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美女,你搶錢呢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唐靳言看了看腕表,距離約定的時間還要十分鐘,作為男士,第一次見面就遲到總歸是不太好的。

    于是道,“這樣,你現在打電話給保險公司,交給保險公司來處理怎么樣?我這邊有點急事,回頭我一定處理好,行嗎?”

    女人見唐靳言說話溫柔優雅,勢頭更是兇猛了,雙手叉腰一路冷哼,“我說你個人,撞了人家的車就想走?沒有一點王法了!呵呵,賠錢!不賠錢今天誰也別想走。”

    唐靳言目光又看向了腕表,“賠錢當然可以,但是保險公司的賠償單出來以后我才知道具體數額。”說著掏出名片遞給她,“這個你拿著,后續有任何需要你都可以打電話給我。”

    女人看一眼名片,當即瞪圓了眼睛,這男人居然是外科醫生!金領級別的人呢!而且醫生這種職業的人,性格都任憑別人捏扁揉圓的,遇到個軟柿子自然不肯輕易放過。

    “呵呵!誰知道你這名片是真的還是假的,你趕時間我也趕時間,先把錢賠了,我的車是新的,車燈被你撞碎了需要馬上維修,看你斯斯文文的,我也就不多要了,這樣,你給我八千,這事兒咱們就算平了。”

    八千?

    白色奔馳的女車主聽到這邊的八千,又看著兩邊對陣明顯的優劣,推開車門走了下來,“這位美女,八千啊?你搶錢呢?”

    奔馳車主一身千褶長款裸粉色連衣裙,踩著雙細高跟同色涼鞋,白嫩的皮膚在夕陽晚照的時候瑩潤剔透,逆光走來的時候晃暈了幾人的眼睛。

    一身名牌加身的抱怨女人看到她,登時一聲輕蔑的諷刺,“狐貍精!管你什么事!”

    被稱作狐貍精的女人臉上卻沒有半點尷尬和生氣,她聲調依然是從容不迫,“美女,這位先生剛才倒車的時候打了后燈,在車主已經給出提示的情況下你還往上撞,你說這是誰的責任?”

    “胡說八道!我在他的車后面我會看不到!”女人頤指氣使,聲音放的更大,轉頭看自己的丈夫,兩只眼睛正直勾勾的盯著女人看,眼瞅著口水都要流出嘴角。

    女人抬起腳對準丈夫的腳背狠狠的一踩,“看什么看!狐貍精有什么好看的!”

    男人腳上突然吃痛,悶哼了幾聲之后又挺直了腰桿,”沒錯!我老婆不會看不到你的后燈,就是你胡亂倒車撞壞了我的車燈,這里可是京都,由不得你們賴賬,識趣的現在就賠錢,咱們該干什么干什么去,誰也別耽誤誰的時間。”

    唐靳言看著時間馬上就到,掏出錢夾準備破財消災,錢包剛出手被一只纖細扥手給拿了過去,身后的女人輕輕冷笑,“這位女士,你沒看到他開燈是吧?正好,這里有監控攝像頭,咱們去找監控室把剛才的監控調出來看看,如果是這位先生的錯,我保證他一分錢不少的給你們,但是如果是你誣蔑這位先生,那么不好意思,你們不僅要道歉,還要賠償這位先生的名義損失費,如何?”

    一男一女兩人同時抬頭環顧,果然周圍安裝了不少攝像頭。

    “哼!算我倒霉!”

    兩人鉆入車中將車子退了出去,剛才的聒噪終于消失了。

    唐靳言回頭看著女子,微微頷首,“剛才謝謝你幫我,我倒是沒想到監控攝像這回事,還好你及時提醒。“

    女子晃了晃手中的錢夾,“如果我剛才不提醒你,你是不是就打算把錢給她了?先生開著豪車穿著名牌,八千塊似乎不算什么,但是先生,平白無故給人八千塊心里就不會覺得憋屈?“

    唐靳言被她說的啞然失笑,“我只想著快點處理好,倒是沒顧忌這么多,剛才多謝了,不過小姐你可以把我的錢夾還給我了吧?”

    女人捏著他的撿錢,剛才已經不經意看到了他錢夾里面的身份證,唐靳言三個字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于是不免又將面前的男人打量了一下,長相上乘,身高上乘,渾身都是儒雅高貴的氣質,也相當不錯,而且據說是個外科醫生,肯定干凈整潔沒什么不良嗜好,看來這個男人還可以。

    “先生,我替你解圍,幫你省了八千塊,你是不是要對我有所表示呢?”

    女人環臂將錢包夾在臂彎間,杏目含笑一副要打劫的樣子,栗色的波浪卷發優雅的在纖長的脖子上打了個旋,渾身的裝扮都是十足的名媛小香風。

    唐靳言蹙眉,“我現在趕時間,這樣我把名片給你,等我忙完之后再跟你道謝,如何?”

    女子往他的車子上一靠,目光悠悠轉轉,“在西餐廳門口停車,先生要辦的事大概是約會吧?看你這么著急,你要約會的那個人是不是你女朋友?你很在乎她啊?”

