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親手幫她物理退燒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天哪!年輕人,這樣會摔死的!”

    唐靳言手指扣緊窗戶金屬邊框,“在確定她安全之前,我不會死。”

    十六層樓高度,唐靳言像沒有依附的斷線風箏攀附在玻璃床上,努力用腳尖夠觸楚洛寒家的窗臺

    高層建筑外面,風一吹就帶動了強大的氣流,氣流好像一股強勁的漩渦要把人吸進去。

    衣服和頭發全部在風中的發出令人膽戰心驚的聲響,唐靳言側臉貼著玻璃,深深呼吸一口氣,他腳下是一失足就連著死亡的百米空地。

    但比起來楚洛寒的安危,都不重要了。

    女人開始嚇得目瞪口呆,這會兒嚇得泣不成聲,捂著嘴巴嗚咽,“你們這些年輕人談戀愛真是不要命了!不要命了!”

    唐靳言聽不到里面的聲音,風聲已經將他的耳朵灌滿,他現在唯一的意識就是將腿伸到隔壁去!

    等我,笨蛋,你要等我。

    一寸,一寸,唐靳言的身體傾斜成九十度,八十度,長腿勾住了隔壁陽臺!

    借助重力的慣性,唐靳言生死關口將上半身狠狠的一滑,整個人像孤雁般墜進了隔壁的陽臺里!

    “嘭”一聲落地,唐靳言邁過死亡線跌落在陽臺的水泥板上。

    隔壁的女人又驚又嚇的喊起來,“年輕人!要加油啊!”

    但是想想上次晚上還在她家里的男人,女人又不太確定了,哎,年輕人啊,年輕真好。

    唐靳言扶著墻站起來,剛才墜地的瞬間他膝蓋著地,血水溢出已經滲透了西褲。

    打開陽臺里面的玻璃門,唐靳言看到了他拼死要見的女人。

    此時她正蜷縮在沙發上,像一只無助的小獸,將自己完全包裹在沙發里面。

    只是

    現在楚洛寒身上并沒有穿衣服,只有一條浴巾包著自己。

    唐靳言在欣喜之后便是一臉的尷尬,別過頭找到了她的臥房,抱了一張被子蓋在她身上,這才走進她。

    附身看看她,“楚醫生?”

    沙發上的女人沒有回應。

    直覺不妙,唐靳言附身伸手摸了摸她的額頭,額頭滾燙!

    “楚醫生,醒醒,不要睡,醒醒。”

    唐靳言雙手扶著她的肩頭,皮膚燙的他掌心一緊,她現在體溫至少也有四十度了,這樣少下去一定會出問題。

    唐靳言附身打算抱起她去醫院,但眼前楚洛寒這樣子,他要是硬抱著她去醫院,一定會被誤會。

    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可是楚洛寒目前已經是記者鏡頭下的當紅名人,萬一被看到只怕再也洗不清了。

    一番權衡后,他只得將她輕輕的抱回臥室放在床上,將她還有些潮濕的頭發順到枕頭外面,“楚醫生?”

    他再度喚她,可楚洛寒沒有任何回應。

    濡濕毛巾搭在她額頭上,唐靳言去尋找醫藥箱。

    楚洛寒是醫生,一定會有應急的藥物。

    可不幸的是,唐靳言找到了醫藥箱,里面卻沒有任何的退燒藥物。

    萬般無奈下,他選擇物理降溫。

    伸手觸摸她滾燙的額頭,一張笑臉因為高溫不退被燒的通紅,這樣下去,她腦袋會被燒壞。

    唐靳言沉沉的吸了一口氣,“對不起了楚醫生,你現在的狀態太特殊,請不要怪我。”

    雖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是要下手的時候,唐靳言的內心依然掙扎。

    “對不起,洛寒,我知道你不希望我這么做,可是我只想讓你好起來。”

    大手將被子掀開,唐靳言閉上眼睛,雙手抱緊楚洛寒滾燙的身體,用力將她翻過來,后背對著自己。

    光潔的后背,皮膚細嫩的吹彈可破,她皮膚極好整片后背沒有一絲一毫的疤痕和斑點。

    唐靳言暗暗罵了自己一句畜生,這個時候居然會有這種想法。

    轉身,唐靳言從醫藥箱里拿了一瓶酒精。

    酒精倒入手心,摩擦生熱,然后貼著她的后背推拿按摩

    后背、脖子、手臂、掌心唐靳言的動作在她的腰間停下,閉上眼睛,輕輕揉擦她的腰部,但是下一步,他無法再繼續,只要直接按摩她的小腿和腳心。

    “楚醫生,如果你醒來要怪我,我愿意承認所有的責任。”

    他溫熱的手掌將酒精慢慢擦拭在她的腳底心,男人碰觸女人的腳,是一大忌諱。

    即便是處于救人的目的,唐靳言依然覺得有些唐突。

    醫者無性別,但并不代表醫者就可以

    反反復復,他承受著心中的自責,幫楚洛寒做了半個小時的物理降溫,自己的后背已經濕透,體力消耗是其次,心中的煎熬才是真正的壓力。

    半個多小時后,他重新將楚洛寒板正,她體溫太高不能蓋著被子,而且要保持室內通風,身上的布料不可以貼的太緊。

    唐靳言打開門窗,然空氣對流,但是她身上還有濕氣的浴巾很不利于退燒。

    咬牙,握拳,被汗水打濕的儒雅臉龐一時漲熱。

    拿了一條干凈的毯子,唐靳言惴惴不安站在窗前,“楚醫生?醒醒。”

