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受傷的小獸,自己舔傷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聽著,這不是我做的,我不知情,你現在最好給我理智一點,打聽清楚這個人是誰,什么底細,得到楚氏的目的是什么?還有,盡快召開董事會,見到他本人。”

    方玲玉哈哈大笑,像是一個大人聽到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孩子說了什么天大的笑話似的,“楚洛寒,你是不是智障?讓我調查出幕后的人是誰?呵呵呵,你以為我是警察還是偵探?”

    楚洛寒水眸瞇成一道線,“楚氏毀在你手里,你居然告訴我你什么都查不到,你在跟我開什么玩笑!”

    “開玩笑的人是你吧!楚洛寒,你以為每個人都是龍梟,想查一個人輕而易舉?你以為楚氏是mbk,跺跺腳商業圈都要抖幾下?別做夢了!”

    楚洛寒咬牙,手指狠狠抓著方向盤,頭發上的雞蛋殘渣滴在手背上,一身狼狽無以復加,“楚氏已經不是你的了,方玲玉,說話不必再這么傲氣。”

    沒人會買賬。

    方玲玉冷呵,“楚氏的確不再是我掌權了,不過,我還是楚氏的股東!”

    該死的!楚洛寒狠狠捶打方向盤!

    楚洛寒暴躁的掛斷了電話。

    到底是誰?

    成為楚氏最大的股東,意味著手中的股份比方玲玉的還多,是誰一口氣購買了楚氏超過百分之二十五的股權?

    時間已經是早上九點,電視和網絡同時插播新聞。

    “因為楚熙然惹出丑聞而股價暴跌的楚氏,不到一天的時間發生了跌宕起伏的變化,打破了史上最快更換董事長的記錄!從事出到楚氏易主,只有短短十幾個小時時間,而不愿意透露個人信息的神秘人,至今沒有任何表態。”

    這則新聞,同時出現在龍家、唐靳言、楚洛寒等人眼前。

    龍家的反應如出一轍,他們咬定了是龍梟在背后干的!

    “不像話!自己捅的簍子還沒補上,居然有閑工夫幫一個女人!”

    袁淑芬盡量為兒子辯解,“事發的時候梟兒還在飛機上,他怎么可能知道?而且計算他到達美國之后發現了,西雅圖那邊給他的壓力那么大,他哪有時間和精力?”

    “人不在,就沒有辦法了?他注入楚家的是大筆資金,不是他!”

    “老公,這么大筆資金變動,公司這邊不會沒有動靜的,財務那邊也會”

    “夠了!他想瞞著家里,還會讓你知道?!”

    龍庭狠狠甩下一句話離開了客廳,剩下了袁淑芬一個人呆坐在客廳,手指痛苦的撫著額頭,梟兒啊梟兒,你可真不懂事!真不懂事!

    龍庭最心煩的就是龍家和楚家扯上關系,在龍庭的眼里,楚氏就是個登不上臺面的垃圾貨,把楚氏和龍家的名字放在一起就是對龍家的羞辱。

    萬一是龍梟私下里幫助楚氏并且還成了楚氏最大的股東即將執掌楚氏,龍庭一定會打斷他的腿。

    宋婉玉想聯系兒子,可是電話無法接通。

    唐靳言看到這則消息,手中的電話攥緊!

    怎么會這樣?!

    “喂?怎么不說話了?錢已經提出來了,你想要怎么用?喂?”

    唐靳言盯著播放過新聞的屏幕,許久沒有了動作,楚氏已經被人中途霸占,是誰?

    龍梟?

    他現在人在美國,分身乏術才對,怎么可能分出那么多的精力照顧到楚氏?

    “不用了,先放著吧。”

    唐靳言放下手機,他也已經徹夜未眠,楚氏一夜之間的風云巨變,來得太快,消失的也太快。

    不知道楚洛寒現在怎么樣了。

    唐靳言思忖后,還是決定給她打個電話,但是電話無人接聽。

    她該不會做出什么傻事吧?

    思及此,唐靳言沖下樓,發動車子去了醫院。

    楚洛寒回到自己的出租房里面,脫掉腥臭骯臟的衣服,站在浴霸下面狠狠沖刷自己。

    眼淚混合著水嘩嘩流淌,仰頭,濕噠噠的頭發黏在后背和肩膀上。

    終于,她疲憊的蹲下來,抱住了自己的膝蓋,,將頭埋在兩膝之間,徹徹底底的嗚咽起來。

    公司易主,別墅易主,曾經屬于她的東西在一件一件的消失,速度之快讓她根本無力承受。

    她并非愛哭愛鬧騰的人,可眼下除了用眼淚先宣告無處可發泄的委屈和心痛還能做什么?

    將自己徹底的沖刷干凈,她虛弱的扯掉浴巾包裹住自己,腳步虛晃的走到客廳,人剛碰到沙發,胃里的抽痛排山倒海般襲擊!

    上手握拳抵著胃,她將自己蜷縮成了小小的一團。

    呼吸凝滯,眼淚順著臉往下涌。

    龍梟

    你在哪兒?

    爸爸、媽媽

    你們在哪兒?

    拖著疲憊和劇痛,楚洛寒歪斜在沙發上,頭發沒擦就睡著了。

    此時,醫院。

    唐靳言沒有發現楚洛寒的身影,她根本就沒來醫院上班。

    但是她能去哪兒?

