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突然出事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龍澤搓了搓林熙雯的頭發,“村姑,你是不是喝醉了?”

    林熙雯沖他裂開嘴笑的分外豪爽,“我喝醉了。”

    龍澤罵了一聲臥槽,這話壓根就不該問,“吃飽了也喝足了,我送你回家吧。”

    林熙雯喝的的確有點多,但是啤酒而已,醉倒還真不至于,昂頭望著天空,低頭看看龍澤,“你要送我回家?”

    “廢話,你都這樣了,又住在那么偏遠的地方,我不送你回去,半路上被人給劫持了怎么辦?雖然你長得不怎么樣,身上也什么錢,不過難保不會遇到幾個不長眼的傻子,饑不擇食。”

    林熙雯沖他呸了一口,“你妹的,說人話會死嗎?姐姐我什么時候這么不濟了?姐姐我長得有那么丑嗎!”

    龍澤撐著她不讓林熙雯歪歪斜斜的回頭再趴地上,“行行行,你牛,你厲害,你最找色狼喜歡,本少爺好心送你回去,你就別裝矜持了,說吧,你家在哪兒。”

    林熙雯準備說個地方,然后腦袋靈光一閃,“你怎么知道我家住的很遠?你調查我?還是你暗中跟蹤我?”

    “臥槽!我閑的蛋疼我去跟蹤你?上次我在公交站看到你上了一個區間車,那車好像中間不停。”

    啊?

    林熙雯這個破腦袋,終于把這茬給想起來了,瑪德,沒想到上次鬧得烏龍影響力這么深遠,“額呵呵呵呵,我家住的的確挺遠的,不過龍二少爺,你貌似喝了酒,不能酒駕。”

    “靠!”

    一想還真是,“我給你打個車。”

    林熙雯突然覺得胃里一陣酸脹疼痛,“等會兒,我剛才吃的東西好像不太對勁,有點肚子疼。”

    說著人已經軟軟的倒了下去,整個人蹲在地上捂著肚子,很快便看到額頭上滲出了冷汗,特么的,她吃過這么多次大排檔,為毛偏偏是今天肚子疼!

    “你我說土包子,村姑,你大言不慚的說吃大排檔好,好你妹的!怎么樣?難不難受?”

    龍澤趕緊蹲下查看林熙雯的情況,只看燈光下她的臉色已經有些發白,豆大的汗水沿著額頭往下滴,當時就嚇了一大跳,責備的話再也說不出口,“我帶你去醫院!”

    林熙雯痛的無法直起腰,無力的哼哼一聲,“疼動不了了,哎喲,疼死我了,肚子”

    龍澤一看這情況,也來不及想別的,彎腰將林熙雯打橫抱起,抱著林熙雯就往主干道上跑,“你堅持一會兒,咱們馬上去醫院。”

    林熙雯痛的額頭冒出青筋,蜷縮在龍澤的懷里整個人都在痙攣,“應該是急性腸炎,死不了,就是會疼。”

    “瑪德你是不是智障,什么叫死不了,都疼成這樣了你就別裝英雄了,先閉嘴保持體力,一會兒到醫院。”

    攔了車,龍澤直接讓司機把兩人給送去了最近的醫院。

    ——

    唐靳言和鄭秀雅回到西餐廳,并沒有發現任何類似頂替他相親的女人,環顧了一周之后,唐靳言確定對方是等不到自己的已經提前走了。

    鄭秀雅點了餐,看看對面一直都不在狀態的唐靳言,“嗨,唐靳言,你吃飯能不能不要一副苦大仇深的樣子,這里是餐廳,不是葬禮現場,你在陪我吃飯,不是給我上供,ok?”

    唐靳言被鄭秀雅一番言辭說的頓時有些啞然,平素都是溫文爾雅行為得體從來不是分寸的唐靳言今天數次被鄭秀雅給刷新了三觀,非常不適應,“鄭小姐,你平時說話都這樣,還是針對我的?”

    鄭秀雅無辜的聳聳肩,“唐靳言你是不是想多了,我為什么要針對你?你有什么值得我針對的啊?剛才跆拳道輸的還不夠干脆?”

    唐靳言那雙分外好看修長的外科醫生的手交織在一起,端坐在椅子上,“看來咱們之間真的挺適合合作,我對你鄭小姐這樣的女人,坦白說沒什么興趣。“

    鄭秀雅把玩刀叉,“那就太好了,我對生活枯燥、思維古板、三點一線、且沒有幽默感的男醫生,也沒有興趣,不過這樣也好,咱們先合作,回頭你要是遇到了合適的人告訴我一聲。”

    唐靳言對于她的爽氣還是很欣賞的,“好,鄭小姐如果遇到喜歡的人也可以告訴我一聲,我一定祝福你。”

    “那就多謝了!”