    床上始終擰緊眉頭的你楚洛寒已經處于半昏迷狀態,根本聽不到任何聲音。

    “對不起了洛寒。”

    唐靳言閉上眼睛,伸手去尋找浴巾的結,手指碰觸到胸口的皮膚,不知是她身上太熱,還是自己的的指尖太熱,熱度順著指腹瞬間電擊一般充斥了全身,唐靳言渾身戰栗,焦躁不安的脫下她身上濕噠噠的浴巾,然后摸索著將薄薄的毯子搭在太身上。

    一系列的動作結束,唐靳言渾身汗濕,臉上的汗水一低頭啪嗒掉在地上。

    丟開浴巾,幫她整理好毯子,保持四角都可以有風滲入,然后取了冰箱的冰塊。敲碎以后包在毛巾里面覆在她額頭上。

    又翻箱倒柜找到了她的吹風機,坐在床前一點一點的替她吹頭發,濕著頭發睡覺對頭傷害很大,楚洛寒不會不會知道,她一定是累極了才會那樣就睡著吧?

    陸雙雙有楚洛寒家門的備用鑰匙,她直接旋開了門把手,進門聽到了吹風機轉動的聲音,探頭看臥室的時候,差點被自己看到的場景嚇傻!

    楚洛寒躺在床上,唐靳言坐在一旁,正一縷一縷小心的替她吹頭發,他動作很輕很慢,似乎是怕扯到她的頭發弄疼了她。

    雙目柔波瀲滟,溫暖若三月春風般看著她的臉,封緘雙唇一言不發,卻似乎正在訴說著萬語千言,一字一句,都從吹風機的聲響里面流瀉出來。

    陸雙雙呆呆望著溫馨美滿的畫面,心中天平在一起狠狠的傾斜了。

    世間能有幾個男人,待一個女人可以溫暖如此?世間又能有幾個女人,有幸在遍體鱗傷的時候,遇到一個肯一心一意替她療傷的人?

    陸雙雙看呆了,竟然沒意識到自己什么時候掉了淚。

    她吸了吸鼻涕,聲音驚動了里面的人。

    唐靳言剛好將她的頭發吹干,聽到門外的聲響,抬頭就看到了陸雙雙。

    兩人隔著幾米的距離四目相對,陸雙雙擦掉眼淚走進去,故作不知情的笑呵呵道,“唐醫生辛苦你了。”

    唐靳言將吹風機的線繞起來,溫和如許的笑了笑,“無妨,為了她,做什么都是應該的。”

    陸雙雙點點頭,心里無限動容,“唐醫生,最近她身上發生了很多事,我也不知道該怎么說”

    唐靳言將吹風機放回原來的位置,梳妝臺右下方第二個抽屜。

    “你什么都不用說,我全部都知道全都理解,也全都接受。”唐靳言衣服汗濕,卻絲毫沒有影響他的干凈儒雅。

    陸雙雙看到他的樣子,又看到桌子上的酒精,浴巾,毯子

    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你你剛才”

    不會是把她看光光了吧?

    “你誤會了,我只是幫她做了物理退燒,其他的非禮勿視,我懂。”唐靳言笑了笑,有些疲憊有些累,但他笑的很真誠,甚至有些憨傻。

    他居然臉紅了,像一個小伙子似的,被問到一些問題會臉紅無措。

    陸雙雙被他逗笑了,“唐醫生,你這么好,洛洛要是不選你,這是她的損失。”

    唐靳言不置可否,“她選不選擇我,我都不會讓她損失什么。”

    沒有聽過情話的陸雙雙表示,唐醫生你簡直太會說話了,等下等下,洛洛還在昏迷,“那個,你是怎么進來的?大概不是她給你開的門吧?”

    說到這里,唐靳言自己也有些后怕,“不是,我從隔壁爬進來的。”

    他回答的很淡然平常,陸雙雙一時沒反應古來,但是幾秒鐘后,她明白了!

    “臥槽,你是說你這可是十六樓!你不怕死啊!”

    唐靳言笑笑,星芒在眼底閃耀,那是幸福的顏色,“如果她有事,那我就是死也不足惜了。”

    天哪,十六樓,掉下去就是死。

    陸雙雙附身摸了摸楚洛寒的額頭,還有些燙,“唐醫生,可不可以問一個問題?”

    唐靳言洗了手,擦拭著道,“你問吧。”

    陸雙雙咬咬唇,“我很納悶,你怎么對洛洛這么用情至深,你們認識的時間很短,完全到不了要為她拼命的程度,那你為什么要這么拼命的對她好?”

    唐靳言把浴巾拿起來,抖了抖搭在衣架上準備晾曬出去,“愛一個人,與時間無關,與被愛的人無關。是我自己也沒辦法的事,我也很想知道,我為什么那么愛她。”

    說著他笑了笑,頗為無奈,“但如果愛說得出理由,大概也就不叫愛了吧?”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