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夫妻合力,風雨無阻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果然,陳萬年很在乎小孫子。

    龍梟謙遜客氣的道,“我妻子在京都華夏醫院上班,昨晚有一家四口因車禍被送到了醫院,難道是您的兒子?要不然你現在打個電話確認一下?”

    陳萬年哪里敢停頓片刻,忙拿起手機撥通了兒子的電話,等待接通的短短幾秒鐘之內,千萬年的臉色發生了好幾種復雜的變化。

    電話突終于接通,里面傳來一個女生的聲音,“請問”

    陳萬年急促的問道,“你是誰?電話的主人在哪里?”

    洛寒猜到打電話來的人定然是陳瑞的父親,于是謙遜有禮的笑了笑,溫婉的聲音有著醫生獨特的氣場,“您好,手機的主人目前在昏迷當中,請問您是?”

    “我是他的父親,他現在怎么樣了?!”

    “原來您是陳先生的父親,陳瑞先生還沒有清醒的跡象,我是您兒子的主治醫生楚洛寒。”

    楚洛寒三個字穿入耳中的瞬間,陳部長的眼眸掃向了龍梟。

    這么巧?

    然而還沒有等他再發出疑問,洛寒已經再次開口,“陳先生,您的小孫女患有先天性心臟病,在車禍中受到了驚嚇,目前還在昏迷。我們有治療兒童法洛四聯癥的頂級專家,只要陳先生愿意配合,我保證您孫女兒安然無恙的出院。”

    配合?是配合她治病,還是配合別的事情?

    陳萬年再一次把目光看向了始終平淡如許的龍梟,這個男人的心思深不可測,昨晚的酒宴他已有所了解,如今自己的兒子兒媳婦,小孫女跟孫子全在他妻子的手中,他能輕易的放過他們嗎?

    表面上在他商量,其實,在暗中又計劃著什么?

    陳萬年很清楚龍梟此次親自來江城所為何事,項目受阻,風口浪尖,以龍梟狠辣的手段,必然要鋌而走險。

    掌心不覺已經有了冷汗,為官多年,讓這么沒底的他是頭一個。

    腦海中天人交戰,一番思量之后,他壓制著激動和不安道,”你放心,我一定會好好的配合。”

    “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我會親自給她做心臟手術,保證給您個健康的小孫女。”

    “那就辛苦楚醫生了。”

    這邊話里有話,那頭暗含心機。一通電話結束,陳萬年腦門上已經滲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

    有些遲緩的放下手機,陳萬年看龍梟的表情已不是剛才的疏遠淡漠,兩人心照不宣的對視,“龍先生,您真是得了個了不起的賢內助。”

    “多謝陳部長稱贊,我會轉告您的贊美,陳部長公務繁忙,陳公子和陳太太的治療我會親自安排華夏醫院,一定在最短的時間內讓他們恢復健康,您只要在這里安心等待即可。”

    話不說破,點到為止,陳萬年在官場混跡多年,早已熟知這種場面上的交際,龍梟玩心機耍手段信手拈來,全場他從未提項目半個字,但陳萬年心里早已有了譜。

    “多謝龍先生,辛苦了。”

    龍梟淡笑,“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瑤。陳部長,茶涼了,您不多喝幾杯?”

    龍梟薄唇啜飲了一口龍井,不露聲色的問,“陳部長,我的茶味道如何?”

    陳萬年有些惴惴不安地將茶杯放在唇邊,他哪里還有心情品茶?如今一顆心七上八下全部都惦記著自己的家人,但聲音卻努力的沉靜著,“龍先生的茶,果然名不虛傳,我受教了。”

    一杯茶水喝出了百般滋味,這恐怕是陳萬年此生喝的最難下咽的一杯茶了。

    龍梟唇角抹開半縷森涼,須臾便煙消云散。

    從陳萬年的家中離開,龍蕭峰身鉆入了賓利車內,王建回頭看著表情輕松的老板,“總裁,您跟陳部長的茶喝的怎么樣?”

    龍梟輕呵了一聲,“你覺得呢?”