    在辦公室內思前想后,綜合了所有的可能,唐靳言心里宛若烈火在焚燒,楚洛寒不可以有事,絕對不可以。

    辦公室外有人拿著病例過來,還沒開口就被唐靳言屏退,在得到她的消息之前,他什么都做不下去。

    而從他走到醫院到現在,一路上聽到的都是楚氏和楚洛寒的議論聲,言辭之難聽簡直令人發指!

    一系列關于楚家的非議,排山倒海般淹沒了整座醫院。

    龍家,楚氏,楚洛寒,楚熙然,這些頻繁在醫生和護士口中出現的關鍵詞,令唐靳言憤怒不已!

    楚洛寒的名譽,他看得比自己的還要重,豈容他人非議!

    “都回去工作,再讓我聽到一句廢話,馬上滾出醫院!”

    這是唐靳言唯一的一次發脾氣,在公眾場合,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身份,他儼然只是一個維護楚洛寒的普通男人。

    醫生護士鳥獸散,唐靳言怒不可遏的一拳頭砸在辦公室上,拳頭幾乎被他錘出裂痕。

    龍梟,如果你沒有能力保護她,就放開她!不要再傷害她!

    陸雙雙看到楚家的新聞,嚇的直接從車內站起來,“嘭”一聲,腦袋撞到車頂上,痛的她又坐下去。

    “怎么回事!楚氏怎么會”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楚洛寒孤身一人站在別墅前,獨自承受股民們的謾罵諷刺,身上被野蠻的股民砸了不知道多少個雞蛋!

    女神一樣的存在,卻因為繼母和楚熙然那種人渣而承受這種羞辱!

    “瑪德!一幫賤人!”

    陸雙雙大罵幾聲,“開車,去找我女神!”

    一路上她不停給楚洛寒打電話,但無人接聽,一直無人接通。

    洛洛,你倒是接電話啊,有什么事我們一起面對,你別一個人傻乎乎的全部扛在身上!

    接電話啊!

    但手機頑固的提醒她,無人接聽,后來就是關機狀態了。

    車子一路飛快奔馳,陸雙雙的手機響了。

    唐靳言的電話。

    “陸小姐,她住什么地方?我聯系不到她。”

    唐靳言,對,洛洛出了事他一定很擔心。

    “我也聯系不到她,不過現在她有兩個地方可以去,我去別墅,你去她自己的房子,地址我給你。”

    “好!我現在出發!”

    陸雙雙咬咬牙,“唐醫生,雖然現在洛洛和龍梟的關心已經公布,但是”

    “我都知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咱們分頭行動,一定要確保她安全。”

    唐靳言的冷靜和沉著讓陸雙雙剛才的慌亂得到了緩解,她點頭,“是,你說得對,現在我們要確保她的安全。”

    掛了電話,陸雙雙喊道,“去怡景別苑!”

    別墅那邊唐靳言去了不合適,只能她過去,但是她更希望,這個時候,洛洛不在別墅,不要承受龍家人的白眼兒。

    唐靳言,你別放棄我的女神,你要堅持!堅持!

    黑色轎車抵達,唐靳言直接上電梯,他腳步飛快,所到之處獵獵生風,儒雅高貴的氣質被憤怒和焦灼覆蓋,如今的唐靳言渾身充斥著鋪天蓋地的驚慌。

    電梯門打開,他站在楚洛寒的門前,按門鈴無人應答。

    “楚醫生!楚醫生!”

    他錘門,同時呼喊她,但沒有任何回應。

    “楚洛寒,你在不在里面?”

    沒有任何回應,難道她在別墅?

    陸雙雙的電話適時打來,“唐醫生,洛洛不在別墅,她一定在自己家,她手機關機了,但是我敢確定她一定在里面,那個地方,是她療傷的地方,她不會去別處的。”

    唐靳言嗯了一聲,“你放心,我會照顧她。”

    “我現在過去,你保證她的安全。”

    收起電話,唐靳言繼續敲門,“楚洛寒,開門,不要把自己藏起來,我們一起處理這些好嗎?讓我陪你一起。”

    唐靳言砸門未果,隔壁的門開了,是上次提示楚洛寒防盜的女人。

    女人見唐靳言,不解的道,“怎么換人了?上次不是你啊。”

    雖然是換人了,可眼前這個年輕人看起來斯文儒雅,和上次的男人大不一樣,同樣是帥氣不凡。

    女人有些懷疑了,她的鄰居究竟是什么人?

    以前沒有男人出現過,最近來的兩個都是人中之龍!

    唐靳言沒工夫理解她的意思,直接問,“你有沒有看到人進去?”

    女人錯愕的點頭,“早上倒是看到了,她進去的時候身上臟兮兮的”

    她一定在里面,這個笨蛋,傻瓜,是要自己躲起來療傷了。

    不行,他一定要想辦法進去!

    這里是一梯四戶,從隔壁的窗戶上可以爬進去!

    “我需要借用你家陽臺,請幫個忙,她現在有危險。”

    女人完全是沒搞清楚狀況,可是唐靳言溫文儒雅的樣子顯然不像壞人,女人茫然點頭,“好”

    楚洛寒住在十六樓,兩個窗戶之間雖然距離不算很遠,可是要從這里徒手爬過去,稍有不慎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

    唐靳言雙腳登上陽臺,翻身,身軀到玻璃窗外!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