    飯菜上了餐桌,鄭秀雅拿著刀叉吃的飛快,雖然快但是良好的西餐禮儀還是讓她整體十分的柔美,只是咀嚼的時候動作實在有些粗魯的不敢恭維。

    她自知吃相不雅,沖唐靳言笑了笑,對面的男人始終端著手臂,一刀一刀切著牛排,每一個動作都是那么緩慢而流暢,那么得體而高雅,甚至可以當做吃西餐的教程,頓時臉色有點黑,“唐靳言,你吃飯這么慢,浪費時間。”

    唐靳言道,“細嚼慢咽幫助消化,吃得太快會消化不良,對身體不好,鄭小姐以后也要注意。”

    “我勒個去,警察如果像你這么吃飯,小偷早跑了,壞人早飛了!”

    “我不警察。”唐靳言慢悠悠的回了一句,和鄭秀雅瘋狂的吃相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飯吃到了一半,唐靳言的手機響了。

    拿起來看到是醫院急診室的號碼,唐靳言忙接聽起來。

    “唐醫生,快點來醫院!十二樓的病人心臟驟停!情況很危險!”

    唐靳言的臉色突然大變,“十二樓?你說的是墜樓的病人?”

    不是手術已經成功了嗎?怎么會這樣?

    “對!病人突然心臟驟停,我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快點回來!”

    “好!”

    掛了電話,唐靳言抽出幾張大鈔壓在桌子上,“醫院有急診,我得馬上回去。”

    鄭秀雅啪嗒把刀叉放進盤子里,嘴巴里的東西三下五除二吃了個干凈,撈起包包跟上他,“我和你一起去!”

    “你湊什么熱鬧!”

    “病人情況這么急,你的車速能跟上嗎?你坐我的車,我保證十五分鐘內讓你到醫院!”

    想想也是,“好。”

    鄭秀雅的女警察身份絕對不是浪得虛名,白色奔馳超跑在路上如一條銀色的水蛇,靈活的穿越了不知道多少個車道,愣是把前面的車全部撇在了身后,唐靳言心雖然記掛著病人,但是眼前的的確確被鄭秀雅彪悍的車技給折服了。

    一番地動山搖的漂移和搶道,車子迅速停在而華夏醫院門口,唐靳言推開車門下了車,鄭秀雅緊跟在他后面一起進了醫院大廳。

    “唐醫生,病人在搶救室,王醫生和陳醫生正在搶救,但是情況很不樂觀。”一個護士前來匯報情況,嚇得臉色慘白。

    這個病人情況特殊,出了事就是大事!

    病人家屬沒有簽字,手術同意書上寫的是楚洛寒的名字。

    “該死!”

    唐靳言怒罵一句,飛腿跑進了電梯,壓根忘了做鄭秀雅還在身邊。

    被落在電梯外的鄭秀雅愣了愣,“想不到唐靳言罵人的時候還挺男人的。”

    還沒走開的護士看著一身長裙的漂亮女人,嘴巴里嘀咕著,“唐醫生什么時候有女朋友了?”

    完了完了,這一下子,華夏醫院不知道要有多少女人得心碎一地。

    唐靳言上了樓,換下衣服便沖進了手術室,手術室內千鈞一發,時間一分一秒都扯動這幾個一生的心。

    看到唐靳言進來,滿頭冒汗的王醫生終于把心收了收,“唐醫生,你終于來了!”

    唐靳言看著病人,一陣心急之后本就緊張的神經這下更緊張了,手摸了摸病人的心臟位置,又檢查了病人的眼瞼,“多長時間了?”

    “三十分鐘,一直沒有心跳沒有脈搏,剛才已經做了緊急心臟啟動,但是沒有反應,病人好像”

    死了。

    醫生沒敢說出最后的兩個字,但是在場的人都聽得出來是什么意思,唐靳言眼神瞬間如同熄滅的燈一樣暗沉下去,有些無力的閉了一下眼睛,“已經死了。”

    王醫生和陳醫生齊齊看著唐靳言,“唐醫生,你再試試吧,這可是你和楚醫生做了十幾個小時的手術就回來的,手術臺都下來了,要是現在出事,這這多可惜!”

    唐靳言摘下口罩,目光有些無力,“已經確定死亡,我沒辦法起死回生。”

    “這”

    唐靳言看著病人,問道,“病人在昏迷前有什么癥狀?誰負責照顧他的?”

    王醫生道,“是李護士,病人手術后一直都在昏迷,但是心跳脈搏都沒有異常,她說自己去了一次衛生間,回來就發現病人這樣了”

    唐靳言擰著眉頭,“也許是手術失敗了。”

    陳醫生小心翼翼的問,“那要不要把這件事告訴楚醫生,楚醫生就在樓上病房只是,龍先生好像也在。”

    誰要是去,估計得橫著出來。

    唐靳言搖頭,“不用,暫時先不要告訴她,病人家屬呢?家屬在什么地方?”

    陳醫生嘆了一口氣,“這個病人的家屬現在估計剛得到消息,一會兒怎么跟他們解釋?”

    唐靳言嗯了聲,“一會兒我來解釋,把他推出去吧。”

    “嗯,好。”

    鄭秀雅問了一圈兒終于問到了唐靳言做手術的樓層,只是人剛到,便聽到了樓道里傳來了哭天搶地的聲音,哭聲混合著罵聲,走廊簡直熱鬧瘋了。

    鄭秀雅皺了皺眉,“我靠,什么情況?”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