    王建不敢隨便答話,憨憨的笑了幾聲,“呵呵,總裁您親自出馬,我想一定不會有大問題了。”

    “先回公司,還有,三天后鄭局長家中舉辦宴會,你想辦法幫我拿到宴會邀請卡。”

    王健遲疑了片刻,“總裁鄭局長身居高官,只怕他的家宴不好,進去吧?”

    “不好進去,也得看是誰。”

    王建不敢再有疑問,“好的,我想辦法。”

    龍梟深眸斜睨了他一眼,“以后在回答我的問題時,不要告訴我想辦法,而是回答我,一定會。”

    王建腦門上頓時冷汗涔涔,“是!”

    ——

    當天下午,陳瑞跟夫人都醒了,看到孩子跟在龍梟的身邊如此乖巧,兩人便放了心。

    洛寒忙前忙后照顧孩子,還對他們噓寒問暖,并且承諾會親自給孩子做手術,兩人心中說不出的感動,加之洛寒乃是龍龍梟的妻子,他們的感動無以言表。

    這一把親情牌,龍梟打的不顯山不露水,春風化雨般的就將自己的好形象留在了他們的心里。

    有了這層關系,對龍梟打開江城的人際圈有百利而無一害。

    寧寧實在喜歡龍梟,兩人很快就建立起了深厚的情誼,這孩子被洛寒哄的說往東就往東,很是聽話。

    陳萬年小孫子很是溺愛,寧寧在家中幾乎是小皇帝,誰的話都不聽,偏偏他對洛寒的話唯命是從。

    很快,時間到了三天后。

    這天上午,白薇和顧延森在楚氏門口碰頭,今天他們要再一次去莫氏。

    白薇氣得咬牙切齒,“該死的莫如菲,死到臨頭居然還負隅頑抗!守著莫氏進棺材啊!瑪德!”

    顧延森在她臉上捏了捏,”親愛的,飯一口一口吃,肉一口一口咬,莫氏這么大,一口吞下去也不太可能,讓他再蹦達兩天也無妨。”

    白薇咽不下這口氣,想到那天他們在莫如菲的辦公室受到的羞辱,她恨不能現在就把莫如菲的腦袋給擰下來,再狠狠的踹上兩腳。

    “以莫賤人的態度?龍少只是收購莫氏而沒有將他們送進監獄真是太客氣了,換作是我,慕如菲這種賤人,就應該在監獄里過完下半輩子,瑪德,讓她趾高氣揚!”

    “乖,她會自食惡果的。”

    黑色奔馳轎車疾風一般開往莫氏辦公大廈。

    白薇簡單的整理了一下女款西裝上衣,扯了扯a字裙,踩著一雙玫紅色的高跟鞋和顧延森并肩邁上了臺階。

    兩人均是黑色的衣服,身上帶著強大的氣場,莫氏的人看到又是他們,不禁提高了警惕。

    顧延森冷笑,“莫氏股票慘跌氣數已盡,莫如菲再大的怨氣也不敢再往咱們身上撒了,那天她敢對咱們發脾氣,無非是看龍少不在,現在不管他在不在莫氏都保不住了。”

    白薇冷冷一笑,眼線勾起的眼角性感妖嬈,“顧總,今天拿下莫氏,那天的話可不算了。”

    顧延森無所謂的斜斜嘴巴,勾魂的杏花眼迸發曖昧的光芒,“無妨,我請你去我家也一樣。”他挑了挑眉頭,痞子樣子昭然若揭。

    辦公室內。

    白薇和顧延森坐在這邊,莫如菲和莫朗坤坐在對面,一時間,楚河漢界殺氣橫生,四個人八只眼睛,惡狠狠的彼此對視,氣氛緊張的一觸即發。

    顧延森掏出筆記本,手指慢慢的敲打,然后把顯示屏推給他們看,“莫先生,莫小姐,真是不出所料啊,今天的股價跌的更慘,兩位大概已經看了今天的財經新聞,莫氏下一步的命運就是破產,所謂破產,我想你私下轉移的財產,怕是連債務的1/3都補不上吧,而且,私自轉移財產被有關部門知道的話,只怕您的后半生要在監獄度過了。”

    “龍少二位一條生路,二位偏偏要往死胡同里走,我是要勸你們呢?還是呵呵。”

    他省略了中間的話,以呵呵二字輕描淡寫地畫了句號。

    莫朗坤氣得臉色蒼白,他知道自己早已回天乏術,但不甘心莫氏就這么被龍梟給吞了去,可眼下敢在莫氏動手的人除了龍梟又還有誰呢!

