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留住安娜,另有隱情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龍梟這個男人,太可怕!

    安娜揚著眉頭笑了笑。

    “龍先生,我拒絕你的要求,我還記得中國有句話叫狼狽為奸,我絕對不會和你狼狽為奸,至于你要做什么競爭,爭什么地盤,我沒有興趣參與。”

    她來中國的目的是散心的,散心完了要回去結婚,龍梟這個渣男居然讓她半路上偏移軌道跟他合作,癡人說夢!

    梟爺淡然從容,一絲不亂,他穩坐在后座上,聲音都呷著高傲,“安娜小姐,你很清楚,我這不是再跟你商量。”

    這個女人,他雖然不喜歡,但目前為止,她是最適合和他并肩作戰的人。

    她的強大,他需要。

    她別的方面,他更需要。

    安娜呵呵冷笑,眼睛里藏不住的鄙薄和嘲諷,真的很想把這個混蛋丟出去被輪胎碾碎成肉沫!

    “龍先生,你有未婚妻,就算是合作,你也應該找她,你找我算什么事兒?我有未婚夫,我得顧及自己的名譽,你死心吧,就算你用我兩個助手的性命威脅,我也不會妥協。”

    龍梟睜開眼睛,此時車子已經到了別墅樓下,別墅外的路燈亮著,高低不平的曲線設計讓一排路燈婉若游龍,盤桓在鐵柵欄外。

    “你想聽真正的理由嗎?”他突然改變了語氣,聲音有些深沉,不似剛才的肆意驕傲,這會兒變得居然有點蒼涼。

    安娜解開安全帶,秀眉皺在眉心,“你想編什么故事?說吧。”

    兩人走下車,站在別墅大院里,夜風吹拂在兩人的頭發上,撩動衣服的下擺,男人單手插在褲兜里,神色舒朗遙遠,讓人看不透。

    “你”他說了一個字,頓了頓,已經到了嘴邊的話突然轉了風向,“你并不喜歡你的未婚夫,而我,未婚妻于我而言,不過是一個彼時彼刻需要擺設在柜臺上的稱謂而已。”

    呵!

    安娜撩了撩垂在臉上的頭發,順到了耳后,緋色的唇傾斜弧度,“你這意思,我不光要跟你合作,還要推掉婚約和你在一起?真是好笑!梟爺,你身邊美女環繞,巴巴的要和你發生點關系的人的確滿大街都是,但可惜,我對你啊,根本沒有興趣。”

    梟爺依然沒有著急,他以絕對的霸氣和傲氣與她四目相對,身高的優勢讓他總是可以輕而易舉的俯視她,睥睨她,“我調查過你的身家背景,喬氏,在美國擁有七十年多年的歷史,一直名譽極佳,但到了你父親管理的后期,因為兩次金融危機而入不敷出,你父母雖然對你百般寵愛,但依然無形中讓你走上了靠聯姻來維系集團的道路。”

    安娜眼睛突然放大,咬緊牙關一字一句詰問,“你調查我!”

    梟爺聳聳肩,無所謂的坦言,“知己知彼,百戰不殆。還有,杜家的確是王牌大集團,足以給喬氏庇護,不過安娜小姐這么聰明的人大概很清楚,我比杜家更適合做喬氏的保護傘。”

    呵!

    龍梟這個混蛋!怪不得他一直這么沉得住氣,不動聲色的早就把她上下三輩兒都查了個底朝天!

    安娜手指一根一根的卷成了拳頭,狠狠攥住垂在身體的兩側,“殺雞焉用宰牛刀,我喬氏小門小戶,不勞煩龍先生費心了!喬氏和杜家合作的很愉快!”

    瑪德!龍梟這一步一步兵走險招,都是在逼她成為他的卒子,其心可誅!

    龍梟逆光站在路燈下,燈光璀璨,光線撩人,但他的臉部卻隱藏著暗影處,只有一雙精明強悍的眼睛深不可測的閃爍著,不知道他在謀劃什么。

    低醇的聲音依然繞著耳廓,他徐徐提點,“商場上,非友便是敵。”

    安娜咬碎牙齒,雙眸噴射怒火,怒視龍梟淡若清風的神色,簡直想咬死他!你個混蛋!

    “你為什么賴著我不放!京都權貴多得是,你特么的找誰不行?你特么賴著我干什么?!”

    小女人生氣了,動怒了。

    很好。

    梟爺從容不迫的繼續解釋,“很簡單,我選你原因有三,第一,你本人的條件符合我的要求,第二,喬氏在美國擁有極好的口碑,可以幫助我進軍美國市場,不費吹灰之力,第三,你不滿現有婚約,我也一樣,我幫你脫身,你幫我解圍。”

    “奸商!你就是一個骨子里都是金錢利益的奸商!少擺出這些冠冕堂皇的爛借口!”

    “你如何評價我無所謂,但是我要做的事,目前為止還沒人可以阻撓。你有我利用的東西,相對的,我也會給你你想要的。”

    安娜冷笑,“我什么都不想要!”

    “哦?不想要,不代表不怕失去。你的父母,你的未婚夫,你的助手都不想要了?”

    “你”

    “點到為止,不必說破。我給你一個月的時間,你好好考慮。”

    瑪德!

    “龍梟,你個人渣!”

    梟爺眸子微瞇,大手緩緩抬起來放在安娜的肩膀上,壓了壓,附身逼近了她的眼睛,溫熱的氣息噴在她的臉上,“那么,你就好好祈禱和人渣合作愉快吧。”

    fuck!

