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不當替代品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安娜只覺得這咖啡喝著喝著就變味了。

    莫如菲現在是龍梟的未婚妻,以龍梟的身份和影響力,她應該是萬千女人羨慕嫉妒恨的焦點人物才對。

    但今日一見,莫如菲身上流露出來的,分明是各種不安和焦灼,表面看似稀松平常,心里卻不盡然。

    “莫小姐,你的來意我已經明白了,你放心,我對你的未婚夫沒有任何想法,他是我的病人,也只會是我的病人。你安心養身體,孩子還會有,希望你們百年好合。”

    莫如菲萬萬沒想到,安娜說話這么直接,而且,她居然看的這么透徹,完全將她的心思看了個透亮。

    擠出友善的笑容,莫如菲道,“安娜小姐想多了,我沒這個意思,就是單純的想感謝你,我也是真心想和你成為朋友的。”

    安娜心里明鏡似的,她心里幾根腸子,她還不知道?

    “朋友?順其自然就行。”安娜眸光從咖啡杯上抬起,看著莫如菲美艷動人的臉,這張臉,不當明星都可惜了,龍梟真心艷福不淺。

    不過,既然龍梟的亡妻曾經傷害過她,害她失去了孩子,而她的聲音又和龍梟的亡妻相似,她居然會主動來示好交友?

    當她安娜是光長個子不長腦子的?

    莫如菲笑笑,“安娜小姐果然有個性,和外界傳說中的一樣。”

    安娜頭大,外界傳說,她略有耳聞,傳的很離譜。

    此時,莫如菲點的甜品也到了,她將其中一塊小巧的抹茶千層推到安娜眼前,“這家店的甜品做的很好,你嘗嘗。”

    以前楚洛寒對抹茶口味很偏愛,下意識的,莫如菲想試探試探。

    安娜蹙蹙眉,“很抱歉,我從來不吃甜品,更不喜歡抹茶口味的東西。莫小姐慢慢享有。”

    莫如菲手中的叉子捏了捏,笑盈盈歉意道,“不好意思,我以為你會喜歡。”

    安娜皺眉頭,“莫小姐,我叫安娜,和你未婚夫的亡妻沒有關系,所以請不要對號入座,ok?”

    不喜歡被當成替代品!很不喜歡!

    “當然!安娜小姐比她聰明漂亮,她怎么配和你比呢?”莫如菲唇線徐徐劃開,看來,安娜和楚洛寒是沒什么關聯的。

    “安娜小姐,你現在住什么地方呢?聽說你從美國過來的呢。”

    唔?這個是重點問題了。

    安娜略略看她的神色,既然她知道她是龍梟的醫生,也一定知道她住在龍梟的別墅,這是試探她呢。

    “既然我是龍梟的醫生,自然要凡事以病人為主導,莫小姐若是不放心你未婚夫的身體,大可以隨時探望。”

    女人,防御意識很強,疑心很大,遺憾的是,膽量不足,地位么,也不怎么高。龍梟這廝做好了隨時將她踢出局的準備。

    想想,還挺可憐。

    “梟哥那邊,就辛苦安娜小姐了。我自己身體也不太好,別墅偏遠,我和梟哥一般都在外面見面。”

    哪里是在外面見面,分明是龍梟壓根不想見她,不允許她踏入別墅。

    如此恥辱,她怎么可能讓安娜知道。

    “這樣,莫小姐真是體貼大方。”

    “做他的女人嘛,應該的。”

    你這里百依百順,人家謀劃著甩了你呢,傻瓜。

    一場不咸不淡卻暗藏心機的對話結束,安娜開車離開。

    莫如菲望著安娜絕塵而去的車,攥緊了手中的叉子。

    龍梟的車,全球限量款,一般人別說是開,坐一下都沒資格,她居然可以耀武揚威的奔馳在路上。

    這女人,她是該防備,還是該收服?

    安娜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堵車,車卡在長龍中間,走不動,退不出。

    “安娜小姐?好巧!”

    旁邊的車隊里面,黑色奔馳超跑的車窗敞開,從里面探出了一顆腦袋,高景安眉宇悠悠掛著笑,單手扶著方向盤,另一只手搭在車窗框上。

    安娜點點頭,“你好,高先生。”

    高景安客客氣氣套話,“安娜小姐怎么在這里?是不是梟爺有什么事?”

    安娜想到陸雙雙說的話,主動保持了距離,寡淡疏遠道,“我自己的事,與龍先生無關。”

    高景安笑道,“既然這樣,一會兒走出這段路,我請你吃飯,昨晚怠慢了,今天我親自補償。”

    “不必了,高先生身份顯赫,想必很忙。”

    “哪里哪里,陪安娜小姐這樣的天才醫生用餐,什么時候都有時間。”高景安目光不偏不倚盯著安娜的側臉,她側顏柔美婉約,下巴精巧動人,翦瞳上的纖長睫毛扇動。

    三百六十度,都是動人心魂的好看。

    安娜凝眉,可恨道路被堵死走不開,不然她一個油門把高景安甩的看不到她的背影。

    “不巧,我沒時間,高先生自己享受午餐吧。”

    她的拒絕,更激發了男人的征服欲。

    高景安車子往前挪了幾步,繼續邀請,“安娜小姐何必拒人千里之外呢?你如果不想繼續給龍梟當醫生,我可以幫你,甚至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給你,怎么樣?”

