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唐醫生要去相親了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從重度昏迷中悠悠轉醒,只覺得頭痛的好似要炸開般,秀眉在極度的陣痛中皺了皺,卷翹的睫毛顫了顫,“額”

    還沒睜開眼睛,只覺得一股鉆心的痛又從頭部炸開,瞬間那股痛就灌滿了全身,一直延伸到手指尖。

    “洛洛,你怎么樣了?”

    聽到她的一聲輕哼,龍梟緊張的握緊了她手,焦急熱切的聲音傳入她的耳中。

    “龍梟,你怎么在這里?”

    洛寒撐開眼瞼,入目的便是龍梟附身靠近自己的一張帥氣而焦灼的臉,那張臉不斷放下,黑如的眼睛瞬間攫取了她眼中所有的顏色。

    “你終于醒了!”

    不回答她的問題,龍梟一顆心全撲在她的身體上,看到她醒來雙臂將她擁入懷中,下巴緊緊地靠近她的側臉,“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洛寒瞇了瞇眼睛,聲音還有些疲憊,仔細想了想自己的昏迷前發生的事,不對吧,她昏迷的時候還在手術室,這會兒怎么就躺在這里了?而且龍梟居然也在?

    “我睡了多久了?”

    洛寒看了看已經被陽光徹底照亮的房間,看目前的明亮程度,至少也是上午十點以后,她昏迷了那么長時間?

    龍梟不回答,只是失而復得般的不舍得松手,緊緊的將她抱著,“以后別再做這種傻事了,不要再嚇我了。”

    男人低醇的的聲音聽起來那么痛,好像經歷過一場生離死別般,痛的讓她這個只是聽到聲音的人都忍不住心酸起來。

    “我這不是沒事了嗎?龍先生什么時候變得這么脆弱了,我覺得龍顯示無堅不摧的硬漢,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她忍著心底的疼痛,知道他是害怕的,因為在乎,足夠在乎才會害怕成這個樣子。

    龍梟終于將她松開,凝視她的眼睛,“都這樣了還有心情跟我斗嘴?我交醫生過來給你檢查檢查,你先閉上眼睛再睡一會兒。”

    洛寒卻反手抓住了他的手指,有些無力卻抓的很緊,搖搖頭仰視他的下巴,“別走,留下來陪著我。”

    龍梟心中一震,旋即寵溺的笑笑,“好,我不走,就留在這里陪你。”

    按了響鈴通知醫生,龍梟倒了一杯開水放在唇邊吹了吹,“先喝點水。”

    “好。”

    醫生和護士聽到響鈴,一分鐘內便跑進了病房,仔細的把洛寒的頭部和右手檢查了一遍。

    神經外科和骨科神經科的醫生看到洛寒,一個個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這哪兒是做檢查,這件事就是當著皇帝的面給皇后娘娘檢查鳳體,壓力可想而知。

    洛寒平時都是負責檢查病人,今天被檢查了一通,突然覺得還挺享受。只是一抬頭看到龍梟那張冷冷的眸子,微微一哂,“陳醫生,你緊張什么?你是神經外科最權威的專家,不是實習醫生,自然一點。”

    陳醫生擦了擦額頭的汗珠,“好好的。”

    龍梟的表情青山不改顏色,依舊是繃緊的冷靜和嚴肅,但凡他們敢說出半個不好的字眼,他都能一聲令下把他們拖出去砍了。

    終于,診斷結束。

    “龍先生楚醫生腦部的ct結果顯示,血塊并沒有惡化,藥物的消融效果還可以,所以暫時沒有大礙,只是”醫生鏡片下面的眼睛偷偷的望了望龍梟,后者的表情嚇得他不敢繼續往下說了。

    “只是什么?”聲音冷的可以將人嚇死。

    王醫生擦汗,“只是楚醫生的右手因為過度的勞累引發了舊傷,可能需要休息一周時間,這期間要配合做按摩幫助恢復。”

    終于,龍梟的臉上從隆冬臘月回到了八九月,“嗯,出去吧。”

    “好,那楚醫生您注意休息。”

    一幫醫生逃難似的鳥獸散,偌大的病房終于恢復了平靜,而男人臉上那冰封的表情逐漸變暖,倏然就回到了陽春三月。

    “我扶你起來先喝點水。”

    “好。”

    動作溫柔細膩的把洛寒扶起來,喂她喝了半杯水,“慢點喝。”

    洛寒被他緊張的樣子逗笑了,“我真的沒事了,你別這么緊張,你緊張的我都跟著緊張了,放松一點,ok?”

    龍梟嘆一口氣,“老婆只有一個,我不緊張你緊張誰?”

    這話說得,洛寒心里暖暖的沒詞兒了。

    喝完水,龍梟又問她想吃什么,洛寒頭暈的厲害沒有胃口吃飯,又怕自己的不吃飯某人也不肯吃,便說了幾道平時龍梟喜歡吃的。

    過了一會兒病房的門被敲響了,進來的人是華天和林熙雯。

    林熙雯將搶救的病人情況匯報了一遍,最后總結道,“唐醫生最后及時接上了你,所以手術沒有中斷,病人走出手術臺的時候心臟和脈搏都很好,目前在加護病房住著,只是短時間怕是很難醒過來。”

    “我知道,注意觀察病人的恢復情況,這幾天我可能沒辦法盯著了,你們兩個把我的工作均攤一下,有任何問題馬上來找我。”

    林熙雯余光偷偷的看看龍梟,每一次看到龍梟她都覺得鼻尖的氧氣不夠用的。

    龍梟余光瞥見了立在一側始終不發一言卻淡然從容的華天,眼底不顯任何情緒,徐徐又把視線移開去。

    “楚醫生,你有什么事讓我們做的嗎?”林熙雯問了句。

    洛寒搖頭,猛地又想到了什么,“林助理,你明天晚上有時間嗎?”

