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一張被子,兩個人

背色: 字體: 字號: 字色:

    龍梟在回答之前先看了看楚洛寒,他想從她的臉上看到一點點情緒波動,然而這個女人什么都動作都沒有,什么表情都沒有,她就這么懶洋洋的靠在床頭上,看樣子是打算閉目養神了。

    梟爺長指捏著手機,“這件事以后再說。”

    他有點疲于應付家中的瑣事,尤其是牽扯到了莫如菲和楚洛寒。

    莫如菲,只要給點好處就滿足,足夠的新款包包,稍微的溫柔,她可以給龍家當幾十年的招牌。

    而楚洛寒,她夠獨立,根本無需他操心。

    一旦操心,就要捧出整顆心,不,整顆心都還不夠。

    “什么以后再說!你今晚就回老宅!菲菲是孕婦,任何情緒波動都會影響到胎兒的發育,你是孩子的父親,必須要對孩子負責!”

    孩子,又是孩子啊。

    她想不明白了,要是莫如菲沒有孩子,是不是在袁淑芬的眼里也會一文不值?

    “我有事,今晚回不去。”梟爺倦倦的應付了一句。

    “我不管你什么事,馬上回老宅,梟兒,菲菲是我認定的兒媳婦,你們在一起也好幾年了,就因為楚洛寒那個女人,菲菲已經委屈了,現在懷了孩子,你還想委屈她?你能,我不能!你再不離婚,我就宣布菲菲是龍家的少奶奶!”

    楚洛寒一字一句聽得很真切,袁淑芬動了真格。

    袁淑芬是多么厲害的角色啊,二十多年前就已經是民震四海了,當年轟動一時的龍家丑聞,可是她一手擺平的。

    龍梟狠狠蹙眉,“我在外地,回不去,先這樣。”

    說完龍梟掛了電話。

    楚洛寒睜開眼睛,看到了他的為難和不悅,“你還是回去吧,你媽好像很生氣。”

    “她也是你媽,你是龍家的少奶奶,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他霸道的宣布她身份,完全不給她繼續逃避的機會。

    楚洛寒有點想笑,“剛才電話里你們的對話我都聽到了,她認定了莫如菲是你的老婆,所以龍梟,咱們”

    離婚吧。

    但他絕對不給她說出那句話的機會,“我告訴他們暫時不在京都,所以今晚不能回老宅,不能回別墅,不光今晚,看來最近幾天就不能回去。”

    楚洛寒垂在被子上的手緊了緊,“那你”

    “這間病房雖然簡陋,好在床夠大,今晚我住這里。”

    楚洛寒:“你要住在醫院?”

    “怎么?龍太太不愿意讓丈夫作陪?還是你要等那位唐副院長過來?”龍梟刀子嘴,堵住了楚洛寒的話。

    她哪是這個意思?她是想跟他說,醫院的環境畢竟不好,他一個住慣了豪華別墅的人實在太不適合這里了。

    “這里沒有洗漱用品。”她憋了半天說了句很耳熟的話,

    “這些不重要。”他隨意的回。

    好吧,既然他不糾結,她也不矯情。

    說是不在乎,他還是讓季東明送來了一套個人洗漱用品。

    楚洛寒看著vip病房浴室門,龍梟正在里面洗漱,她簡直又好氣又好笑,前一分鐘還在唇槍舌戰,下一秒居然能共處一室,都已經無所謂到這種程度了,逆天的奇葩。

    困倦襲來,楚洛寒蜷縮在被子里眼皮打架。

    洗漱完畢換了睡衣,龍梟掀開有消毒水味道的被子,滑進了床上。

    楚洛寒只覺得一股熱浪襲來,后背猛地繃緊了,男人身上的灼熱的氣息鋪天蓋地的蔓延在她的四周,包裹了她的所有呼吸!