    安娜粉嫩的紅唇上揚,轉過臉看著高景安,清靈若水的眸子淡淡的暈開腹黑本質,“哦?如果我想讓高先生和我保持一百公里的距離呢?”

    “哈哈,你可真會開玩笑,開玩笑的女人,最可愛。”

    “我從不開玩笑,高先生,你我之間無需任何形式的正面接觸,你也不必浪費時間在我身上。”

    說完,安娜將車窗搖上去,隔絕了高景安。

    高景安手指敲敲玻璃框,唇線傾斜,笑的越發恣意,有意思,有點意思!

    車流終于疏散,安娜直接在十字路口右轉彎,甩開了高景安。

    一個頭痛的問題冒出來,安娜暗罵該死!

    戒指,龍澤還拿著她的訂婚戒指。

    京都都是些什么奇葩,一個一個閑的!

    此時,手機鈴聲響了。

    屏幕上閃爍的一行數字,搭配著一個不怎么讓她愉快的名字。

    “龍先生。“

    龍梟坐在辦公室內,看一眼手腕上的表,“在哪兒?”

    安娜看導航儀,“四季大道。”

    額?

    距離mbk有點距離。

    “半個小時后,到mbk總部大樓。”

    龍梟把玩手中的鋼筆,一圈一圈繞著指頭旋轉。

    “為什么?你發病了?”

    醫生么,當然是在病人有需要的時候才出場,不然去干嘛?

    梟爺手中的筆一下沒拿穩,蹭滑到了地板上,俊美的容貌凝結薄怒,“你的記憶力真的這么差?安娜小姐。”

    該死的!司機,她還要兼職給他當司機。

    “好,半小時后見!”

    放下手機,安娜氣的肺疼,他哪兒是發病了,他是發神經了!

    季東明附身道,“老板,君華集團的代表團已經在會議室等一個多小時了,您什么時候見他們?”

    “項目還行,標價偏高,得磨。”

    季東明點頭,“是。不過老板,您都晾他們半個月了,而且,他們要的價格在業內并不算高的。”

    龍梟目光瞅了一眼掉在地上的筆,皺眉,“他們和mbk合作,是給自己打廣告,不該收取廣告費?”

    季東明秒懂,君華要價是不高,不過一旦和mbk合作成功,身價分分鐘翻倍,以后大把大把的斂財不費勁。

    “老板英明明!我繼續壓著。”

    梟爺沒回答,而是附身將筆撿了起來,如墨的眸子看著用了無數遍的筆,嘴角居然在動。

    季東明差點飛眼球,老板這是怎么了?

    “不用了,我先去會議室。”

    額?老板真的沒事嗎?

    黑色跑車半個小時后抵達mbk國際大廈樓下。

    仰頭觀望,高聳入云的大廈雄踞一放,霸氣威懾四方,將周圍的大樓全部壓了下去,絕對的優勢,絕對的狂狷。

    京都財閥,名不虛傳。

    她正腹誹,隔著車窗看到大廈正中的玻璃旋轉大門內走出了一行人,清一色的筆挺西裝,黑壓壓一片。

    龍梟頎長挺拔的身影站在十幾個中年、青年男人中間,面色凜冽,劍眉幽挺,鴉青色的西裝棱角分明,將男人的身軀烘托的高聳如松,在人群中頗為醒目。

    兩旁的高管正賠笑的陳述什么,他時不時的點頭表示知曉,但反應始終平淡疏遠,好似漠不關心。

    梟爺長腿邁下大理石臺階,深眸看到了停在前方的黑色跑車,側頭對一旁的男人道,“先這樣,我還有事。”

    “好的好的,龍總裁先忙,詳細合作,您隨時聯系我們。”

    龍梟微點下巴,邁開長腿,他行動如天神般走到車門外,倏然又矜貴的站定。

    安娜撇了撇嘴,真會擺譜!

    梟爺站在車窗外,單手插褲兜,一抹影子斜斜撲在車子上,巋然不動。

    安娜簡直要弄死他!

    推開門走下車,安娜打開了后面的車門,“龍先生,請上車。”

    尼瑪,不給他開門還不肯上來?

    梟爺鉆入車門,穩穩坐下,長腿嫻熟的交疊,一上車就閉目養神。

    “龍先生,你去哪兒?”安娜扣上安全帶,一轉身發現龍梟居然大爺似的開始在小憩。

    梟爺眼睛都沒抬,薄唇慵懶回了四個字,“直行,什么時候轉彎我會告訴你。”

    開什么玩笑!您老人家閉著眼睛還能指路?

    行!他不怕死,她怕什么?

    黑色跑車嗖飛了出去!

    mbk大廳,龍庭剛下樓就撞見了這樣一幕。

    “老梁,龍梟什么時候換的司機?”低沉的聲音似乎不是很高興。

    梁仲勛哦了一聲,“剛才給大少爺開車的,好像不是他的司機,是他的私人醫生安娜,和大少爺一起出席了高景安的宴會,聽說是個很了不起的女人。”

    “哦?”龍庭嗓音更沉。

    梁仲勛忙道,“她是個美籍華裔,剛回國。董事長,是否需要徹查?”

    龍庭老練的眼睛緩緩升騰寒氣,“還需要我交代?任何靠近龍梟的人,一律查清楚。”

    “是!我馬上去。”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