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勸你別飛蛾撲火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龍梟這樣的男人,稍稍對女人伸出一點橄欖枝,對方都恨不得將自己的低到塵埃,把一切都拱手讓給他。

    鄭昕現在看龍梟的眼神,就是這個意思。

    他低醇如同一場酒醉后的美夢,繚繞在她的耳邊,每一個字都可以拆分成不同的溫暖,簡直可以把人的心都給徹徹底底的征服,徹徹底底讓人在他的聲音和眼神中沉淪。

    “龍梟,你天生就是征服者,被你碰到的女人,一定會為你發瘋,她們一定會為了你不惜任何代價,甚至飛蛾撲火,我相信,一定有這樣的女人,是嗎?”

    鄭昕捧著茶杯,享受的喝了一口,仔細的品嘗淡然無味的茶水中,只屬于龍梟的清雅和高貴。

    龍梟薄唇作以淡笑,“飛蛾撲火這種行為,還是免了,生命誠可貴。”

    鄭昕掀開被子起身,身上依然是昨晚的衣服,沒有被人碰過,所以說,龍梟這樣的極品男人,對女人很紳士吧?

    不然她怎么能完整的躺在這里呢?

    放下水杯,鄭昕展開手臂想要去抱住龍梟,可是她才上前半步,已經被后者看出了端倪,順手那么一附身,大手拿住了文件,將鄭昕的動作給扼殺在了搖籃中。

    鄭昕有些尷尬的收回手臂,不甘心的握了握手掌,“可是龍梟,愛情價更高。”

    龍梟理了理板正的白色襯衣袖口,“鄭小姐,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

    等他拿到鄭成林父女的貪污證據,只怕自由二字,將會成為她的奢侈品。

    鄭昕嫵媚的撫了撫自己的飄逸長發,用手指細細的梳到肩膀的一側,不經意的拉低了領口,好看的鎖骨勾著發絲,瑩潤的膚色充滿了魅惑。

    “龍梟,先不要著急去公司吧?你陪我吃了早餐再去也不晚。”

    面對她的數次主動,龍梟每一次都強忍著厭惡,“公事繁忙,我也很無奈,只能等項目塵埃落定,好好享受你的早餐。”

    施以薄笑,更像是憐憫同情,盡管那笑容魅惑人心,直入敏感的神經。

    “龍梟,明天沈家有個聚會,我希望你陪我一起去,可以嗎?沈家的聚會很私人,不會有接著,是沈括先生準備的,為了慶祝他的兒子兩周歲生日,另外沈遼雖然已經入獄,他妻子楚熙然還在沈家,而且她和沈遼的兒子也差不多是這個時間過生日”

    她嘗試的邀約,“只是兩個孩子的生日宴,邀請的都是關系親密的人,你放心,沒人敢亂說話的,而且,沈括的宴會,都是江城的名流富商,對你打開江城的時長也有幫助。”

    沈括的宴會坦白說龍梟沒什么興趣,不過,他倒是想看看,沈遼東窗事發之后,偌大的沈家變成了什么樣子。

    “可以。”他跟簡單的施舍了兩個字,鄭昕已經喜悅的捧腹狂歡了。

    ——

    洛寒給唐靳言準備了清淡的三菜一湯,外加兩份荷包蛋。

    洛寒做飯的水平在伺候龍梟的時候突飛猛進的進步,三兩道菜信手拈來,色香味俱全。

    “你的廚藝,我真沒想到你的廚藝這么好,有幸吃到你親手做的飯,萬分榮幸。”

    唐靳言不吝贊美,拿著筷子便開始享受專屬于自己的美食。

    “只是簡單地幾道菜,改天你和鄭小姐去我家做客,我再給你們做一桌子大餐。”

    氣氛很舒服,很安靜,兩人對坐,時不時的聊幾句話,關于病人、醫療、電視臺的節目錄制

    時間都緩慢了下來,溫柔的在兩人的身上旋轉。

    唐靳言眉宇舒展開享受的微笑,將自己的碗推了推,“還可以再喝一碗湯嗎?”

    “當然可以,專門給你熬的,喝點熱湯恢復的快。”她說著,親手給他盛了一碗。

    唐靳言雙手接住湯碗,“謝謝。”

    謝謝你為我圓夢,把我朝思暮想的一幕變成了現實。

    現在他什么都圓滿了,再也不會奢望,也不會無謂的期待。

    洛寒捏著筷子,幾乎沒怎么吃東西,一抬頭就看到唐靳言正在看自己,“我臉上都東西嗎?”

    唐靳言清雅雋永的調侃道,“有,有字,上面寫著賢妻良母四個字。”

    “那還是算了,我比較喜歡拿刀開肚。”

    “你啊呵呵。”

    ——

    時間已經是周五,洛寒到醫院的時候是上午十點,一襲白大褂的洛寒走在醫院長長的走廊,不茍言笑將一只手放在大口袋里,自帶高雅冷清的氣場。

    小護士們紛紛低頭問好。

    “楚醫生,電視臺的預告片我看過了,好棒!!美美的!”

