個陌生號碼。

    是一個網絡電話。

    趙芳芳吞了吞口水,捂著胸口不讓自己因為太過驚訝露出驚慌,收到龍梟送來的禮物之后,趙芳芳整個人都魂不守舍,連著兩天心驚膽寒,連大門都沒敢出。

    劃開手機,趙芳芳壓抑聲音道,“誰?”

    那端,陌生男人的聲音冷笑兩聲,“趙芳芳,這兩天過得怎么樣?舒服嗎?”

    趙芳芳突然瞪大了眼睛,面色如同死灰一般,“你是誰?你怎么知道的電話!”

    張勇悠然自得靠在沙發上,往嘴邊丟了一個剝開的夏威夷果,“我是誰?我是給你制造驚喜的人啊,上次你收到的禮物,是不是很驚喜啊?”

    趙芳芳雙腿一軟,重重的跌進了沙發,艱難的呼吸兩口氣,“是你監視我,偷拍我?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的目的是什么!你想要多少錢?”

    “不不不,我對錢不敢興趣,趙芳芳,聽說你在爭取女兒的撫養權,我看還是算了吧,你這種人還是不要禍害小朋友比較好,你女兒也不希望有你這樣的母親。”

    張勇悠閑自得的吃著美食,說話輕描淡寫,但是他的每一句話對趙芳芳都帶著致命的殺傷力。

    趙芳芳如被雷擊,渾身痙攣般不住顫抖,“你你是王凱的人?”

    “不不不,我是正義的化身,廢話不多說,你的照片我這里備份不少喲,我給你三個小時時間,馬上主動放棄你女兒的撫養權,不然我會把你的好事兒公之于眾,到時候,我很期待沈括會怎么收拾你。”

    “你你不能這么做!你這樣做違法!”

    “那就試試吧,三個小時,我只給你三個小時,過時不候,反正不是我女兒,誰養無所謂啊,不過我很想知道,被人看到沈遼的小老婆和別的男人呵呵!”

    電話斷了,趙芳芳徹底的癱軟在地上,渾身冰冷,眼神空曠的看著的一個方向,手指徹底的攥緊。

    女兒的撫養權,她怕是要不回來了,如果要不回來,兒子的病怎么辦?如果兒子死了,她在沈家能撐到什么時候?

    只有要回女兒的撫養權,以后才能給兒子做換心手術!

    兒子的命保住,她才有可能在沈家永遠掌權,她要整個沈家!整個沈家!

    趙芳芳咬緊了牙關,死死握緊手指,可是

    如果現在就被沈遼知道她的丑事,她就死定了。

    如此想著,趙芳芳拿起了手機。

    接到電話的時候,王凱在白薇的辦公室商量資金流通的問題,手機鈴聲打破了兩人的對話。

    白薇笑了笑,“你先接電話吧,我繼續看看報表。”

    “好。”

    王凱拿出手機看到上面的備注名字,忙將手機舉到耳邊,“趙芳芳,你終于出現了,馬上就開庭了,你少給我耍花招,甜甜的撫養權我一定會要回來,傾家蕩產我也會爭取!”

    趙芳芳那邊冷笑,“萬凱,你給我裝什么無知,做出那種見不得人的事!不要臉!你不是想要女兒的撫養權嗎?好,我特么的給你!我把女兒的撫養權給你!”

    什么?

    王凱被她突然改變的主意說的愣了,矢口反問,“你放棄了?”

    “對!我放棄!我特么的放棄,呵呵,王凱,我真沒想到你是這種卑鄙無恥的小人!為了達到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王凱被她說的云遮霧繞,“瘋子!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既然你要放棄甜甜的撫養權,盡快把文件傳過來,咱們白紙黑字寫清楚。”

    “等著吧!”

    啪嗒!

    電話被趙芳芳掛斷了,王凱看著暗下去的屏幕,依然不明所以,但再想想龍梟說的話,王凱恍然大悟。

    看來,是他在背后幫了他。

    白薇見他神色從驚詫轉為了釋然,不由笑道,“怎么了?遇到好事了吧?”

    “的確是好事,一直壓在我心里大石頭終于落地了。”王凱收起電話,臉上露出釋然的微笑,整個人都春風得意起來。

    “那就好,問題解決了就能全身心的投入工作,咱們下一步的行動勞動量很大,要改組公司內部的主要部門,還要兼顧莫氏那邊的產業鏈。”白薇把一大摞資料整齊的攤開,抽出一份?遞給他。

    “這個是我們要做的框架,龍先生那邊還沒給回復。”

    王凱拿起來看了一眼,“要把整個框架改成金融體系,的確有難度,改組至少也需要三個月時間,一些程序需要經過法律審核。”

    兩人說著話,顧延森從外面回來了,進門就吆喝道,“同志們,你們猜我拿到了什么?”