    林熙雯不明所以,“沒有啊,怎么了?”

    洛寒唇角帶笑,“有時間就好,等下我有件事需要你幫我辦。”

    “好的!楚醫生你盡管說!”

    兩人離開病房,龍梟斂起眸底的所有思緒,“你讓她做的,恐怕不是工作上的事吧?”

    洛寒詭劫的沖他笑了笑,“這個暫時不能告訴你。”

    ——

    林熙雯的看著手機屏幕上躺著的一家餐廳的名字和時間,傻乎乎的抱著手機笑了好半天。

    “楚醫生不愧是我的偶像!太贊了!我簡直愛死她了!嗷嗷嗷!愛死她了!”

    華天手指堵著耳朵厭惡的橫了橫眉頭,“林熙雯你發什么神經?我耳朵出了問題你負責。”

    林熙雯手機往包里一塞,“不負責!今天你早點回去吧,我替你值班,明天下班我早點走,你替我頂一會兒。”

    華天劍眉挑著,環臂往椅子上倚靠,“哦?有約會?”

    “不要你管!”

    “看你思春的樣子,不用解釋我也知道,不過林熙雯小姐,你別告訴我你活了二十多年到現在都沒有談過對象,看你一臉恨嫁的表情,我只能理解為你很為自己的姻緣擔憂。”

    林熙雯熟練的轉動簽字筆,“錯!本姑娘行情很好!只是本姑娘看不上!”

    但是明天晚上么,她一定要征服唐醫生!

    一夜好眠,次日醫院也沒什么大事,林熙雯幾乎是盯著掛鐘一圈一圈跟著它走了大半天。

    唐靳言想到晚上的相親,又想想躺在醫院的洛寒,有點頭大。

    他糾結著晚上是不是要找個理由推了約會,手機傳來了洛寒的短信。

    “靳言,晚上有人幫你應付相親,保證會讓你一切順利,晚上愉快。”

    唐靳言有點不敢相信,順利?他可不覺得自己會順利。

    眼瞅著到了下班時間,唐靳言換了西裝外套,黑色的西裝配上藍色條紋的領帶,今天的唐靳言無疑是風華照人的大帥哥一枚。

    而走去停車場的時候,林熙雯恰好和唐靳言不期而遇,兩人同時看到對方的衣著,一個是西裝筆挺打領帶,一個是v領長裙身材高挑。

    林熙雯多看了唐靳言幾眼,一顆心跟著他歡快的跳躍好幾拍,“唐醫生,晚上有約啊?”

    唐靳言溫雅的笑了笑,“算是。”

    “我也有約,好巧啊!”

    唐靳言又笑了笑,“那很好,怪不得林醫生今晚的打扮這么漂亮。”

    “真的嗎?唐醫生你覺得我這身衣服漂亮嗎?”林熙雯說著還扯著裙子下擺晃了晃,活脫脫獻美的小姑娘。

    “嗯,挺漂亮。”

    唐靳言禮貌上稱贊了幾下,倒是真沒有別的意思。

    “好的!謝謝唐醫生!”

    兩人各自上了車,一前一后兩臺黑色的車開出車庫,唐靳言的黑色奔馳在前面,林熙雯的黑色寶馬保持了一段距離跟在后面。

    太好了!唐醫生居然覺得她穿這身衣服漂亮!

    林熙雯握著方向盤的手不自覺的緊了緊,想到晚上要扮演唐靳言的女朋友,內心無比的激動!無比的期待!

    唐靳言的車抵達了西餐廳門外,但是因為下班后這里吃飯的人很多,停車位很緊張,他想將車子停到僅剩下的一個空位,一輛白色的奔馳輕跑幾乎同一時間開了過來,兩臺車齊頭并進全卡在了半道上。

    唐靳言蹙蹙眉,搖下車窗道,看向白色奔馳,“伸手從它擺了擺,示意她稍等片刻讓他先把車倒回去。

    奔馳跑車的車窗隨之搖了下來,“先生,你后面!”

    誰知提示音剛剛響起,唐靳言的車便往后退了半米,他打了后燈,后面來的車卻沒看到似的直接追了上來。

    “嘭!”

    唐靳言的車屁股撞上了對方的車頭,后面的凱迪拉克suv大燈“哐當”一聲響,被撞碎了。

    唐靳言忙推開車門車門下來,不等他開口后面的人已經開口大罵。

    “前面的人到底長沒長眼!怎么開車的!”

    從后面下來的是一對三十多歲的夫妻,女的指著唐靳言的鼻子一通大罵,完全不顧忌這里是公共場合。

    唐靳言溫雅好看的眉頭蹙著,“你好,剛才是我倒車沒看到,很抱歉。”

    “呵呵!一句抱歉就完事了!?看清楚,我這是新車,你把我的車燈撞碎了,你說怎么辦吧!”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