    “這個與你似乎無關,小姐請你歸還我的錢包,改天我一定當面謝你,怎么樣?”

    “不怎么樣。既然要道謝,擇日不如撞日,咱們正好在餐廳門口,要不進去請我吃個飯,這家餐廳的消費水平一頓飯花不掉八千塊,你不會賠錢的。”

    女孩利落的將錢包在手中打了個旋轉,錢夾居然輕輕一拋就進了自己的隨身的包里,她拍了拍小包,“先生錢包里面應該有很多重要的證件吧?不怕我一不留神給你弄丟的話,一定要盡快拿回去才行。”

    唐靳言無奈了,手指抵著太陽穴按了按,“小姐,你這樣做和剛才那兩位有什么區別?”

    一個是直接要錢,一個是強求他請吃飯,理論上都是一樣的。

    女子卻千姿百媚的笑了笑,“不不不,當然不一樣,我長得比剛才那個女人漂亮的多,你難道看不出來?”

    這個理由,唐靳言真是無以言對!

    這年頭真是什么人都有!

    唐靳言頗為無語的攤攤手,“小姐,我還有事,錢包你喜歡就拿去。”

    說完,唐靳言拔起長腿就上了車,想先把車子停到停車位里面,可女人卻一步跑到了他面前,伸手擋住了車子的去路,隔著車頭擋風玻璃笑盈盈道,“先生,只剩下一個停車位了,你作為男人不女士優先一下?我的車也要停進去的。”

    唐靳言扶著方向盤,妥妥的被這女人的無理取鬧折騰的頭大,“我的錢包都給你,你大可以再找別的停車位。”

    時間已經比預期晚了十幾分鐘,唐靳言這個從來守時如命的男此刻心情不是很好。

    “我就喜歡這個停車位,今天我一定要把車子停這里,先生還是你換一個吧。”

    說完女孩的鉆入車中,發動引擎,車子旁若無人的要擠進狹窄的車位,這邊的唐靳言頗為頭大的皺皺眉,“好!”

    僵持不是辦法,唐靳言選擇退出,周圍一定還有別的地方可以停車,但是這個女人真不是省油的燈。

    “喂!”

    女子看到唐靳言要退出去,方向盤忽地扶正,順著唐靳言打開的道往前追,“你這人怎么一點也沒意思!古板!”

    唐靳言蹙眉,“古板?”

    “喂!你去哪兒?你不去約會了?!”

    “此事與你無關。”

    “喂!唐靳言!”

    女子一急,沖著唐靳言喊出了他的名字,后者一怔,“你認識我?”

    女子狠狠砸了一把方向盤,“唐靳言,怪不得你要悲催的走上相親這條路,我看你就是活該!一點也不解風情,我剛才都邀請你吃飯了,你丫的居然拒絕,你到底懂不懂女孩子提出吃飯是什么意思?”

    唐靳言眸子又是一沉,時間地點人物,這一系列的巧合搭配在一起,唐靳言瞬間懂了,這個女人就是家里安排的相親對象。

    “你是鄭秀雅?”

    “沒錯!正是老娘!唐靳言,你相親之前都不看看照片的!腦子有病吧你!”

    鄭秀雅氣的臉色發紅,對于唐靳言認不出她的身份這一點,她相當的介意,不過至于她也沒能認出唐靳言這一點,自己主動選擇忽略。

    不過讓鄭秀雅意外的是,她相親過那么多次,每次都把對方的照片看個幾十遍,見面后卻無一例外的都是失望,這次不看照片居然還挺驚喜。

    “既然你是鄭小姐,那么咱們不妨直接說明白一些,我并沒有結婚的打算,所以暫時不打算相親,我來赴約是因為家里的安排,現在人也看到了,鄭小姐咱們就此分別豈不是更好?”

    鄭秀雅笑了笑,“唐靳言,你好大的口氣,你知不知道向來都是我拒絕別人,還從來沒有男人敢拒絕我,就算是不同意這話也該我來說!”

    “好,你說。”

    兩人隔著車玻璃對望,兩臺車頭對著頭,只隔著幾公分的距離。

    “讓我說也可以,不過你要跟我比試比試,如果你贏了我,我保證跟家里說今天的相親宣布結束,如果你輸了,就要聽我的。”

    好一個刁蠻無理的女人。

    “你想比什么?賽車?”唐靳言蹙眉,實在不敢想象這個穿著一身名媛公主氣質長裙的女人賽車是什么樣子。

    “淡然不是!”

    就知道不是。

    鄭秀雅微微一笑,沖唐靳言伸出一個拳頭,“咱們去跆拳道館,比試比試拳腳功夫,怎么樣?”

    “什么?”

    唐靳言當場震驚,“你說比什么?”

    鄭秀雅看著不過是體重不過百的小女人,居然跟他一個大男人提出比試跆拳道?

    “我說的很清楚,你也聽的很清楚,我要和你比跆拳道,一共三局,只要你能贏我一次就算你贏,今天的相親我會當做沒來過,如何?”

    唐靳言莫可奈何的搖頭一嘆,“鄭小姐,你在無理取鬧。”

    “是不是無理,比試完了才知道,倒車,去最近的跆拳道館。”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