    顧延森將手中的牛皮紙文件袋揚起來晃了幾下。

    白薇一臉嫌棄的瞪他一眼,“你會拿什么好東西?別賣關子,趕緊拿過來吧。”

    顧延森把文件往她桌子上帥氣的一丟,“我拿到了mbk要在京都開發的那塊地皮的企劃書。”

    “臥槽!!mbk的東西你也敢拿?你不想活了?龍先生回頭斃了你!”白薇一聽到是mbk的企劃書,嚇得根本不敢打開看。

    顧延森雙手撐著辦公桌直接跳了上去,一屁股坐下,“不是龍少負責的,是龍羿,龍庭把這么重要的事交給龍羿,你們不覺得奇怪嗎?而且龍羿和龍少一直不對付,龍少不在京都,他要越俎代庖,咱們不該替龍少陪他玩兒玩兒?”

    白薇拿起文件,將封口的白線一圈一圈繞開,“這么說來,是可以好好地玩兒一場呢!”

    ——

    洛寒跟鄭秀雅說完宋青玄的情況,掛斷了電話,白色的身影繞過陽臺直接去了患者所在的病房。

    高挑的身影走到病房門外,還沒進門就聽到里面傳來了哭聲,嚎啕大哭,還伴隨著一聲聲的怒罵。

    簡直難聽的不堪入耳。

    “不要管我!你們不要管我!滾開!!”

    “為什么救我?讓我去死!我不想活了,讓我去死!”

    “嗚嗚!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混蛋!都特么是混蛋!”

    洛寒站在門外,一條腿準備往里邁步,突然眼前一道黑色的拋物線迎面砸過來,差一點砸到她的臉上,洛寒往左邊一閃,避開了飛來的鞋子,馬丁鞋哐當砸在地上。

    “怎么回事?”

    洛寒走進病房,病房里面被女孩砸的亂七八糟,輸液器摔在地上,被子也攤在地上,破碎的玻璃杯濺的到處都是。

    整個病房都成地震后的災區。

    兩個男醫生按壓著女孩,滿頭大汗的苦著臉道,“她不接受我們的治療,一直掙扎說想死,我們給她輸液,她自己拔了,現在死活不讓再扎針。”

    女孩看到走進來的洛寒,憔悴的臉上蓄滿怒意,“是不是你救了我!你救我干什么!你為什么救我!!多管閑事!誰讓你多管閑事的!”

    洛寒雙手放在白大褂口袋里,好整以暇看著女孩的,她長得挺漂亮的,明媚大眼,雙眼皮,高鼻梁。

    “對,是我救了你。怎么,看起來我救錯人了?”

    洛寒往前走了一步,冷肅的目光看著她,四目相對,她的清冷目光和女孩急躁憤怒的目光接觸。

    女孩看的心里一沉,咬住了嘴唇,“神經病!以為自己是醫生就能隨便左右別人的命運嗎!我沒讓任何人救!都給我滾!”

    洛寒點了點頭對兩個男醫生道,“松開她。”

    “可是,她現在情緒太激動了,會出事的。”

    “出不了事,就她這點本事,能出什么事?松開她,我倒是想看看,一個連死都不怕的人,能做出什么。放手。”

    醫生松開女孩的手臂,女孩趴下床,轉身就去窗臺,那樣子是準備跳樓了。

    洛寒拉了一把椅子,隨性的坐下,雙腿自然又優雅的交疊,“想自殺是吧?我推薦你幾個體面的死法。”

    女孩動作一頓,不可置信的看著一身雍容氣質的洛寒,“你在說什么?”

    洛寒沒所謂的挑眉,“沒聽見嗎?我是醫生,既會救人,也懂得怎么讓一個人死的舒坦。”

    女孩冷笑,“呵呵,這就是一個醫生該說的?!”

    “怎么?不喜歡聽?”洛寒換了一下交疊的腿,坐的更舒服一些。

    不急不緩的溫聲細語,目光平淡,神色慵懶,“你長得挺好看,跳樓的話,死狀太難看,說不定會頭顱碎裂,腦漿橫飛。這里是十樓,從力學原理來說,不一定會死,但肯定會殘廢,或者腦殘變成白癡。”

    女孩目瞪口呆,兩個男醫生更是瞠目結舌。

    洛寒繼續道,“安樂死,注射死,慢性病毒溫柔的奪命,烈性毒藥見血封喉,或者在你心臟病的基礎上稍微加點力道唔,不管哪一種辦法,都能保你全尸,你選一個吧。”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