    龍梟修長有力的手臂在她的身后擁住了她的肩膀,楚洛寒嚇得睡意全無,差點跳起來,但他好像提前知道一樣,壓住了她。

    “你、你干嘛?”她聲音有點哆嗦。

    這種事他干的多了,她簡直有恐懼癥。

    梟爺從昨晚失眠到今天舍命救人,再到處理康家的破事,已經一天一夜沒休息了,而且他全程提心吊膽,還體力過度消耗,又沒怎么吃飯,再強悍也耐不住這么打磨。

    所以,梟爺累了。

    “放心,我對病歪歪的女人沒興趣。”他嘴巴里說話一句話不饒人,可是雙手的動作卻溫柔的可怕。

    太溫柔,溫柔的陌生又蝕骨。

    楚洛寒心中的強勢被他的溫柔溶解,聲音也軟了不少,“醫院的東西消毒水味道比較大,不過你聞著聞著就會習慣。”

    他悶悶的嗯了一聲,像個討要懷抱的孩子般貼緊了她的后背,下巴抵在她的脖子上,鼻息之間根本沒有消毒水的味道,只有她洗浴過后發絲上淡淡的清香。

    她呼吸變得急促,咬著貝齒問,“你很冷嗎?”

    身后的男人抱著她那么緊,渾身又熱的要命,是不是發燒了?

    發毛線的燒,這是浴火!

    梟爺長臂穿過她的腰身與褥子,用力板正了她,背對著她,他不喜歡。

    被強制面對面,楚洛寒心跳的更快,她恍然看著共枕的男人,咬著唇不敢說話了。

    龍梟看著她,手臂擁著她,“有件事,我挺后悔的。”

    楚洛寒眨巴了一下眼睛,“什么?”

    龍梟深深呼吸一口氣,“我應該把你被綁架的事鬧大一點。”

    最好是人盡皆知,最好是滿城風雨,最好是成為轟動新聞媒體的熱門。

    而不是一個人扛下了所有,搞得只有兩人知道。

    楚洛寒被他的話噎住了。

    她還沒問,他說,“如果事情鬧大了,你是龍家少奶奶的身份就會被外界所知,一切謠言不攻自破,你也休想再與姓唐的眉來眼去。”

    前半句說的她挺感動的,可是后半句是什么鬼?

    不管怎么說,梟爺難得這么溫柔,真的太少見,她也不再繃著,溫柔的對他笑了笑,一張被子下面的兩人,面對面,呼吸相聞,“今天,謝謝你。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總之你救了我,我應該謝謝你。”

    龍梟大手擁著她的后背,一張大手覆蓋了她半個后背,溫熱、溫柔。

    “那么,你想怎么謝我?”

    嗯?還趁機勒索不成?

    “你想讓我怎么謝?”

    梟爺劍眉挑了挑,“吻我。”

    他的要求倒也不過分,又是蒙在被子下面,就是太意外,搞得不像是要離婚的夫婦,倒是像新婚夫婦了。

    不會的不會的,一定是她想多了。

    她目光有些縹緲,纖細的手抓住他的手臂,將臉湊近他的俊顏,抬起下巴親了親他的薄唇。

    這個吻來得慢、去得快,還蜻蜓點水的一下,他根本就品出味兒來。

    不夠。

    梟爺大手內扣,將小女人緊緊的貼在了自己身上,垂目深深堵住了她的嘴,雙唇貼合,熱火蔓延

    梟爺要命的迷戀她的唇,她的氣息,顯然她不滿足于這種程度,欲將長舌探入,突然想到她舌頭有傷,只好強忍著下腹的腫脹依依不舍的作罷。

    他每次的反客為主都那么強勢,她習慣了。

    而且,他的滋味她很喜歡。

    梟爺抱了抱她,“睡吧,我現在很餓,難保會饑不擇食。”

    楚洛寒:“”啪嗒閉上了眼睛!