    入夜,二樓書房。

    大屏幕上,聽完梟爺講述自己攻擊安娜的強勢做法,顧延森手指抵著額頭,長嘆好幾聲,好幾次張開嘴被氣的不知道說什么又閉上。

    梟爺蹙眉看著他,不耐的冷聲道,“想說什么,直接說,別長吁短嘆。”

    顧延森啪一巴掌拍在自己大腿上,“我說,梟爺啊梟爺,你讓我說什么好?你你想把她留在中國,留在你身邊,你也可以換個方式啊!這直接威脅人家,還把人家父母都搬出來,逼她取消婚約?你這不是徹底把自己變成人渣了?”

    “少說風涼話,我這么做,是為了省掉不必要的麻煩,這女人太固執,一定不愿意跟我合作。”

    顧延森嘖嘖嘖,“你真是要讓她幫你在商業上開疆擴土?拉倒吧,這種借口我都不信,你堂堂梟爺,什么時候需要一個女人幫你打江山了?說說吧,是不是對她產生了不一樣的感覺?喜歡她?還是別的原因?”

    這回輪到梟爺揉眉頭了,高傲的頭顱低了低,梟爺空著的手按著椅背,聲音有點不甘心不認命的強勢,“我對她,有反應,很明顯的反應。”

    顧延森突然搶地而起,“蹭”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要不是屋頂夠高,他一定會和天花板撞在一起!

    “什么什么什么?!!你不是開玩笑吧?你你你你居然對她有沖動?你不是不行了吧?額我意思是,你都兩年沒那啥啥,咳咳咳!”

    梟爺看著好友欠揍的臉,語氣冷的結冰,“我也不知道,莫如菲用盡辦法,我都無法對她有任何反應,很長一段時間,我也覺得自己不行了,但是這個女人,我生理反應很強。”

    會想到自己趴在安娜身上的時候產生的反應,那是本能的雄起,完全不由他自己掌控,蓄勢待發的勃然高漲,他自己都驚訝。

    雖然沒有實戰,但他清晰的感覺到了雄風勢不可擋的威力,那是蓄滿了力量的巨型武器,足以橫掃千軍。

    該死!他生生忍住了,害他晚上沖了十幾次冷水澡才勉強遏制了沖動,不然他一定會血液逆流而死。

    真該不管她是誰,直接辦了她!

    顧延森咳咳吞咽口水,“額那個啥,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做?不過,強制的威脅不是辦法啊,你要真對她有感覺,得真心實意的把人追到手,你這霸權手腕不是擺明了耍流氓嗎?”

    梟爺冷嗤,“我要的人,什么時候需要追?”

    耍流氓啊?

    “得得得,你是梟爺,你牛叉,不過嘿嘿嘿,龍大少,你現在可是有未婚妻的人?莫如菲要是知道,后果不堪設想。”

    梟爺嗯一聲,“我知道。”

    “知道?知道你還這么淡定?”

    想到安娜在宴會上的表現,梟爺當然淡定,只要安娜愿意跟他聯手,她對付莫如菲不在話下。

    “安娜可以搞定她,而且,我和莫如菲當初訂婚,你很清楚原因。”

    顧延森長嘆,“哎!冤孽啊!當初你半死不活,你們家老爺子就把你賣了,可憐啊可憐。你說,你親爹怎么能做出這種事呢?”

    “好了,這件事先這樣。不管用什么辦法,我必須留住她。”梟爺堅決篤定,絕不后退。

    顧延森蹭了蹭鼻梁,“行!反正你梟爺耍流氓也不是第一次了,做好不被反咬的準備就行,這個安娜美人兒,可不是善類,牙齒鋒利著呢!哦,還有,你讓我查的安娜的未婚夫,查出來了。丫的,勢力不小呢,你的情敵哦,不容小覷。”

    梟爺皺眉,“你覺得我會在乎?”

    顧延森聳肩,“好吧好吧,資料給你傳真,翻墻查的,絕對真實。”

    他淡淡的嗯了一聲,表示知道了。

    “還有,問一句,你喜歡她嗎?愛不愛她?”

    梟爺凝眉,“除了洛寒,我誰也不會再愛,留下她,與我與她都沒有壞處,她和所謂的未婚夫之間也不是因為愛情,所以不算棒打鴛鴦,當然,如果他們是真愛,我會放手。”

    “咳咳,難保她不會愛上你啊?放眼環球,你龍大少可是萬千少女少婦的理想男神哪!”顧延森半開玩笑的道出了心中擔憂。

    這個問題,梟爺想了想,“不會,以我對她的態度,還有她對愛情的排斥,她大概也不會愛上任何人。”

    “哎呦呦,龍大少爺變愛情專家了?別嚇我啊。”

    “再貧,嚇你的還在后面。”

    顧延森思忖,但沒敢說,所謂負負得正,兩個都不相信愛情的人,往往還真就湊在一起了呢?

    嘖嘖,想想還蠻期待呢。

    關掉視頻,梟爺拿起資料。

    藍天國際執行總裁,杰出美籍華裔企業家,身價百億,隱形資產暫無數據可查。

    目前投資的主要方向是金融和房地產,與mbk不謀而合。

    但商業觸手早已伸到了汽車、娛樂、珠寶等行業,事業風生水起,更有傾國未婚妻相伴左右。

    資料上,安娜與男人牽手站在鏡頭下,男人目光望著安娜,款款深情。

    kevin杜凌軒

    梟爺右手食指一下一下點著照片上的男人,略有所思。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