    莫如菲眼眶蒙上一層刺目的紅血絲,他們敗了,徹徹底底的敗給了龍梟,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可眼下,他們連青山都留不住了。

    白薇掏出文件,嘩啦啦往他們那邊揮了過去,“莫先生,今天是我們最后一次登門拜訪,過了今天,我只能說,您就算燒高香拜佛祖,也沒有這個機會了。”

    三個小時后

    辦公室內殺氣漸漸地消去。

    最先離開的人是莫朗坤,巨大的屈辱將他的臉色變得一片烏黑。

    “啪!!”

    莫如菲一把將簽完字的筆狠狠地摔在地上,鋼筆頓時被她摔成了兩截,黑色的墨水彈在地上,臟了一大片白色的地板。

    白薇在桌子上頓了頓協議,紅唇勾出一抹勝利者的弧度,“莫小姐,聽說人不開心的時候適合吃一點甜品,建議你出門左轉,直走100米,你吃多少,都算我的!”

    莫如菲氣的想要一槍崩了她!

    “白薇,你不過是那女人的一條狗,一條狗而已!”

    白薇倒是不生氣,一把按住了顧延森準備打人的手,微微一笑,笑的千嬌百媚,“對呀,沒錯,我是一條狗,所以你最好給我當心點兒,因為狗,是會咬人的。”

    ——

    “現在插播一條新聞,今天下午,楚氏正式收購莫氏,從此莫氏全部產業都歸入了楚氏貿易董事長楚洛寒的名下,從此京都再無莫氏”

    “京都四大家族瘋狂洗牌,莫氏一去不回,誰將取而代之?”

    “楚氏貿易橫空出世,商業傳奇會如何書寫自己的歷史篇章?”

    “楚氏收購莫氏,董事長楚洛寒并未露面,如此大手筆,背后之人你如何想?”

    接到顧延森報喜的消息,龍梟正在換衣服準備參加晚上8點鄭局長家中的宴會。

    他一邊整理領帶,一邊對開了外放音的手機慢條斯理地說著話。

    “收購莫氏我并不意外,下一步要對莫氏進行改組,傳統的實業已經無法適應現在的競爭環境,顧少,幫我找幾個金融精英,我要把莫氏改造為金融公司。”

    顧延森瞇了瞇眼睛,“龍少的意思是把莫氏整個大換血?”

    “對,該走的人讓他們走,找一些信信得過的人全力監管莫氏,看不順眼的人,找個理由打發了就是。另外,莫氏實業雖然做得很大,但并不足以能支撐整個產業鏈,想要轉虧為盈就必須另辟蹊徑。”

    “我已經制定了方案,你按照方案去做,我要在半年內,實現莫氏轉型,工作量很大,事成之后顧少也會賺得盆滿缽滿,一舉兩得的事,顧少,你一定會喜歡的。”

    龍梟有條不紊的交代完了所有后續工作,好像一盤棋早已在他的腦海中生成,他只需要挪動棋子便可以操縱一切。

    這番運籌帷幄的氣度,這番執掌天下的風采,令顧延森不得不嘆為觀止。

    “龍少,不要說這么直白嘛!你我的關系,談錢太傷感情了。”

    “哦?那就辛苦顧少白幫忙?”

    咳咳咳咳!

    還是轉移話題吧,?“你在江城怎么樣了?我聽說你父親交給你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你打算怎么做?”

    龍梟打好了領帶,對著鏡子理了理西裝衣領,“層層出擊,各個擊破,我龍梟想做成的事,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夠阻止。”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