    敢這么跟她說話的,在華夏醫院也只有林熙雯一個了。

    洛寒點了點頭,將兩份病例放入文件架,“林醫生好像對看病之外的事更感興趣,我是該夸你呢,還是該”

    林熙雯嗖地用病例擋住了嘴巴,“嘿嘿,我剛才什么都沒說。”

    洛寒咔嚓按下圓珠筆,在一份病例上飛快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低頭道,“陳瑞先生的女兒,手術時間定在幾號了?”

    “哦!定的是下個月二十五,小朋友的父母都受了傷,不方便照顧孩子,下個月陳夫人可以坐輪椅來照顧孩子。”

    “其實”洛寒轉了轉手中的筆,然后道,“江城人民醫院的也有同樣的設備,只要跟那邊協商好,可以借用他們的設備和病房,這樣陳先生和陳太太就不用等那么久,手術越快越越好,這樣,我跟院長商量一下,如果可行,我可以去江城醫院做手術。”

    林熙雯忽閃把眼睛瞪大了,“不是吧?偶像你要不要這么盡職盡責?!居然申請出差?佩服!”

    洛寒合上筆蓋,把病例給她,“職責所在,病人第一。”清雅慧黠的一笑,眸子亮晶晶的閃光。

    去江城,當然不是特意為了手術。

    打定了主意,洛寒直接去頂層找院長。

    將事情的原委跟陳院長溝通了一下,陳院長表示可以嘗試。

    “只是,這樣的話,你這邊的病人怎么兼顧呢?”陳院長拿起電話,撥打之前不無擔心的道。

    “華天和林醫生目前的醫術可以完全放心,病人的后期護理交給他們不成問題,我想先去江城給陳萬年的孫女做手術。你跟江城醫院溝通一下吧。”

    老板娘親自過來,陳院長哪里敢不商量。

    好在,江城那邊的醫院正好有空床位,一聽到是陳萬年的孫女,簡直樂開了花,為江城高官服務,擱誰不高興?

    于是,當下就答應了。

    “那邊說沒問題,你想什么時候去呢?”

    “盡快吧,明天就可以。”

    陳院長一口茶要噴出來,“明天?太急了吧?!”

    洛寒笑笑,白大褂襯托的她笑容霸道自信不容質疑,“急嗎?”

    她輕描淡寫的反問了一句,陳院長沒有異議了。

    “呵呵呵,好,那就明天,畢竟病人要緊。小楚啊,這個工作雖然重要,個人問題也很重要,醫生本來就累,你來回跑,跟你丈夫聚少離多,不太好吧?”陳院長那關切的眼神,相當曖昧。

    “院長放心吧,我把家庭放在第一位。”

    “呵呵呵,好好好,這樣就好,女人嘛,顧家一點不錯。”

    兩人打了幾個啞謎,各自迷之微笑。

    林熙雯看著洛寒收拾東西,賊兮兮的套話,“偶像,你去江城,真的是為了做手術?我好像聽說,龍先生最近也在江城哦。”

    洛寒供認不諱,“是啊,他在江城。”

    “所以你是夫唱婦隨?”林熙雯手托腮,一股子八卦的味道充滿了辦公室。

    洛寒收拾了一些病例給她,“3床和9床病情隨時做好記錄,有任何問題馬上問我,至于別的八卦,林醫生省省吧。”

    “哎好不容易看到你為了龍先生千里追夫,群眾們好奇嘛!”

    給病人做手術,只是給自己的任性找一個名正言順的理由,畢竟貿然丟下工作,不符合成年的做事風格。

    可,一想到龍梟可能要在江城待很久,身邊還有鄭昕每天噓寒問暖的騷擾,洛寒心里不是滋味,不論如何,會一會鄭昕再說!

    “林醫生,你的實習期還沒過呢你說,我要不要給你的評語加一條,八卦心強,用人單位需慎重?“

    “啊!!我走了我走了!”

    洛寒把手頭的事搭理干凈,給龍梟通了個電話。

    龍梟似乎在忙,電話里面時不時還有其他的人說話的聲音,正在激烈的討論什么事。

    “你在忙吧?我先掛了,你忙完再打給我。”

    都六點多了,還在開會嗎?

    龍梟拉開椅子暫時離開喧嚷的市場部會議室,一扇門擋住了里面的吵鬧,“不忙,一點小事罷了,下班了嗎?”

    “下班了,我沒什么事,想問問你明天有什么安排。”洛寒有點小小悸動,畢竟偷偷飛過看望老公,她是頭一回。

    龍梟大概想了想明天的日程,“上午開會,下午去工地,晚上參加一個宴會。”

    一天都要忙?god!

    “參加什么宴會?大概幾點?”

    “是沈括的家宴,八點開始,大概十點結束,結束以后我告訴你。”

    洛寒算了下時間,晚上才能見到他

    “你在江城,住哪個酒店來著?我給忘了。”洛寒漫不經心的問了句。

    龍梟有些疑惑的嗯了聲,“怎么突然問這個?”

    洛寒意興闌珊的靠著車子座椅,壞壞的道,“不能問嗎?還是怕我知道什么秘密?”

    龍梟莫可奈何的笑出了低醇的聲音,“四季酒店,2716號房,房卡密碼是6790,還有什么要問的嗎?龍太太。”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