    黑暗中,梟爺揚了揚唇,想什么呢?他是真的很餓,剛才應該吃個包子的。

    沉浸在他的懷抱里,這一晚,兩人都是好眠。

    翌日,龍梟早早就起了,他們的關系還沒徹底公布,他不想給她蓋上勾搭的罪名。

    所以楚洛寒醒來以后身邊空空如也,浴室里面的東西也被清空,好像昨晚龍梟根本不曾來過,她只是做了一場有他參與的美夢。

    一天的時間都在醫院靜養,楚洛寒恢復的已經差不多了。

    越過了唐靳言,楚洛寒給自己辦了出院。

    下午時分,mbk國際大廈。

    龍梟坐在老板椅上,面前的電腦打開視頻,里面是顧延森玩世不恭的帥臉。

    “查到怎么樣了?別跟我打哈哈。”

    顧延森撓頭,“別急啊,都是幾年前的事了,直接問也不好問的,而且我又不是醫院檔案室的人,堂而皇之的去查檔案會被抓起來的好不?這不是在找機會嗎?”

    “你小子以前辦事效率很高,怎么?長時間不接受我的改造,疲軟了?既然這樣,馬上滾回國,我親自教你。”

    梟爺嘴角傾斜,多了幾分挑釁。

    顧大少連聲別別別,“已經在想辦法了,我說,你要真的是喜歡她,又何必在乎那么多,管她當年發生了什么,管她用了什么方法,反正是在一起了,這不就好了?你們這些人,真不干脆!”

    “不行,我不能稀里糊涂的跟她在一起,如果當年的事不是她的錯,那么這三年的一切,我要承擔所有責任。”

    “那如果是真的呢?”

    梟爺給被問的沉默了,“你先查,有任何結果都告訴我。”

    “好,話說,你和莫美人怎么樣了?我在美國看到海報宣傳,莫如菲最近要來紐約為電影造勢呢。”

    莫如菲要去紐約?

    梟爺沒節操的心中一松快。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擦,你擺明就是不喜歡她。”

    “她現在的身份有些特殊,還不能輕易動手,總之,辦好你的事。”

    “得得得,我就是替你跑腿的命。”

    龍梟手指敲著桌面,想到錯失的機會,梟爺道,“有沒有什么辦法可以公開我和她的關系?在不影響她名譽不影響她生活的前提下。”

    顧延森噗嗤吐血,“你要公開夫妻關系?臥槽,你可是龍梟,跟你沾上邊兒的女人都足夠成為關注焦點了,別說是正牌夫人,楚洛寒必然要被媒體圍攻,而且她小日子恐怕也再難維持,這個,你得考慮清楚。”

    龍梟揉了揉眉心,“我擔心的就是這個。”

    “哎,你果然是動了真情,咱們龍大少什么時候顧忌過別人的情緒?我建議你跟她商量一下,讓她做好心理準備,那種出門被蜂擁、逛街被偷拍什么的心理準備。”

    該死的,龍梟生平第一次,有點心煩自己的身份。

    “還有”梟爺手指戳戳眉頭,“有沒有什么簡單有效的辦法可以驗證這女人心里有沒有我?”

    顧延森要吐血了,“龍大少爺,你確定你是已婚三年的男人,而不是情竇初開的孩子?你這是迷上她了!”

    “別廢話,說!”

    “第一,和她接近,用盡一切厚顏無恥的辦法接近她,粘著她”

    “說第二個!”什么狗屁辦法!

    “咳咳,第二個就是和莫如菲保持曖昧,看她是不是吃醋,她吃醋就說明在乎,要是沒反應,那你就悲劇了。”

    梟爺長指點著膝蓋,似乎還是第一個辦法比較適合他。

    “滾去查資料吧!”

    “那你打算怎么試探?”

    “老子自己決定。”
閱讀親愛的別走最新章節,就上看書神站!

(快捷鍵:←     快捷鍵:回車     快捷鍵:→)

福彩湖北精彩十分查询